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7章 土井市之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7章 土井市之进

卷三千古奇功第257章土井市之进王茂如又是乐得前仰后合,这老头挺有意思,真爱开玩笑,说道:“伯苓先生,此次我请你来,实在是有件事想要求你。” “请讲。”张伯苓见他正sè了,自己也严肃起来。 王茂如道:“我想邀请伯苓先生担任担任黑龙江省教育厅厅长,为全省规划教育!”请张伯苓担任教育厅长,也是王茂如几番考虑下的决定,当然他不知道张伯苓是否愿意。这张伯苓是南开大学的创始人,而南开大学是民国理科院校的第一,当之无愧的理科第一院校,什么清华(同期为工科学校)同济(此时仅仅是医学院),远远不如南开。南开也为民国培养了无数的人才jing英,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清华和复旦等学校才逐渐追赶并超越了他。 民国四大名校分别是蔡元培之běi jing大学,张伯苓之南开大学,竺可桢之浙江大学以及张学良之东北大学(东北大学是31年前四大名校,1931年之后随着九一八事变,东北大学流亡,梅贻琦之清华大学取代了东北大学成为新的民国四大名校)。这些人,除了张学良是挂名,其他人都是教育专家,如果〖中〗国的教育由这些教育专家做主,而不是研究做官的官员做主,那还用跟什么美国德国英国〖ri〗本学习,这些人已经铺设好了路,可惜的是,他们的未来只是地位崇高,他们的理想和理念却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关于南开大学的地位,大家可以理解为西门的一家之言,以为谬参而已,不必较真。) 张伯苓几乎不敢相信,王茂如会有这么一个请求,居然是请自己做教育厅厅长?他……真是大胆啊,居然请一个骂了自己的人做教育厅厅长,自己几次三番拒绝袁世凯段祺瑞的邀请拒绝做官。就是想好好的教育下一代,不想官场应酬。稍作一想,张伯苓倒是很大气地站起身做了一个揖。却仍旧拒绝道:“让尚武将军失望了,我张伯苓天生不是做官的料,只能好好搞我的教育而已。”王茂如想要说话,张伯苓知道他想挽留。心下也有些感动,不过他的xing格向来如此,道:“将军不用再劝,张伯苓若是有意做官,早早便做天津教育长了。只是在下无心官场。” 被人拒绝感觉真不好受啊,王茂如叹了口气,忽然问:“伯苓先生为何一定要从事教育而不为官?我想其中一定有一个故事,还请先生讲讲,一解我心中疑惑。” 张伯苓道:“我出生于天津一个秀才家庭,光绪十八年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习驾驶,但是可以说我是航海驾驶班最好的学生,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光绪二十年。我和十七名同学完成堂课。被派往北洋水师舰队实习。光绪二十三年,承甲午败绩,列强强盗的协议既成,清廷派大员到山东办理接收和转让手续,我也随舰前往。船到威海卫的头一天,我亲眼目睹降下〖ri〗本的太阳旗。升起〖中〗国的青龙旗。第二天,又降下〖中〗国的青龙旗。升起英国的米字旗。目睹这场‘国帜三易‘的接收和转让仪式,让我永生难忘这一丧权辱国的场面。从威海卫归来之后。他决定退役。光绪二十九年,我乘暑假航海东渡,亲眼看到〖ri〗本明治维新后的盛况,领略了〖ri〗本对教育的重视及办学规模和教育方法,深受启发。光绪三十年,经过四个月的细心考察后回国,我决定成立中学,遂将严、王两私塾馆合并,成立私立中学堂,成为学堂的学监。” 王茂如听到他亲眼目睹降国旗之屈辱,感同身受一般,道:“甲午海战,非败于军人,实败于政治,败于政治啊。” 张伯苓婉言谢绝了王茂如的邀请,却也没有把话说死,一定不能当这个教育厅长,王茂如说再请伯苓先生考虑考虑,便回到督军府。 回来时候,卫队长商元青正在对一百多个少年卫队士兵训练,这些都是王茂如收养的孤儿,自从李北仓把燕子门从běi jing搬到了齐齐哈尔之后,这些收养的孤儿们也来到了这里。识字的都被送到了飞行培训班,不识字的有的进了燕子门练习武艺,以后做个保镖,但大多数都进了王茂如的卫队做起来少年卫队来。 见王茂如到来,少年卫队立即全体敬礼,喊道:“恩帅好!” 这个恩帅和外人的叫法不同,王茂如三年前收养他们,给他们吃喝住学,给他们地位,如今一个个都成了半大小伙子,接受的是传统教育,知恩图报自然对王茂如感恩戴德,王茂如笑着冲大家点点头,回礼,说:“很好,穿上军装,以后好好干,你们都是我的心腹,我必重用,你们每一个人将来都必定出人头地。” “谢恩帅。” 王茂如进了督军府后院,在左家姐妹住的院子里,左玉琢和左玉婵正在逗着两个小孩儿,俩小孩哈哈笑着,因为营养充足,两个小家伙都胖嘟嘟的,粉嫩的可爱。 小家伙们如今才四个月大,还比较认生,王茂如过去要抱的时候,惹得两个小家伙都哭喊起来,王茂如气道:“两个小狼崽子,老子养你们喂你们,把你们养的白胖白胖的,如今连抱一下也不肯。”便瞪大眼珠子盯着两个小家伙,小家伙们哭得更甚,大儿子王宗鼎一边哭一边还伸手抓他胡子,女儿采薇见小哥哥抓,也伸手抓,逗得玉琢和玉蝉咯咯娇笑不止。王茂如叹口气说:“小兔崽子,哭也不老老实实的哭,将来肯定有出息。”便把两个小家伙递给一旁的嬷嬷,玉琢笑说:“爷你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丢不丢人?” “哈哈,这两个小家伙可得看好了,还没懂事儿呢就这么调皮,将来长大了还得了。”王茂如道。 “你这个做爹都管不了,我俩怎么管呢。”玉琢笑道。 “实在不行就揍。”王茂如说。 玉蝉笑道:“打不得。” 王茂如一把抱住两人笑说:“我说的是揍你俩,都不好好管管,哈哈哈。” “讨厌呢。”玉蝉捶了他一下。 又说了一会儿话,魏东龄报告说,有〖ri〗本代表来拜访。王茂如心说〖ri〗本代表,什么意思?自己对〖ri〗本人一向是敬而置之却也没有可以疏远,可能是自己如今不比从前了。从前在呼伦贝尔之地太过偏远,与〖ri〗本人的交集不多,但如今作为黑龙江省督军,主政黑龙江。自然是和〖ri〗本人有了交集,将来若是要拿下东四省,恐怕会天天打交道了。魏东龄递过来名帖,名贴上写着几个名字,其中之一让王茂如大吃一惊。〖ri〗本关东军代表土井市之进大佐,随同参谋有冈村宁次少佐,米内光政中佐,小矶国昭少佐以及松井清助大尉。这五人之中,王茂如别人不认识也就罢了,这冈村宁次可是后世大名鼎鼎的ri军华北军区总司令,号称〖中〗国通,曾经提出三光政策的老狐狸。〖ri〗本二战战败之后居然做起了国民党的剿匪高级参谋。后来去了台湾安顿晚年,活到了82岁,可以说是〖ri〗本战犯之中唯一一个善始善终的。 这帮小鬼子可都是〖ri〗本军方之中搞情报和外交的,他们来干嘛来了? “这个土井市之进是谁?”王茂如问身旁手下道。 魏东龄道:“土井市之进是〖ri〗本陆军士官学院出身高材生,毕业之后一直担任〖ri〗本陆军参谋部亚洲课参事,ri俄战争后期调往〖中〗国负责搜集情报。之后曾经在关东州也就是大连担任关东都督府二等参谋,之后调回〖ri〗本陆军部担任东亚研究会一等秘书。因为郑家屯事件。作为〖ri〗本全权代表处理负责与我国交涉。” “郑家屯事件啊。”王茂如叹了口气,这郑家屯事件说起来也是东北军的血xing。可是下场却很惨,再一次说明了弱国无外交的道理。 事件发生在民国五年8月13ri,也就是王茂如整顿黑省的时候。一名〖中〗国儿童在郑家屯镇鱼市街吃瓜,不小心将瓜子甩在街中闲逛的广济药房ri商吉本喜代吉身上。ri人大怒,把〖中〗国儿童扭住痛打。驻扎在郑家屯的奉军28师〖中〗国士兵路经此街,见ri商痛打〖中〗国儿童,急忙上前劝阻,吉本喜代吉不服,将〖中〗国儿童推搡至路旁,便向〖中〗国士兵脸上连击。〖中〗国士兵见ri商如此蛮横,忍无可忍,被迫还击。此时围观群众纷纷鸣不平,ri商怕寡不敌众,逃之天天。 当天下午〖ri〗本jing士河赖同中尉井上松尾带ri兵20余人,全副武装跑到28师旅辨认同ri商冲突的〖中〗国士兵。河赖和两名ri兵抢步将岗兵拘捕,缴下枪支,其余ri兵一哄闯进院内。这时一个〖中〗国护兵身背,从屋内走出,〖ri〗本兵立刻扑将过去,夺下枪支。在争夺中,不断枪响弹发,〖ri〗本兵借机一齐开枪。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混战,28师士兵死5人,伤3人,〖中〗国行人伤1人,ri兵死6人,伤数人。 此事发生后的第三天凌晨,ri军由四平街派来援兵,并在郑家屯郊外架起5门大炮,扬言要炸平郑家屯。与此同时,在郑家屯张贴布告“从郑家屯到四平街,不许华人进入,违者格杀不赦。” 县知事靖兆凤闻讯立郎召集商务会长和当地土绅名流30余人,前往消尔沁ri军营地,与ri军军官谈判,靖知事首先承认事情的发生纯属误会,表示歉意。希望以和谈形式解决此事伯。为表示诚意,靖知事愿以个人xing命和财产担保。ri军中尉井上松尾向靖知事提出要求,把28师撤出辽源县城,不得停留。靖知事和28师商量,为了避免中、ri官兵再次冲突立刻开拔城外驻扎。17ri晚7时,ri军骑兵120人到达辽源县,随后又到ri兵320科人,他们分别抢占了28师驻地。 21ri关东都督照令张作霖,要求郑家屯到四平街铁路沿线30华里内的〖中〗队全数撤离。随后,ri军占据〖中〗国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