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第251章 布尔什维克在东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第251章 布尔什维克在东方

卷三千古奇功第251章布尔什维克在东方蒋志清忙道:“没有没有,秀帅何出此言呢?” “其实,我这个人是不反对党派的,我认为,所有的党派成立的目的,都是为了百姓好,都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不知道你们国民党是不是这样认为的。”王茂如道。 “然也。” 王茂如又说:“既然如此,我又何须禁党呢?除非有些党派别有用心,以为百姓服务之名,干争权夺利违法乱纪的事儿。国民党要是能为百姓谋福,那么议会选举的时候你们正常选举不就得了。我准备一年之后进行一次全省选举,各个党派选出省长候选人,然后这些候选人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拉票,最后效仿美国大选,蒋兄是否知道美国大选的模式?” 蒋志清惊讶道:“效仿美国大选模式?” “是。” “我自然是知道,只是……秀帅是真心的?” 王茂如又大笑起来,道:“党派的目的是更好的服务人民,民选选出来的省长怎么不行?别说如果选出来你蒋志清,就算选出来的是曹锟曹大傻子,我也无怨言。只是这督军一职,是不能选的,明白?” “明白。” “唐绍仪是我委任的省长,但是这个委任是不是符合民意,符合黑龙江省百姓的心声,我也不知道。我不是du cái者。所以我一年之后一定要举行民选,把权力还给人民。”王茂如掷地有声地说道。 蒋志清张大嘴巴,似乎看到了一个外星人一样,军阀不爱权,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1916年10月16ri,齐齐哈尔,黑龙江省督军府。 “报告。” 门外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这是下午两点,王茂如刚刚睡了一个小时的午觉,自从担任督军之后他时常因为用脑过度而感到劳累。也就慢慢养成了午睡一小会儿的习惯。刚刚睡醒的他自然之道,这一定是李木鱼来报告了。 李木鱼假扮民党刺杀王茂如上演了一场苦肉计之后,就被情报处长罗浩委以重任,如今她是罗浩的二等秘书官。负责向王茂如报告情报处搜集来的信息。 “进来。” 李木鱼如今的脸有些黝黑,看上去倒像一个朴实的矿工,年纪不大,然而却很沉稳,他很恭敬地站在王茂如面前,直到王茂如让他坐下才动一动。 “高建瓯中校重新组织的锄jiān队在呼伦捉到了一名组织赴俄国的劳工头目,叫做任辅臣,他之前是黑龙江省jing察总署巡逻队队长、哈尔滨税掮局局长,现在的身份是中国外交署华工总办。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在担任巡逻队长的时候。曾经多次掩护俄国的政治犯在黑龙江以及哈尔滨安家落户。而且他在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因为宣传布尔什维克主意,今年chun天回国,代理俄国矿场招收中国工人。”李木鱼面无表情地报告说。 “布尔什维克啊……”王茂如伸了一下腰,点着了一支雪茄,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大口吐出烟圈“布尔什维克!”他站了起来,李木鱼也忙站起来,王茂如伸手示意他坐下,说:“布尔什维克是一把双刃剑。那边能割伤俄国人,这边也能割伤自己啊。这个任辅臣……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算了,这个任辅臣呢,你把他带来。我见一见。” “是。” “对了,礼貌一些。” “是。”钟励刃接着从皮包中拿出一沓报纸。王茂如接了过去,见到这不是报纸,而是一张张宣传单,《声明俄国旧官僚罪状,通告中华民国农工商军学各界人等急速省吾》、《天下贫苦之人民一体联合》、《俄国一般劳农者敬告中国劳农兄弟》、《中国工党同胞听着》等告白书,都是报纸纸张印刷,很是惊讶,道:“这些都是哪里来的?文化厅不是禁止私自刊发报纸了吗?难道有人顶风作案?” “这些都是从滨江府(哈尔滨)传来的。”李木鱼如实回答道“我们在几个人身上搜查到的,源头来自于滨江府一处俄国侨民学校,在我们的严刑拷打之下得到了准确消息一个叫雅库波夫俄文老师和一个斯拉文的数学老师勾结滨江府一些中国人,准备对中国工人进行宣传这些,支持如今在俄国的工党暴动。” 如今因为参加欧洲战争,俄国zhèng fu已经濒临崩溃,情报处得到的消息则是远东的jing锐士兵纷纷调入俄国西部战场,俄国国内工人暴动不断,这些事情都让王茂如心情大好,不知不觉哼起了京剧“我站在城头看风景”美滋滋地说:“俄国越乱,越好,越闹越好,好,对于这些撒发传单的人,都送去挖煤矿,至于哈尔滨的那些……不要理会,那是俄国人的事儿。” “是。”李木鱼道,又报告起别的事儿,道:“根据我们潜伏在呼伦贝尔的特工报告,ri本人如今加紧了对东蒙古诸王的拉拢,许多蒙古王公成为ri本人前田新兵卫的座上宾。” “前田新兵卫?”王茂如很是吃惊“这小子怎么又回来了?他胆子还真大。” 李木鱼道:“我们也不知道,可能他是想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 “真他妈属蟑螂的。”王茂如愤愤地骂道,说着用力地跺跺脚,似乎在踩蟑螂一样,逗得李木鱼面无表情的脸也忍不住乐了。“对了,罗处长最近在干吗?”发泄完了,王茂如问。 “似乎在追求一个女孩。” “追女孩?”王茂如很惊讶。 李木鱼点头,道:“是,对方好像是叫张燕,现在在教育厅下属的培训站接受新教师培训,然后等待分配到那个学校就不知道了。” 王茂如看着ri历,摇摇头,道:“这大冬天的,也不该是chun心泛滥的季节啊,罗浩怎么就憋不住了呢。” 李木鱼微微一笑,道:“职下调查过,这个张燕并未是任何势力派遣过来的,只是一户老实人家,祖上五代都是湖南的盐商。他的父亲因为是庶出,被家族的几个嫡子赶了出来自谋生路,靠开杂货铺为生。因为湖南战乱不休,来到黑龙江谋生。” 王茂如道:“那也要观察观察……这件事罗浩知道吗?” “处长知道。” “嗯。”王茂如笑了起来,忽然说:“李木鱼,你多大?” “属下二十一岁。” “有婚配否?” 李木鱼苦笑起来“大帅,你不会是想……” 王茂如道:“等着,哪天我给你选一个十五岁的俄罗斯美少女。”李木鱼摇头笑起来,退出督军办公室。 ————分割线—————— 东北的十月中旬,天变冷了,偶尔早上一出门,看到的全都是霜降。新北路1840号里,几个人正在低头写着什么,屋子中心的地方摆上了炭炉,炭炉的烟筒绕着屋子里走一圈之后排到外面去,炭火烧的不是很旺,老张正在一边饶有兴趣地摆弄着蜂窝煤,一边说:“前几天,通化路上的几个俄国人被抓了,大家知道吗?” “嗯?”握着笔的应云祥抬起头,微微有些动容,但是老张没注意到,继续说:“据说什么未经影响,擅自印发报纸,被特院(军zhèng fu特殊法院)给判了一个劳役三年。王督军真厉害啊,连老毛子都敢抓。” “啧……”众人吸了一口冷气,老张说的那几个俄国人他们认识,是沙皇俄国的政治犯,一共两个人,一个叫弗拉基米尔,一个叫旺楚柳科,都是布尔什维克党员,因为反对沙皇的迫害而遭到流放,最后跑到齐齐哈尔这里,继续刊发宣言布尔什维克报纸《青年报》。这两个人前几天还偷偷地跑来,跟大家交流呢,怎么这么…… 新北路1840号大院有四栋房子,都是前后间的大房子,分别租给了一个裁缝,一个收山皮子的皮货商,一个房东家自己住,一个就是给这几个刚刚来此地的年轻人。几个人不会用这煤炉,其实房东老张自己也不会用,这煤炉还是今年夏天的时候zhèng fu新推出的,用来取代柴禾——当然,用柴禾也行,只是柴禾少不了多久,蜂窝煤倒是可以烧很久。老张老家在湖南,张敬尧在湖南杀民党的时候,老张一家人因为有亲戚参与了民党,差点遭到杀害,所以老张便买了家业,带着老婆孩子,拿着移民厅的宣传单来到了黑龙江。老张心思活泛,便买下了新北路1840号这里。三栋房子租给了别人,每个月至少能收到三十块的租金,他也寻思做点什么了,这蜂窝煤倒是好,据说在呼伦城,十块蜂窝煤才一分钱,可是在齐齐哈尔,四块蜂窝煤就一分钱了,这要是倒腾好了,可赚不少啊。还有就是北房的那几个读书人,怎么一直窝着不出来呢? 老张去帮着弄煤炉,其实也是想探听一下,这五个人到底干嘛的,可惜他在那说半天,也没人搭理他,只有一个叫应云祥的戴眼镜的人热情地给自己开门——这不是让自己滚蛋吗?想想都来火,下个月,下个月涨房租!人家做裁缝的李麻子一家四口虽然是十八个大洋,可是张麻子两个儿子一个去当了兵,还有一个进兵工厂工作,都不在这里住,人家一个月八块大洋的房租。皮货商老毛一般不在这儿,屋子里堆着批货,一个月十二块大洋,三块钱是给自己平ri晾晒通风的辛苦钱,可是你们五个人九块大洋,这可不行,得涨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