卷三千古奇功 第249章 请唐绍仪做省长(各种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49章 请唐绍仪做省长(各种求)

卷三千古奇功第249章请唐绍仪做省长汽车沿着省城齐齐哈尔的正街寿山路一直不紧不慢地开着,王茂如望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小楼和正在新建的楼房,心满意足。这寿山路是今年新修的,名字也是他命名的,为了纪念十六年前为了保卫黑龙江而牺牲的袁崇焕的后裔寿山将军袁眉峰。寿山是他的满族名字,也是最为人所知的名字。这个英雄对俄作战,奋勇抗敌,虽然屡战屡败,却给予了强大的俄国侵略者以极大的打击,俄国人不得不抽调部队应付寿山的袭击。然而朝廷决定议和电传,自杀殉国。王茂如以寿山之名命名主路,其寓意不言而喻,这里是寿山自杀的地方,也是让所有经过这里的人记住的寿山的含义,这是一个为国捐躯的将军。 街道两边的店铺已经用上了〖ri〗本人买的玻璃,门口还挂着中华五sè旗,寿山路被洗刷的一尘不染,几个身穿黄sè背心的老汉正在卖力地扫着公路,手里的麻框也不紧不慢地捡拾地上的垃圾,让这条主路更加清爽。几个〖jing〗察在街上寻走,马路上的百姓们立即敬畏起来。 “这一队〖jing〗察有五个,属于一个巡jing小分队,这种小分队一般是一天到晚手持木棒从早巡视到晚。他们一般都是两个白班一个夜班,或者两个夜班一个白班,在休息两天,这巡jing的工作算是〖jing〗察里最轻松的了。”此时王茂如正在向唐绍仪做着介绍。 汽车开过一片工地,王茂如让司机停了下来,但是没有下车,身边开着摩托的近卫立即停了下来,jing示着周围。信任近卫队长乔三棒更是伸长了脖子四处探望,既害怕有刺客出现,又希望有立功机会,内心很是矛盾啊。 “这里是在做什么?他们修什么呢?”唐绍仪指着寿山路北面工地问。 王茂如道:“他们修的是省博物馆,这间博物馆将来会是整个亚洲最大的博物馆。将来这博物馆将收藏所有艺术,科学。文化,宗教,人文的古迹与文物。我将派一个营的jing锐力量保护这个博物馆,它将象征着〖中〗国人的智慧与文明。”唐绍仪连连点头,对于这种文化保护他非常欣赏。王茂如又指向博物馆工地对面,也就是寿山路的北面。介绍道:“这里是〖广〗场,名字叫做〖自〗由〖广〗场,象征着这里是〖自〗由之地,这里的人渴望〖自〗由。〖自〗由〖广〗场中间会有三座联通的拱桥,下面将会被深挖十米。将会养殖一些稀有的金鱼,也让大家享受一下。这三座桥象征着人类的三个基本权利,生存安全权,人身〖自〗由权和个人财产权。” 唐绍仪拍手赞道:“说得好,说得好,人类的三个基本权利,这是谁说的?” 王茂如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后世上网看到的,便说自己也不记得谁说的了。但是在西方的时候西方人都这么说。自己当时便记住了,唐绍仪叹道:“这三个权力说起来,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王茂如又指着远处,道:“在那里,将会建立起一面两米高的墙,墙上将会写出所有为这三个基本权利而牺牲的战士的名字。这座墙叫做英雄墙。记录在墙上的,是为〖自〗由〖民〗主和平而牺牲的战士。在英雄墙的后面。将会是省议会大厅。” 唐绍仪啧啧道:“我还以为会是省zhèng fu呢。”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省zhèng fu倒是不着急。等着三个工程建完之后,还要在齐齐哈尔建立两所大学,一所是师范大学,一所是科技大学,等着两所大学建完之后才是zhèng fu。毕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什么时候也不能穷了教育。一个没有教育的民族,将会消失在历史中啊。” 唐绍仪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远远地望着〖自〗由〖广〗场,〖广〗场上一半已经完毕了,而那面英雄墙也已经建设好了地基,他展望起未来,这里将是一处〖自〗由之地啊。自己这么多年来追求的是什么?不就是追求一个〖自〗由之地吗?〖自〗由,〖民〗主,平等,自己这么多年来,与孙文决裂,与袁世凯断交,不就是为了追求美国的三种立国jing神吗? 天空下起了殷殷细雨,呼吸着这清爽的空气,唐绍仪双手握紧,自己这么多年奔走相告,却换来了什么?大清没了,南北战乱,南北停战了,袁世凯称帝,袁世凯死了,可是各地军阀却相互腌臜一气。若是这里真的是一处能实现自己理想之地,为何自己还要舍近求远去那军阀遍地的广州呢? 王茂如也走下车,给唐绍仪撑着伞,道:“唐伯父,下雨了,这一场秋雨一场寒呢。” “没事,我心情却很好。”唐绍仪道,俄而又说:“秀盛啊,以往我就看好你,却没想到你能闯出这么一副局面来。你很好,你很好。” 王茂如一脸的遗憾,道:“我做得不够,做得不够啊。” “不,够了。”唐绍仪道“你心中能存有这个理想,我就知足了,好,我答应你!” 王茂如听到这句话,很是高兴,道:“既然如此,咱们回督军府。”两人刚刚上了车,魏东龄便跑了过来,说道:“报告,有大事发生。” “怎么?” “民党领袖之一黄兴,黄将军,于昨晚在上海圣济医院因病身亡。”魏东龄道。 唐绍仪啊地叫了一声,悲沧地追问:“黄兴……黄克强病逝?他真的……病逝了?” “是。”魏东龄道“大帅,是否发一个慰问函?” “是应该发的。”王茂如叹了一口气,道:“黄兴虽然屡战屡败,然而他心中的推翻满清zhèng fu,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愿望还是伟大的。这样,魏副官,你让张秘书写一篇文章,以我的名义,表达对黄兴所为的肯定,对他去世的哀悼。” “是。” 进了车内,唐绍仪还在连连摇头,唏嘘不已,自言自语说道:“临走的时候我去见过黄克强,他身体状态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就这么没了啊。秀盛,能不能是暗杀?” 王茂如苦笑道:“伯父,黄克强病入膏肓,而且远离政治中心,谁会暗杀他?除非袁大总统从地底下爬出来。” “不许胡乱开玩笑。”唐绍仪道。 “伯父教训的是。”王茂如忙说。 唐绍仪想了想,道:“欢迎宴会,过几天召开,克强的突然离世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王茂如说道。 晚上的欢迎宴会取消了,但是几ri之后黑省各界名流纷纷前来拜会唐绍仪,这前〖总〗理可是全国闻名,却不想如今现身黑龙江被王茂如请了出来。他这一出山,各处人才还不纷拥踏至?只是唯独在欢迎宴会上省长毕桂芳脸sè铁青,他自从被篡权之后心情一直不好,见到了唐绍仪,而且还是老同事,都曾经在外交部任职,他的心情自然也好不起来。 唐绍仪倒是说:“植承,黑龙江民政全赖你啊。”毕桂芳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他这些年以来把时间和jing力全都放在争权夺利上,要说他立功也只是在外加上,对于民政方面,他那里有什么贡献了。这要是让徐鼐霖听了,还不笑掉大牙?只好央央笑了几声。 欢迎酒会结束之后,自然全省名流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儿,毕桂芳要下台了。果真,其后王茂如的副官魏东龄来到毕桂芳家,直面问他说:“毕省长既然一直称病,不如就辞了得了,也省的……”话也不说完,只是扔下一颗弹头在桌子上,气的毕桂芳闭门不出。 三ri之后,毕桂芳通电辞去黑龙江省长一职。徐鼐霖以副省长担任代理省长,暂时行使权力,同时召开紧急省议会,临时会议选举省长候选人,唐绍仪以全票当选,督军王茂如接受议会提议,并向běi jingzhèng fu申报。这běi jingzhèng fu大总统黎元洪本来就同情民党的人,见到同为同盟会的唐绍仪居然被黑龙江督军王茂如选为省长,先是吃惊,但随后又一阵惊喜,立即宣布了任命,唐绍仪居然就这么当了黑龙江省长了! 袁克定当官,唐绍仪当省长,这黑龙江省是要闹哪样啊?这督军王茂如是要做什么幺蛾子啊? “号外!号外!《前〖总〗理唐绍仪当了黑龙江省长》!” “号外!号外!《北地战神与民国〖总〗理珠联璧合》!” “号外!号外!《女婿与岳父共同jing英江山》!” 唐绍仪担任黑龙江省长,犹如一滴水掉进了翻滚的油锅里里一样,这黑龙江可不是别的地方,全国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黑龙江省督军王茂如是洪宪称帝余孽。推举袁世凯称帝,讨伐民党武装,悍然要求南下攻击反对袁世凯称帝的北洋大佬冯国璋,完完全全是袁世凯的一条走狗,不,不仅仅是一条走狗,而且还是一条疯狗。这人是见着谁咬水,几乎谁都敢得罪一样,如今倒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榜上民党了?这……这……这真是天下大奇了。 稍后人才知道,原来这王茂如还是唐绍仪的准女婿啊,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怪不得,怪不得赶走毕桂芳让唐绍仪来当省长。只是这唐绍仪一项不被北洋军阀所喜欢,王茂如这么做岂不是要自绝于北洋军阀诸侯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