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82章 情敌变朋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2章 情敌变朋友

当然王茂如没有直接拒绝,便对土井说了个条件,哈长线谁打下来就是谁的,也不必交换什么的,至于派遣数千士官进入军队倒是没有那么必要,ri本军官训练的经费自给是出不起的,不如派遣几百士官帮自己训练炮兵,他说自己非常崇拜ri本炮兵的作战水平,至于步兵倒是不必那么麻烦,中国最不缺乏的就是步兵了。 ri本人碰了一个冷钉子,倒也没有恼怒,毕竟双方的谈判也不能一蹴而就,而且ri本人在拉拢张作霖还是拉拢王茂如之间仍旧没有下定决心。 民国派遣吊唁的人,说起来跟王茂如还有一段渊源,这人叫做廖志鹏,当初毕桂芳担任对俄谈判公使的时候,担任毕桂芳的秘书,后来在外交部之中留职工作,逐渐高升。不过他和王茂如的交集在与,在他义气风发的时候,追求唐宝琪未果,被王茂如击败,气得他脸sè苍白大病了一场。这人倒是记仇,见到王茂如,冷哼一声,也不怕王茂如如今的身份,训斥道:“既然不喜欢,何苦玩弄别人感情。” 王茂如赶到莫名其妙,这民国代表说话什么意思,其余人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倒是廖志鹏说道:“当初你追求唐六小姐,却不珍惜,如今娶了这么多老婆却气走了宝琪,难道你只是玩弄女人,却不懂得珍惜女人?” 他说这句话,王茂如才反应过来过。仔细看看,原来是当初的那个戴眼镜的小白脸,如今做了高官了,气势也不一样了,便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你,是老友了。一起喝一杯啊。”廖志鹏点点头,道:“正有许多话要问你,憋在心中不吐不快。便是你要杀了我,我也要说出来。”王茂如摇头,道:“我怎么会杀了你。你是人才,如今干这么对我说话的人,都是人才。” 两人便喝起了小酒,说讲起来,这廖志鹏对于王茂如抢走他心仪的女人倒是不生气,而是气得王茂如不珍惜,王茂如也说自己的确是真爱宝琪,只是自己身份释然,绝不可能只有一个老婆,而宝琪深受美式做派的父唐绍仪的影响。觉得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老婆,便负起出走美国。 廖志鹏说道:“去年席卷美国的大流感,几乎让唐六小姐丧命啊。” 王茂如吃了一惊,他后来问唐绍仪,得知唐宝琪并没有病逝。而致使谣传,病逝的是顾维钧夫人唐宝玥在美国的一个同学兼干妹妹,闹了一个乌龙。为此杨度还特意前来道歉,说自己不明真相,差点误导王茂如。 廖志鹏道:“我在外交部,自然知道的更加详细。去年美国闹起来流感,她也患病了,只是不严重,但是没有重视起来,到最后严重了,也是经过了一番努力才病愈。唉,我听人说,她在发烧昏迷的时候,还读者一首诗,后来这首诗传了出去,原来是你写给她的情诗。写书作词,我不如你,追女孩用心,我不如你,但用情至深,你不如我。宝琪一ri未嫁,我便一ri不娶,我看是我的至诚之心打动她,还是你的多情能打动她。”继而又非常慷慨地说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将来我必定会胜过你。” 王茂如摇头苦笑,这小子,真是牛脾气,可是当初怎么就放弃了呢,也许真是受挫之后才大耻之后大勇吧。倒也令人佩服,便说:“你不错,我愿意结交你这个朋友,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希望靠着唐家攀龙附凤往上爬的小人,如今看来你倒是不错。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认识一下,我叫王茂如,字秀盛,祖籍直隶。”便伸出手去,能让王茂如认为是朋友,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如今他的地位索然,周遭哪有敢认他为朋友。 廖志鹏伸出手,握在一起,说:“廖志鹏,字飞鸿,外交部一等秘书官。” 胜福的葬礼之后,东蒙古开始重新竞选盟主,王茂如支持自己的岳父贵福担任,其他人纵然有心,却也无力,贵福以绝对优势成为东蒙古新任盟主,并担任大呼伦贝尔州十一旗议长一职。 不过此时,王茂如却遭受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暗杀,原来是有外蒙古王公新得到一座欧式挂钟,说要送给王茂如作为礼物。也许对于蒙古人来说,这立式大钟没有谐音的问题,但是对于说汉语的中国人来说,送钟等于送钟。王茂如不喜,让人将这钟送到了议会去,放在议会门口,当晚的时候,议会大门发生了剧烈爆炸,直接将整个议会三层小楼炸坍塌。呼伦贝尔jing察署长宗庆恩连夜勘察,发现原来在立式大钟底座中藏有剧烈炸药,由于是封闭在底座金属块中的,外人很难察觉到,而且挂钟的指针是作为激发器,等到夜里十二点的时候触动激发开关,形成了一个定时炸弹。 王茂如大怒,下令批捕这位扎萨克王爷,这王爷也吓得够呛,说自己并不知情,是有个俄国贵族老爷给自己出的主意,等到找那位俄国人的时候,俄国人早就跑到不知哪里去了。吃了这个哑巴亏,王茂如好不开心,次ri便返回齐齐哈尔。这个刺杀没有成功,倒也是凑巧了俄国人不知道送钟在中国的不详,要是ri本人的话,以他们的细心程度绝不会出现这种纰漏。不过联想到ri本人的暗杀手段,王茂如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他们可是深谙中国文化潜心研究中国的,不是傻大黑粗的俄国老毛子。 乌兰图雅想要陪一陪家人,便留在了呼伦城,没有随王茂如回来。等到王茂如回到督军府的时候,罗浩悄悄地报告,说根据情报处特务的追踪得知,宫藏美咲在这七ri之内,接触过十五个人,其中五个五个ri本人,三个朝鲜人,七个中国人。经过一一排查,发现其中有两个朝鲜人和一个中国人非常可疑,经过追查但却意外得知这三个人在两ri之内,接二连三非正常死亡,线索也断了。而宫藏美咲也更加谨慎老实了,在管家王鹏的安排下,进入了黑龙江省第一公立高中就读高一年级。 “高中……”王茂如喃喃自语了一下。 罗浩苦笑道:“这些更难查了,省公立第一高中,如今有学生三千四百人,其中高一年级就一千六百人,实在是……唉。”自宋小濂担任黑龙江督军开始,到朱庆澜,毕桂芳,再到王茂如,这黑龙江省公立第一高中,一直以来都是黑龙江人才培育的摇篮。四个人都是文人出身,对于教育的看重自然不少于任何人,公立第一高中的投入也不断加大,至王茂如担任督军之后,第一高中的投入翻倍,学生人数也变为原来的两倍,一个高一年级,就一千六百人,高二年纪五百人,高三年级才三百多人。 小ri本把一个联络员放在高中,何其容易也,这也是罗浩苦恼之处,更苦恼的是,学生们一直都是将军们的心头肉啊,打不得碰不得的。 “算了,你多注意一下就是,还有,注意的是,不能让老师中混进去激进的人。” “激进的人?”罗浩奇道。 “宣扬各种主义的人。”王茂如冷笑道,忽然想到后世的办法哈哈大笑,将罗浩倒是笑得莫名其妙,说道:“尤其是如今流行的布尔什维克主义,这些人一旦在讲台上讲与课堂无关的话,一律……秘密处决。所用方式,可以是意外,谋杀,或者制造出争执,不能以国家的名义,知道吗?注重舆论影响。” “是。” 罗浩领命下去之后,王茂如想起了后世的学生,他们为什么没什么那么老实了?还不是书包给压得喘不过气来,用书包压死主义,似乎是个好主意,于是打电话,说要去拜访一下唐绍仪,并将教育厅长汪国库一起约来,商谈教育改革。 唐绍仪很是奇怪王大帅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便暂时将手头的事放在一边,等王茂如和汪国库一起到来。 汪国库也是很茫然,他属于点头先生,虽然文人,但没有文人的一身傲骨,倒是颇具文人的圆滑,因为属于在黑龙江省内最早对王茂如投诚的省级官员,替把持教育厅。当然,别人也没有跟王茂如争教育厅的,谁会争取这个没有油水的部门。 王茂如见两人到齐,第一句话便是说:“我要对教育进行一番改革,希望二位协助。” 见他一脸严肃,两人不得不打起jing神,仔细听他说。 王茂如道:“最早在呼伦贝尔的时候,学校配置是小学四年,高小四年,中学四年,大学四年,一共四级十六年。但是黑龙江许多地方与呼伦贝尔实行不一样的制度,如齐齐哈尔,实行的是小学五年,中学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制度,造成很多混乱。因此教育需要统一,教材,教法,教师,都需要统一。呼伦贝尔的小学,高小,中学,大学制度已经成熟,我将在全省推广这种制度,希望二位配合。” 唐绍仪和汪国库两人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有多大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