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枪书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二十七章 神枪书生

第二十七章神枪书生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盖天王,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当二当家我不在行,不过不知这些枪能不能祝你夺回你的地盘?” “他妈的,肯定干死那些蒙匪啊。”盖天久摸着枪,又问道:“王兄弟,这枪得多少钱一条啊?” 王茂如笑道:“你看这枪跟德国毛瑟比怎么样?” 盖天久称赞道:“我觉得比毛瑟比好多了。” 王茂如招手接过来一支盖天久所说的毛瑟步枪,仔细观察了一下。 王茂如在美国的时候因为参与设计e1式步枪研发,也接触拆解了大量的世界各国枪支,但这步枪明显不是德国的毛瑟98,而是1988式委员会步枪,根本不是毛瑟公司生产的步枪。由于德军换装成98式步枪作为制式步枪,大量88式委员会步枪被甩卖到中国,而中国的军火生意又被各大洋行垄断。王茂如摇摇头,道:“这不是毛瑟枪,这是88式委员会步枪,德国人只用了十几年就不用了,都卖给了咱们中国人。”又道:“这种88式步枪七十块大洋一支,合四十五两银子。真正的毛瑟枪是98式毛瑟步枪,一百二十块大洋一支。天王手里的枪在市场上比毛瑟枪还贵十块大洋,这种e1式步枪一百五十块大洋一支,它之所以比德国原装步枪贵,主要是因为它造价贵,xing能更好,火力持续,再加上这枪在沙漠干旱的地方极为实用,因此土耳其人和中东人都订购了大量的e1式步枪。” 盖天久放下枪,算了一算,这三百条枪就是四万五千块大洋,再加上子弹,怎么也得七万大洋了,自己劫掠半辈子了,也没才劫掠这么写,如今王翰林一给就是这么多大洋,这么大一个人情可得好好还,便道:“兄弟,我欠你一个大人请,有了这批枪,我就能打回北方去。”拉着王茂如的手,朗声道:“走,喝酒去。”当晚众人喝的伶仃大醉。 在盖天久处住了几天,混熟了盖叫天手下几大金刚和军师,王茂如便返回běi jing,浦继几人放下了心,却气道:“哥哥诶,您这一走,我们大伙儿担心死了。” “没事儿,盖天久也没多可怕。”王茂如轻松地说道,私下底燕子门的人与其他下人说王茂如面对众多悍匪,应对自如,面不改sè,面对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依然侃侃而谈,拿枪连开十枪惊得河北盖天久不得不低头结交,众土匪之后吓得返回北地,不敢南下。然后口口相传,人云亦云,甚至传到了běi jing城绿林道上,竟然传来一个神枪书生雅号。有些茶馆还有讲评书的编排起神枪书生的故事来增加消费,也算是běi jing城一大乐趣了。 听浦继回来笑说绿林中人称自己为神枪书生,王茂如感到可笑,怎么自己就成了道上的了,可běi jing爷们似乎更注重神枪书生这个身份,什么秀盛先生和兴华公司老板的身份反而不好使。 王茂如又找到北洋zhèng fu下管理枪证的刘来顺刘科长,买了三十个枪证,回去之后让二根招了六十个个难民做工厂护卫队护卫队,这样华兴的保安队人数达到了一百人了,其中半数带着枪,半数带着刀。 二根来报告说去年běi jing闹起了,反对袁大总统向五国借款,保定军校的学生也跟着闹事儿,老袁当时急着平叛。如今孙中山被打垮了跑到了国外,那些闹事的军校生都被开除了,又勒令各地军阀不允许接受这些被开除的军校生。其中一个无奈来到保安队求职做保安,问他怎么办。王茂如大喜,让那军校生来见他。 这名军校生名叫赵增福,今年二十岁,刚刚在保定军校读了一年步兵科,因为这次事件被开出学校,内心很是郁闷。本来可以做一个军官的,没想到现在只能应聘当保安。王茂如见他的时候,赵增福站的笔直,穿上保安队的黑sè毛呢军大衣,一股jing兵强将气息迎面扑来。点点头,王茂如问:“你们被开除的同学都在哪?” “啊?”赵增福没想到他问这个问题,一下子有点傻了眼。 王茂如又道:“你去帮我把他们请来,能请来多少就请来多少,我这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不过说好了,你们来了之后,顶多就是小队长,我这不比军队,没那么大官职,倒是薪水照发。” “是!”听到能安排他的同学,赵增福立即敬了一个军礼,高兴地找人去了。他的同学如今也去了全国各地,留在běi jing的只有他们,几人立即借钱发电报给同学,两个月时间来了二十几个军校生。 赵佳诚从天津老家返回来了,一脸的晦涩,王茂如见他情绪低落,问发生何故,赵佳诚只是不言不语不肯透露,终ri以酒带饭,喝出了病,送去běi jing的洋人医院。 王茂如气得给他一顿臭骂,赵佳诚才悔恨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王茂如问他何故,赵佳诚将他在家发生的事才说了出来。 赵佳诚祖上是汉八旗的,做过满清的官儿,后来民国了,做了民国zhèng fu的官儿。这赵佳诚从小喜爱考古,然而家中世代都是做官吏,又三代单传,不得不顺承着也在直隶总督府做个小官。他与他的美丽妻子从小定的娃娃亲,然而作为官场小吏,拥有美丽妻子却给他引来了祸端。直隶督军曹锟的七弟曹瑛就看中了赵佳诚的媳妇,这曹瑛是曹锟的七弟,深得曹锟的信任,终ri厮混在勾栏瓦砾中,平时也没有祸害良家的习惯。他手下有一个营的人马驻扎在天津,天津的官员在排他马屁的时候,有人故意将赵佳诚有一美貌妻子的事情说给他听。 这曹瑛也不是没见过美女,便是不信,过些ri子找机会瞧了一瞧,惊为天人,便派人将赵佳诚打发到了国外。等有机会接近赵妻之后,便百般纠缠,赵妻宁死不从,赵佳诚原来的同僚们便编排他不守妇道,街坊四邻流言蜚语,让赵妻终ri不敢出门,这一走半年中,赵妻终于被流言蜚语击倒,病得皮包骨。曹瑛还要纠缠,却见赵妻骇得吓人,这才不再痴缠。赵佳诚从美国回来,辞去了官职,守护了一阵妻子,但妻子神智却有时糊涂有时清醒,让那些官僚和四邻的流言蜚语害的得了jing神异常了。 王茂如让他去问问西医,能否治好,医生诊断这是失心症,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抑郁症和妄想症,要一直服用药物。见赵佳诚难过,王茂如安慰道:“以后,哥哥我当了督军,让你当天津镇守使,把那些王八蛋都干掉。”赵佳诚见他尽心尽力帮着自己,心下感动,说道:“秀盛兄待我如此,良言将来必百倍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