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81章 治丧(求订阅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1章 治丧(求订阅啊)

王茂如听到这个消息倒是第一个想到的是,胜福一死,东蒙古王爷群龙无首,唯恐发生叛乱,自己得前去平息慰抚一番,最好立贵福为东蒙古诸王之首,也好让自己有个稳定的后方。打定主意之后,王茂如一回身,见乌兰图雅哭得像个泪人,便说道:“你爷爷便是我爷爷,我带你回呼伦城奔丧去,收拾收拾一下,走吧。”又对玉琢说道:“玉琢,这几天家里就交给你了。” “爷,你去吧。”玉琢很懂事地应道。 玉蝉眼神中有些渴望,希望跟王茂如一起去,但是看看女儿,只好低下头,说:“爷好好处理。” “嗯。”王茂如先走大门,魏东龄跟在身后,等到出了后院,王茂如忽然对魏东龄说道:“派人,看好宫藏美咲,看他跟谁接触。” “大帅,怎么……” “我一直以来都怀疑,这个宫藏美咲是ri本的特务。”王茂如严肃地说道。 魏东龄吃了一惊,道:“大帅,那你还把她放在身边?” “ri本人无非是让她来监视我,语气ri本人千方百计收买我身边的人,让我不知道是谁,还不如让他们把监视的人就放在我这里,我好清楚地知道是谁在监视我。你把这消息告诉罗浩,让罗浩去做。”王茂如吩咐道。 “是。” 在前厅督军办公楼三楼的办公室,李木鱼早早地就来了。见到王茂如,立即敬礼道:“大帅早上好。” “你也早上好。”王茂如笑道,“坐,听说你好像是准备结婚了吧?” “多谢大帅赏赐。”李木鱼笑道。他的老婆是个俄罗斯的美少女,安置处的人买来的,花了二十个大洋,还是个处女。要不是这次俄国饥荒外加,哪有这么多俄罗斯美少女被拐卖到中国。而拐卖来的,绝大多数都被安置处给买下来,那些军官们,只要是没有成家的。想安家的,都被发了媳妇,一部分被分到军医处,当然。还有一部分被情报处要去了,说是培训服务员。王茂如是知道,罗浩想培训出来俄国美女间谍,便大笔一挥批准了罗浩的想法。李木鱼的老婆叫做库兹涅佐娃,跟后世的网坛美少女一个名字。据说身材好得出奇,本来罗浩准备要过去训练成王牌间谍的,被牛德禄当chéng rén情送给了李木鱼。牛德禄也是听王茂如说过一嘴,便记在心里了。李木鱼这些ri子过得非常舒心。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好事将近。准备要办婚礼了。 王茂如道:“在你结婚之前,有件事交给你去办。” “大帅吩咐。” 王茂如一字一顿。认真地说:“你去ri本,找到河田智雅母子二人,不管用什么方法,给我带回来,我不能让我的种,流落在外。” “是。”李木鱼正sè道。 胜福病逝不是小事,他是东蒙古的盟主,东蒙古个旗都以他为尊。有他在,东蒙古个旗都看着他怎么做,各部也很少被其他势力拉拢走,此番胜福没了,也不知道东蒙古各部如何想。因此为了稳定呼伦贝尔,王茂如必须回去,好在,因为中东路被王茂如占了,来往方便许多。他交代好蒋方震和祝永泉一切,有跟何如飞说好安心筹备阅兵仪式,自己去蒙古最多十天,最少七天,之后与唐绍仪也说明了一下,唐绍仪叹道:“他也是为英雄,只是岁月不饶人啊,他是你妻子的爷爷,自然也是你的长辈,你去吧,zhèng fu方面交给我,一切有我处理。” 带着妻子,王茂如乘坐火车用了一天一宿抵达了中途站博客图,稍作休息之后,抵达了海拉尔,骑着马跑回呼伦城。 此时,呼伦王府挂着白素,走进去的时候,哭声一片,贵福见到王茂如夫妇两人携手回来,红着眼睛要跪礼,王茂如忙拦着,老丈人跪女婿哪能承受得住,便道:“岳父大人,节哀,小婿来迟了。” 贵福心里一阵别扭,什么叫做岳父大人我来迟了,你岳父我还没死呢,忙让开扶起说:“给阿爷拜拜吧。” 胜福的病逝似乎在情理之中,从去年开始,他就开始哮喘,而且肝部也出现问题,由于长期饮酒导致的肝病外加身体衰老,最终让他刚刚度过了这个冬天便撑不下去了。他没有看到草原上的鲜花盛开,也没有看到东蒙古越来越繁荣,但却一手促成了东蒙古与尚武将军王茂如的牢不可分,从此至少从王茂如的角度而言,不会动不动就举起屠刀对付异己之士了。从这一点上看来,胜福的智慧也显露无疑,天下大事未必看到三五十年,但从眼前来看,却是保得一方平安。 也正因为如此,胜福的丧葬便不能马虎,东蒙古包括呼伦贝尔十一旗以及黑龙江,热河,吉林,奉天,察哈尔数十位扎萨克王爷都纷纷前来吊唁,外蒙古王公们更是派出了三百人的吊唁团前来慰问。 贵福肥胖的身体这几天是瘦了下来一些,父亲的死,东蒙古盟主的竞争人选,丧事的cāo办,等等一切都压在他的身上。还好有王茂如在一旁帮衬一些,至少从金钱和人力上来说,胜福的葬礼不比历届任何蒙古王公寒酸。 四十几位扎萨克来吊唁,但真实的目的却是向王茂如探口风来了,呼伦城是一座风向标,自从联姻之后蒙人的地位已经和汉人平起平坐,他们担心的是王茂如对他们的态度发生变化。而王茂如担心的则是他们不稳定,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王茂如承诺东蒙古诸王地位不变,优厚各部王爷。当然,也jing告各位,如果对他采取敌意,王茂如同样也会以及其严厉的方式,消灭对手,从现有的方式来看,就是灭族,吓得大家赶紧说不敢不敢。 王茂如尤其对哲里木盟科尔沁各部注重拉拢,而锡林格勒盟(大部在察哈尔),邵乌达盟,卓索图盟(热河)也逐渐开始对王茂如拉拢起来,这些地盘他迟早要打下来,但却不是现在。外蒙古六汗部比起内蒙诸部来说就实际很多,眼瞅着俄国逐渐不行了,而东部出现了一个极其强大的军阀王茂如,外蒙王公门小算盘开始盘算起来,是归回一统,还是继续坚持投靠俄国,也成了他们心中的难以抉择的问题。本着两不得罪的原则,外蒙王公们开始拉拢起王茂如来。对于上次界碑冲突之事,各王公开始批评车臣汗部喀尔喀中右旗旗主多尔济帕喇穆,说他不该招惹王大帅,并且向王大帅赔礼道歉。 喀尔喀部中右旗扎萨克多尔济帕喇穆郁闷得不行,你们倒是能做好人,当初他娘的不是你们鼓动我跟王大帅死战到底吗,还暗着输送援兵和武器,要不是自己眼快心思细腻达成和解,造成了不死不休的架势了,如今你们当好人了,当真把他气得够呛。王茂如倒是搭着他肩膀,cāo着刚学的几句蒙古,说:“不打不成交,咱们俩是不打不成交,不如结为安达如何?” 多尔济帕喇穆惊喜不已,虽然他不怎么会说汉话,王茂如也不怎么会说蒙语,但是在结结巴巴的语言交流之中也知道了王茂如的好意,于是立即表示愿意与这位汉族英雄结交,两人在四十几位蒙古王爷的见证下,拜天地结为安达,向长生天发誓永世为兄弟不动兵戈。 与多尔济帕喇穆的结拜,虽然是王茂如一时之举,倒是让他得到了一个有力的后援,至少从外蒙来说,他得到了骁勇的喀尔喀人的归心。而时时刻刻提心吊胆担心外蒙报复的喀尔喀人,也在他与多尔济帕喇穆结拜之后放下心来。 胜福举办的葬礼规模很大,在出葬这一天,不但是蒙古诸部代表,就是民国zhèng fu也派人来到此处,吉林孟恩远,奉天张作霖,热河都统姜桂题,察哈尔都统田中玉,ri本人,俄国临时zhèng fu纷纷派遣代表吊唁。ri本的代表是前田新兵卫,这位大难不死的特工如今仍旧jing神奕奕,见到王茂如之后,双眼放光虎视眈眈。他的举动被岑仑王爷看在眼中,岑仑早就知道ri本人对王茂如的态度,ri本似乎对他有两种声音,拉拢与消灭,而这两种态度也经常摇摆不定。ri本关东军似乎更倾向于消灭,而ri本参谋本部更倾向于拉拢,作为这两种态度的代表,前田新兵卫与土井市之进竟然都来到了此处。 虽然曾经抓不过,但王茂如没有见过前田新兵卫中佐,倒是对土井的到来很惊讶,土井带来一个坏消息,ri本zhèng fu拟定了一个协约,以中东铁路哈长线(哈尔滨到长chun)为条件,帮助王茂如训练军队,而且将会派遣数千士官进入王茂如的军队,协助担任教官指导作战,训练等。王茂如吃了一惊,这要是打赢了,自己的黑龙江陆军不就立刻成了皇协军了吗?不过直接拒绝也不好,再说从ri本人的角度看来,ri本人是吃了大亏的,将ri本的jing英士兵送入中队协助训练,而且拿得还不是王茂如手中的地盘,是如今在俄国人手中的中东路哈长线。ri本人看来,王茂如要是连这都拒绝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傻瓜,要是他有心想要争夺天下的话,绝对不会拒绝。 ri本人虽然自信满满,却还是被王茂如给了一个重击,王茂如拒绝了他们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