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9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1)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69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1)

在远东哈尔滨,俄国势力迅速成立“哈尔滨执行委员会”,阿列克山大洛夫为委员会主席。然而阿列克山大洛夫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并不能代表工人阶级。于是俄国左翼社会革命党人成立临时行政筹备处,反对以霍尔瓦特为代表的右翼势力,并选出雅库波夫、斯拉文、列图诺夫等人在哈尔滨组织布尔什维克委员会。 俄国的二月革命胜利,很快传到了远东地区,王茂如立即私下召见了俄布代表斯拉文,并释放所有关押在呼伦贝尔的俄国政治犯。 王茂如对斯拉文说:“你们如今的变革,我觉得是失败的,是换汤不换药的,资产阶级和俄国的贵族阶级一样,都是以靠着吸食工人的鲜血为生活。” 斯拉文出身于工人家庭,文化水平尚可,此时来到远东是作为布尔什维克哈尔滨组织委员,他立即jing觉道:“尊敬的将军大人,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帮助我们建立一个真正地属于工人的俄国吗?” 王茂如笑说:“那是你们俄国自己的事儿,我只是想帮助一下你们,毕竟,你们收到俄皇的迫害,我们中国也受到俄皇的迫害啊。” 斯拉文忙问:“将军大人,您能怎么帮助我们呢?” 王茂如带着他来到自己的军火库,指示手下推开库门,一排排的俄制水连珠枪摆在仓库中。这些都是历次缴获所得,因为王茂如的枪支统一,这几万支步枪都放在仓库之中。 王茂如笑说:“组织部长同志,你觉得,如果你们俄国工人在获取了这些武器之后,会不会有自己的力量呢?毕竟俄国士兵,他们也不是完全听令于你们布尔什维克的啊。” 斯拉文兴奋不已。道:“尊敬的将军,你将会是我们俄国布尔什维克永远的朋友,永远的朋友!” 王茂如皮笑肉不笑。那斯拉文高兴地跑到军火库,这个也看看,那个也看看。大叫大喊“乌拉”“乌拉”,他的随从们也是兴奋得手舞足蹈。 魏东龄在王茂如身边小声地说:“秀帅,这行吗?这些老毛子会不会反过来咬咱们一口?” 王茂如轻笑道:“百祥,你不知道,这些老毛子杀气自己人,狠着呢。” 实际上,俄国的二月革命中,布尔什维克还不成熟,还没有自己的力量,但是他们非又非常渴望拥有自己的力量。在欧洲他们通过工人武装起自己的苏维埃军队,而历史上的远东,苏维埃武装力量却因为实力弱小,最终覆灭了,王茂如要做的是。搅动起中东路这一滩浑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 这里是滨江府,也就是后世的哈尔滨市。 滨江府其实是这一片地区的旧称呼,最早是滨江县,包括了哈尔滨在内,而哈尔滨只是滨江府最初的一个渔村。后来俄国人侵占东北。哈尔滨建设ri趋完善,尤其是俄国人将此处作为中东铁路的枢纽,因此哈尔滨地区越来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响以至于盖过了滨江府的名称。到现在,人们常常说起哈尔滨,而忘记了此地原来的名称滨江府了。 在哈尔滨的外国人之中,俄国人最多,大约是一万多人,其中居民三千多人,还有六千驻军。第二多的则是朝鲜人,越有两千多人,大多数从事的都是苦力,和中国百姓没有区别。第二多的则是ri本人,在哈尔滨大约有一千五百多ri本人,其中ji女就占了七百多。所以说ri本是靠ji女驼起来的国家,说的也没错。 中东铁路司令部坐落在哈尔滨南岗区,俄国根据《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合同章程》的有关条款,在修筑和经营铁路过程中任意侵占铁路沿线的土地,形成“铁路附属地”。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后,俄国在哈尔滨设立中东铁路管理局,除经营管理铁路外,还在铁路沿线和哈尔滨等许多大小城镇拥有行政、司法等自治权力,不受中国地方政权管辖。 此时,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霍尔瓦特,哈尔滨执行委员会主席阿列克山大洛夫,外阿穆尔铁道兵旅团司令达列扬,哈尔滨俄jing察局长阿尔诺里特,哈尔滨市董事会会长乌曼斯基和董事格列鲍夫、谢明尼科夫、基申科,俄国驻哈领事夫,第二铁道兵团团长萨摩依洛夫等人围坐在一起,是不是地发出咳嗽声。 事情严重了,太严重了,完全超出了预料,因为,中东路工人哗变了。 3月10ri,中东路一共有十五处兵站,负责看守中东路的安全,这十五处兵站分别是,满洲里站,扎赍特尔站,海拉尔站,博客图站,富拉尔基站,安达站,哈尔滨站,牡丹江站,珠河站,海林站,绥芬河站,双城站,松花江站,长chun站。其中参与暴动的工人竟然高达十处,并且已经攻陷了其中五处,这无处车站全部在黑龙江省境内,分别是扎赍特尔站,海拉尔站,博客图站,富拉尔基站,安达站。参与起义的除了工人还有士兵,并且自己组成了zhèng fu,选举出以斯拉文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工人执委会,枪杀了大批忠于沙皇的士兵和军官,并且将摇摆不定的士兵关押起来。这时候哈尔滨城内也是乱成一团,许多工人不知从哪获取了武器,司令部周围已经接二连三地受到枪击了。 萨摩伊洛夫敲着桌子喊道:“这样不行,我们要想出一个对策来啊。” “怎么办?能怎么办?难道我们攻击他们吗?”格列鲍夫说道,“现在我看每一个人,都像是布尔什维克的同情者。” “说实话,达列扬,你还能不能控制住你的士兵?”夫喊道。 达列扬愤怒道:“你敢质疑我的威信吗?” “你的威信?难道丢失了五个车站,就是你的威信吗?”夫质疑道。 “别吵了!”霍尔瓦特一拍桌子,怒吼道,其余人都不说话了,他站起来,神sè冷峻,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吵什么呢?难道你们吵架,中东路暴乱就会结束吗?阿尔诺里特jing长,你的jing察部队怎么样?还能不能控制哈尔滨的情况?” “恐怕不能。”阿尔诺里特无奈地说,“我们只有五十名俄国jing察,不过我手上有三百名中国籍巡jing。” “中国人不行,不可靠。”立即有人反对道。 霍尔瓦特叹了口气,道:“现在,我们首先要保证布尔什维克不会跟我们争夺权力。” “不,局长,我们要做的是表态。”夫无疑更加老谋深算一些。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夫站起来,道:“布尔什维克工人要求的无疑只是我们承认新zhèng fu,如果我们大家承认新俄国zhèng fu,这一切不都解决了吗?” “承认新zhèng fu!”达列扬气的拔出手枪指着这位驻哈领事,怒道:“你这个叛徒!居然出卖伟大的俄国皇帝陛下!” “放下枪。”霍尔瓦特将手中的酒杯砸了过去,正好砸在达列扬的手上,达列扬被砸中,枪口冲下开了一枪,碰一声,地板被打出一个洞,“你疯了吗?我们在讨论如何解决暴乱的方法,不是要内讧的。” 达列扬冷笑,道:“我看你们并不是真心想要解决问题,而是想着如何赚取好处,是不是?你们一个个都想在新zhèng fu里当做高官,哼哼,你们这些胆小鬼,叛徒。”他把枪插在枪套中,道:“我是沙皇的忠实信徒,任何反对沙皇的人,都将被我消灭。”说完这句话,不管不顾地离开了司令部,返回到铁道兵团指挥部中,气的霍尔瓦特跳脚大骂。 不说霍尔瓦特的会议,直说达列扬回到铁道兵团指挥部,他的亲信纷纷跑过来,说“不好了,士兵已经有些反应了。” “怎么回事?阿米尔留科。” “我看到几个士兵正在私下里议论什么,但是当我走进的时候,他们就一哄而散。” “是吗?”达列扬皱着眉头,他现在琢磨不出谁是布尔什维克了,不过只要是反对沙皇的,都是他的敌人。“阿米尔留科,你带领我的近卫队,去收缴士兵的武器。” “将军阁下,这恐怕会激起士兵的反弹?”阿米尔留科吓了一跳,忙说:“我不敢,不敢啊,万一……我还是做您的忠实侍卫。” “你这没用的混蛋。”达列扬踹了他一脚,对另外一个军官说道:“奥金涅茨,你去。” “是。”留着大胡子的奥金涅茨,拔出手枪走出门外,对卫队说:“你们几个,跟我去收缴武器,如果遇到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是。”卫兵们跟着奥金涅茨离开,达列扬心情平静下来,阿米尔留科过了一会儿颤颤巍巍地问:“将军,您真的要忠于皇帝陛下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达列扬怒道,“难道你想反对皇帝陛下?”他站起身,势要拔枪,阿米尔留科忙说:“我的将军大人,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背叛皇帝陛下,我只是在为你着想啊。” “哼,你最好不要有任何想法。”达列扬冷冷地说道,手指放在手枪皮扣上,阿米尔留科吓得两股颤颤不敢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