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4章 娶蒙古公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4章 娶蒙古公主

“皙子兄不要谦虚。”王茂如道,问:“皙子兄今ri找我,有何事情需要帮助,王秀盛力所能及,必将为君分忧。” 杨度哈哈大笑,弯了腰,笑的王茂如毛骨悚然的,这厮疯了,杨度笑了许久,才停下,说道:“今儿个不是我求助于你,而是见秀帅你放着金饭碗不要,宁可讨饭度ri觉得好笑。” “何也?”王茂如奇怪。 “外蒙和东蒙的王爷是不是联名要求立九公主为长夫人,被君拒绝?” “然也。” 杨度趁机厉声喝道:“秀帅好糊涂,好糊涂啊,此乃千古良机,岂能坐视不理?千古良机啊,秀帅若答应了王公贵族,从此外蒙便是秀帅你的了。” 王茂如倒是气乐了,道:“皙子兄,你真爱开玩笑。” 杨度见他固执,叹了口气,道:“秀帅至今仍然执迷不悟吗?” “何出此言呢?” 杨度道:“秀帅与唐家六女的故事,我早有耳闻,可惜可叹千古风流韵事,却成了千古绝唱了。” 王茂如激动地站起来,握住他的手臂,道:“什么意思?” “秀帅知道美国流感爆发吗?” “这……不是很清楚。”的确,美国爆发流感,似乎也没有多大关系。 杨度道:“据说,顾维钧的小姨子因流感病故,唉……只是不知是不是宝琪六姑娘了。” 王茂如心里咯噔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这个消息太惊人了,难道宝琪……不,这一定是假的消息,那边杨度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述迎娶乌兰图雅做大夫人的好处,却没见到王茂如眼睛都直了。杨度的确是有才华,有口才。能说会道,并且句句在理,透析人xing。却没想到王茂如对唐宝琪的用情至深,说了半天才看到王茂如几乎眼球突出,吓了一跳三步远说:“你……你想怎样?” 王茂如“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杨度以为他要打自己。又跳了三步远,之间王茂如握着拳头说道:“我要去美国。” 杨度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心说还好不是想要打我,便叹了口气,道:“竖子不足与谋。难道秀帅你是哪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西楚霸王?秀帅啊秀帅,南蔡锷北尚武,你王茂如不如蔡锷,你不如蔡锷啊!” 王茂如抬头死死地望着他,默不作声。 杨度被他渗人的目光盯得很不舒服,便将目光移到窗外,透过玻璃望着湛蓝的天空,叹气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王秀盛啊王秀盛,你好好想想。”他起身离开,留下呆滞的王茂如独自坐在房中。 唐宝琪死了? 这个消息让王茂如有些措手不及,在新婚大喜之前得知初恋情人之死,这的确是让他够茫然的了。的确,茫然。不知所措,王茂如整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知道浦继跑来,说:“大哥。大哥,该你招待客人了,诶?你怎么了?” 王茂如抬起头,见到是浦继,叹了口气,道:“我听说,宝琪在美国得了流感死了。” “宝琪?哪个宝琪……啊?唐宝琪死了?”浦继跳了起来,道:“不可能?顾维钧那老小子没照顾好嫂子,丫嘎杂子琉璃球,早知道就不让嫂子去美国了啊。” “你打个电报问一下唐省长。” “不用问,唐省长刚来,后天一早就回齐齐哈尔。”浦继道,又奇怪道:“大哥,这消息莫不是假的?谁跟你说的啊?” “杨度。” “这人嘴里跟长呲花似的。”浦继抱怨道,“没个准,要不是他袁世凯能……”似乎觉得也不全是因为他的原因,而且王茂如还是袁党的一员,要是骂袁世凯,岂不是连大哥一起骂了,便摇头晃脑道:“这人心眼多,坏心眼子也有,大哥别听他的。我怀疑他在骗你。” 王茂如摸着下巴,点点头,问:“你在宣传处干得怎么样?” 浦继道:“一点也不好啊,不如大哥你把我放在安置处得了,嘿,天天看俄罗斯大洋马,可得劲了。” 王茂如指着他大笑起来,说你这不成器的东西,怎么总是想着女人呢,还俄罗斯大洋马,你有那个肾么? 浦继嚷嚷道:“怀疑兄弟的别的都行,就是不能怀疑兄弟裤裆下的玩意。” “得得得,我不说你,这样,你要是真想去安置处也行,现在安置处长牛德禄干着挺别扭的,再说我准备将军事后勤部门重新整化一下。”王茂如无意间透露出了一个计划。 浦继来了兴趣,问:“怎么整化?我是不是能当官?” 王茂如道:“准备将所有处科整化为四大总部,受我管辖,四总分别是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总安全部,总军务部。” 浦继高兴了,问:“那岂不是四个人管理?大哥,我要订一个,给我一个。”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唯一放心交给你的,就是总安全部中的副部长,给我盯紧了总安全部中的所有人,凡是不忠于我的,你有权利抓捕。” 浦继兴奋不已,搓着手,王茂如却有些担心浦继这小子能不能行,要说忠心浦继是没的说,当今世界上,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给浦继带来那么大权力和地位。浦继除了忠于自己,也不会干别的了。将来的督军十二处改为四总部之后,职能更加明确,同样,权力更加集中,对手下人的忠诚程度要求更高了。四总长的人选,王茂如心里已经初步定下来,总参谋部长会是接受了王茂如邀请函的即将回国的蒋方震,副总参谋长是祝永泉,总安全部长是罗浩,副部长是浦继,总后勤部长韩麟chun,副部长米少柏,总军务部长何如飞,副总军务部长牛德禄,只是这份名单是他心里的初稿,具体安排还要回去商量定夺。 大婚ri子越来越近,闹出要东蒙王爷坚持要乌兰图雅当大夫人这一出戏来,可是将了王茂如一局,胜福和贵福也存着这个心思,让自己孙女、女儿好过。王茂如把自己关起来想了一下午,晚上的时候将唐绍仪叫来,与唐绍仪说起,唐绍仪叹了口气,说:“宝琪的事情,我决定不管了,秀盛,按照你的想法做。”脸sè有些黯然之情溢于言表,王茂如也是感到有些对不住他,便说道:“唐伯父,明年夏天全省大选的事情,准备如何了?” 提到大选,这可是唐绍仪最近一直在忙活的事情,民国初年的议员全都是民党人士或者社会士绅,没有经过任何选举,根本也不是什么min zhu。为了实现真正地min zhu,王茂如与唐绍仪商议效仿美国式的min zhu,竞选州县议员,各党可以派遣候选人报名,接到目前为止,在黑龙江省六州注册的有国民党,青年党,zi you党,社会党,进步党,还有王茂如暗中支持由马六舟主持下成立的民族复兴党(简称复兴党),以及乱七八糟的党派三十七个。因为王茂如要求党派公开,并不禁党,这才导致在南方一些被国民党解散的,或者被袁世凯解散的党派,以及一些希望找到国家复兴道路的人,纷纷跑到黑龙江来组建党派,合法成立政党。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属于工党,这支完全由铁路工人组成的党派,正在逐渐地吸收贫苦工人而壮大。 王茂如倒是没有在意,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是为利益至上的民族,他要求明年的大选,马六舟的复兴党以物质为利诱,赢得大选,让复兴党至少拥有近半的议员名额。 唐绍仪是留美幼童出身,对于美式的min zhu与选举自然非常向往与推崇,虽然王茂如是个军阀,但是他认为,王茂如也是属于华盛顿将军那一类的人,他对王茂如抱有信心,认为在王茂如的带领下,民族复兴指ri可待。 在与唐绍仪达成谅解之后,王茂如便骑着高头大马,按照蒙古人的婚俗习惯,带着火镰,弯弓和蒙古刀,大冬天的迎娶新娘。这一天是和好ri子,风和ri丽,连连ri来的降雪也停了,气温骤然上升了五度,当地牧民们连连称奇,说这真是天作之合。王茂如带着庞大的迎亲队伍来到胜福的部落,老胜福拖着年迈的身躯,站在门口迎接这些迎亲队伍。 王茂如由贵福带领,来到乌兰图雅的门口,一群穿着白sè蒙古夹袄头戴各种美丽头饰的伴娘挡住了道路,要求王茂如唱歌,要是打动得了新娘才能娶走,否则不答应。这是人家传统礼节,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你们是不知道我的外号,好,给你们来一首歌曲。”虽然今天难得是个好天,可是长时间在外也是很冷,为了尽快迎娶乌兰图雅,王茂如开唱道:“洁白的毡房炊烟升起 我出生在牧人家里 辽阔无边的草原 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 养育我的这片土地 当我身躯一样爱惜 沐浴我的那江河水 母亲的ru汁一样甘甜 这就是 蒙古人 热爱 故乡的人。” 一首《蒙古人》唱的伴娘们都惊呆住了,人们说这尚武将军文武双全,今儿个遇到了,还真是文武双全,连歌也唱的这么好听。其实王茂如唱《蒙古人》这首歌不是很适合,他没有腾格尔那种悠扬的声音,只是在现代的时候这首歌太经典了,而且充满了草原的豪迈,流传甚广。这首歌不是要唱的多在调上,而是唱出一种情怀,一种蒙古大草原的天地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