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拜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十五章 拜山

第二十五章拜山 王茂如决定结交,便想去拜访他一番,由锁住带路去找盖天久。他身边跟了五个人,分别是,李北仓,李北仓的两个徒弟霍云生和金山钊,锁住和二根。霍云生、金山钊、锁住、二根四人推着车,车上载着三百条步枪和子弹,一路直接走到元宝山这里前来拜山。 拜山自有拜山的规矩,李北仓就在河北绿林,也算是绿林前辈,用河北燕子门掌门李北仓的大名前来拜山,恰好名正言顺。如是王茂如,要是以一个《大国崛起》作者秀盛先生前来拜山,非得被人留在山上做狗头军师不可,反倒是燕子门掌门大名更好使一些。锁住上次前来赎人便是到了元宝山,由一位喽罗蒙上眼睛带上了山,这次他轻车熟路来到元宝山前。几个土匪跳了出来,道:“站住,此山是讷开,此树是讷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河北盖天久买个过路费,给是不给?” 锁住道:“是我,兄弟,上次我来赎人,记得不?” 那喽啰看仔细了,果真是他,笑道:“你咋又来了?” 锁住一闪身,道:“这是河北燕子门李北仓李老前辈,前来拜山,还请通报一声。” “燕子门?”那喽啰一愣,久闻河北燕子门在绿林的名声,听说如今在běi jing开设武馆,旗下几百号好手,可是给绿林大大长脸了,那喽啰忙鞠躬道:“李老前辈好,讷这就去通报去。”那喽啰通报之后过了一会儿之后,盖天久立即亲自带人前来迎接,远远地就笑道:“李老前辈,李老前辈前来拜山,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李老前辈是我河北绿林高手前辈,晚辈给你磕头了。”这盖天久留着大胡子,四十几岁,身高却不高,只有一米七,但膘肥体壮,嗓门奇大。 李北仓忙拦着,笑道:“盖天王你的大名可比我李北仓响亮多了,在河北能吓得小孩不哭。” 盖天久哈哈大笑,挠着自己的光头。 李北仓介绍道:“这两位抬箱子的是我不成器的徒弟,霍云生和金山钊,这位,是我朋友,名闻天下的大才子,běi jing大学教授,书写《大国崛起》让东洋人和西洋人都拜服的秀盛先生。” “啊?”盖天久又挠着脑袋,道:“这个,这个,这秀才……不是,教授……也不是,搁前朝就是翰林了,翰林……这个,俺有礼了,有礼了,俺一个大字都不认得,你比我强。”众人一阵大笑,心说人家读那么多书肯定比你强得多,不过这一番自嘲,倒是让大家觉得这人是一个豪爽之辈,盖天久道:“随我上山,随我上山喝酒。” 李北仓点头,道:“请蒙布。” “不蒙了,李老前辈是绿林前辈,我还信不过您老人家?这位锁住兄弟我也见过,也是实诚人,还有这位翰林,哈哈,没听说过官府用个翰林来剿匪的,哈哈。”盖天久畅笑道,几个人跟他上了山。 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上山,在一个山谷中简单地搭建了几间茅草房,七八十个土匪正在那里围着一个大圈,在大圈里面,盖天久手下们正在摔跤。一个一米九的巨汉正在对峙三个喽啰,三个喽啰想尽办法也撼不动他,被巨汉一个用力摔倒一边去,三人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余人哈哈大笑。盖天久笑道:“李师傅,王翰林,我们这山上没什么玩的,他们就摔跤玩玩。” 王茂如问道:“这大个子摔跤不错,是不是你们山寨第一?” 一旁有喽啰道:“托塔天王可摔不过讷们大王。” 王茂如看看盖天久的身高,又看看那巨汉的身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盖天久看他小觑自己,心说你白面书生还看我不起,不愿意让文化人小觑了,便脱下衣裳,跳下场子,道:“老四,来,跟哥哥玩玩。” “大哥,来就来。”这巨汉也不含糊,直接上来就是要一个抱摔,盖天久一个纵身闪了过去,笑道:“行啊,有长进,这一扑比以前强多了,知道留后手了。” “天天让大哥你摔,能没长进嘛。”巨汉说着,长着身高臂长搂到了盖天久的胳膊,盖天久膀子一甩,闪过巨汉的手掌,贴上了巨汉身体,一个熊抱将巨汉举了起来。众人一阵叫好声, 这盖天王名号果然不是白叫的,天生神力啊,他倒是仗着一身熊力,将一米九的对手掀翻在地。 王茂如拍手称赞道:“盖天王好神力,好神力。” 盖天久哈哈一笑道,走来抱拳道:“过奖,过奖,”对于读书人对自己的称赞,盖天久这个土匪头子显得格外高兴,毕竟人家是文曲星下凡,能赞扬自己,让他得到极大的虚荣。 “盖天王的神力,必然是天生,这种神力是练不出来的,别说是老夫,就是鹰爪门掌门高金生,也是没你的神力。”李北仓点评道。 “老前辈过奖,过奖了。”盖天久一高兴就喜欢挠着光头,拉着他们进了内堂,这才给他们介绍自己的手下,道:“这是我的军师,秀才徐老蔫,这是我的八大金刚,百宝天,铁蛤蟆,托塔天王,黑狼,马三刀,唉,可惜其他三人被蒙匪打死了。” 李北仓道:“诸位都是英雄。” “啥英雄不英雄的,俺们就是土匪。”盖天久拉着李北仓坐在一边,又对王茂如说道:“王翰林你也坐,俺这大字不识的,也不知道你们的规矩,你坐就是。” “我的规矩就是没规矩,哈哈。”王茂如笑道。 盖天久拍手道:“爽快,爽快,来啊,小的们,上酒上肉,来者是客,咱们今天盛情招待客人。” 很快就肉就摆了上来,酒是北方的烧刀子红高龄,肉是野猪肉,土匪们自然是习惯了,拿过啦就啃,端起碗就喝。倒是看得王茂如一众人目瞪口呆,盖天久笑道:“不好意思,兄弟们都野惯了,吃没吃相喝没喝样。” “很是爽快,这就是江湖嘛,要是文邹邹的,哪还是江湖好汉。”王茂如举起大碗,站起来说,“各位英雄好汉,来,干一杯。” “干!”大家见这个读书人都这么爽快,自然对他音响变好了起来。 盖天久也一口干掉碗里的酒,奇道:“说句不好听的话,王翰林你别生气。” “盖天王尽管说。” “人家都说读书人最是怕死,就像我们的徐老蔫一样。”盖天久道。 那边戴着瓜皮小帽,留着前朝辫子,还戴着一副厚底眼镜的干巴老头挥着扇子,指在盖天久脸上气道:“你这黑货又编排起我来了。”大家一阵哈哈大笑,一旁的百宝天介绍说,这就是山寨军师徐老蔫,前清的秀才,实打实考上的功名,山西人,是山西丰镇那年唯一一个靠真凭实才考上的,据说考官见了文章都夸,最后去掉一个买秀才功名花钱最少的少爷,才让他考上了秀才,后来考举人的时候他仍旧凭着真才实学,这次没人欣赏他了,只欣赏银子,这徐老蔫考了十八年举人都没考上,最后家破邋遢,被盖天久手下打劫,掳上了山,落草为寇了。王茂如听百宝天说完,暗中叹服,忙站起来冲徐老蔫敬了一杯酒道:“老前辈,晚辈后学敬您一杯。”徐老蔫也不端着,拿起酒杯就说道:“都是老黄历了,上了山都是客,这杯我也敬你。”两人都是一口干掉,引得众人叫好。 盖天久心中对王茂如印象好起来,这人也不拿着捏着,看来是个豪杰,便继续说道:“王翰林怎么还敢来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