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75章 中外反应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75章 中外反应

张作霖摸着胡子想了半天,说道:“他妈的了巴子的,四年前没想到这一个小老弟能发展到这样,四年前拿他没招,四年之后呢?对了,邻葛,你说的鸿门宴怎么回事儿?咱们邀请他?要是秀盛死在咱们这儿可不行,他手下要是有个有野心的家伙以报仇为名义,咱们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杨宇霆yin笑道:“六月十六号是吉林督军孟恩远的六十大寿,要是王秀盛死在吉林的话……” “若是他不来呢?”张作霖问道。 杨宇霆眼睛一转,笑道:“孟恩远不是发动了一个协议,咱们东北四省联保吗?那都是各处代表参加,这次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大帅您出面,来一个孟督军,张督军,姜都统,王督军,四帅面谈会。王秀盛这样的好名之人,怎会不来呢?他不来,岂不是不给三家面子?他要是不来,说明他心中有鬼,想要对三家动手,咱们三家大可以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瓜分黑龙江再说消灭三家的心中大患。” “好主意。”张作霖哈哈一笑,道:“邻葛,暗杀王秀盛的事儿,我交给你了。” 杨宇霆摇摇头,道:“暗杀这事儿,咱们还不能做。” 张作霖奇道:“什么意思?” “这事儿得让ri本人,或者俄国人来做,咱们东北四家联保。怎么能做出自相残杀的事情来呢。”杨宇霆眨眨眼睛笑道,继而张作霖明白什么意思,也哈哈大笑起来。 “号外!号外!尚武将军再创奇迹,四天拿下中东路,却遭zhèng fu逼迫归还!” “号外!号外!古有十二道金牌召岳元帅,今有běi jingzhèng fu令尚武将军还铁路!” “号外!号外!南蔡锷已逝,北尚武受破!” 全国大街小巷。不管是哪里,只有有报纸的地方,就有人聚集在一起。只有聚集在一起,必然讨论着一件事,尚武将军王茂如。人称秀帅的王茂如,应běi jingzhèng fu与外国列强要求,将已经收复的国土还给了俄国人。 “国家之耻,国人之耻!”北大校园内,一个怒发冲冠的先生站在讲台上,本来今天要讲的是经济学,教授李英烈夹着一本教材书,邋遢着胡子,穿着黑sè的棉服袍子,早上刚刚洗了一把脸一般匆匆而来。放下教材,专心致志地看着《燕京时报》的新闻,忽然一拍桌子,怒吼道。 “教授,教授怎么了?” 李英烈挥舞着报纸。问道:“诸位同学,可知最近中国新闻之要点?” 一个学生立即站起来,喊道:“我知道,王大帅收复中东路!” “你那是两天前的消息了,如今王大帅把中东路还给俄国人了!”另一个学生说道。 “啊?”下面同学议论纷纷。 李英烈道:“军阀靠不住啊,军阀靠不住。报纸上说,我国zhèng fu应各国列强的强烈要求,勒令黑省督军尚武将军王茂如归还俄国临时zhèng fu中东铁路。同学们,同学们啊,别人要我们还,我们就还吗?难道外国人有一天看我们不顺眼,要我们死,我们也死吗?” “不!”学生们怒吼道。 李英烈又说道:“决不能归还铁路,决不能!我们要游行,我们要抗议,抗议我国zhèng fu的卖国举动,凭什么列强要归还王督军就归还?难道国家利益可以随便被给来给去吗?那牺牲的战士们怎么办?那中东铁路周围的百姓怎么交代?那我国人民怎么交代?” “抗议,抗议!”学生们很快被调动起来情绪,纷纷站了起来,议论着要游行抗议zhèng fu的归还俄国铁路的举动。很快,这股风被串联了起来,不单单是北大,燕京大学,直隶工学院,běi jing师范中学,běi jing女子学院,以及天津,山东,山西,奉天的大学,都发动起来,抗议běi jingzhèng fu的这一举动,前往总统府前游行示威,要求zhèng fu收回成命。 与此同时,běi jingzhèng fu也是焦头烂额,总统黎元洪召集手下商量怎么处理王茂如惹下的烂摊子,这小子真不得安生啊,不如直接撤了得了,可是凭什么撤掉呢?王茂如占领中东路是得到中东铁道司令达列扬的邀请,友情帮助的啊,这一点连列强们都知道。而且王茂如占领中东路,引得民族自尊心怦然爆发,民族凝聚力空前膨胀,若是此时撤职,恐怕全国人民都不答应啊。这小子玩这一手,明显就是既得了好处,又把麻烦推给zhèng fu啊。偏生zhèng fu还不能动他,他现在可是民族英雄。黎元洪连忙找到段祺瑞商量此事怎么解决,段祺瑞也是一头浆糊,说:“此事还容我想一想,他差点引发我们和盟国的战争,祸根不小啊。” 可谁想到,几ri之后,学生和工人发动起来游行示威抗议běi jingzhèng fu将中东路归还给俄国,而且全国十几个城市共同发动游行,抗议zhèng fu的软弱行为,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此zhèng fu尚不如袁总统zhèng fu强硬,引得段祺瑞极大的不快和烦恼。 徐树铮转眼一想,对段祺瑞提出建议道:“何不趁此机会,逼迫大总统同意出兵欧洲,只要他同意出兵欧洲,我正好组建自己的参战军,有了ri本人的军火支持,参战军很快就能组建成。” 段祺瑞想想,认为可行,便又跑到黎元洪那里说:“若想平息这场风波,除非咱们立即参加协约国,让国人把注意力转移到欧洲战场上,以本着大局为重的原则,不便引起盟友内部战争,等到胜利之时,咱们携着胜利国的身份讨要中东路和青岛,大总统意下如何?” 黎元洪哪能不知道段祺瑞的打算,参加欧战是假,想要成立自己的军队是真,便说道:“如今国家方兴未艾,何苦为了一个乌有之名擅动干戈,先解决了眼前这次风波才好。解决学生闹事之事,全凭芝泉做主啊,尽早,尽早。”段祺瑞又说起来出兵德国,黎元洪顾左右而言他,总是不接招,气得段祺瑞出了总统府,却回不去国务院了,因为满大街都是游行的人,只好躲到一边,若是被人得知是总理,免不了又被群众围住。 黎元洪不答应,段祺瑞要逼他答应,便昭告各督军以及都统来běi jing参加全事会议,一定要解决宣战问题,他认为,只要宣战德国,国人便不会闹下去山西督军阎锡山、河南督军赵倜、福建督军李厚基、山东督军张怀芝、江西督军李纯、湖北督军王占元、吉林督军孟恩远、直隶督军曹锟、安徽督军倪嗣冲、察哈尔都统田中玉、绥远都统蒋雁行、晋北镇守使孔庚陆续抵京,其他省份都派遣代表进京赴会,黑龙江代表则是督军秘书长张奎安代表,奉天代表杨宇霆。 四月初,俄国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从德国归国,发表了《四月提纲》,内容是要求制订了从资产阶级min zhu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的明确路线和具体计划,明确提出“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根据《四月提纲》的指示,布尔什维克党在群众中展开了组织和教育工作,领导彼得格勒工人和士兵举行了四月示威。而消息传到了远东,远东以斯拉文为领袖,立即发动士兵,工人,以及中国工人举行游行,要求霍尔瓦特等资产阶级代表离开中东铁路,承认苏维埃zhèng fu。此举自然遭到霍尔瓦特的拒绝,并且霍尔瓦特从绥芬河调兵遣将,组建了一支一万多人的军队,准备着手对付苏维埃军队。苏维埃军队也不甘示弱,积极准备,远东苏维埃军事委员会司令留金组织了将近两万的武装工人以及投诚军队,与霍尔瓦特军队对峙。 哈尔滨又将面临一次更大的战斗,哈尔滨市民纷纷离开,有的大多数搬迁到了呼兰,因为呼兰驻扎着黑龙江陆军暂编第一师,能够提供保护。有的胆小的,直接搬到了齐齐哈尔,这里毕竟是黑龙江省会,大军云集,倒是让齐齐哈尔一段时间内房价大涨。 但是列宁还没有提出武装斗争,苏维埃工人武装军队人数虽然多,却毫无准备。孟恩远、郭宗熙致函霍尔瓦特,提出向哈尔滨派驻军jing,被霍尔瓦特拒绝。 四月二十五ri,王茂如迟迟归还俄军中东铁路哈尔滨至呼兰段,俄军霍尔瓦特大怒,集结重兵准备武力收复。 然而俄军不是铁板一块,在归还铁路的时候,王茂如刷了一个小心思将这铁路归还的是苏维埃工兵,并不是俄军霍尔瓦特。既然归还给俄国人,而且都是俄国临时zhèng fu,那苏维埃也是临时zhèng fu的一部分,归还给他们也是还,还给白俄也是还嘛。并且王茂如还颇为大气地将所有红俄工农兵俘虏交还给了斯拉文,又是送水又是送食物又是送弹药的,得到了广大无产阶级的赞扬。甚至远在俄国的列宁,也特地发来感谢信给王茂如。而在得到战俘释放之后,苏维埃工兵组建了一直一万多人的军队,依然有强大的武装力量对抗霍尔瓦特的军队了。留金与斯拉文商议之后,认为中国zhèng fu迟早要归还铁路,他们不敢得罪强大的俄国,但是这铁路一定要掌握在苏维埃手中的,于是一边收复铁路,一边抵抗霍尔瓦特的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