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翰林开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十六章 翰林开枪

第二十六章翰林开枪 王茂如将酒碗倒上,敬了盖天久一碗,两人对饮之后道:“我来交朋友,何如不敢?如是盖天王绑了我,我也无话可说,算我看错人,死了活该。不过我看盖天王在河北被称为义匪,听说从不滥杀枉杀,丧在你手中的大多是恶霸jiān商,可见你做匪极有原则。前次你掳走华兴面粉厂的工人,却不曾伤害人姓命,也不曾虐殇我手下,便可看出天王仁义。” 盖天久挠着头哈哈大笑道:“都是穷哈哈,我杀了他们,也留下一大家子人没吃没喝,作孽,作孽。咱就是只想劫财而已,也是为了生存,为了兄弟们填饱肚子。” 王茂如抱拳道:“盖天王虽然是匪,却是仁匪。”又道:“只是我今次上山来,看到盖天王如今生活不是很好啊。” “还他妈不是陶克陶胡那王八蛋。”托塔天王愤愤地说。 盖天久放下酒碗,道:“不瞒诸位客人,我们确实被蒙匪害惨了,唉。” 王茂如见他窘迫,道:“盖天王手下兵强马壮,那陶克陶胡是什么玩意?” 徐老蔫在一边说:“陶克陶胡是现在蒙匪中势力最大的一伙儿,有一千多人马,当然单单是如此我们也不会被打败,陶克陶胡跟ri本人关系很近。ri本人在蒙古做生意,就跟陶克陶胡拉上关系,给了他三百条金钩步枪。陶克陶胡原来一千号人只有一百条枪,现在手下四百多条枪了,人手也扩充到了小两千。”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盖天王原来是被这个所困,好说,好说,李师傅。” 李北仓点点头,道:“秀盛先生这番来结交天王,还给天王带来了礼物,老大老二,带过来。” 霍云生把独轮小推车推了过来,金山钊力大,将小推车上六个箱子搬了下来,霍云生道:“诸位兄弟谁有撬棍借俺一借。”一个喽啰立即跑回去拿了一根铁撬棍,霍云生用力一别,一个箱子被撬开,蒙油纸包着,发出油灿灿的味道。 一边李北仓拿出礼单,道:“这是秀盛先生的见面礼。”那边叫徐老蔫的军师接了过来,读了起来:“花旗国最新步枪三百条,子弹六万发……” “啊?”大家吓了一跳,盖天久跳了起来,道:“什么?三百条枪?” 王茂如点头,道:“开封。” 油布被揭开,一支支黑sè油亮步枪露在众人面前,霍云生又将其他七个箱子撬开,四箱子步枪,四箱子黄橙橙的子弹。山寨里主管军火的是百宝天,他瞪着眼睛走过去,爱惜着抚摸步枪,又摸着子弹,一张笑脸差点把脸给裂开,cāo着山西口音道:“这些都是真地,都是枪,都是好枪,子弹也是好子弹,比咱们的水连珠不知好多少倍。” 王茂如放下酒碗走过去,盖天久等人也跟了过去,黑狼和托塔天王拿过来步枪,抽拉了一下枪栓,很是简单省力。王茂如从箱子里拿出一支步枪,去掉外面的油纸,一面擦着枪上的枪油一面说道:“花旗国最新east1式步枪,采取弹匣式供弹,可容10发子弹,采取旋转后拉式枪机。锁住,给我发弹匣!” “好咧。”锁住从子弹箱子拿出几个弹夹装子弹,装好一个之后递给王茂如。 “天王,要不要试试枪?”王茂如装弹夹,拉枪栓,笑道。 盖天久见他手法熟练奇道:“王翰林也会打枪?”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孔子云,君子习六艺,礼乐shè御书数,一千年前的书生要上得了马、砍得了人、做的了诗、喝的了酒、泡得了美女,这才是一个真正读书人,真正君子。那种只知道死读书的小白脸,孔子都骂他们是猪头。” “哈哈,孔子这小子不错,和我胃口,下次有时间王翰林介绍我俩认识认识。”盖天久道。 王茂如听罢抹了一把冷汗,指着远处的大树道:“盖天王,瞧好。”抬起枪,拉枪栓,“乒”地一声,枪声清脆,子弹shè在大树树杈上,一根树枝被削掉在地上。这树枝比小指还细,在山林里山风吹着摇移不定,很是难打。大家见他打下树枝,纷纷鼓掌叫好起来。 盖天久也喊道:“好样的,再来。” 大家只见王茂如将枪抵在右肩,手指轻拉枪栓,“乒”“乒”“乒”连开八枪,枪枪击在大树上,树上树枝掉了一地,一只鸟被惊动乱飞,王茂如盖天久刚要说好,却见王茂如快速拉动枪栓,眼睛盯着远走的飞鸟,枪口一抬,“乒”地一枪,只见那几百米远的鸟掉了下来。 大家再一次叫起好来,盖天久挠着光头道:“厉害,厉害,王翰林能文能武啊,这一手在山寨里能做头炮手了。”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看枪如何。”左手按了一下步枪下的按钮,卸下弹夹,左手一伸从锁住那里接过另一个弹夹,继续开枪,“乒”“乒”“乒”又是十枪,一连打光四个弹夹,站起来,脱掉衣裳,指着肩膀上略红的地方,笑道:“这枪在火力持续xing上堪比英七七,而在后坐力上,仅仅次于ri本板友金钩和ri本板友三八式。这枪机枪栓极为好拉动,不费力,只需拇指就行,盖天王试一下。” 盖天久接过了枪,拉了一下枪机,赞叹道:“好枪,好枪。”点了点分量,道:“好像拎着比水连珠和东洋金钩汉阳的毛瑟枪还轻啊?” 王茂如点头,道:“比它们都轻三两到四两重。” 盖天久拿着枪,摩挲了一会儿,看着工艺和机械冲压水平,点头,眼神中满是欢喜,道:“王翰林,以后但凡你有什么麻烦,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兄弟,我盖天久说话的,一个吐沫一个钉,绝不食言。”而后面对诸位兄弟说道:“以后,王翰林就是我的兄弟。” 王茂如笑道:“别的倒没什么,只是天王以后不要打扰我的手下就行。” 盖天久很是疑惑,李北仓道:“这位你口中的王翰林,就是华兴面粉厂的董事长,是大东家,你是截了人家。” 盖天久造了一个大花脸,立即道:“这枪我不能要,我不能要,我惭愧啊。” 王茂如拦着他道:“天王,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又对四下的土匪们说道:“我这人最爱英雄,也爱结交英雄,那么在长城外跟打着替天行道的义旗,着实让我佩服。所以,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这枪,我也给定了,要是盖天王不要,锁住二根!” “在。” “盖天王不要,你们把这三百天枪仍在火力烧了,把子弹沉到河里。”王茂如道。 “王翰林你……”盖天久忙阻拦,“嗨!我还能说甚,以后,王翰林,你就是我兄弟,要是有一天你想进入绿林,我二当家的位置就给你留着。” “好!好!”诸位土匪叫道。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