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8章 蒋方震来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8章 蒋方震来投

二月份之后王茂如一直留在萨尔图军营中,他也在焦急的等待,知道王茂如计划的何安定,祝永泉,同样也是心急如焚,大帅这一招,实在是……不成功便成仁啊。 在焦急的等待俄国动乱的时候,却等到了一个人到来,蒋方震回国了。 蒋方震在ri本为蔡锷办了丧事之后,便决定回国了,此时受到了王茂如和黎元洪两方的邀请函,黎元洪邀请蒋方震担任的是总统府高等秘书长,王茂如邀请他担任的是,黑龙江省陆军参谋总长。一个在国家任职,一个在地方任职,一个是繁华之地běi jing,一个是冰雪之地黑龙江,黎元洪的使者自信满满,认为蒋方震定然会去běi jing任职。 蒋方震也考虑了一番,去běi jing固然好,总统府秘书长,可是那里能够施展自己一身抱负吗?zhèng fu不是黎元洪说的算的,而是段祺瑞啊,去běi jing,免不了受到段祺瑞的打击。而去地方呢,虽然说是冰天雪地苦寒之处,但是却被委以重任,陆军参谋总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打定主意之后,蒋方震便乘船先到了大连,便直接来到了黑龙江,将那黎元洪的使者气得够呛,直骂蒋方震不识抬举。 蒋方震因为早年和张作霖有矛盾,因此他并未考虑过这个东北枭雄,而张作霖呢,知道蒋方震路过沈阳。虽然他表现出求才若渴的态度,但蒋方震连火车都没下,让张大将军很是折损了面子。 蒋方震的到来,让王茂如欣喜若狂,蒋方震下了火车,王茂如一路小跑过来一把连忙抓着蒋方震的手,道:“百里兄。百里兄,有了你,我才如鱼得水。如鱼得水啊。” 蒋百里小声地说:“好大的手笔,秀帅就不怕磕掉牙?” “百里兄何出此言?” “哼哼,连中东路的主意你也敢打。真不愧是北尚武。” 王茂如连忙掩住了他的口,小声道:“嘘,你怎知道?” “与你相处久了,自然知道你的习惯,你啊,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蒋方震笑道。 “走,走,喝酒,喝酒去。”王茂如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松开。 蒋百里可是保定陆军士官学院和běi jing陆军大学两校的校长。而且还是模范团的总教习,可以说是王茂如的军官,百分之七十都是他的学生,或者曾是他的学生。在欢迎蒋方震的欢迎宴会上,蒋方震也感受到了黑龙江陆军官军对他的爱戴。 王茂如私下里找过祝永泉。说蒋方震来此,我意由他担任总参谋长,你担任副总参谋长,有什么委屈和不满,以及要求,尽管对我说。祝永泉大为惊讶,道:“秀帅,若是蒋校长担任总参谋长,我甘愿为校长擦皮鞋,谈何不满呢?我是举一百只手赞成。”王茂如见他说话不假,便说:“以后,参谋处将会成为参谋部,你要cāo的心更多了。”祝永泉得知这个消息,大为高兴,早讲不满抛之脑后。 亏得蒋方震大名鼎鼎,又才华横溢,镇得住所有人,也压得下所有人,他的到任,倒是并未引起任何人的反对。 王茂如将蒋方震,祝永泉,何如飞,李德林,李品仙,宫小旗,刘健等若干手下叫到一起,走到一块大幕前,冲大家笑了笑,突然打开挂在墙上的幕帘,一副巨大的地图呈现在众人面前,王茂如拿着指挥棒指向哈尔滨,朗声道:“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下,怎么收复中东铁路西路段。” 此时的běi jing,也是一片萧肃,段祺瑞被劝回之后,行事更加乖张,基本上对于行政命令,你大总统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黎元洪手下心腹恨不得扒其皮抽其筋,黎元洪却苦于手中无兵不敢动手。 在běi jing的国会中,各派的议员也闹成一团。前国民党的议员组成了一个“宪政商榷会”,大约有四百多名国会议员,是国会中最大的一派。其中主要有三大派系:最大的一派是张继、吴景濂等人组成的“客庐系”,另两派分别是林森、居正等人组成的“丙辰俱乐部”和孙洪伊等人组成的“韬园系”。这三派虽然联合,但也不是铁板一块。 如客庐系属于“稳健派”,主张拥护现在的段祺瑞黎元洪内阁,保证政权的稳定xing;但丙辰俱乐部等两派属于“激进派”,主张与段祺瑞内阁进行斗争。前进步党系的议员约150名就组成了一个“宪法研究会”加以对抗,他们反对“宪政商榷会”的两院制国会、地方分权等主张,要求采取zhong yāng集权,实行一院制的国会制度,并拥护段祺瑞内阁。在这个“宪法研究会”中又划分为汤化龙等人组成的“宪法讨论会”和梁启超、林长民等人组成的“宪法研究同志会”。 就这样,由前国民党议员团发展而来的宪政商榷会和前进步党议员团发展而来的宪法研究会就分别形成了“商榷系”和“研究系”。前者支持黎元洪,后者支持段祺瑞。由于“商榷系”的地方分权主张大合南方各派军阀的胃口,而“研究系”的zhong yāng集权主张又迎合了段祺瑞想要收回地方权力,加强zhong yāng的意见,所以在这批国会议员背后,就出现了南方非北洋系军阀以及直系军阀对抗北方zhong yāngzhèng fu皖系军阀的暗战。 既然国会议员分门立派,国会里就热闹了起来,口水与板砖齐飞,拳头并鲜血一sè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国会议员中不乏饱学宿儒或者新派人物,但在国会讨论中却往往没有那么多理智和文雅,语言上的人身攻击尚属轻的,大打出手之事也是频频上演。斯文扫地的国会很快就变成一个乌烟瘴气的名利场。一群国会议员为自身和派系的利益,勾结要人,乃至于进行金钱交易。 段祺瑞给王茂如发电报,要求王茂如通电支持他,王茂如立即照办,支持段祺瑞,声援段祺瑞。段祺瑞是英明的,段祺瑞是果敢的,如此等等。的了北尚武王茂如的支持,段祺瑞形势更加嚣张起来。 黎元洪和王茂如素无交情,而且还曾经使坏坏过王茂如。因此也对这个王茂如开始恨起来。 在段祺瑞的一再要求之下,běi jingzhèng fu终于在民国六年三月,黎元洪发布绝德书,与德国划清界限,从此两邦断交绝义。 自大总统黎元洪发布绝德书之后,我国境内的一切德国租界均应由中国地方zhèng fu接管,德国公民仍旧视为侨民,暂时允许留住中国。德国的德华银行暂停营业。然而对于中国境内的这些德国设施,其他列强也本着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纷纷被他们拿走。 上海租界内的德国人办的同济医工大学。竟然由法国人抢先入手,勒令解散,将德国人驱逐出境。而庚子赔款中对德赔偿部分,英法竟然无耻地要求应向将赔款放在英法银行,更有荷兰公使。恬不知耻地跑来说受到德皇委托,暂管庚子赔款对德部分。 王茂如得知之后,在报纸上大骂荷兰无耻之极,列强无耻之极,要求zhèng fu拒绝接受。只是王茂如仅仅是个地方军阀,还不足以影响zhong yāng。并且就zhong yāng而言也在积极地寻找方式。王茂如拜托巴宾盖伊德等人前往上海,青岛,天津,武汉等地,说可以接纳德国侨民居住,并且给与保护,同时雇佣他们为自己的军zhèng fu服务。巴宾盖伊德也为自己的同胞命运而担忧,于是带着手下连忙将同胞接来。 恰在此时,俄国爆发了著名的资产阶级革命,二月革命(俄旧历制度)。事实上公立1917年开始,俄国国内就不断爆发冲突,二月份初的时候,寒冬、食物短缺、民不聊生,加上经济崩溃,大众起义的诱因业已齐备。结果,俄国首都圣彼得堡 的工人率先发动罢工,展开大革命的序幕,这场罢工席卷全国,并且波及到了世界,各国工人才知道,可以以罢工的手段争取权利。 3月3ri,圣彼得堡的大型工厂普提洛夫工厂工人宣布罢工。罢工工人被解雇,引致其他工厂的罢工。由于有些示威者要求增加面包供应,部分该厂的工人找到继续罢工的理由。虽然示威者偶尔与zhèng fu军队有冲突,但首天没有人死伤。在往后几天,罢工工人云集在圣彼得堡,局势渐趋紧张。 3月8ri,示威者为庆祝国际妇女节而举办一连串聚会与集会,并渐渐把活动政治化。参与者首次使用在俄国较为令人敏感的口号,例如“反对战争!”与“结束专政!”等。在布尔什维克党有意引导下,首都各大工厂举行了有30万人参加的联合总罢工。革命风暴吓坏了沙皇尼古拉二世,他下令不惜采取任何措施,迅速恢复首都秩序。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的各领导人和其他一百多名资产阶级革命积极分子被逮捕,这激起了群众的极大愤怒。他们上街游行,抗议zhèng fu暴行。 这次,jing民冲突,引致双方互有死伤。示威者准备好武器,抢掠jing方的总部。3月10ri,沙皇zhèng fu派出一大队士兵扫荡该城。士兵最初拥护zhèng fu,杀害了不少示威者,但后来愈来愈多士兵倒戈反向,支持起义,令起义浪cháo更趋激烈。这个时候,沙皇深感不安,于是解散了杜马,并下令选出一个临时委员会。 领导罢工的维堡区布尔什维克党委决定将总罢工转变为武装起义,推翻沙皇zhèng fu。工人们立即行动起来,攻占军火库,夺取枪支弹药,筑起街垒,与反动军jing展开战斗。同时工人们还积极开展争取军队的工作,在工人们的宣传、感召下,有数万名士兵公开站到革命的一边。他们同起义工人一起,占领了沙皇的巢穴冬宫和zhèng fu各部,逮捕了沙皇的大臣和将军。首都起义获得完全胜利。尼古拉二世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立即从前线调军队企图夺回首都,但沙皇军队在革命影响下也发生了兵变。尼古拉二世见大势已去,被迫于3月15ri引退,让位给其弟米哈依尔。第二天,米哈依尔也宣布退位。这样,统治俄国达304年的罗曼诺夫王朝被二月革命冲垮了。俄国资产阶级min zhu革命获得了胜利。 二月革命后,俄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一个是资产阶级临时zhèng fu,一个是工农兵的代表苏维埃。由于双方各自有各自的立场,因此俄国人民倒是不知道该听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