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第271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3)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第271章第一次收复中东路(3)

霍尔瓦特被围困的第二天之后,苏维埃方面司令官留金决定试探xing地发起攻击,双方交战一天一夜,霍尔瓦特的中东铁路司令部坚不可摧,苏维埃工兵付出一千多人的代价也没有攻破大门。但实际上,司令部内死寂一片,很多人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将军阁下,事到如今,只能答应他们的条件了,赞成成立新zhèng fu。”夫继续劝道,“沙皇,已经不行了。” “唉,我虽然是沙皇的人,但是我更是一个俄国人,希望他们善待沙皇,否则我一定要将这些布尔什维克撕成碎片。”霍尔瓦特无力地说道,“瓦连京,你作为和谈使者,去跟他们和谈。” “好的。”沙立即说道。 “不,我们还可以找到援兵。”参谋季申科说道。 “不可能,如今因为铁路瘫痪,周围已经没有能够支援我们的人了。”沙说道。 季申科急忙说:“还有中国人,还有黑龙江陆军,只要将军能够请求那位中国最能打的将军出兵,他在萨尔图周围集中了将近五万军队。” “不,决不能假手中国人。”沙喊道。 “难道我们要投降吗?你疯了吗阿廖沙?沙男爵,你是贵族,难道你没有看到外面挂着的尸体吗?他们都是贵族和高官,我们如果投降。那么我们将会面临被绞死的危险。”季申科气道,“想想你的妻子和女儿们,他们也在这里,你难道想让拿着残暴的工兵们强暴你的妻子和女儿们,然后把你的脑袋切下来吗?” “不要说话,让我想一想。”霍尔瓦特说道,其他人不再说话了。 此时。萨尔图的王茂如时刻关心着哈尔滨和中东路的战局,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派出了大量的特务人员。整个情报处都被调动起来,为了加快布尔什维克的争权,他给布尔什维克大量枪支弹药。并且派出杀手,刺杀双方主和的人员,目的就是为了挑起双方的战事。果然,被武装起来的工兵们被愤怒刺激到了大脑,对坚持保皇的沙俄士兵给予毫不留情的屠杀,此举逼迫本来准备加入新zhèng fu的霍尔瓦特的反击,双方在中东路各段大打出手。 “报告!”门外传来卫兵的声音。 “进来。”王茂如说。 乔三棒带着一个人,说道:“秀帅,这是滨江道尹的代表丁述怀丁秘书。” 王茂如点点头,说:“欢迎丁秘书到来。” “王督军。我是代表滨江百姓来的。”丁述怀一句话,将自己架在了民族大义上了。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坐。” 丁述怀摇头苦着脸说:“我坐不下啊,督军大人。” 王茂如已经知道了滨江道尹兼哈尔滨特派交涉员李鸿谟致电吉林省长郭宗熙,主张趁机派兵进驻哈尔滨。然而郭宗熙只是省长。没有调兵权,而督军孟恩远此时却在徐州参加会议,郭宗熙便只派遣了jing察部队来到哈尔滨周围,接应因为战乱而逃离哈尔滨的百姓。 “王大帅,不知道您能否救哈尔滨万民于水火啊。”丁述怀苦劝道。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你应该求道吉军。哈尔滨隶属吉林省,滨江道,滨江府,我是有心无力啊。” 丁述怀垂着脑袋说道:“可是只有大人有这个能力救哈尔滨了,您不知道,俄国人两方打起来,伤亡最多的还是中国百姓,很多俄国乱兵在哈尔滨烧杀抢掠jiānyin妇女无恶不作,我替哈尔滨三十万中国百姓求您了。”丁述怀说着就要跪下,他的脸上已然老泪纵横,这是一位真正关心百姓的官员。 王茂如不忍,连忙扶住了他,叹了口气,道:“你不要这样,我……我又何尝不想帮助呢。”他扶起丁述怀,将他按在椅子上,道:“可是我不能冒然出兵,否则就是中国向俄国交战啊,除非俄国人求助,只要任何一方俄国人在哈尔滨发出求助,我都有名义进兵。” 丁述怀不明所以,蒋方震哈哈一笑,道:“丁秘书,你还不明白吗?重要的是,哈尔滨有人发出求助电报,有了这封电报,咱们大帅才有名义出兵。” “可是他们怎么会发电报……” “唉,丁秘书,你怎么还想不通啊。”蒋方震道,“你可以让李鸿谟伪造一封啊,这乱兵连理的,谁知道是真是假,只要发一个通电,想我家督军大人求助平定哈尔滨战乱就行。你也可以伪造是死去的铁道司令达列扬的电报啊,又没有人追求是真是假。” 丁述怀恍然大悟,道:“好,我这就去办。” “等一下。”蒋方震道,“丁秘书,此时万望保密,关系到中国与俄国的关系,你身上责任重大啊。” 丁述怀怀揣着忐忑跑回到哈尔滨,他想了一路,看到破败战毁的房屋和流离失所以及内乱兵杀死的中国百姓,忍不住又一次伤神。哈尔滨电报局已经被苏维埃工兵占了,但是中国jing察局内还有一个备用的,他跑到中国jing察局,利用李鸿谟秘书的身份进入jing察局内。其实这时候的jing察局没有几个人,大家纷纷都跑回家中避难了,局长都跑了,留下的只是无依无靠没家的人。丁述怀进了jing察局,很快到来机要房,以滨江道尹李鸿谟要用电报机为借口,将电报机拿到自己家中。而后,丁述怀得知哈尔滨市民救了一个俄国人,据说是铁道指挥部官员,他连忙找到这位官员,问询之后得知这个叫做阿米尔留科的人是达列扬的秘书官。丁述怀对阿米尔留科承诺,只要他发出向王茂如求助的电报。既可以送给他两万美元,让他去美国享福。阿米尔留科考虑了一下,立即答应了这个条件,丁述怀马上找到一个曾经学过电报的中国人向外发布通电,以中东铁道司令部秘书官阿米尔留科持有的达列扬命令,邀请黑龙江督军王茂如派兵平定中东路的动乱。 王茂如第一时间接到通电,这是通电。是向全世界发出的,是公开的电报,不单单是王茂如接到了。远在徐州的吉林督军孟恩远,奉天督军张作霖,ri本关东军都督中村觉。国务总理段祺瑞,总统黎元洪,各个督军都收到了,大家第一时间惊呆住了。 “不好,小王要冲动!”徐树铮握着电报跳了起来。 “总理,总理!”徐树铮跑了进来,挥舞着电报,叫道:“大事不好,大事不好,王茂如要坏事了!” “我也接到了。”段祺瑞沉声道。 “他……他……他真的敢这么做啊。”徐树铮铁青着脸这样说。“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啊。” 段祺瑞智囊之一,他的小舅子吴光新瞅着香烟,翘着二郎腿道:“他?未必敢,一个小小的地方军阀而已,他手下才几个人马。” 徐树铮想来看不起皖系的其他人。这吴光新就是他看不起的人之一,其人草包一个,仗着姐夫段祺瑞的关系混得风生水起,在皖系内部,也是与他争权的一个。在徐树铮看来,这人连当对手都不配。徐树铮立即反驳道:“他王茂如不敢?天底下没有他不敢的事儿,只有他不想,没有他不敢!不,这王茂如一定早就想到了,一定是……总理,我猜想这就是王茂如搞的一出戏,肯定是他没错!” 段祺瑞吃了一惊,不敢相信,道:“王茂如哪有这种贪天的胆子啊。” “是啊,你说的他跟孙猴子似的,他充其量也只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军阀而已,惹俄国人,他等死他。”吴光新不屑道。 “总理啊,他真是如此大胆的一个人啊,凭我对他的交往来看,这人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我,是不会这么干的。”徐树铮还是不死心说道。 “那可怎么办才好。”段祺瑞道,“他这是要把民国拉向战争啊,如果他敢对俄国兵开枪的话,那就是对俄宣战了。” “不,不,我想他应该是想俄国的乱兵宣战,继而顺利占领哈尔滨,他的目的一定是中东铁路。”徐树铮分析道。 “他有那个能力吗?”吴光新冷笑道,“ri俄战争,ri本人几乎打光了全国,才占领那么点一段铁路,他能占领中东铁路?” “ri俄战争时期,沙皇俄国异常团结,可现在呢,沙皇俄国四分五裂,俄国现在有四五个zhèng fu同时下令,这中东铁路成了三不管的地方。”徐树铮分析道。 正如徐树铮分析的一样,王茂如接到通电之后,立即下达了命令,令赵增福第三步兵旅占领海拉尔至满洲里中东铁路,命令盖天久第四步兵旅占领扎兰屯至海拉尔段铁路,命令任元星第二步兵旅占领扎兰屯至萨尔图段铁路,命令李品仙第五步兵旅占领从萨尔图到哈尔滨段铁路,命令郭布罗龙庆第九骑兵旅jing戒呼伦贝尔,支援战斗,命令参战军第二师费朝贵部与王其垣jing卫第七旅支援黑龙江境内战斗。命令李德林第一步兵旅,宫小旗第八骑兵旅,刘健第十炮兵旅组成第一集团军,即刻由参谋长蒋方震率领,进入哈尔滨。命令参战军第一师学生师进入呼兰,jing戒哈尔滨留作预备队,命令许正义第十一步兵旅(胡子旅)绕道进入吉林省占领双城堡,截断长chun俄军支援,命令张奎武第六步兵旅进入吉林阿城县,截断由绥芬河支援过来的俄军,必要时可以炸毁铁路。 命令一出,大军行动,司令部随王茂如与学生军前往呼兰,呼兰车站也当即成为了战场指挥中心。 谁会想到,王茂如惊心计划准备了这一大计划? 民国六年,1917年3月22ri,黑龙江陆军闪电袭击了中东路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