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第270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2)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第270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2)

sc ipt""s c="http: ?placeid=3274" 卷三千古奇功第270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枪声,达列扬叫道:“不好,那些叛军先动手了!”指挥部的人立即激动了起来,达列扬高喊:“拿着枪,我们去支援,所有人,包括厨师,军乐队的,还有马夫,立即行动。” “是。” 大家对于达列扬的绝对权威还是不敢质疑的,纷纷取出水连珠步枪,,甚至还有老式伯丹步枪,跟着达列扬冲了出去,却见到奥金涅茨带着一伙儿残兵败将往回跑,高喊:“将军,士兵们造反了,奥尔查克少校和米巴沙夫中校被他们杀死了。” 达列扬连忙抬手向奥金涅茨身后shè击,shè空了手中左轮枪的子弹,带着手下撤回到司令部内。 “怎么回事?” “我刚刚到军营,就看到里面的人拿着武器在聚集,他们也看到了我,立即高喊抓住我,而且我看到奥尔查克和米巴沙夫两个人的尸体裸被吊在旗杆上,太惨了。我们相互shè击,至少杀死了五十几个,但是他们的火力太猛了,人也太多了,所以我们只好撤退了。将军,这些人都疯了,他们连米巴沙夫也绞死了,米巴沙夫可是皇家侍卫长的儿子啊。”奥金涅茨哭诉道。 “将军,他们又来了,还有一门炮。”卫兵高呼道。 “混蛋!”达列扬怒道,所“有人准备shè击。把这些叛徒杀死,这些帝国的叛徒。” 指挥部中只有三百多人,除了达列扬的卫兵,剩下的就是厨师,杂役,军官家属,乐队。剩下的还有几十个中国仆人。此时全部被武装上了,坚守司令部,而电报员立即给霍尔瓦特打电话求助。. 铁道护路兵指挥部建设的非常坚固。秉承着俄国人的建筑风格,墙壁足足有一米厚,窗子也是双层的小玻璃。叛军士兵用大炮向指挥部发了一发炮弹。打在墙上,只炸掉了一个角。 一个叛军士兵高喊:“安德烈?伊凡?达列扬,你投降,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他正说着,不知被从哪shè来的子弹一枪将脑袋打了细碎,红的白的撒了一地,身边的人吓得够呛。 在街面的另一边,柴世荣悄悄地放下枪,对一旁的龙三飞说:“龙中校,可以了。” “很好。”龙三飞哈哈一笑。说:“这样打起来才热闹,让他们狗咬狗,什么投降,什么和谈,老毛子死光了才好。” 柴世荣也笑了起来。道:“也好,等一会儿乱起来我多杀几个。” 谈判的士兵的死亡,让叛军愤怒起来,大家将大炮瞄准,对着指挥部疯狂地攻击,士兵们也高喊着“乌拉”冲向指挥部门口。 岂料到指挥部大门突然打开。两挺马克西姆重机枪被推了出来,冲锋的叛军士兵还没等作出反应,那机枪子弹不断地shè出,将前面的叛军打死了二十几人。指挥部上面,达列扬推出一门迫击炮,对身边的人说:“能不能炸到那门野炮?” “可以!他们太大意了,以为指挥部里没有重武器。”喝的满脸通红的炮兵说着,调整好角度和方向“一炮,一瓶伏特加。” “这没问题,死酒鬼门沙克。”达列扬说道。 “轰!” 沙门克的迫击炮一发击中了野战炮,甚至将一旁的炮弹箱子引爆,致使引发连锁爆炸将这里的二十几个士兵全都炸死了。 叛军士兵的头头立即高喊:“杀死他们,杀死他们,这些混蛋。” 有的叛军士兵立即返回军营去取其他大炮,而对于指挥部楼上的那门迫击炮无能为力,迫击炮不断地发shè炮弹,将叛军士兵一波一波的攻击cháo击碎。.叛军士兵门人数虽然多,但是缺乏重武器和支援武器,在死伤了两百多人之后连忙撤退到两千米之外的地方。 在旁边建筑中观看的龙三飞惊讶地说道:“那个炮手真他娘的厉害,简直是指哪打哪。枪神,能不能干掉他?” “太远了,不行。”柴世荣摇头道。 “真他娘的,干掉他就好了。”龙三飞摇头说道。 “队长,队长,咱们撤。”龙三飞手下的特务跑了过来,说:“俄国人进旅店了。” “撤,枪神,走了。”龙三飞拍拍柴世荣的肩膀说道。 “等一下,那个好像是一个大官。”柴世荣忽然见到一个穿着大衣的男子,正在指挥着士兵,便瞄准备,一枪将这个人打死,然后立即撤退。 他不知道,他打死的这个人,是俄国布尔什维克哈尔滨工兵苏维埃主席的亲弟弟高尔察,也是这次暴动的负责人之一,他的死,激怒了苏维埃工兵。工兵认为,这一枪是指挥部发shè出来的子弹,而指挥部也不知道是谁的子弹,这时候双方枪来枪往,谁知道呢,或者可能还是自己的人的流弹呢。 高尔察的死,激怒了叛军士兵,他们带来了四门50mm火炮。因为支援欧洲战场,中东铁路军队,要么是65口径以下小型火炮,要么是120mm以上的重炮。可是50mm火炮根本对指挥部造成不了任何伤害,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叛军士兵伤亡非常大,而指挥部的伤亡情况也非常严重。 整个哈尔滨,都陷入了战斗之中。 和历史上不一样的是,这时候的布尔什维克们已经有了武装力量,不再单单依靠反正的军队,几万工人拿起武器,对前沙皇俄国的信徒们进行攻击。霍尔瓦特没有想到的是,布尔什维克的攻击来的这么猛烈,以至于他在摇摆于坚持效忠于沙皇还是投靠新zhèng fu之中,没来得及反应,便得知他下面的各个驻军地点遭到攻击。 武装起来的布尔什维克党员和支持革命的士兵,立即组建了苏维埃政权,宣布接管中东铁路,另任斯拉文为中东铁路局长,委任上尉留金为俄国布尔什维克哈尔滨工兵苏维埃主席,委任弗拉基米尔和旺楚柳科为苏维埃革命委员会执行委员。 在留金得知自己的亲弟弟被打死之后,异常恼怒,他之所以投靠布尔什维克,完全是因为他的弟弟是一名布尔什维克党员,是他的弟弟一直劝他参加布尔什维克,反对沙皇,反对欧战,为人民争取权利,然而没有想的是,他的弟弟居然第一个牺牲了。 “给我攻打铁路护军队指挥部,不惜一切代价!”留金怒吼道。 霍尔瓦特所在的中东铁路司令部周围被jing戒起来,这里集中了三千多士兵,完全可以坚守一战,但是外围却被更多的工兵包围着,保卫的人有起义的士兵,有武装起来的工人,甚至中国工人也参加了这场战斗。 “给我接通外阿穆尔军区司令官别列维尔杰!”霍尔瓦特怒吼道。 “将军阁下,电话线被剪断了。”通信兵报告说。 “混蛋!”霍尔瓦特挥舞着手臂,吼叫道:“难道叫这些工人把我们都杀了吗?” “将军大人,事到如今,只能答应支持新zhèng fu了。”驻哈领事夫说道。 霍尔瓦特来回踱步,这时候轰的一声炮响,客厅内的水晶灯被震掉下来,砸在地上,碎了一地,可怜这一千金卢布买来的水晶灯啊,他大叫道:“什么声音!怎么回事?” “报告!”卫兵跑过来,说:“他们动用了大炮,是120mm重炮。” “妈的,这些重炮是留下来防止ri本人的,他们居然用在对付我们身上了。”霍尔瓦特气道“这些该下地狱的畜生。” 战斗在继续,铁道护路队指挥部很快被云集了大量士兵的苏维埃工兵贡献,虽然付出了极大的损失,但铁道护路队司令官达列扬以及他的狗腿子们全都被抓准,而且被毫不留情地枪决。 攻陷了铁道护路队之后,苏维埃工兵们又攻陷了jing察局,活捉了jing察局长阿尔诺里特这个曾经枪杀过多名布尔什维克的刽子手,留金同样毫不留情地将他处以枪决,继而分出来更多的士兵将中东路司令部包围起来。并且将此处断水,断电,断粮。留金强硬地要求,霍尔瓦特必须投降,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 外阿穆尔军区司令部设在长chun,这里一直保留着两万军队的俄军jing锐,这是为了对付ri本而常留的驻军,别列维尔杰少将负责指挥这一支部队,他也遇到了一些烦恼,他的士兵如今分成两派,只是与霍尔瓦特相比,由于他的士兵中工人补充来的士兵所占比例并不高,这些人的起义很快被镇压下去。他不能随意调动,因为对面是ri本人的满铁关东军,他如果调动军队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引起ri本人的觊觎。 虽然别列维尔杰想支援,但他的确无能为力了,他只希望驻留在牡丹江的一千多护路队哥萨克骑兵能够支援了。 哈尔滨和吉林的战事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到了黑龙江萨尔图陆军指挥部中,王茂如拿着情报哈哈大笑,这俄国人狗咬狗,要的越惨越好啊,好,好,接来下我给你们来点好酒好肉招待招待。 “报告大帅。”魏东龄激动地走了过来,双手递上一份情报。 “怎么?”王茂如接过来,哈哈一阵大笑,挥舞着情报说“霍尔瓦特快不行了,加把劲!老毛子快不行了!”司令部内一阵欢声笑语和口哨,欢乐的气氛努力配合着俄国人的自相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