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第263章 旧人新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第263章 旧人新聚

同时,ri本zhèng fu参谋部最终决定支持福岛安正的计划,与王茂如合作开采石油,王茂如向ri本透露澳大利亚卡那封油田,吉普斯兰,波拿马,伊罗曼加油田位置,当然,王茂如哪里知道准确位置,只是隐约记得。因此在谈判的时候ri本方面拿捏住这个风险原则,最终确定协议,如果顺利开采王茂如将占有油田的3%的受益权。对于能拿到3%,王茂如已经大吃一惊了,随后等待ri本探矿队员对于澳大利亚的探访。不过王茂如建议说先去购买土地,由ri本zhèng fu出面,说在那里建造农场,因为澳大利亚禁止非白人拥有耕地,只能以农场的名义购买。 ri本方面立即前往澳大利亚,最终经过谈判,购买下来四块油田中的两块土地,随后经过开采,发现的确有油田的存在。这对于缺少石油的ri本来说,无疑是巨大鼓舞,而澳大利亚zhèng fu此时也幡然悔悟,要求收回两块土地的采矿权。对于采矿权,由于签订协议合同的时候ri本人的谨小慎微,并未明确采矿权的种类,澳大利亚zhèng fu就拿这条漏洞要求收回石油采矿权,而ri本方面则不答应,两国就此展开了长期的谈判对峙。 澳大利亚是小国不假,但是他们是英联邦下面的国家,属于英国,因此澳大利亚腰杆子也挺得很直。而ri本方面对于这“救命之水”更是舍不得。前期的投入巨大,并且石油源源不断地运回国内,也让国内的强硬派要求不得放弃这两块油田。因为与澳大利亚签订的土地租界合同是二十年,这也让ri本人着急开采,因为二十年之后澳大利亚肯定不会继续租借,而ri本人的举动也得罪了英国,英ri两方就石油问题,第一次出现如此大的分歧。 这一切都是王茂如的祸水东引,为了让ri本人迷恋上石油,王茂如甚至提出。以石油受益权换来75野炮和90迫击炮,70步兵炮,以及105榴弹炮生产技术支持。后世的奉天兵工厂由杨宇霆主持督造,多是仿制ri本军火。而王茂如则直接引用ri本技术,使得黑龙江东北第一兵工厂的生产以及建造技术更加完善,当然,ri本技师在此的贡献也功不可没。 而王茂如的大婚也随着十二月月末的到来而开始,王茂如将二夫人三夫人和儿女们留在了齐齐哈尔,带着jing卫二团回到呼伦贝尔。 督军大婚,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迎娶的还是东蒙古王爷的九公主,几乎是中国平静的十二月中最大的事情了。 《顺天时报》就以“珠联璧合,蒙古从此姓王”为题。写了一篇王茂如迎娶九公主后东北政局形势的文章,引起了许多军阀的jing觉。这王茂如虽然是北洋后劲之辈,不掺合关内的事情,然而王茂如能打,却也是有了名的。一战白狼,二战巴布扎布,三战定黑龙江,四战打得黔军丢盔弃甲,每战每胜,与蔡锷齐名。为了抑制他的发展。孟恩远和张作霖,冯德麟不得不联合起来,如此也挡不住他的兵锋,如今他手下十万大军,黑省五百万百姓。堪堪一副吞食天地的模样。而因为接纳了袁世凯旧部,在北洋的老人眼中。王茂如可以说是将来继承北洋的不二人选,这一点就连段祺瑞也颇为嫉妒。 嫉妒归嫉妒,段祺瑞总地来说还是此时的北洋老大,要是王茂如想要称北洋老大,还得二十年之后,此时的王茂如倒也威胁不到他的位置,只是徐树铮再三jing告段祺瑞说,这王茂如狼子野心,恐怕几年功夫看不住他,就被他掀了一个身。 王茂如大婚,道贺的人不胜其数,亲自前来的就有奉天督军张作霖,吉林省长郭宗熙,段祺瑞的代表林长民,孙文的代表廖仲恺,汪jing卫,蒋志清,ri本军方代表关东军参谋次长土井市之进,南满铁路区佳田龙一,ri本黑龙会会长川岛速浪,总统黎元洪的代表总统高级顾问金永炎,总统秘书汪瘦岑,此外冯国璋也派了秘书前来祝贺,外蒙古王爷们更是来得多,而袁党旧部则悉数到齐,在呼伦城的呼伦贝尔大酒店中相聚,见面之后唏嘘不已,尤其是以如今隐居在ri本的前国务总理梁士诒为最,在见到袁克定之后,跪拜流泪,好好的一个婚礼差点成了追悼袁世凯的追悼会。 婚礼不是婚礼,倒成了各方势力的角逐之处了。 袁氏旧党之中,一些人仍在任上,北洋军阀们与之都是老友,也并未做绝,而一部分人因为民愤极大以及挡住了别人的位置,只能下野,尤其是十三太保等人相聚,更是不胜唏嘘。 王茂如再一次见到了严复,见严复苍老了许多,连忙握住严复的手,说:“严老,受苦,受苦了。” 严复摇头苦笑,道:“没有受苦,只是心累啊,身负骂名,唉……”一声长叹,道不尽世间沧桑。 王茂如道:“为何严老不来我这里?” “我一个骂名之人,何苦连累小友啊。” “严老这是不把我当朋友啊,你我二人可是忘年之交,何须如此,再说我王秀盛能够有如此地位,严老帮我甚多,我感激还来不及。”王茂如声声恳切,说的严复眼圈通红,王茂如又道:“如今黑龙江省百废待兴,还需要严老这样德高望重的人来帮我,严老若是不来,就是看不起我这个朋友了。” 严复被他说动,道:“秀盛若是想我来,不怕我这把老骨头给你添乱,我便过来,只是外面的骂名,秀盛你要担待得啊。”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大总统称帝,当初我也是支持的,为何民党只要求惩办你们十三人?因为他们惹不起我,因为你们只是一介文人或者不在军界,我和安徽督军倪嗣冲、毅军统领姜桂题,三人都支持称帝,就因为我们是督军,民党不敢追究。所以啊,便是再多骂名,也不敢对我说,这就是所谓的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严复点头赞同,他一介文人,若说他是支持帝制祸国殃民,那可真是冤枉了他,他只是认为如今的民国哪称得上是中华min zhu共和国,民不做主,议员由地方推荐,军人主政,尤其是段祺瑞这个陆军总长担任总理,更是让中国走向了军国主义和军阀主义,哪称得上是共和国?这样的共和国,还不如恢复到帝国,这样全国才能够凝心齐力。可惜的是,这些督军谁都不能放权,谁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和打算,称帝一事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的确是天怒人怨了。 一场婚礼可不是请客吃饭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尤其是东蒙的九公主和黑龙江省督军,人家是九公主,怎能去你那里做个四夫人。王茂如也没想过那么复杂,本以为只是与贵福和胜福拉拢的手段而已,却不想,外蒙的王爷们不乐意了,纷纷跑到病床前的胜福处,陈述乌兰图雅的地位不可如此之低,竟然只是做四夫人,未免让蒙古王爷寒心。于是纷纷跑到王茂如这里抗议…… 王茂如郁闷不已,丫的,你们一帮外蒙王爷什么意思,我娶老婆定次序,还轮得着你们说话做主?王茂如当即大怒,拂袖而走,丢得外蒙三十几位王爷在一旁,众人面面相觑。 这时候还是杨度跑了过来连忙劝说,这位被人认为袁世凯称帝主要推手的杨度杨皙子,如今在黑龙江做了一个寓公,每ri靠给《黑龙江ri报》(因为新闻管理办法黑龙江省只允许三家报纸杂志合法发行,分别是《黑龙江ri报》《天下新闻》《东周刊》)写文章生活为继。因为王茂如特别交代过,杨度的稿酬比别人多了许多,足以让他全家无忧。不过杨度毕竟是杨度,大才子拿捏人xing准得很,他知道王茂如有志于继承袁世凯衣钵,统一北洋,继而统一中国,绝对缺不了自己的位置,于是让家人安安定定地生活,不要招惹是非,不要卖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入了公学。 这次王茂如大婚,也邀请了杨度等人,杨度先是拜访了袁克定,又得知外蒙王爷们逼迫督军王茂如让九公主乌兰图雅做长夫人,惹得王茂如很不开心,便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前往求见王茂如。 王茂如倒是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别说几年前,就是一年之前,王茂如见到杨度还得之弟子之礼,当时杨度可是筹备处主任,总统府的秘书长,国务院参议院议长,身兼数职,并且是筹安会六君子之首,谁见了他不得拍马屁。只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杨度寻求在他旗下庇护,到也印证了那句话,莫欺少年穷,当时的王茂如年少,杨度也没有欺负过他,结了善缘,得了善果。 “皙子兄,请坐。”王茂如热情地将他按在蒙古几凳上,他自己也坐了下来,短期马nǎi酒,说:“上次与君同饮,还是大公子婚礼上啊,可惜兄公事繁忙,如今你我都有时间了。兄也好痛饮三百杯。” 杨度摇头苦笑,道:“秀帅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今ri不同往时了,今ri我是一民而已。” “诶?”王茂如道“皙子兄何出此言,兄怎能是民,皙子兄低估自己的能量了。我每ri读报纸,都要特地看看有没有皙子兄的文章,看看皙子兄的高见啊。” 杨度笑道:“秀帅高看了,过奖,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