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77章 财神归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77章 财神归位

金秀山这人绝对是人才,拍出来的《小子追女记》逗得满屋子里的人前仰后合,连王茂如也忍俊不禁,一家人其乐融融,放了一遍还不够,连看四遍这才因为时间晚了,结束放映。之后王茂如将金秀山叫来,说:“看不出,你蛮有才华的,当初让你做我秘书的确是大材小用了,以后你完全可以成为中国电影教父。” 金秀山得了夸奖,兴奋地不行,激动地说:“秀帅说我行,我一定行。” “对了,宣传我,和宣传黑龙江陆军一样,这样吧,我写个本子,你照这个本子拍。”王茂如道。 金秀山吃了一惊,道:“秀帅,你还会……写剧本?” 王茂如气道:“小瞧我是不是?我不单单将军,我还是《大国崛起》的作者,还是中国现代主义诗歌领袖,写个剧本不是手到擒来。” “好,什么时候秀帅能写完?” 王茂如道:“今天就写,我说,你写,咱们俩争取今天就搞定这个剧本,然后我支持你拍摄。” 金秀山捋着袖子一脸兴奋地说:“行,就这么办,今晚咱俩都别睡了。” 王茂如道:“这样,第一个镜头,拍摄黑龙江骑兵,万马奔腾的冲杀场面,我让宫小旗的骑兵旅来一次集体冲锋,你要拍广角和近角两个场面,长镜头一定不能少。宫小旗的第八骑兵旅有五千人呢。五千人冲起来的场面,何其壮观,用一个万马冲锋的场面,足以让你电影看到的第一眼就把人给镇住!” 金秀山呆呆地说:“秀帅。你这不是编剧的活儿,你这是导演的活,这是我的活啊。” 王茂如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道:“得了,就这么办,知不知道?那拍摄的时候,你要在片子里写上。你是正导演,我是副导演。” “别,别,还是你是正导演吧。我要是盖过您老人家,将来别人指不定怎么编排我呢。”金秀山道。 “少废话,这组镜头,需要拍摄三分钟,从正面。侧面,上方,近角,远角。多方面立体地战士我骑兵部队的一往无前的气势。”王茂如道。 “是。” “第二个场面,则是阅兵。” “阅兵?” 王茂如点点头。道:“咱们打了胜仗,自然要阅兵。在齐齐哈尔,就在齐齐哈尔,zi you广场已经建立好了,就在这里阅兵。你呢,要把我开头讲话的神采,以及参加收阅的部队的英勇身姿全部记下来,要用至少四台摄像机同时拍摄。” 金秀山苦着脸,道:“我们只有一台摄像机。” “那就去买,你这小抠。” “是。” 王茂如又道:“最后,是我坐在指挥车中,身后是数万步兵端着刺刀徐徐前进,走向你的镜头。” “数万士兵?”金秀山惊讶地问,“真的数万士兵?” 王茂如道:“大概将近两万,所以你一定要拍摄好,我最后准备叫学生师来出场,学生师正步走得最好。”而后一拍手,道:“这样好,这样最好,就这么办了,用这部电影来宣传我黑龙江陆军!吓死张作霖!” 金秀山挠着头,电影怎么吓死张作霖? 民国六年,1917年4月20ri,黑龙江督军府发出委任令,1、任命张弘扬担任华夏民族银行行长,黑龙江省财务厅厅长。2、赵佳诚不再担任这两个职务,只担任督军府财政处处长,兼黄金公司总经理。3、任命张奎安担任督军府联络处处长,涉外专员,不再担任秘书长。4、任命张毅伟担任督军秘书长。5,着令参战军第一师,即刻举行全军大比武,大比武之后准备开赴欧洲战场。 这四道命令之后让小财神张弘扬入主了黑龙江省政局,正式开始了他亚洲第一财神爷的传奇一生。张弘扬比起赵佳诚来说,理财能力更强,赚钱能力更强,而且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深谙厚黑学原质。王茂如需要的就是他来赚钱,赵佳诚守成有余开拓不足,王茂如进一步发展,绝对需要这样的人才。同时,也让财政能力平平但忠心耿耿的赵佳诚有了新的战斗岗位,王茂如派兵收复黑龙江境内所有金矿,驱赶抓获所有非法开采金矿,并关押了所有俄国非法开采金矿矿工以及俄军。赵佳诚除了负责军队财政大权之外还负责黄金公司开发,交给他王茂如也放心,换别人他还真不放心。 口才极佳的张奎安正式成为王茂如的外界交际代言人,行走于各势力之间也更名正言顺。王茂如本身而言不喜欢抛头露面,到处演讲宣传串联,但有的时候做到了一些位置又不得不去应付。民国那些喜欢抛头露面的人也很少能成事的,不少人不是昙花一现,便是遭到暗杀,尤其是在公众场合,因此即便是黑省内,王茂如也极少参加什么酒会。因此张毅伟顺理成章地成为秘书长,和副官长魏东龄成为王茂如一左一右一文一武副官。 由于与俄国人发生的冲突导致学生师考核时间无限期延后,此时被重新提起,学生师对于欧战的兴趣越来越浓,王茂如顺势让他们进行考核,等待段祺瑞对德宣战,伺机斟酌时机派兵出国。 四ri之后,正巧张奎安接受段祺瑞吩咐,着令学生师准备出发,兵赴欧洲。 同时,王茂如要求黑龙江陆军进行全省两个月之后进行阅兵,阅兵路线是zi you广场前的寿山大道,指定参与阅兵者包括六个暂编师内的十三个旅各派遣三百二十人的受阅部队,以十六乘二十的队列列步前进,抵达省议会正前方一百米时正步走。除了十三个主力旅之外,还有十个检阅部队,分别是学生师将派遣六百四十人的参战军检阅部队,受阅完毕即刻开赴欧洲战场;情报处特务大队派遣三百二十人检阅方阵,这三百二十人因为特殊工作,必须带着黑sè面巾受阅;除此之外还有军医部队、女子别动队、水jing部队,森林护林队,jing察部队,辎重营车队,民兵部队,以及特地出现的新部门,黑龙江陆军飞行大队,届时将会用卡车拖行四架飞机,而在天空之中会飞行若干飞机。整个阅兵仪式由总务处长何如飞与宣传处长浦继负责,受阅部队即刻入住新建军营。 命令发出之后,各部队先是奇怪和表示不解,而后听闻用电影模式记录下来,各个争先恐后,表示一定要选拔出来最好的阅兵人员。 其实大家对阅兵也不陌生,前清的时候也举办过几次阅兵,不过大清士兵一个个都面黄肌瘦,衣服也脏了吧唧的,看上去很没有气势。王茂如是什么人,他可是亲眼看过99阅兵,09阅兵的,对阅兵要求严格至极,何如飞等首先就被要求得苦不堪言,更何况下面士兵。 随着学生师选拔的越来越近,气氛也越来越紧张,学生兵们一个个紧张的不行,却也摩拳擦掌各个唯恐落在别人身后。而且听说,督军大人对这次阅兵非常看重,要亲自监督,更是一个个按耐不住情绪,非要挣得个第一不可。 此时的王茂如到没有去学生师,他跑到飞机厂去了,阅兵的最就是飞机的出现,立即叫来总工程师欧阳鹏和总经理罗海泉,向他们问询飞机制造情况。 欧阳鹏苦着脸,道:“秀帅,你这要求,不可能实现啊。”罗海泉也是一脸苦笑地摇着头,随后带着他进入飞机仓库。飞机仓库建造在飞机厂的制造车间之后,体积都非常巨大,一排排的仓库看起来颇为壮观,只是此时很是寒冷,打开仓库大门,见到里面只有一架孤零零的飞机。 “怎么只有一架?” 罗海泉说道:“就是这一架飞机也很不容易了,飞机厂从běi jing搬迁到齐齐哈尔之后,流失了很多人才。” 王茂如皱着眉头,道:“怎么回事儿?说说,是不是待遇不好?” “不是待遇的问题,是大家都不愿意留在这里,说气候不适应,特别是广东的技师,宁可去工厂做技师,也不愿意来东北居住。”欧阳鹏摊手无奈说道。 罗海泉见王茂如很不高兴,忙说道:“不过还好,咱们的学徒们都长大了,能帮着咱们了,这才让飞机厂搭起了架子。这小家伙们不得了啊,现在试飞飞行员,都是第一批学员。他们没有走的,都留下了,对秀帅都很忠心。”罗海泉说着呢,见到一队半大小子少年跑步,领头的在喊:“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 “潘树龙!” “立定!” 当头的一个穿白sè西装的少年喊道,忙跑步过来,敬礼,道:“罗老师。”忽然看到了王茂如,很是惊讶,道:“恩帅!你……你也在这儿。” “嗯。”王茂如将这个少年看个仔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神采奕奕,鼻梁坚挺,脸sè健康,身高一米七十多,体型匀称,站在面前立如松,说话声音洪亮。王茂如满意地点点头,这些学员可是他的心头肉,不管是在běi jing还是在齐齐哈尔,从来不曾亏欠了他们,笑道:“潘树龙,我河南征白狼土匪,你就跟着我的吧?” “报告恩帅,当年我十四岁,今年十八岁。”潘树龙回答道。 “很好,很好啊。”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健壮不少,不错,真不错。飞机技术怎么样?” “屡次第一。” 王茂如笑道:“我记得当初我带了你们六个,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