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79章 唐绍仪的民主理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79章 唐绍仪的民主理想

这些ri子,陆陆续续有许多工程师从汉阳兵工厂,上海兵工厂,天津军械厂等陆陆续续投奔过来,也让韩麟chun的兵工厂越建越大。 韩麟chun指着图纸上的分部,说:“北方第一兵工厂如今占地面积是十平方千米,但是在未来的计划中,总占地面积达到六十平方千米。现在投产的车间有手榴弹生产车间,子弹生产车间,步枪生产车间,模具生产车间,火药配置车间,75毫米野炮生产车间,枪支维修车间,技工培训车间。事实上真正成型的就是模具生产,制造手榴弹手柄和步枪枪把的,手榴弹生产车间,和火药配置车间。其余的是正在调试当中,少量生产可以,但是真正大规模生产需要两年之后了。” “为什么?ri本人不认真帮咱们?”王茂如问。 韩麟chun忙说:“不,ri本人非常认真,只是咱们缺少成熟工人啊,尤其是火药车间,配制火药这活儿可不是扩大工人就可以的。” 王茂如点点头,他自然之道,配制火药这活的危险程度,小心比什么都重要,问道:“现在有多少工人?” “有一千六百普通工人,有三百二十个成熟工人,还有六十一个工程师,ri本专家有二十七个。”韩麟chun介绍道,“手榴弹产量,假如原料充分的话每天产量达到六千个。” 王茂如立即高兴起来,道:“你五天就可以配一个旅啊。一个月下来……六个旅,两个月全都配置上了,好,好,韩总办有办法。对了,你是采取流水作业吧?” “秀帅也知道流水作业?”韩麟chun以为自己的方法很新奇呢,他是考察了美国几大工厂才最终制定的流水作业法。没想到督军大人也知道。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我在做军人之前,可是生意上的一把好手,美国的流水作业法嘛。我怎么能不知道。” 一圈视察下来,王茂如对如今的发展很是满意,回了督军府之后休息没多久。省长唐绍仪来了。王茂如很是尊敬地请唐绍仪上座,唐绍仪也没过多客气,坐在一旁沙发上,才说起来,原来是王茂如制定的选举的事情,去年入住黑龙江的时候,王茂如曾经对黑龙江省百姓以及士绅们承诺今年会重新选举议员,如今也该准备了。王茂如一拍桌子,道:“对啊,这件事多亏伯父提醒。” 唐绍仪摇头苦笑道:“这不是我想到的。是别人想到的,过来提醒我来了,只是这议员名额如何制定?派到国会中的黑龙江省议员是否要召回重选?” 王茂如摇头,道:“没必要,别断了他们的生活。再说他们也影响不到咱们的一切。这样吧,黑龙江六州五十三个县,不足一万人的县有一个议员名额,超过一万人的,则按照一万比一选择省议员,议员选择之后。再由议员投票竞选州长。伯父,黑龙江百废待兴,还烦劳伯父多用用心。选举期间,一定严禁选票舞弊,选票只有超过十六岁的成年男子有一票,如果议员的选票综合超过选民的选票,那咱们这第一次min zhu尝试,可就是闹了天下第一大笑话了。” 唐绍仪激动地说:“绝对不会,秀盛放心好了,为了实现min zhu,我唐少川就是把老骨头搭上也再所不惜。”便告了辞,回到省zhèng fu去了。他眼看着心中的美式min zhu之梦正在逐渐实现,怎能不激动投入,这可是他追求多年的夙愿,在袁世凯那里没有实现,在孙中山那里也没有实现,倒是让一个北洋军阀晚辈给他创造机会去实现了。唐绍仪代表的是那些清末的知识分子,他们追求的无非是国家的强大,在目睹了满清zhèng fu任由外国人凌辱之后,这些知识分子寻求各种方式,来追求国家强大。 唐绍仪,梁启超,康有为,宋教仁,张骞,梁士诒,袁世凯,孙中山,段祺瑞,杨度,章太炎等,均是希望国家强大,只是选择的道路不一样,并且个人想法不一样。有人认为,中国之所以不强大,是制度问题,如果实现min zhu制度,则一定会强大。另一部分人认同制度出现问题,但是认为君主立宪制更符合中国国情,中国应该效仿ri本强大。有些人认为军事强大才是国家强大的根本,还有人认为经济强大国家才会强大,当然,也有人认为,思想意识的启蒙才是国家强大根本因素。 历史上将有些写历史的官吏,将这些人的成就或夸大,或诋毁,却不让给一个客观的评价,甚至肆意修改历史。他们将历史当成一个像他一样的婊子,爱怎么弄怎么弄,的确是够无耻的了,自己做婊子也就算了,还把别人当傻子。 唐绍仪走后,督军府中的家宴也开了,王鹏请老爷过去吃饭。 这家宴的档次不高,王茂如将钱都投在军中,自己家里倒是很节俭,家中人也少,三个夫人一个干妹妹算上他一共五个人,围坐在圆桌一起吃饭,六个菜,三荤三素外加一个汤。两个孩子被丫鬟抱着在一旁,扒着眼好奇地看着家长们吃饭。古人讲求吃饭的时候食不言,只是王茂如是个穿越客,而大夫人乌兰图雅是蒙古女子,玉琢和玉蝉虽然人长得美丽妖娆但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不知道这个规矩。倒是干妹妹美咲动作很是优雅,彬彬有礼,穿着水蓝sè的学生装,仿佛一个素的的百合含苞待放一般,也不说话,安安静静地坐着。她倒是和不爱说话的玉蝉能时不时交流一些,王茂如给他配了一个丫鬟叫chun枝,站在一旁一双眼睛鬼灵jing怪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爷,你尝尝这条鱼。”玉琢勤快地夹了一块鱼肉放在王茂如碗中,见妹妹也不说话,便说:“妹妹,你不是见到爷都乐的不会说话了吧?” 那边乌兰图雅不理会别人,自顾自地吃着,她到现在还气着王茂如呢,那晚把自己灌醉了夺了自己的身子,真是赖皮,三个条件还没完成呢,对王茂如是爱答不理的。王茂如也很无奈,这小妮子脾气大得很,虽然娶到了督军府,可是除了在呼伦城的时候跟自己抵死缠绵,到了督军府里住下,都不让自己进门,真是…… 玉蝉“嗯”了一声,看了王茂如,小声说:“爷,这鱼没有刺儿。” 王茂如给她也夹了一块鱼肉,玉蝉微微一笑,见玉琢眼巴巴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似乎欺负了她一样,连忙也给她夹了一块鱼肉,又给乌兰图雅夹了一块鱼肉,岂料到,乌兰端着饭碗让开,说:“我自己来,又不是没长手。”王茂如心里郁闷了,这老婆多了,也不好,是不是自己太优渥女xing了,人家张宗昌老婆无数,怎么搞定的? 见到美咲默不作声,低头慢慢吃饭,似乎来了之后她就很自卑一般,便问:“美咲,你的中文学好了吧?” “很好了,谢谢哥哥的关心。” “嗯,这样吧,我给你安排到省公立第一高级中学,怎么样?” “谢谢,您做主。” 王茂如无奈地说:“美咲,你现在是我的干妹妹,我要代替你哥哥照顾你,你有什么要求,想说的,尽可以跟我说嘛,不要这么外道。” 美咲点头致意,道:“我一切都很好,只是有点思念家乡的味道了。” “嗯?家乡的味道?” “是的。”王茂如摸不着头脑了,“你想家了?” “有一点儿想家,但是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只是怀念从小生长的那个地方,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狐死首丘,就是这种感觉。”美咲认真说道。 王茂如倒也想去一样ri本,将河田智雅母子领回来,可是太过危险了。吃了饭,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对魏东龄说道:“你去将李木鱼叫来。” “是。”魏东龄答道。 王茂如伸伸腰,站在院中,如今护院的武师是李北仓的二徒弟金山钊,带着一群王茂如收养的孤儿死士,各个对王茂如极为忠心,见金山钊教他们扎马步,便走过去笑道:“金师傅,这帮小兔崽子怎样?根骨不错吧?” “大帅。”金山钊忙道,“还不错,从小就开始练,根基打得牢。” “恩帅!”小近卫队员们一起喊道。 “嗯,别偷懒。”王茂如冲他们点头咱道,又问:“对了,金师傅,他们武艺练得好,枪法怎样?” 金山钊忙道:“大帅,他们尚且没有接触过枪。” “没接触过枪?”王茂如看了一眼堆在墙角的步枪,很是奇怪,金山钊忙说:“根骨没打牢,我没让他们用,那里面没有子弹,只是在督军府内站岗,外面有近卫队,还有近卫骑兵,在外面还有jing察局,宪兵队,要是刺客真的进入督军府了,他们这帮小孩子也没啥用,所以暂时没让他们练。” 王茂如点点头,这倒是,让这些小队员在自己的督军府内站岗,一来小孩子年纪小,容易培养忠诚度,二来,小孩子年纪小,也不容易产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尤其是夫人多了,丫鬟老妈子多了,要是换成成年人卫兵,未必不会产生丫鬟侍卫私情,到时候就不好处理了。再说年纪小也有年纪好的好处,容易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