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74章一次收复中东路(6)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74章一次收复中东路(6)

民国六年(1917年)3月23ri,俄军与苏维埃俄军发表紧急联合声明,宣称支持俄国资产阶级临时zhèng fu,并在俄占领地区举行俄军民大会,庆祝俄国资产阶级临时zhèng fu成立。但是两方分歧严重,苏维埃委任斯拉文为远东铁路局局长,而旧俄势力依旧以原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为中心。 3月23ri晚八点,běi jingzhèng fu发来了姗姗来迟的电令,命令黑龙江督军王茂如严守“中立”不得介入俄军冲突,军队后撤。王茂如立即发出通电,反驳段祺瑞电令,说自己此举是应盟友俄国邀请,不属于私自介入,zhèng fu应该予以支持。 3月24ri,黑龙江省督军王茂如发布通电,宣称黑军已经协助俄军“保护”好中东铁路西路段从满洲里到哈尔滨线,已经清剿了所有叛军,和不明真相的军队,中东铁路黑龙江段被中队“友好托管”,哈尔滨因为中队的介入,已经出现了和平,双方不再交战。 此通电一出,举世哗然。 这不是通电,这是裸的宣言,宣布中东铁路被中队收复了! 远在欧洲的俄国资产阶级临时zhèng fu也手足无措了一番,派遣俄资产阶级临时zhèng fu派赴外阿穆尔省宣慰使下议院议员鲁萨诺夫到哈尔滨协同商议,并要求中队必须归还中东铁路。 王茂如密令手下。将俄军分批关押,并将以往残害过中国百姓的俄军,进行审判,予以枪决,其他俄国人陆续送往呼伦贝尔煤矿做免费矿工。 这一战过后,俄国人老实了许多,但是俄国决不允许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于是纷纷要求中队撤军,归还俄国中东铁路。 其中英国法国荷兰西拔牙美国ri本公使,联合起来向段祺瑞zhèng fu施压。要求中国zhèng fu立即撤军,否则将是对各国在华权力的挑战。 尤其是ri本公使ri置益,扬言要求中国zhèng fu惩办黑龙江督军王茂如。擅自出兵……这条被段祺瑞立即否定了,有俄国铁道护路队司令达列扬的邀请,王茂如只是出于盟国的友谊帮助,并非擅自出兵。 俄国人立即回应,说达列扬在发电之前已经阵亡,不可能是他发出电报,发电的是他的秘书阿米尔留科,并不代表俄国方面。但是阿米尔留科也是正经八百的俄国官员,同时黑龙江方面,派出哈尔滨承接处要员丁述怀在记者会上发表证明。证明阿米尔留科真正留下了证据,并且有阿米尔留科的证词和证言。尤其是,丁述怀难得地用留声机来留下了阿米尔留科的证词,更加确定了俄方是有过曾经发出的求助令。阿米尔留科不单发表了通电,还用俄方的密码向俄国发布求助。并且声明达列扬是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下达的这一条命令,霍尔瓦特已经失去了远东的指挥权。 王茂如要求丁述怀,将水搅得越混越好,他坐享其成,你们多争吵一天,我多驻军一天。命令士兵拉走俄军所有资源。当初苏联进入东北之后,拉走了东北几乎所有的重工业设备,我也给你来个三光政策,一报还一报。于是有的车站,连玻璃窗子都被拆下来带走了。 在各国zhèng fu干涉下,王茂如也不好赖着不走,便慢慢撤军,同时要求俄军支付一定费用的出兵费和为帮助俄军战死的士兵的抚恤金,霍尔瓦特大怒,这钱我们不出,倒是苏维埃阵线的斯拉文说我们可以出,但是要求你们将我们的士兵归还,同时将中东路还给我们。资产阶级俄国临时zhèng fu有两个大脑,王茂如将中东路西路段交给苏维埃并未违背列强归还俄国中东铁路的要求。 谈判持续到四月份,然而四月初的时候,经中东铁路回国的俄国海军在绥芬河、横道河子、一面坡等地大肆抢掠,伤毙人命,郭宗熙电请外交部与俄使交涉。王茂如通电郭宗熙保护中国居民,严厉斥责当地中队不作为。此举引得霍尔瓦特非常不快,同时běi jing段祺瑞zhèng fu再度要求王茂如撤军。 黑军慢慢悠悠地撤军,每天归还五公里铁路,并且每天归还苏维埃工兵两百伤兵,但是对于旧俄军队却一个人也没有释放。 然而让王茂如没有想到的是,他要求俄军支持的伤病抚恤费,俄国人不给,反倒是哈尔滨三十六棚中国工人捐款,援助俄国资产阶级min zhu革命,替俄国人给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中国工人太具有世界革命主义jing神了,王茂如在呼兰司令部内气得要吐血。 战后清点,黑龙江陆军本次出动全部军队十一万人,战斗中伤亡一千六百人,打死打伤俄军三千一百人,俘虏俄军(包括伤员在内)五千四百人,处决有过劣迹的俄军四百一十七人。 黑省军队在民国六年,打响了中队在世界上的第一枪。 整个战斗,黑龙江陆军以绝对的数量,以jing良的武器,以蓄谋已久的准备,以雷霆万钧的气势,闪电一般的四ri内攻克中东路,着实震惊了全国,甚至是世界。 北尚武,以往只是在内战中被人说起,如今这尚武将军的大名,可要加上一个力抗老毛子了,扬中国人的大名。当然,因为zhèng fu和国家的羸弱,尚武将军黑龙江督军王茂如不得不归还给俄国临时zhèng fu中东铁路,但是他却耍了一个滑头,将铁路一天五公里地地归还,好吧,我不着急,你们也不要着急哦。 此事颇具无赖特征,这一千三多公里的铁路,要还到猴年马月啊。一天五公里,要还二百六十天,要还将近九个月啊。 无赖,太无赖了!你一个堂堂一国之将,怎能像一个无赖一般,还时不时地提高“保管费”,你当你是英国人吗? 黑龙江陆军撤出哈尔滨。但是却派兵驻防在哈尔滨隔江对岸的呼兰县,美其名曰防止乱兵趁机滋扰百姓。 此战反映出来的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缺乏中级指挥,一切都是由大本营司令部派发。这样让司令部的工作非常繁重,而十几个旅级单位在向上汇报情况的时候也发生了等待许久得不到命令回复,针对这一点。王茂如下令组建暂编师,等待此事结束之后重新整编。 王茂如当即下令,第一步兵旅,第五步兵旅,即刻组成暂编黑龙江陆军第一师,驻防呼兰,李德林担任第一师师长兼第一旅旅长,李品仙担任副师长兼第五步兵旅旅长。而在呼伦贝尔,由第三步兵旅与刚刚调入呼伦贝尔的第六步兵旅组成暂编黑龙江陆军第二师,驻防呼伦贝尔。尤其是驻防满洲里,防止俄国人从满洲里进军。参战军第二师分为两个旅,分别是第十二步兵旅,第十三步兵旅。第二步兵旅与第十二步兵旅合并为暂编黑龙江第三师,师长任元星兼任第二步兵旅长。副师长费朝贵兼任第十二步兵旅旅长。第四步兵旅与第十一步兵旅合并为暂编黑龙江陆军第四师,师长盖天久兼任第四步兵旅旅长,副师长许正义兼任第十一步兵旅旅长。第十三步兵旅与jing卫旅合并为暂编第五师,师长由副参谋长祝永泉担任,副师长王其垣。骑兵旅炮兵旅归大本营直属,王茂如同时下令练兵处郭松龄继续招兵补充本次战斗损失士兵。责令安置处牛德禄厚恤本次阵亡战士,责令军医处全力救治受伤士兵让士兵健健康康归队,责令军械处检查枪支弹药以及武器储备情况。 五个暂编师外加一个参战师,以及三个du li旅,组成了黑龙江陆军全步兵旅,当王茂如宣布完毕之后,震惊了张作霖和段祺瑞。 “这小子这几年偷偷摸摸干了什么?”张作霖自言自语道,他在奉天偷偷摸摸地发展,才发展出两个半师的兵力,没想到辛辛苦苦十年,人家只在呼伦贝尔四年,便发展了六个师十万余人。黑龙江那个穷地方,怎么养得起?假的,一定是假的,张作霖立即找到参谋长杨宇霆,令杨宇霆派人前往黑龙江调查王茂如军队是否属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东北谁主天下就不一定了。 杨宇霆倒是出计策道:“大帅,何不给他来个鸿门宴?” “鸿门宴?”张作霖自然听说过鸿门宴是什么,只要是中国人,都知道这鸿门宴是什么。 “我听闻王秀盛养兵,用的都是私钱,若是他不在了,其子尚在襁褓之中,黑军必乱。”杨宇霆冷冷地做了一个切的手势,道。 张作霖也是个枭雄,自然不会怀着仁慈之心,他立即问道:“妈了个巴子的,真的假的?” “卑职从ri本人那里得到的消息,确实属实。”杨宇霆肯定道,yin笑说,“大帅,这王茂如在南方发财,在北方崛起,实乃当世枭雄尔,你看他如今在黑龙江为所yu为,为何běi jingzhèng fu一再容忍?” “为了个啥?” 杨宇霆严肃道:“这王茂如一是有钱有兵有实力,二是他是北洋正统少壮系,根本不是咱们土生土长的关外军人,他只是借助这个土地养活自己,他的野心啊不小,他想继承北洋大统。所以,他百般拉拢北洋旧部,包庇北洋罪犯,袁党yu孽纷纷到他的黑龙江发展。这些人虽然有的是为大总统称帝做过一些不堪的事情,但是无可否认这些人都是当代俊杰,这些人在黑龙江群策群力,让王茂如没了后顾之忧。你看那袁克定袁大瘸子,当了黑龙江官之后,居然兢兢业业,据说还制定了《黑龙江省内刑案办法》。王茂如收买了北洋的人心,段祺瑞拿他没有办法,就连段祺瑞内部的人,也颇为赞同王茂如。”杨宇霆站起来,来回走动,道:“大帅,此人越早除掉越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