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4章 祸水东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4章 祸水东引

卷三千古奇功第254章祸水东引 “无产阶级?”李木鱼忽然冷笑一声。( m_-<>-) “是。” “就是一帮穷的掉底了的人?” “哼。” “这特么就奇怪了,你老婆有了,孩子还仨,怎么成了穷掉底的了呢?也不知道你在江西的家人怎么样,没事儿,我已经派人去请了。”李木鱼淡淡地说。 应云祥猛然抬起头,死盯着李木鱼。 “别那么看着我,你嘴硬,别人不一定嘴硬,你们五个人都是好汉,因为有两个被打了一宿打死了,另外两个直到今天早上才说实话的。佩服,佩服啊。”李木鱼淡淡地说。 “你……暴徒!”应云祥气道。 “你姥姥!”李木鱼冷道,“你姥姥的,你们准备暴力劫持我们的在押犯人就不是暴徒?我们抓你们审你们就是暴徒?合着这大千世界都得听你们的,什么都是你们做得对?开玩笑呢?我们不是你爹妈,不惯着你。”李木鱼到应云祥的面前,冷笑道:“你们那个什么破组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的消息这么详细吗?” “为什么?” “因为招供的那个人就是你们组织派下来监视你的,所以你的一切情况他都知道,虽然你伪装成天津人,说话口音也是天津味道,可惜啊,出卖你的正是你们的组织。”李木鱼的话,就想一把匕首直插应云祥的心脏,被组织出卖,这种痛苦超过了一整夜的严刑拷打。 “说。”李木鱼道,“你们还有谁来黑龙江。在哪里,都在做什么。只要你说了,你的家人还有你的一切,我都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应云祥地盯着他的眼睛,那双如毒蛇一般的眼睛,似乎要把自己看穿一般,最终,他还是地下了高傲的头颅,说:“我招了,你赢了,我全说。但是我要看到我的家人之后才说。” “你可以先说一半。不是吗?” 应云祥反倒是冷笑起来,道:“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打草惊蛇吗?” 李木鱼哈哈一笑,道:“抓了你们,已经是打草惊蛇了,你家人来黑龙江怎么也得一个月之后。你觉得你的情报在一个月之后还能卖上大价钱吗?” 应云祥垂头丧气,道:“好,但是我要钱,我要很多钱。” “完全可以。”李木鱼笑了起来,坐回到椅子上,自信满满,只要是人啊,就一定有弱点,这应云祥的弱点就是信念坚定地相信他身后的组织。一旦发觉被组织出卖,那疯狂的报复心必定比别人强烈十倍百倍。 李木鱼和罗浩将所得消息报告给王茂如,王茂如捂着嘴想了半天,如何来利用这个机会,如今俄国人痛恨布尔什维克,而且布尔什维克正是要举行大罢工。以此来抗议俄军继续支援欧洲战场,陷入欧战泥潭。然而俄国人把军事力量调往欧洲,这既是俄国人的国家决定,又是符合中国利益和ri本利益。 自从俄国参战之后,俄国远东军区已经调集了至少二十万正规军支援欧战,虽然俄军数量并未减少,然而俄国为了增加数量,将在远东流放的俄罗斯犯人和工人农民全部扩充进军队中,战斗力量下降很快。霍尔瓦特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王茂如的冒犯,也正是基于一切支援欧战为主,他在妄想俄国欧战获胜,然后集结重兵,将黑龙江占领,在他的办公室内,还有一份详细的占领黑龙江计划。 ri本人比中国人还希望俄国将兵力撤出远东地区,以此来实现他们妄图独占中国东北的计划。 “难道布尔什维克发动罢工游行这么大的事儿,无孔不入的ri本间谍会不知道?”王茂如自言自语道,走到地图前,看着海参崴唏嘘不已,什么时候才能把海参崴夺回来啊。 “罗浩。” “到。” 王茂如道:“情报处暗中在哈尔滨有多少人潜伏?” “大帅,根据您的吩咐,派遣了三百人。”罗浩道。 “这些人忠诚可靠吗?” “是。” “好。”王茂如拍拍手,道:“我要祸水东引。” “祸水东引?”罗浩奇道,抓捕布尔什维克党还会祸水东引? “此次大罢工势在必行,然而大罢工的主力不在黑龙江省,而是在滨江府哈尔滨,你说咱们要是把这次名单交给霍尔瓦特会如何?”王茂如yin笑问。 “大帅莫非是相让霍尔瓦特抓捕中国人?”罗浩道,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劝说:“大帅,若是如此,不知道有多少国人同胞遭殃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遭殃?要是他们不遭殃,以后咱们这些军阀更遭殃,他们死,咱们会得利啊。你啊,看不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一天之后,黑龙江省军zhèng fu突然宣布全省戒严三天,三天内所有人必须在夜间留在家中,不得外出活动,全省jing察士兵巡夜。 第三天晚上,突然下令全省各处缉拿政治人犯,这些人犯以工人工会领导为主。甚至是中东铁路的中国工人,黑省的军jing毫不客气地将那些为俄国中东路服务的中国工人某些带头人抓走。这些人本以为向俄国求助会得到支援,没想到的是,黑省大抓捕这一举措居然得到了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的无声支持。霍尔瓦特以中国人治理中国罪犯为名,下令中东护路队所有士兵不得干涉中国内政,严禁保护中国工人。 俄国人严禁干涉中国内政?什么时候帝国主义列强不干涉中国内政了?此举颇与袁世凯在山东担任督军时,抓捕红灯照大刀会义和团类似,所不同的是,义和团是盲目爱国,这些工人领袖则是有目的地支援俄国布尔什维克。 黑龙江省抓捕完毕,王茂如立即发电给霍尔瓦特,向他询问是否可以借驻三天,允许中国jing察进入哈尔滨继续追捕。霍尔瓦特考虑到与其禁止中国工人大罢工,不若让王茂如去背黑锅,便允许黑龙江jing察进入哈尔滨三天,仅仅允许三天时间。 原来是因为在拷问出情报之后,王茂如密电霍尔瓦特,说俄国在远东的布尔什维克分子们正在联系中国工人,共同准备举行罢工和游行,以此阻止俄国人使用中东铁路向国内派兵镇压国内罢工,并将几个抓捕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分子交给了霍尔瓦特,经过了严刑拷打,招出许多在俄军护路队中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名单。这下可是让霍尔瓦特大为恼怒,原来自己的部队中居然有接近十分之一的人支持或同情或了解了这些布尔什维克党徒,却没有向上禀报,还是中国人将消息透露给自己的,哪天自己被割了脑袋也不知道。 得知霍尔瓦特的态度之后,王茂如代表黑龙江zhèng fu非常震惊于布尔什维克的yin险狡诈,并且愿意支持俄国zhèng fu,也希望和霍尔瓦特继续展开交流与合作。这次霍尔瓦特再也不傲慢了,忙回复说自己绝对支持黑省zhèng fu的行动。王茂如又对他说,抓捕行动除了在黑龙江之外,在滨江府,尤其是哈尔滨也要进行,因为布尔什维克主要力量都在哈尔滨,而你们俄队之中有许多人同情布尔什维克,我们获得了一部分名单,是你们军队中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如果你们派军队抓捕的话,消息一定会透露出去,布尔什维克将全部逃跑。不如我们负责抓捕,你们如果允许的话,这次抓捕中国工人交给我们黑省陆军,抓捕俄军中的布尔什维克,交给你们中东护路队。 霍尔瓦特考虑再三,接受了王茂如的建议,并且要求王茂如的军队只能在哈尔滨停留三天。 黑龙江哪有那么多jing察,各地维持治安还不足,王茂如便立即派遣李品仙第五旅,临时在军装的右臂上用白布条红sè字写上jing察二字,充做临时jing察进入滨江府(哈尔滨)继续抓人。俄国人意外地再度积极配合,哈尔滨jing察局长都吓坏了,连忙让所有哈尔滨jing察老老实实待在jing察局,不得外出。 这种情况太反常了,俄国人从前决不允许中队踏入他们的地盘半步的,滨江府居然有中队进入,太反常了。滨江道尹李树谟连忙向吉林督军孟恩远和吉林省长郭宗熙报告,同样,王茂如派遣的特使张奎安也赶到吉林省省会永吉县吉林府,希望吉军支援王茂如的抓捕中布的举动。 郭宗熙和孟恩远是老搭档了,两人见状会心一笑,对张奎安说既然王督军有意与吉军联手,不如我们签订协议,东四省互助协议,奉天,热河,吉林,黑龙江四省若遭到侵犯四省出兵联合抗敌,且永不相互侵犯。 张奎安大骂两人老狐狸,便电文询问王茂如,王茂如回复说可以,于是在郭宗熙的主持下,黑龙江代表张奎安,奉天代表袁金铠,热河代表米振标共同签订了四省互访协议,俨然将关外与关内割裂成两股军阀势力了。 中队进入哈尔滨,使得许多哈尔滨城的百姓也是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中人,尤其是年轻人和学生们更是欢欣鼓舞,一度以为中队接管了哈尔滨,这实在是令人大受振奋啊,难道王茂如大将军已经收复哈尔滨了?已经收复滨江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