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80章 胜福病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0章 胜福病逝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0章 胜福病逝王茂如见这帮小子一个个都盯着枪,眼神里的意思是:恩帅,我们想打枪的,师傅不让。便笑了起来,替他们求道:“这样,金师傅,看我的面子,让他们今天打打枪,练练手,不打枪多没意思。今天我就特地破例,咱督军府中,不管是谁,今天晚上都可以练练枪,底下有个练枪室,就去那打。” “恩帅,谁都可以吗?”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卫队员忙问。 “谁都可以,别说你们了,府上连老妈子带小丫鬟,谁都可以。” “谢恩帅!”小队员们一个个高兴起来。 督军府中有几个地下室,其中的一个就是王茂如的练枪场,这间地下练枪场高两米,长三十米,宽十五米,显然这里只能练习shè击手枪。王茂如带着金山钊和一群小队员进了地下室,见到堆放在这里的一排排匣子炮,一个个都很是〖兴〗奋。金山钊也目光炯炯,他虽然配了枪,但是在大帅府内是不能随便动枪的,大帅府外围三层防御,一层是步兵卫队,二层是骑兵卫队,三层式便衣〖jing〗察,周边是宪兵队随时准备支援,要是大帅府枪一响,那别的人不得急疯了么。也正是为此,王茂如特地让楚庸帮他设计了地下室,分别是练枪场,练武场,健身场和酒窖,地下练枪倒是不会打扰被人,也不会惊动卫队和〖jing〗察。 “二十米,看到那个靶子了没有。每人五十发子弹,谁能shè中把心一枪,我奖给他一块大洋。”王茂如对手下小队员们鼓励道,三十几个小队员年纪也不大,立即喳喳地嚷嚷道“我先来”“我先来”“我一定能行的”。“一定是我最好”此刻倒是把小孩心xing显露无疑。 “一个一个来,急什么。”金山钊呵斥道。小队员很是怕师傅,忙不说话了。 正在此时,却见一个穿着蒙古装的俏丽身影从楼里那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两个船蒙古服装的丫鬟。 “阿雅,你也想来玩玩?”王茂如冲他招手道。 “我跟你比枪法。”乌兰图雅说。 王茂如伸出一伸手指,摆了摆,道:“你地,不行滴哟。” 乌兰图雅小嘴一撅,道:“别看不起人,哼,你和我比,怕是输的是你。” 王茂如道:“要么咱俩也比一比啊?” “比就比,怕你啊。”乌兰图雅瞪起眼睛。道:“先说说,赌什么,怎么赌?” “十枪,比shè中就行,要是比环数我怕夫人输得太惨。”王茂如耸耸肩。故作不屑地说道,倒是把乌兰图雅气得够呛,草原女儿怎能被如此瞧不起,道:“赌就赌环数,本姑nǎinǎi怕了你吗?来,就比环数。谁输了,当着大伙面学狗叫。” 王茂如傻眼了,这边还有三十多个小卫队员和旁边的几个副官呢,看他们都忍着辛苦不敢笑出来,没辙了,说:“你们想笑就笑吧,憋死你们啊。” “哈哈哈哈……”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大夫人倒真是有趣,不愧是草原女儿,xing格直爽的吓人,连督军大人的军也敢将。 “行,我王茂如就是个人名,也不怕丢这个人,只是夫人呢,你要是输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学狗叫不好,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儿就行。”王茂如道。 “好,爽快,塔娜,去厨房。”乌兰图雅对一个丫鬟说。 “主子,去厨房干嘛?” “去厨房拿酒来。”乌兰图雅挥起鞭子“脑袋这么笨,是不是欠打啊?”随按不骑马,倒是腰间总是系着一个小巧的马鞭,看上去很有女王范。 王茂如一抹头上的汗,这老娘们……不对,这小疯子! 其他人连忙让开,有副官给王茂如压了两把匣子炮,都是十发装的,等丫鬟塔娜拿了两瓶酒来,乌兰图雅挑衅似的递给他一瓶,说:“干打枪没意思,咱俩一边喝酒一边打手枪,十枪打完之前要都喝光,行不?” “行。”王茂如爽快地接过酒瓶,检车检查手枪,没什么问题,便举起酒瓶,看了看,大约半斤的两,闻起来就是好酒,够味儿,纯粮食酿造,绝对不敢人造酒jing,哈哈一笑,便对着乌兰图雅扬了扬,说:“来吧来吧,碰一下,对手。” “来。”乌兰图雅眨眨眼睛,与他碰了一下,然后两人分别对着靶子开枪,一边开枪,一边饮酒,这对王茂如倒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他的酒量已经上来了,别说半斤,就是一斤白酒也没问题。纯粮食酿造的酒,不伤身,倒是保健的作用。十枪之后,王茂如也喝光了酒,一伸手,一旁一个小卫队员连忙接过了酒瓶子。 “谁,去看看,多少环。”王茂如美滋滋地说道。 一个副官跑了过去,认真地数起来。 乌兰图雅道:“你绝对比不过我。” “未必哦。”王茂如笑道。 “输了不许赖皮。” “绝不赖皮。” “哼,你就喜欢赖皮。”乌兰图雅气鼓鼓地叉着腰说。 那边副官数完了,举手报道:“大帅,你的环数是89环,三个满环。” “好哦!”其他人鼓掌叫好道,这成绩真不赖,用匣子炮能打89环,换成军队里的神枪手也这个成绩了,在场的也没有人敢说自己就能打出来八十九环的。几个副官更是一脸的汗颜,因为大帅的shè击成绩比他们好多了。 “大太太的成绩,88环!”副官报道。 “什么?不可能!”乌兰图雅怒了,指着王茂如说道:“你的副官,不算数,塔娜,你去数。”她用辫梢指着数环数的副官,说:“他要是赖皮,你就一枪把他崩了。” “好。”俗话说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塔娜也是一脸的骄傲,小屁股一扭一扭地走过去,开始数环数,数来数去,也不敢说话,乌兰图雅急道:“塔娜,你会不会数数?怎么这么久?” 塔娜红着脸,转过头说:“主子,你……你的环数没有老爷多。” “怎么没有?到底几环?”乌兰图雅气道。 “七十……七环,刚才他多说了。”塔娜指着副官说道,副官也是一脸尴尬,本来是配马屁 的,结果拍错地方,更拍错人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哦,你这小子,乱拍什么马屁,拍马腿上了吧?” “是,卑职错了。”那副官忙低头认错道。 乌兰图雅道不服,道:“不可能,我在家的时候,可是枪神呢,怎么能输给他呢,不对,我自己去看。”便走过去,仔细看看两个标靶,认真数起来,数完了,结果还是输给别人十一环口气得撕掉标靶上的纸,扔在地上,踩了踩,才走回来,说:“嗯,输给你了,但我不认帐。” “你准备耍赖,是不是?” “猜对了,可惜没奖励,谁让你先耍赖来着。” 王茂如摇头,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会耍赖,没事儿,好了,猴崽子们,该你们练枪了,一人五十发子弹哦,打一发满环,奖励一块大洋。齐典,你当监督。”齐典就是那个拍马屁拍马腿上的副官,齐典忙敬礼回到说好。 一时之间,练枪场乒乒砰砰响个不停,王茂如觉得耳朵疼,便走了上去,那乌兰图雅见他离开,便也跟他离开练枪场上了地面,说:“生气了?小气鬼!” “嗯,生气了。”王茂如故作态度,将脸扭过去,憋着笑故意不看她。 “诶哟哟,还生气了呢,活该,谁让你还骗我呢。”乌兰图雅跳着到他的面前,王茂如左赚,她便跳到左边,右转便跳到右边,就是想站在他面前故意气他“哼哼,让你尝尝被骗,赖皮的滋味。” 王茂如憋着笑,忽然一把抓准了她的双肩,将身高一米六的乌兰图雅提了起来,吓了他一条。王茂如哈哈大笑,将她按在墙上,贴过去便强吻了过去,那乌兰图雅懵住了,直到舌头缠在一起才反应过来,呜呜干叫不出声,反抗半天没有作用,最后只好化被动为主动。动情深处,王茂如抱起她回到了她的院中,身后塔娜和哈斯其其格两个丫鬟相视一笑。九公主她们三个一块长大的,自然知道她的xing格和想法,轻易不服输的一个人,只是遇到了老爷,便被制服了,以往的撒泼耍赖都不管用了,这才叫做一物降一物呢。 一番之后,王茂如咂么咂么嘴,忽然叫道:“不对啊,你嘴里怎么一点酒味儿都没有?你喝的是水,是不是?” 乌兰图雅藏在他怀里,道:“是啊,怎么啦?不服啊?不服再来啊!” 王茂如……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王茂如洗漱好,正在和众夫人一起吃饭,魏东龄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说道:“大帅,报告,东蒙古胜福王爷,昨晚病逝了。” “哗啦!”乌兰图雅的碗掉在地上摔碎了,她站起来,道:“你说什么?我爷爷……去见长生天了?” 魏东龄点头“刚刚从电报局得到的消息,贵福王爷亲自发来的。” 听到确认的消息,乌兰图雅眼泪一下子止不住留了起来,这个倔强的女孩,哭的时候都没有声音,眼泪却像泄洪的闸门一般飞速流出,不一会儿居然晕了,容嬷嬷连忙扶好了她,说:“老爷,这……” “带去休息一下。”王茂如皱着眉头,挥挥手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