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5章 准备战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5章 准备战斗

便有许多不明真相的许多百姓以为,中队已经接管了哈尔滨收复国土了,高兴得放挂鞭敲过打鼓,满城都是挂起了中华五sè旗,哈尔滨大街小巷的百姓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王茂如本想来个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但考虑俄国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还差好几个月呢,还是等等再说,于是并没有冲动地趁机收复哈尔滨,而且严令军队不允许与俄军有接触。 黑省军队抓捕铁路工人和六十四朋工人,最终导致了哈尔滨工人大罢工提前发生了,王茂如哪会那么好心真的抓捕,他故意透露消息,只是抓捕了几个主要分子。而且他还派遣情报处的人窃取了工人工会的领导权,主动挑动工人大罢工。因为俄国人只允许黑龙江省的军队停留三天。这三天里,第五旅表面上大规模抓捕,实际上保护了工人,让工人有充分的时间,在黑龙江陆军情报处策划下,举行大规模罢工游行。第三天之后,王茂如手下大将李品仙率领第五步兵旅按时离开哈尔滨,倒是引得哈尔滨百姓痛哭流泪极力挽留。黑龙江陆军离开哈尔滨之后的第二天,哈尔滨工人大罢工,整个哈尔滨处于无序状态,同时罢工还波及到整个中东铁路东路段与西路段,并且连带着ri本的南满铁路中国工人同时举行罢工支援哈尔滨,惹得一起鸡毛的王茂如潇洒地离开了哈尔滨。 “混蛋!卑鄙!无耻之徒!该死的黄种人!他就是黄祸的源头!” 在中东铁路司令部办公厅内,霍尔瓦特愤怒地将酒杯摔碎在地上,他的手下也愤怒不已,这个该死的黑龙江督军。他的确是抓捕了布尔什维克,可是这罢工却更加强烈了。此时的俄国人骤然发觉。伟大的俄国人居然上了中国人的当了! 这王茂如的确是抓走了工人中的俄国布尔什维克支持者,但是这股罢工大cháo已经涨了起来,并且越演yu烈,而且军队之中甚至有人拒绝镇压中国工人,很显然,军队里的布尔什维克不止他知道的那些。 中东铁路全面瘫痪,沙皇向美国ri本购买的武器弹药无法向莫斯科运送,而且在中国购买的粮食也无法送到欧洲,这更加加剧了俄国国内的动荡不安。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下令,要求霍尔瓦特必须三ri之内恢复中东铁路全线。否则立即枪决。 霍尔瓦特连忙下令军队镇压罢工游行。制造了惊人1015惨案,此举不但引发罢工扩大,同时引起了中国zhèng fu的强烈不满,段祺瑞代表中国zhèng fu强烈要求俄军立即停止这种野蛮的行径,并强烈表达对俄国的抗议。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展开了抵制俄国的运动。 王茂如的第五步兵旅就在与此不远的肇东县观望,并不打算进入哈尔滨,而那些受到俄国人镇压的中国人携家带口逃出哈尔滨来到肇东寻求僻护。王茂如要求军队接机难民,禁止俄军越界。霍尔瓦特因为中队的行动非常恼怒,令手下派兵前往肇东,要挟中队必须交出难民。 俄国人居然随意进入中国防区? 此时,王茂如已经亲自率领李德林第一步兵旅,李品仙第五步兵旅。宫小旗第八骑兵旅,第十炮兵旅抵达了肇东县。另外王茂如也将新组建一个月的学生师也带了出来历练长长见识,并不是要让他们作战牺牲做个炮灰,仅仅是出来历练一下,挖挖战壕,做做样子而已。 不过学生师可能是太过热血沸腾了。年轻的战士们就想脱了僵的野狗……部队原本计划是在肇东停留,然而学生师的前锋部队一天一夜马不停地跑到了呼兰县与哈尔滨隔江相望。 为了防止学生师冲动,王茂如派遣宪兵司令何安定前去担任官长指挥,学生师行军进行的太杂乱了。这些当兵不足一个月的学生们也太冲动,若是老部队出现这种乱糟糟一套的情况,肯定会被宪兵抓到受罚。然而这支学生师对王茂如来说,这可是秀帅的心头肉,仅仅是稍作惩戒罚,背行军锅背弹药箱而已,宠溺之情可见一斑。 霍尔瓦特本来想要和王茂如对峙,然而俄国陆军部的电报一封有一封地发来,要求他立即处理好大罢工的事情,为俄国输送粮食,弹药和轻装工人。 四万多中国部队进入呼兰县之后就地驻扎,随后王茂如先发电报给吉林督军孟恩远要求暂借道,派遣李德林第一步兵旅驻扎吉林宾县,令李品仙第五步兵旅进入吉林双城县,四万大军将哈尔滨围了起来。王茂如立即要求俄军停止抓捕中国工人,释放被捕工人,赔偿死者,治疗手上群众。同时,běi jingzhèng fu再度发出强烈不满,要求俄国停止镇压巩中国工人的行为,并且要求黑龙江省督军王茂如撤军,不允许与俄国人发生军事冲突,如果有冲突则不允许反抗,王茂如接到电报哈哈大笑,然后对手下说:“你们谁要擦屁股?这玩意比厕纸还臭,看着我都恶心。” 王茂如立即回复外交部,声言俄人屠杀我国同胞,身为军人,我绝不会置之不理,只要俄国人停止这种野蛮行径,自己自然会撤兵。 打不打哈尔滨?那还用说吗?当然不能打!不要说哈尔滨驻扎着俄国中东护路队一万俄国兵,就是身在海参崴的远东海军司令部此时也正在准备调集海军陆战队,也是因为大罢工,导致他们只能步行少部分军队支援,却又害怕此时ri本人偷袭海参崴不敢派大军出动,踌躇不已。如果派遣军舰的话,沿鞑靼海峡,进入涅维尔斯科伊海峡,再进入阿穆尔河,沿松花江北上——的确是能抵达哈尔滨。可是,如今已经是十月份了,即使夏天这么走一圈船也得走一个月,何况已经冬天了。 霍尔瓦特向俄国求助,只是此时俄国此时突然爆发全国工人罢工,沙皇尼古拉二世大骂他一顿,并要求他立即处理好远东的事情,调兵进入莫斯科。感到屈辱的霍尔瓦特砸碎了家中所有的伏特加和酒杯,并且用鞭子抽死了家中三个中国佣人之后,暂时压制住自己的愤怒,勒令停止缉捕中国工人,赔偿中国工人医药费,厚葬中国工人。 但是工人大罢工,和王茂如无关啊,霍尔瓦特也明白了,这一定是王茂如在暗中搞得鬼,只有他支援了这些工人,这次工人大罢工才这样嚣张。于是愤怒地质问王茂如什么时候能恢复中东铁路工作,王茂如再一次派遣张奎安过去谈判。 这次张奎安可是屁颠屁颠地,此时的他chun风得意马蹄疾,来到哈尔滨是做足了姿态,并且还与工人代表亲切会面,说一定谈出民族尊严。 霍尔瓦特的确是作出了“极大”的让步,他拖一天,俄国就损失一天,不过他也联合了其他领事,向王茂如施加压力,王茂如不吃那套,荷兰领事霍林茨要求王茂如立即向各国领事赔礼道歉,张奎安冷笑说:“赔礼道歉?跟你吗?信不信我能下令,所有哈尔滨中国人鼓励你们荷兰领事馆,你甚至连喝水都要自己去打水!” 最终,在张奎安的巧言下,霍尔瓦特让步,取消了在民国二年黑龙江大兴安岭砍伐协议,尤其是取消了中东铁路段沿线中商铺特税。 此举,顿时引得东北百姓欢声雷动,王茂如立即撤军,对峙停止。 王茂如以抓捕中国布尔什维克为开始,引起sāo乱,逼迫工人大罢工提前开始,又以强硬手段逼迫俄国停止抓捕工人,恢复哈尔滨秩序。 一来一回,倒是让他洗清了自己,显得自己好像是置身事外,甚至是军人楷模一般。霍尔瓦特气得哇哇乱叫,狂汗如果远东铁路恢复正常,一定要严惩王茂如。王茂如撤军返回齐齐哈尔,一路上呼兰县和肇东县百姓哇哇大哭,要求中队一定留下来驻军。那些学生师更是激动,纷纷上血书,希望王茂如能驻防呼兰,防止俄军报复。 原本王茂如是不希望将士兵留在呼兰县,这里毕竟距离哈尔滨仅仅是一江之隔,实在是太近了,稍不小心就会擦枪走火。然而不单学生师请愿书纷沓而至,就连其他军队也开始请愿,写血书,希望留在当地驻防。尤其是宾县和双城的部队,离开吉林时依依不舍。原本王茂如的军队中就有很多前年松花江发洪水而当兵的本地人,回到双城的时候更是不想离开,见学生师写血书要求留在当地驻防,这些老兵们也纷纷效仿写血书。 王茂如顾虑到其他军阀利益,尤其是孟恩远虎视眈眈,命令第一旅和第五旅撤出吉林省,不过却让他们全部驻防黑龙江省呼兰县,与哈尔滨隔江相望,其余军队立即撤回齐齐哈尔。 至于学生师中学生兵们的冲动,王茂如也表示理解,学生们喜欢民族大义鼓舞自己,这本没有错,只要引导的好完全可以为之一用。然而对于暴露出来的问题,王茂如也毫不客气提出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