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50章 禁言不禁党?(各种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50章 禁言不禁党?(各种求)

卷三千古奇功 第250章 禁言不禁党? 这督军团反应也迅速,宣布驱逐黑龙江督军代表,并拒绝黑龙江督军进入督军团,牛德禄被狼狈赶走,上了火车之后,他回头冲徐州月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带着银丝飞溅到月台上,恨恨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到那个时候,徐州,就不是你们的地盘了!” 牛德禄在火车上向北开赴,与他一同向北开赴的还有一个人,这人就是孙中山的代表,与王茂如有过接触的空一格蒋志清同志,他这次来是带着一丝〖兴〗奋和一丝疑惑,也带着孙文的问候与疑惑。 黄兴死后,黑龙江省督军王茂如第一时间发来慰问电,并洋洋洒洒地写出一大篇文章,表扬黄克强的为民族奋斗jing神,声称黄克强是〖中〗国的英雄,民族斗士,还特地让人打过来一万大洋,说是一点心意作为黄克强的丧葬费。 民党原本对王茂如不说恨之入骨,却也没什么好印象,他本来是袁世凯的走狗来着,与北洋皖系和直系都不怎么好,是袁世凯万年树立的被杨少壮系,扬言秉承袁大总统遗志,按理来说应该对民党一百八十个恨,怎么突然对民党好脸sè了?这王茂如是什么意思,他是怎么想的,为何突然一下子转变了态度,从一个铁杆的北洋军阀反过来支持民党? 他们这倒是误解了王茂如,他哪会真心支持民党,他这一是在为自己造势,二是利用民党强大的舆论,否则他也不会在任命唐绍仪担任黑龙之后。连着下令三部黑龙江管理条例。 这第一部管理条例就是《新闻管理办法》,宣布进行全省的新闻〖言〗论管制。对于报纸,电台,传单进行集中统一管理发放牌照,负责管理的人就是那曾经擅自发电陷害许兰洲的李子文。 李子文此番可谓衣锦还乡,那任国栋不得不备以重礼登门拜访致歉,李子文倒是想报仇,但是他是文职,现在还是管不到任国栋这个武官,而王茂如的副官魏东龄跑过来说说客,说大帅非常希望二人能将相和。毕竟只是为一个女人而已嘛。这年月女人不有都是? 任国栋也立即去找了两个漂亮的清倌人,又去安置处huā重金买了两个俄罗斯少女,送给李子文做赔偿,前后算是给足了李子文面子,这才让李子文原谅了他。 而李子文那四夫人也不知廉耻地跑来希望重归和好。被其他三个老婆联合给打跑了,你还有脸回来?要饭去把你,那女子四处投靠而不得,只好变卖了所有首饰,跑到上海从cāo就业了。 这《新闻管理办法》自然是王茂如提出来的,生活在后世的他,怎能不知道新闻管制的重要xing,咱要洗脑,要给所有人洗脑啊。后世的那个伟大领袖不也是早早地新闻管制,洗脑成功才让至少那三代人都疯狂的崇拜吗?可见,想要洗脑,首先就一定要进行新闻管制,控制好舆论的方向才是重中之重。再说,这办法咱可是从布尔什维克那里学来的。这叫继承并发扬,绝不能学国民党和北洋zhèng fu,搞什么〖民〗主〖言〗论〖自〗由,弄到最后失去民心没法收场了,活该! 《新闻管理办法》的出台,顿时让黑龙江省的报纸数量从数百家锐减为三家,因为首先开办报社要有法人代表,一切〖言〗论必须要有负责人,而且这个法人代表必须是德高望重、有资产抵押的名人,尤其是不能有双重国籍……民国是允许有双重国籍的,例如孙文,就是中美双重国籍。除了报纸的法人代表之外,还要有资金抵押。若办报纸的目的只是为了宣传你的理论啊什么的这种捣乱报纸,那可不行,办报纸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商业利益,所以要有五千大洋的抵押。若只是为了捣乱,那种小报纸是见一个抓一个,抓起来之后遇到顽固不化的,好办!直接送到呼伦贝尔煤矿矿山,那里一年到头都缺工人。第三个办报要求则是要以黑龙江省的利益为重,所有干扰黑龙江省民心的文章皆为非法。 好么,什么叫做干扰黑龙江省民心?对了,得罪王茂如的,写王茂如不好的,就是干扰黑龙江省民心。你没看到现在街上小孩子都在传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王秀盛,他为百姓谋幸福,他是百姓大救星,王秀盛,爱百姓,他是我们的带路人,建设一个东方巨龙,领导我们向前行,向前行。”或者唱着儿歌:“我爱祖国好山河,〖中〗国人民向前进,尚武将军王秀盛,带领我们向前进!” 除了出台《新闻管理办法》管理思想外,《军队管理办法》中规定了所有士兵军官不允许参加任何政党,因为军队是国家机器,不是政党的机器,任何政党都会把政党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前,所以,军人不允许在服役期间参加任何政党,并且只能在退役三年之后参加政党。如有违反,就地枪决。 看,是就地枪决,不是关押,也不是审判,是枪决。 这黑龙江陆军,只能是王茂如的私兵,什么党派,滚一边去,你们闹腾一下民生民权点到为止,若是一旦沾染了军权,那么一律屠杀殆尽。 第三个临时条例是《党派管理办法》,这条主要是针对党派的管理,民国的时候要么清党要么就随随便便组建个这个党那个党,有的党派既没有党纲也没有党章,完完全全只是几个人的临时想法。因此该管理办法中规定了,所有在黑龙江宣传的首先必须在黑龙江zhèng fu注册,才能宣传其思想和理论。 规定中强调了,所有的党派党员必须实名公开制,不允许发展地下党员。黑龙江省允许任何党派宣传理论,完全做到党派〖自〗由,将不会干涉任何党派的组建和发展。 但是办法中也规定了党派在十种情况下属于违法行为,将受到极其严厉的打击,这个极其严厉,在王茂如的字典里就是杀头。王茂如有个屠夫将军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你来我的地方,就要遵守我的规矩,否则要么你走,要么你死。十种违法情况是,第一,党派成员不公开身份,故意隐藏身份在zhèng fu或民间,第二,某党派成员加入军队,第三,该党派宣传有损伦理〖道〗德宗旨,第四,该党派为外国支持,第五,该党派由外国人担任领导,第六,该党派宣传暴力,第七,该党派秘密集会反对zhèng fu,第八,该党派秘密招收会员,第九,该党派不能为党派宗旨服务,第十,该党派造成极大社会恶劣影响。任何党派在违反了以上十种情况,将给与取缔,并缉捕,如违反第二,第四,第七,第十条规定,则立即处以枪决。 唐绍仪端着看了又看这三大管理办法,长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这王茂如是要做〖民〗主吗?还是要du cái,这和du cái有什么区别吗?难道自己又是一厢情愿吗?这三条管理办法出台之后,真不知道这黑龙江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啊,自己这个准女婿,又让人看不透了。 蒋志清在白天鹅大酒店的客房内走来走去,他实在拿不清这个王茂如是要做什么,尤其是今天早上,报纸突然减少,满大街抓卖报的,这让他很是紧张了一番,还以为王茂如要清剿民党了呢。 幸好之后客房服务生来告诉说,原来是黑龙江省军zhèng fu发布《新闻管理办法》和《党派管理办法》,抓卖报的只是教育教育,以后只能卖军zhèng fu发放牌照的报纸,否则就抓起来送去挖煤十年,而且要是有人私自印刷报纸,卖报的可以举报,举报一次奖励一百块大洋。 “〖言〗论管制,〖言〗论管制啊!”蒋志清气愤不已,这秀帅竟然学那雍正,搞文字狱吗?他是不是真心想和民党合作?难道他包藏祸心,有什么不轨之举吗? 正在寻思着,便听到有人敲门,蒋志清走了过去,通过门上的猫眼一看,居然是王茂如亲自来了,连忙开门道:“秀帅亲自登门,鄙人惭愧,惭愧。” “诶,你这么说好像怪我多冒失似的。” “不敢不敢。” 王茂如哈哈一笑“又见面了,蒋兄。”便走过去,蒋志清以为他要握手,便伸出右手,哪想到王茂如热情地一个拥抱,道:“让蒋兄久等了,秀盛惭愧,惭愧啊。” 蒋志清造了个大红了,这王茂如太热情了,连忙说:“这个秀帅您太客气了。” “我哪有客气,我一点也不客气。”王茂如笑道,又问:“是?” 蒋志清苦笑着心里说你可真不客气啊,待王茂如坐定,又道:“秀帅,我代表孙〖总〗理和黄总长,对你在黄总长去世时发表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您邀请唐〖总〗理担任省长,也让我们民党上下深受鼓舞。作为北洋军阀,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难得至极啊。” 王茂如把帽子一摘,拿出雪茄递给他一根,也不说话,点着了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才说:“蒋兄是不是心里也在骂我虚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