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8章 《民四条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58章 《民四条约》

9月2ri,驻běi jing的ri本公使林权助向外交总长陈锦涛提出8条无理要求即:一、严责28师师长冯德麟;二、严惩参与军事冲突的军官和士兵,将28师所有将领免职;三、中国zhèng fu向ri本士兵公开道歉,并令东北各路长官不准自己的士兵与ri本军队发生冲突;四、ri本jing察所在驻守在南满所有地区;五、在南满及内蒙,中队可聘请ri本人为军事顾问;六、聘请ri本人为军事教授;七、给ri本死者家属以赔偿;八、奉天督军向ri本国谢罪。 想到了ri本人的无理,王茂如唏嘘一阵,俄国ri薄西山,但ri本蒸蒸ri上,而中国却陷入混战,也难怪俄国人可以隐忍,ri本人却咄咄逼人,中国只能受夹板气。 “到客厅。”王茂如淡淡地说,整理了一下之后,便带着秘书官周泰道和张伟以及副官们来到客厅,见到了这些穿着军装或黑西装的ri本人,当先一个身高一米五几留着仁丹胡眼睛硕大穿着西服的敬礼中年男人用纯正且带有东北口音的汉语,说道:“很高兴见到将军阁下呀。” “嗯,我也很高兴见到ri本客人,请坐,请坐。”王茂如作出一脸笑容说道,几人坐下之后,王茂如说道:“不知道大佐先生来到这里,有何贵干?” 五个ri本人都是挺直腰板正坐。个子最小的就是土井市之进。说道:“久闻秀盛先生大名,这次我们也是慕名前来,同时给尚武将军送礼来了。” 王茂如笑说:“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土井市之进道:“作为学问家,秀盛先生当之无愧中国第一国际关系研究学者,作为诗人,秀盛先生实乃中国第一诗人,作为将军,尚武将军鼎鼎大名,人称南蔡锷北尚武。若秀盛先生是大ri本国民。实乃武士道之代表jing神。” “武士道?”王茂如呵呵一笑,道:“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这是武士道的jing神?” “秀盛先生果然熟悉ri本文化,不知秀盛先生如何看待《民四条约》?”土井市之进追问。 王茂如心里咯噔一声。这《民四条约》是官方叫法,在中国还有一个名称叫做《二十一条》,这条卖国条约甚至袁世凯都不敢答应,难道ri本人想找我答应?他们不是应该找段祺瑞和张作霖吗?什么时候看得上我了?他沉声,道:“大作先生,民四条约我倒是了解一些。” 土井市之进叹息道:“如果袁大总统答应签订民四条约,岂会落败?中华帝国将会置于大ri本帝国保护之下,必定立于不败之地。” 王茂如点头微笑,嘴里却咬着牙,心中大骂王八蛋的小ri本。我ri你姥姥的民四条约,我ri你姥姥二十条! 土井市之进一番夸奖《民四条约》能够给中国带来的好处,能够给袁世凯带来多大好处,如果继续签订的话,中ri将会有多么有好。王茂如只是点头,他哪能不知道土井市之进的想法,恐怕送礼是假,逼迫是真。ri本人送来一杯毒酒,喝了它,ri后东北就没张作霖什么事。但将来他就是ri本的傀儡!若是不答应,ri后自己就是ri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ri本人迟早会把自己当成皇姑屯的张作霖一样炸了。 答应不答应?王茂如心中翻江倒海起来,做东北王的好处,立即展现在他的面前。 王茂如前后考虑。没有应他的话,哈哈一笑道:“不知道大佐带来什么礼物?” 土井市之进以为他准备答应。心中高兴起来,冲手下说:“岗村少佐,把礼单拿出来。” 这就是中国通、三光政策制定者冈村宁次?王茂如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叫岗村的少佐如今三十岁左右,长脸,身材高大,留着小胡子,目光炯炯,他非常沉稳,毕恭毕敬地拿出礼单,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久闻尚武将军部下缺乏火炮炮弹,我大ri本帝国送给中国朋友尚武将军二十门75口径克虏伯野炮,一万发炮弹。”他抬起头,笑道:“这是只是见面礼,希望将军阁下喜欢。” 王茂如拍手笑道:“非常感谢ri本zhèng fu的礼物,我一向认为中ri应该友好啊。”刘伟接过礼单,走到后面,向王茂如使了一下眼sè,王茂如又笑道:“大佐先生的确是大方,我很希望和ri本zhèng fu成为朋友啊。” “如此,不知道秀盛先生能否继续执行《民四条约》呢?”土井市之进急忙问。 王茂如道:“可惜啊,我只是小小的黑龙江督军,哪有能力和职位管辖全国之事啊,等我做了段祺瑞大总理那个位置必定好好与你研究。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今,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土井市之进刚想要说话,王茂如打断说道:“就是俄国人,我也应付不暇,想必你们都知道,俄国人的蛮横和不讲道理了?我曾经对川岛速浪君说过,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是我们黄sè人种的亚洲,白sè人种应该滚回欧洲去。” “您说的太对了。”另一个ri本军官拍手叫道,“我也认为亚洲应该是亚洲人的亚洲,我非常赞同将军阁下的观点。” “这位是……” 土井市之进介绍道:“这位是米内光政中佐,是大ri本帝国海军大学高材生。”ri本人等级森严,长官不说话,下官是不会插嘴的,这米内光政刚刚可算是失礼了,不过看土井的意思,好像对这个中佐不感冒啊。而这米内光政似乎对土井也不咋地。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ri本人之间也勾心斗角?土井市之进继续说道:“对了,秀盛君,我知道你对ri本人一向友好,这次我们来,还带来了你的两个朋友的消息。” “哦?”王茂如倒是来了兴趣。 土井市之进向冈村宁次点点头,冈村宁次这才说道:“将军阁下,我知道您有一个ri本至交好友叫做工臧平良。” 王茂如点点头,感慨道:“是啊,工臧君曾经在我最低迷的时候帮助过我,说实话。当初写《大国崛起》的时候并不是真正要把这一本书写成这样一系列文章,写作之初也只是因为在宴会上我和工臧君聊了起来,他引发我,让我写文章。这才让我因为这篇文章而名声鹊起的。所以,我有今天的成就,很大层面上要感谢工臧君。我曾经委托ri本友人川岛速浪君给工臧君托一些金钱,我听说他回ri本之后生活不怎么好。” 冈村宁次道:“是的,不过很不幸,工臧良平因为一年之前患急xing肺炎,纵使大ri本帝国医学再发达,也没有就得了他的命啊。” 王茂如一下子站了起来,颤抖着双手指着冈村宁次,不敢相信地说:“你……你……你胡说!” “将军阁下。请节哀。”冈村宁次鞠躬说道,“工臧君之所以工作拼命,是因为他的父亲早逝,他不得不拼命工作赚钱养活母亲和年幼的妹妹。而且回国之后的工臧君的工资比在中国的时候要低很多,他之所以回国只因为要照顾生病的母亲,他的母亲身患重病,妹妹还上着高小,全家人都指望着他一个人。” 王茂如叹了一口气,道:“我当时就很奇怪,他在顺天时报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ri本去,没想到是因为他的母亲重病,我这个做朋友的关心不够啊。” 冈村宁次道:“工臧君病逝后,他的母亲伤心过度不久也去世了,如今工臧君只有一个妹妹工臧美咲刚刚高小毕业。唉,可怜的一家人哦。只剩下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了。” 王茂如越听越不是滋味,不是心酸,而是……你们ri本军方既然对工臧的情况了如指掌,为什么不能救济一下?难道……他接着冈村宁次的话说下去:“的确是太可怜了,作为工臧的朋友,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啊。不如这样,我再找人给她邮寄点钱?” 土井市之进摇手,笑道:“秀盛君,君不闻财于羸为之祸吗?你给美咲的钱越多,她反而越危险啊。” “这可如何是好呢。”王茂如装作焦急地说道。 “算了,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哪个人不都是经历了千辛万苦磨砺出来的,一个女子也不碍事的。”冈村宁次趁机说道。 妈的,这是让我接手啊,王茂如心里骂道,不消说了,你们合计着这么算计我,即使这工臧美咲是工臧良平的妹妹,估计也是你们ri本军部的人了,你们的意思很简单,让我接手她做她的监护人,从而让我身边有一个你们的耳朵,而作为朋友的遗孤,我不接手以后被人捅了出去,名声还不好听了。王茂如叹了口气,道:“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做她的监护人,作为她哥哥的朋友,至少能让她安安全全的长大,求学,嫁人啊。” 土井市之进与冈村宁次相视一笑,冈村宁次说道:“将军对朋友的看中。让本人看到了贵国chun秋战国时期的士大夫啊。” 王茂如摇头苦笑,心里大骂你们这帮小ri本yin险。 那米内光政很是不屑地看了看土井市之进和冈村宁次,仿佛对他俩的手段很是看不起。米内光政是隶属于海军部情报科,这次作为临时观察员,而ri军内部陆海之争非常激烈,两派军人也立场分明。海军看不起陆军土包子,陆军看不起海军贵族做派,当然,两派最大的争执便是军费的争夺,历来ri本军费划分是陆军得到军费的30%,而海军占军费的70%,自然两派军人相互看不过彼此。一方是瞧不起,一方是心里有气,就连这海军的情报观察员米内光政也受到陆军情报员的排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