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0章 禁烟局长浦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0章 禁烟局长浦纳

(ps:感谢黑椒炒三国,黑哥的指点) 由于在呼伦贝尔设户籍制、立身份证制度和居委会管理制度的成功经验,议长徐鼐霖建议引进并全省推广。王茂如支持完善户籍制度,而且首次采取照片式身份证,并为全省民众免费照全家福,从国外特地聘请人来黑龙江给百姓照相。 这个时代的民众要求还真不高,温饱足以,督军为民众免费照相,这还是第一次,在běi jing,照一张相得花上一块大洋,在黑龙江省居然免费照全家福。许多非黑龙江省民众,也跑来凑热闹,照一张相回去。王茂如督军大善之名也渐渐流传开来。 照全家福的目的,在外人看来是好意,可总参谋次长祝永泉却知道,由总务处负责这项有益于民的工作的真正目的是保留档案,为那些土匪胡子留个案底线索。全家档案留下来,如果再次入案,则全家受罚。只是这项工程比较浩大,如今黑龙江省省五百万人口,一百万户,也不知要工作多久才将全省人口档案立完。并且由于王茂如不断加大力度对黑龙江省移民,使得何如飞连连求饶。王茂如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总有军方负责,便将此项工作交给了宋教仁的黑省zhèng fu,但是档案要求备份交给军方。 王茂如与蒙古郡主乌兰图雅的婚期定在十二月十二号。但是之前一个月要订婚。这一切都由秘书长浦继负责cāo办,贵福王爷也很兴奋,草原王公之中也是一片叫好之声。王茂如对玉琢与玉蝉两个夫人早就说过了迎娶九公主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安抚蒙古王公,两个妇人能有什么反对,便说只要老爷不要辜负休了我们就好。王茂如说她进门之后担任的是四夫人,在你们之下,勿须担心,便带着手下回去了呼伦贝尔。 当兴致勃勃的王茂如抵达呼伦城的死后,有人给王茂如添不自在了。十一月四ri,běi jingzhèng fu下令,毕桂芳担任副省长,张国淦担任民政总长。徐鼐霖由于年龄原因免去民政总长一职。 这下běi jing可是捅了漏子了,王茂如大怒,打电报问黎元洪此事如何安排? 大总统黎元洪也立即解释说这是全体内阁成员决定。王茂如更加生气,一怒之下,下令情报处的高建瓯带队去běi jing,接纳了原来袁克定手下的原北洋情报机关的人,三天两头给回到běi jing的毕桂芳和张国淦两家制造麻烦,扔炸弹,扔死狗,绑架保姆伙夫。两人原本对回黑龙江就心存恐惧。却没想到还没赴任后院失火,两人也大怒,斥责王茂如手段低略人品卑鄙。 王茂如冷笑不做评论,并要求御用文人李子文令人在报纸上对běi jingzhèng fu的种种行径大加斥责,对徐鼐霖等一众江省官员大加赞赏,尤其是揪出毕桂芳曾经在担任黑龙江省督军的时候移走江省军费一案不放,说他利yu熏心,军费都贪污,何况民众之财。 黎元洪对于这个北尚武之称的黑龙江省督军很是无奈,又有毕桂芳与张国淦两家家人不胜其扰。只能请辞,黎元洪正好有台阶下,准许两人继续留任zhong yāng。又有王茂如请示,徐鼐霖继续留任副省长兼省民政总长,宋教仁担任省长兼省安抚局局长。也被黎元洪批准。 黎元洪号称弥勒佛,黎菩萨。主要是他对待手下温和,但是有人看黎元洪不顺眼啊,那就是段祺瑞。 段祺瑞为什么看黎元洪不顺眼呢?其原因有三,第一就是资历问题,段祺瑞在北洋的时候一直官职比黎元洪大,还不是一级,段祺瑞做营长的时候黎元洪做排长,段祺瑞做团长黎元洪做连长,段祺瑞做师长的时候黎元洪做团长,段祺瑞做大清陆军长的时候黎元洪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旅长,段祺瑞的资历一直压着黎元洪,可是yin差阳错,黎元洪租了总统,这期能不让段祺瑞闹心恼火?段祺瑞看黎元洪第二个不顺眼的就是关于徐树铮的问题,这徐树铮个xing高傲之际,在整个北洋之中,除了段祺瑞和已经死去的袁世凯之外,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经常不鸟黎元洪,黎元洪把他给免了,算是彻底得罪了段祺瑞。第三个不顺眼的原因是段祺瑞要参加欧战,但是黎元洪不愿意参加,段祺瑞参加欧战就要练兵,可是这练出来的兵肯定是姓段,本来黎元洪就一个兵也没有,忌惮段祺瑞,这段祺瑞还再练出一只jing兵来,好嘛。那还不是不管是煎烤烹炸,想怎么黎元洪就怎么黎元洪。黎元洪又不傻,发动国会反对段祺瑞参战。段祺瑞只好私自招揽各省督军,发动他们出兵,王茂如就是靠着段祺瑞这次招揽才有了名义上的参战师。 黎元洪这次整王茂如而不得,倒是让他连忙收了心,而段祺瑞听到此事之后哈哈大笑,对手下心腹曲同丰说:“这黎元洪糊涂啊,王秀盛这小狼崽子是得谁咬谁的主,想要折腾死王秀盛,还得给他戴帽子,怎能给他泼冷水。我找人算了一卦,这王秀盛的命格是属金的,只有给他家伙,才能化的了他啊。” 王茂如与九公主乌兰图雅的订婚仪式采取的是汉族的礼节,大婚准备的是蒙古族的礼节,这也是双方面妥协照顾的结果,毕竟王茂如代表了广大塞北的汉族,而九公主代表了当地少数民族。王茂如对于礼节规矩到没有那么看重,这汉族蒙族礼仪又有什么关系?可是浦继的父亲,隆贝勒爷却不这么看,他说:“礼制问题关系国家民族民生安定,礼乐崩坏,国民不安,礼乐之重重于泰山……” 听到隆贝勒一席长篇就要开讲,王茂如赶紧闪人,隆贝勒自从做了呼伦贝尔文化署署长之后,对于古文化的修复的确是投入了大量的jing力,而且隆贝勒开始主建呼伦贝尔地方史志,这也是呼伦贝尔此地第一次有人正规的修订地方史记。订婚的礼仪,经隆贝勒这个老学究一番指点,差点弄成个前清的郡王娶亲一般,订婚花了三天时间,弄得王茂如筋疲力尽,却连新娘子面都没见到。 订婚之后,乌兰图雅就算是王茂如的人了,就差一个半月之后的大婚,蒙古诸部也渐渐消停下来,就连外蒙古的王爷也纷纷派人前来表示恭喜,并且就归顺一事表达意愿。 话说为什么外蒙王爷想要表达,这外蒙本来也分成诸多部族,并非铁板一块,四六大部族土谢图汗部,三音诺颜部,札萨克图汗部,车臣汗部,科布多部,唐努乌梁海部,每部下面也由各个旗主扎萨克王爷组成,只是因为宗教原因被大喇嘛拉拢。 不过这外蒙自古以来就是当汉族强大的时候归拢,汉族一旦弱小立即反叛,历史上就有造反的基因和传统。 王茂如主政下的黑龙江省,绝对达到东三省最强大陆军的程度,感受最深的就是如今对呼伦贝尔和整个黑龙江的移民,汉人来的更加理直气壮了。 让外蒙王爷下定决心向王茂如示好的原因之一则是俄国今年全年歉收,加紧了对外蒙古的搜刮,从而导致了外蒙古各部扎萨克对俄国人的不满。俄国人今年将所有国力投入到欧战之中,生产力急剧下降,农庄里的农民也被迫做起了劳役为战争服务,再加上干旱少雨,导致了俄国这个秋天非常难过。主子困难了,外蒙古扎萨克们自然感受最深,又觉得回到祖国怀抱好了。如今借着王茂如迎娶九公主的良机趁机示好,也算是打了一个基础,甚至连远在唐努乌梁海的扎萨克也送来了礼品,就等着大婚之ri了。 订婚大礼举办的也声势不小,呼伦贝尔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有人要送贺礼,王茂如坚决不收,说:“订婚礼就不要了,哪有人家订婚收礼的,就是结婚大家也不要送礼金,我不想让一个婚礼成了搜刮手下财务的机会。你们若是真有心,便来乐呵乐呵就行。” 既然订婚不收礼,结婚不要礼金,大家也不能不表示,于是纷纷说定然会送一份礼品聊表心意。 喝完酒,浦纳向王茂如使眼sè,王茂如点头,带着浦继魏东龄与他进了内屋,魏东龄连忙给王茂如倒了一杯茶水,王茂如喝了两口,这酒喝的有点多,不过还好,便坐定下来。浦纳老老实实地站定等待,经过了前年被追杀,去年的蛰伏,到今年受重用,浦纳也老实下来了,见王茂如坐稳目光看向他,这才高兴地说:“大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怎么了?” 浦纳呲着牙笑道:“今年的鸦片赚大了,赚大了,刚刚张弘扬从上海发来电报,这鸦片买了好价钱,咱们买了一百万大洋。” 王茂如高兴起来,一百万大洋,可以抵他军队两个月开销了,的确是好事儿,拍着浦继的肩膀说道:“这样,浦纳,从现在开始,我认命你为黑龙江省禁烟局局长,管理黑龙江省境内的所有鸦片生产,销售,种植,工人培育,种子筛选以及烟民,烟馆,烟税。” 浦纳咽了一口口水,咕咚一声,这权利太大了,都有点受不住了,一旁的浦继见状踹了他一脚,这一脚把他踹醒了,连忙跪在地上,道:“秀帅栽培之恩,浦纳永世不忘,若有对不起秀帅之举,愿受万箭穿心之痛、永生永世堕入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