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56章 王茂如的小胡子像章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56章 王茂如的小胡子像章

稍后回到齐齐哈尔,王茂如前往学生师招考全师总结大会,在会议上他大骂学生师士兵:“行军乱七八糟,作战毫无头绪,布防坑坑洼洼,你们这是在当兵吗?你们这是一支军队?你们能代表中国参加欧战?看看你们自己,都什么玩意?三个月之后全军考核,所有军事素质不过关的,一律禁止赴欧洲!”听的学生们心惊胆颤,不能去欧洲,不能去欧洲啊!咱们从广州,从湖南,从四川,从上海,从江苏,从山东远赴黑龙江,为什么?一是一腔热血,二也是为了去欧洲,尤其是欧战结束可以提供在欧洲求学机会,要是真被刷下来了,如何求学?再者说,这得有多丢人?一万六千人的师,居然被刷下来,听说还要赶回原籍,不单丢自己的人,连家人的脸也丢得一干二净啊。 王茂如骂完了这些学生兵之后,任命何安定暂时担任参战军第一师副师长,司令部参谋毛子平上校暂代师参谋长,负责学生军训练安排。参战军第一师、第二师都是三个步兵旅组成的纯步兵师,人数都是一万六千人,由步兵旅和骑兵团组成。而由于列强限制,王茂如很难从国外购买到大炮了,因此王茂如再也没有增加过炮兵。唯一能够给王茂如提供大炮与炮弹的ri本,此时也端起了架子,炮弹价格已经由原来十五块大洋一发变为了二十五块一发,实在是贵的离谱。(银元的汇率一向不稳定,但一枚银元其购买力大约相当于2012年的四百五十块rmb。) 王茂如更加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兵工厂早ri建成,兵工厂总办韩麟chun加班加点,招收工人。同时依仗着以前在陆军部的关系,拉拢许多关内兵工厂的工人技师。因为韩麟chun的挖墙脚,保定和大同的兵工厂几乎陷入了停滞状态。 俄国让步之后,王茂如可算是在国内大大的露脸了,若说从前,文人地位比武将地位要高得多,可自从鸦片战争开始,国力疲软,清末以来外战时国人未尝一场胜仗,心底都盼望有这样一个将军能够扬我国威,以铁血率领国人走向强大。俄国人让步。不单单是外交上的胜利。更是王茂如这个号称北尚武的武将的功劳,若不是他以强硬的态度,几乎同归于尽的勇气逼迫,俄国人怎能做出让步?哈尔滨工人岂能得到善终? 好像他们都忘记了,挑动工人和俄国发生冲突的。正是这位在他们口中崇拜的铁血将军。 各种赞美纷沓而至,王茂如将那些报纸扔在一边弃之不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有多么危险,他进行了一番赌博,一番豪赌,他赌的是此次俄国大罢工会让俄国元气重伤,赌的就是铁路瘫痪之后,海参崴的大军无法通过铁路和海路支援哈尔滨,也赌得是自己的运气。 能够穿越。足够运气的了,看来老天待自己不薄,这几ri他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每ri都如履薄冰提心吊胆,总算得到了解决。他的强硬举动,引起了全国的议论。这一次,却是再也没有一个不叫好的了,不管是伙伴还是敌人,都为他的大胆儿拍案叫好。 而经此一役,王茂如在军队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个人崇拜之风气也由老军传到了新军之中,特别让人想不到的是,新军之中的学生师对于王茂如的崇拜几乎如燎原之火熊熊燃烧,甚至比其他老军更加激烈的个人崇拜。甚至于一些学生在新军之中准备组建会党推举王茂如为领袖,只是因为党派管理办法限制,军人不得参加党派而不得。浦继立即见风是雨,让人赶制王茂如的头像徽章,免费发给崇拜王茂如的军人,一时之间,这徽章铺满了整个军队。 王茂如知道之后,将浦继叫来,一手摸着有他头像的小胡子像章,一手伸出大拇指道:“你他娘的这都能想到?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浦继大笑,道:“大哥,难道你以前跟我提过,你都忘了?” 王茂如捋了一下嘴角的小胡子,看了看头像,又照了照镜子,哈哈一笑,还别说,有点像四条眉毛陆小凤的嘛,颇为自恋地说:“我还真给忘记了,你记xing倒不错。” “放心好了,大哥,如今虽然你不是什么党派的领袖,但是咱们军队之中,所有人都只听你一个人的。”浦继道,“没有人会质疑你的决定。” “好。”王茂如很是满意,都不知如何感谢这个兄弟了。“但是呢,思想教育要加深,加深,再加深,一定让他们有这样的想法,这支军队可以没有任何人,绝不能没有我,国家可以没有任何人,绝对不能没有我。” “放心好了,当兵的和老百姓傻的很,让他们唱十遍大哥是皇帝之后,他们都会把你当皇帝的。” 王茂如摇头,“中国不需要当皇帝的人了,古往今来,多少人当了皇帝,却断子绝孙呢,这事儿我不傻,你只需要让我成为他们的领袖,唯一领袖就可以了。” “没问题,这事儿我拿手,不过还得需要李子文这根笔杆子配合,这小子最近抖起来了,又娶了个什么南洋大学的女学生,可真是……时来运转。”浦继愤愤不平地说道:“对了,这小子都结婚了,大哥,快要到年底了,您和九公主乌兰图雅的婚事打算怎么cāo办?” “交给你了。”王茂如信任他说。 “瞧好大哥。”浦继信心十足地说,他决定要将这场婚礼做到最好最大,让世人夺目。 浦继就有这点好,虽然是纨绔子弟,做事也不能让人放心,但总能把王茂如交代下来的事情老老实实完成,谁也不敢像他一样拍着胸脯对大帅说交给我你放心,浦继就敢。当然,浦继即使做错了,王茂如也不会说什么,顶多笑骂一声。别人就没这个胆子了,生怕做错事以后就没了仕途。 10月26ri,心有不甘的俄军在齐齐哈尔富拉尔基修筑炮台,此举更是激怒了黑龙江督军王茂如,与毕桂芳和朱庆澜两任督军的xing格截然不同。王茂如态度更加强硬,他直接命令留守在齐齐哈尔的军队上刺刀兵逼俄军。那修炮台的俄军只有几百人,三万多中人,子弹上膛,刺刀上枪,战刀高举,吓得俄军队长别列为亚夫不得不打电报向霍尔瓦特求助。霍尔瓦特听后,叹了口气,说:“撤回,不要修炮台了,等国内暴乱平息的,再找王茂如报仇不迟。”随即,俄军取消了修筑炮台计划,王茂如随后也下令军队返回军营。 11月初,南开中学堂校长张伯苓来到哈尔滨,在哈尔滨演讲,稍后,又来到了齐齐哈尔,探望他在参战军学生师的学生们,南开中学堂有六个年级一百七十人来到这里,张伯苓的到来也让他的学生们欢欣鼓舞。 张伯苓是想看一看他的学生到底怎样了,这些学生都是他的心头肉,就这么被王茂如忽悠一下跑到这里来当兵,实在是让他不甘心。张伯苓本以为过来劝劝这些小孩子会回去,哪成想见到学生们一个个穿着黑sè毛呢军装,十字武装带,身上背着e1式步枪,脚上踏着黑sè高帮皮靴,一个个jing神抖擞地站在他面前,居然有好多都长了个子。而且王茂如手下军人那种永远抬头挺胸,高傲地用下巴对着所有对手的气势,也一下子让张伯苓大吃一惊的了。他长这么大,也不是没见过军人,而且他本身就是北洋水师军官,甲午海战之后,因为没有足够的海军军舰,他从海军辞职才发展教育。这么骄傲的士兵,倒是头一次见到,尤其是这些傲气的家伙还是自己的学生,足够引起他的自豪了。 张伯苓也知道了,此时要是让这些学生回去,恐怕是没有一个会离开的。作为曾经的军人,张伯苓太知道军人的习xing了,一个充满战斗力和希望的军队,对士兵是多么有吸引力。 稍后,王茂如知道了张伯苓到来,立即派人请他过去。虽然张伯苓因为王茂如招收全国学生组建学生师而大骂其为人贩子,王茂如从未生气,他是也久仰这位教育家、南开大学的校长。副官魏东龄将他引到会客厅,王茂如紧握住他的手热切地说道:“张校长,我是早就对您的大名有耳闻了,你可是我的偶像啊。” 张伯苓苦笑道:“王大帅,你这是挖苦我啊,要说如今全国最有名的,还是你兵逼俄国人的尚武将军啊。” “哈哈哈,伯苓先生,请坐。”王茂如热情道,又说:“唐省长(唐绍仪)太忙,他让我转达对伯苓先生的欢迎。” 张伯苓问道:“尚武将军叫我来,莫不是秋后算账?”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伯苓先生,我可是记仇的人,你在天津ri报上大骂我是人贩子,我可是记着呢,你不能抵赖。” 张伯苓摇着头,道:“我岂会抵赖,是我张伯苓说的,你拐走我天津七百三十四个学生,只是我南开中学堂就被你拐走了一百七十人,唉,天津学校甚至都没几个正常开学的了。你说你不是人贩子是什么?你这将军啊,比人贩子还狠,被骗的知道了是人贩子还会痛恨,这些学生明知道却还飞蛾扑火,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