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5章 俏公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5章 俏公主

先反应过来的倒是乌兰图雅的姐姐们,开始盘问王茂如。几个姐姐也没有难为王茂如,只是打趣用充满暗示xing的语言挑逗他,王茂如浑不在意,对答如流。前世作为一个老师,这点口才都没有,怎么能斗得过办公室里那一群老娘们。(男教师的嘴皮子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伴娘满意了,俏丽的乌兰图雅穿着红sè长袍走了出来,将哈达放在王茂如的脖子上,伴娘撤去白毡,请客人进蒙古包里,这时候开始了全羊宴。乌兰图雅回到一座蒙古包内,与姐妹们依依惜别,不过她时不时地偷看王茂如,被王茂如抓到了眼神,回望过去,冲她眨眨眼睛,乌兰图雅挑衅似的握紧拳头冲他挥舞。 这小妮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看看样子才多大,能做大夫人,王茂如有些后悔了,这蒙古女子本来就刚烈,好嘛,回家要是闹翻天,这可怎么办? 没等到他多想呢,全羊宴就开始了,蒙古汉子好酒,能喝酒,拿了一大碗给王茂如敬酒,王茂如苦着脸,看着虎视眈眈地外蒙王爷们,说:“好,今天我就不醉不归了。”于是开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当然,这仅仅限于迎亲的伴郎,那些卫兵们仍旧保持jing觉。 他是第一次喝的这么多,有些放浪了,拉着一个女孩便跳起来蒙古舞。大家其乐融融。全羊宴结束的时候。王茂如也喝得差不多了,脚步有些踉跄,乌兰图雅要去夫家了,娘家的人都送到门口,一起唱起了送女歌。回到呼伦城,王茂如安排宴会,大家继续喝酒吃肉,他则带着乌兰图雅回到了别墅。此时别墅张灯结彩,窗纸贴的都是喜字,王茂如抱着乌兰图雅上了楼。用脚踹上门,一下子连带着她一起扑倒在床上。 酒后用力过度,这时候酒劲上来了,头昏。全身乏力,还想睡觉,谁说结婚就要jing神抖擞啊?王茂如抱着乌兰图雅说:“九公主啊,我困了,先睡了。” 乌兰图雅急了,气道:“你得掀开我的红盖头呢。”她的官话透露着一丝东北腔,教他汉语的,估计也是个东北人。 “哦,对了,这茬忘了。”王茂如做起来。一把掀开红盖头,但见乌兰图雅圆圆的俏脸,一双眼镜乌黑明亮,仿佛黑宝石一般在夜里闪着光芒,两个酒窝挂在嘴角,生气起来也是抿着嘴,若是笑起来,更是招人神魂颠倒,怪不得草原上有人说,九公主的笑声。足可以让任何英雄伏倒在她脚下。王茂如看呆了,以前只是匆匆地看过一眼,如今仔细看来,这女孩越看越美丽,东方女xing那种让人沉醉的美毕露无遗。尤其是她的一双剑眉。更是让这个草原女儿显得那么英姿飒爽,配上她如星辰一般的双眼。端的烈极了。 “我阿拜和阿爷让我嫁给你的,我可没有答应。”乌兰图雅滴溜溜的大眼睛瞪着他忽然说道。 “嗯。”王茂如先是应了一声,然后忽然跳起来叫道:“什么?什么意思?” “这场婚礼,是我阿拜和阿爷的注意,想要做我乌兰图雅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乌兰图雅倔强地崛起了小嘴说。 王茂如哈哈大笑,坐在她身边拍了她的屁股一下,气得乌兰图雅跳起来,说:“别动手动脚的啊,当心我给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行,行,你说,要什么条件你能做我女人。”王茂如憋住笑问。 “第一,你能打得过我。”乌兰图雅眨着眼睛说,“我乌兰坚决不嫁酒囊饭袋和你们汉人中的白面小生。” “这个好办,来。”王茂如脱掉穿在身上的蒙古袍子婚服,撸着袖子说道,这蒙古袍暖和是暖和,就是太沉了,不方便,脱掉袍子之后,全身松快多了。“现在打吗?这里虽然小点儿,但是也没关系。” “先不着急打,我可是为你着想,要是咱俩现在打起来了,让外面人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你面子上不好过。”乌兰图雅倒是很关心人,继续说,“还有两个条件呢,听完了再说不迟。” “怎么这么多事儿啊。”王茂如不耐烦地说道。 “嫌麻烦别娶我啊。”乌兰图雅还嘴道。 王茂如双手一摊,无奈了:“行,你说,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乌兰图雅认真地说:“第二个条件是你要喝酒能喝过我。” 喝酒能喝过你…… 王茂如:这个蒙古女人还是男人? 乌兰图雅见他面露苦sè,狡黠一笑,伸出三根青葱手指,道:“第三个条件呢,我知道你是文武双全,在你们汉人中号称南蔡锷北尚武,还有个外号叫小岳飞,你还给你的老婆们和情人写过诗,是?”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王茂如瞪大眼睛望着她。 乌兰图雅骄傲地挺着小丰满胸脯说:“别以为我只是草原的女孩,我老师可是你们汉人的大学问家,要不是你们推翻了大清朝,他也不会一气之下来草原避祸教我学问,他可是什么都知道。”又道:“你伸出手来。” “干嘛?” 王茂如还是伸出左手,乌兰图雅说:“男左女右,我给你看看手相,跟我合不合适,要是咱俩命中犯克,我可不要你。”王茂如哭笑不得,你还不要我?反了你了,不过倒是挺好玩的,便伸出手容她仔细观看看自己的手纹。她柔软的手指在王茂如手掌中划过,竟然引得王茂如丝丝悸动,抬眼望去,乌兰图雅专注而单纯的眼睛,竟让他一时失神。 “嗯,手掌宽厚,有福。”乌兰图雅品头论足道,“寿命线直达手腕,你很扛活啊。” “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扛活?说王八才说它扛活,说人要说长寿。”王茂如怒道。 “还急了呢,你们汉人男人都这么小气?”她挤兑道,王茂如无语了,心说你是蒙古人吗?不是桃花岛的黄蓉?乌兰图雅继续品头论足道:“事业线宽厚,也是直达天际啊,不错,不错,诶?这姻缘线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你说你有多少个老婆?”她瞪起了眼睛问。 王茂如摇摇头不说话,乌兰图雅哼地甩开他的手,道:“告诉你啊,当我乌兰图雅的男人,你不要搞三搞四,我允许你娶老婆,但不允许你偷人!更不要什么女人都上,平白地降低了我的档次。” 这还是第一遭有人这么跟王茂如说话,只说的王茂如不知如何接下去了。 乌兰图雅说道:“告诉你,我师傅可是你们汉人之中的麻衣神相,有神鬼不测之能力,你要是搞七搞八乱搞,我就会知道。对了,差点忘记说第三个条件了。”拍拍自己的脑袋,头上的头铃叮当作响,说道:“你该我也写一首诗,要是我不满意,或者比写给别人的差,我也不让你做我男人。” 得,这哪是娶老婆,娶了一个姑nǎinǎi,王茂如心说难道你是黄蓉托生不成?叹了一口气,也不说话直接躺在床上。 “你怎么了?答不答应啊?”乌兰图雅急道。 “咱们先拼酒。”王茂如突然支起身子说道。 “好!”乌兰图雅很是爽快地走到门口,一推门,新房的门开了,门外站着她的陪嫁嬷嬷,用蒙语说:“容嬷嬷,你去拿十坛子马nǎi酒。” “九公主,别胡闹。”她的nǎi娘也用蒙语说。 “嬷嬷,就应了我。”乌兰图雅抓着嬷嬷的胳膊撒娇道。 “你可不要整出事来。” “没事儿,整不死他。”乌兰图雅大言不惭地说道,“就算他死了,大不了我三年不再嫁,也算是对得起他了。”这话她俩使用蒙语说的,要是让王茂如知道什么意思,非得气死过去不可。 嬷嬷无奈,只好去拿了两坛子马nǎi酒,乌兰图雅兴高采烈地抱着两坛子酒回来,说:“喏,喝的过我,才过一关。” 王茂如心里肠子都悔青了,这姑nǎinǎi还真来啊,她不知道自己白天的时候在她家喝了好多酒吗?肯定是故意的,看她狡黠地眯着眼睛,王茂如便知道这小妮子也是有心计的人,不过男人和女人在男女事儿上玩心计,输的永远是女人。他坐了起来,道:“怎么喝。就这么直接喝,还是带点花样。” “花样?”乌兰图雅奇怪,“能有什么花样?” 王茂如心里偷笑,嘴上说:“这么直接喝太过无趣,这样,咱俩玩行酒令,你是不是对汉文化学习很深?” “那是。”乌兰图雅自信满满地说。 王茂如一拍手,道:“行了,我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中国文化研究的也不透彻,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答上了,我喝,你答不上,你喝。然后换你问我,如何?” 乌兰图雅自然之道他的出身,笑脸笑意盈盈,很是高兴,心说任你尚武将军如何厉害,肯定败于我手,我师傅可是前朝金銮殿大学士,便说:“好啊。”便拿出一大碗,倒满了酒,说:“来,你先问,我蒙古人不欺负你们汉人。”这碗能装半斤酒,而且这马nǎi酒后劲极大,入口虽然带着膻味,拼不出来,也不辣,但是十几分钟之后,人就醉倒了。 王茂如被她挤兑,噎了一口气,道:“问你个问题啊,关于三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