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6章 督军做陪审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6章 督军做陪审员

乌兰图雅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很流氓很自信地笑说:“你确定问的是关于三国的?告诉你,你死定了,说,我师父平ri一直给我讲三国,哼哼,绝对赢你。” 王茂如点点头,道:“三国曹cāo八十万大军南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赤壁之战,你知道?” “知道。” “刘备孙权联军赤壁一战,大败曹cāo八十万大军,杀得曹孟德丢盔卸甲,我想问的是,这八十万曹军,都叫什么名字?”王茂如忽然问。 “我……”乌兰图雅气道,“我怎么知道啊?” “不知道的话,喝酒。”王茂如jiān笑道。 乌兰图雅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王茂如的鼻子,怒道:“你这汉人,真是太狡诈了!” “少废话,蒙古人一诺千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赶紧喝。”王茂如摇头晃脑,“唉,不能丢了祖先天可汗成吉思汗的人呢,你说是不是?祖先是英雄,后辈要是狗熊可就糟了。用我们汉人的话来说,这叫黄鼠狼生耗子,一辈不如一辈。啧啧啧……” “喝就喝,怕你啊,不用你激我!”乌兰图雅也不含糊,端起来那半斤的大碗,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jing光,喝完之后,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像极了秋ri的红果果。她的酒量也没有这么差,只是喝急了。喝气了,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几种情况下不能饮酒。一是生气郁闷,二是着急,三是吃药,这其中最忌讳的就是生气,平时一斤的酒量。生气的时候喝半斤就会醉(ps:西门曾经的经验,大学失恋两瓶啤酒醉了非要去砸车,要不是同学拦着……) “轮到你问了。”王茂如笑道。笑容中很是轻松一般,这故作轻松的表情看在乌兰图雅的眼中,更是惹得她生气。 乌兰图雅也是一气之下喝得太猛。有点晕,便坐了下来,说:“哼,不像你那么狡诈,我问你,花木兰是哪国人,官拜什么?” 王茂如一愣,继而也笑了起来,说:“花木兰是北魏人,官拜尚书郎。死后被封为孝烈将军。” 乌兰图雅道:“你怎么知道的?你们汉人都是书呆子,怎么知道的?” 王茂如倒满了酒给她,说:“汉人有书呆子不假,可是更多的学问家,区区不才。正式小小一个杂学家。” “哼。”乌兰图雅也不含糊,咕咚咕咚又喝了一大碗。 王茂如又倒满,说:“该我问你了,传说三国时,张飞有一项特别的手艺,不是行军打仗也不是吃肉喝酒。你知道是什么吗?” “咚!”还没等答案呢,乌兰图雅就因为喝酒太猛,倒在了王茂如怀里了。 何苦呢,何苦呢,王茂如抚着她的秀发,自言自语道:“男人和女人比赛,哪有输赢啊。”便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困累了,便在一旁和衣而睡。 次ri,乌兰图雅一早就醒来,发现自己抱着这个留着两撇胡子的汉人将军,自己却像一个缠人的小鬼一般胳膊抱着,腿还缠着,再看看自己,没有脱掉衣服,这才放下心来,心说算你还识相,要是敢随便动老娘,老娘要了你的小命。便将腰间的匕首和手枪解了下来,放在床头柜里,只觉得头疼不已,昨晚酒量明明没有这么小,怎么这么容易就醉了?想来想去,忽然想到自己一早上到晚上都没吃饭,便被他言语一激直接喝了一斤的酒,直接醉过去了。 “你这狡诈的汉人。”乌兰图雅越想越生气,踢了他一脚,哪成想那一脚被王茂如一把抓住,直接将她按在了床上,翻身将她压在底下,道:“谋杀亲夫,该当何罪?” “哼,太狡诈了,我想起来了,你问我八十万曹军的名字,我倒要问问你,那八十万曹军叫什么?”乌兰图雅气鼓鼓地问。 虽然被王茂如压在身下,两人嘴唇相距不过十厘米,一个呼吸两人都感觉得到,但乌兰图雅仍旧是倔强地盯着他的眼眼睛问。 “不知道。” “啊?你不知道?” “是啊,不知道。” “那你……你岂不是耍赖?” 王茂如笑了,道:“这怎么能说耍赖呢,你可以可以问我,牧野之战的二十万奴隶叫什么名字啊,我也是不知道,是不是?谁让你没问呢。” “你……”乌兰图雅气得脸通红,用力挣扎却被王茂如死死地按在床上,见那男人嘴角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乌兰图雅恶向胆边生,张开嘴巴便要咬过去。 王茂如左边闪了一下,没咬到,乌兰图雅气急,又咬了过去,他右边闪了一下,又没有咬到,乌兰图雅气道:“你别躲。” “废话,看你那两个虎牙,我要是不躲,你非咬到我不可。”王茂如道。 这一扭一捏,王茂如的身体立即有了反应,下身明显凸了起来,抵在了乌兰图雅的大腿中间,乌兰图雅道:“算你狠,那你把你腿上的匕首拿开,你隔着我了。” 王茂如…… 看着娇艳如花的乌兰图雅,尤其是那气得倔强的表情,王茂如忍不住一口亲了过去,乌兰图雅长这么大怎么经历过这种情况,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了,被王茂如的舌头带动,笨拙地想要抗拒,但是全身却酥了一下,身体很没出息的竟然没了力气。 见她迷离的双眼,王茂如嘿嘿一笑,顺势将两人剥了个jing光,在这火热的房间之中,缠绵了起来。 民国五年的十二月过去,民国六年顶着北风大雪匆匆来到了。 民国六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一七年。这一年注定会被载入史册。如果历史按照正常走下去,这一年中,俄国将发生历史上最著名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二月革命是资产阶级取得政权,十月革命则是工人夺取了政权。俄国退出欧战,美国参战。而国内将会发生府院之争的巅峰,随后张勋复辟。段祺瑞三造共和。 王茂如看着新的ri历贴在墙上,抱着一对儿女哈哈大笑,玉琢好奇问:“爷。你笑什么这么开心?” “今年,将是我扬名立万的一年。” “这是怎么说的,爷?” 王茂如将儿女递给老妈子杨妈。说:“你不懂,你要记着,将来你们会成为第一夫人。” 左玉琢哪知道什么是第一夫人,撇了撇嘴表示不屑,在他眼中第一夫人还不如河北老家的地主婆有权威呢。 如今王家很是热闹了,大夫人乌兰图雅,二夫人左玉琢,三夫人左玉婵,都住在齐齐哈尔的督军府内,玉琢和玉蝉两人姐妹。自然对乌兰图雅这个贵族出身的感到隔阂,而乌兰图雅是公主出身自然有自己的骄傲,也是心里看不起小户人家的玉琢和玉蝉。谁都知道三个女人一台戏,好么,就这样。小小的家庭,形成了两个圈子。让管家王鹏很是难做,不过两方交集也是不多,这督军府也大,犯不着没事儿见面。而玉琢取巧,见到乌兰图雅总是很有礼貌很恭敬。也让王茂如安心。尽管如此王茂如回家的时候两方都要照看好,也很是累,觉得这夫人多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为了躲避家里的烦心事,王茂如把jing力都放在军zhèng fu建设上,经过与袁克定的商议,选出来六名州法官,四十八名县法官,并且采取十七名陪审员制度,由陪审员认定被告是否有罪,由法官与副法官们认定罪行大小。这套类似于英国的法律审判制度,打破了自古以来中国的一人主审制度,但是也是因为从来没有使用过,出现很多瑕疵。 推广陪审员制度,王茂如以身示范,龙江县第一件案子,王茂如便暗中安排做陪审员,县法官倒是吓了一跳,督军大人做陪审员,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其实这案件本身也不是重大案件,是一个采参客勾引遗弃了一户猎人的女儿,猎人告上法庭,那采参客在家里有老婆孩子,此时又因为深山采参寂寞而勾引人家女儿,导致猎户女儿怀孕,猎户一气之下告上了法庭。 这本是小案子,却因为黑龙江省督军王茂如做了陪审员而引得众人瞩目,三大报纸接连刊登王茂如陪审。众人起初以为王茂如断案,后来经过报纸介绍才得知,原来王茂如只是十七个陪审员中的一员,而且最终陪审员是不记名投票,投完之后立即公开。这案子审了一天,采参人一见督军大人在侧,吓得不行了,心说自己搞女人怎么连督军大人也惊动了,真是罪过。 这案子审得也快,采参客以家中有悍妻为理由拒绝迎娶猎户女儿,陪审员一致认定采参客有罪,龙江县法官判定采参客赔偿猎户女儿五十块大洋,并以遗弃罪判处他十年劳役。采参客傻眼了,十年?自己都赔了五十块大洋了,怎么还要坐十年牢?这刑罚是不是太严重了?便不服,法官说一年之内你可以向州法院申诉,如果州法院认定本案合理,你也可以向省法院申诉,那采参客这才不闹,准备申诉去了。 这件不大的案子,竟然成了东四省最热门的话题,因为这种引入英国的陪审员法官制度,让民众第一次感觉到王茂如治下的地区不一般。 做了两天的陪审员之后,王茂如回到督军府,有人报告说ri本客人带着一个女孩过来求见,王茂如说好,见到这ri本人竟然是冈村宁次,表面上装作很高兴地说:“欢迎冈村少佐到来,这位是……” “我叫宫藏美咲,请秀盛君多多关照。”穿着ri本和服的矮个子女孩立即弯腰,用生涩的汉语说道,直起身一个身材小小的像一颗红苹果一般清纯的ri本女孩的脸孔出现在王茂如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