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85章 王茂如兵下天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5章 王茂如兵下天津

随后,王茂如取消暂编师编制,本来暂编师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十三个旅各归原位。他找来参谋长蒋方震,与之共同商议出兵大计,蒋方震倒是反对王茂如出兵,说赴欧参战不是小事,也不是玩笑,一个师一万多人怎能出兵?王茂如先是笑而不语,待蒋方震苦口婆心劝了半天,自己都累了,才说:“百里兄,如果我说,我练这一支部队,不是为了赴欧参战,而是为了收复外蒙,你信不信?” 蒋方震吓了一跳,道:“什么?收复外蒙?” 王茂如点点头,道:“是,收复外蒙,你没听错,我这支学生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他们派到欧洲去。” 蒋方震摇头苦笑,道:“别说是我啊,全世界都被你给骗了啊。” 王茂如道:“所以,你们参谋部不能闲着了,现在我给你布置三个任务,第一个任务是取běi jing,第二个任务是取吉林,第三个任务是取外蒙古。” 蒋方震感到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这怎么还取běi jing,不是吓唬吓唬黎元洪吗?真去打běi jing,那就是造反啊。 王茂如制止住他的讲话,道:“取běi jing,我带学生师去,以参加欧战的名义借故到天津,然后直取běi jing,逼迫黎元洪收回成命。放心,我不会推翻黎元洪这个合法大总统的,我只是要他一个态度,北洋军阀,不能随意让人欺凌。而你呢,则尽快制定出尽取吉林省的计划来。” “名不正则言不顺啊。”蒋方震道。“如何与吉林动兵戈?我们刚刚签署完东四省互保协议。” 王茂如笑道:“百里兄,军事上的事交给你,政治上的事嘛,交给我。” “好。”蒋方震也只是说说,他和蔡锷相比的话,比蔡锷更是政治上的盲人,尽管身兼重任。但是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自己出了军界干涉其他是合理的。也正因为如此,蒋方震才最终被蒋介石重用,因为他从不拉帮结派。 蒋方震拿出地图。仔细看了一下,笑道:“取吉林很是简单,只需要四个旅而已。宫小旗骑兵旅,李品仙步兵旅,任元星步兵旅,外加一个刘健的炮旅就足矣了。” “好!”王茂如笑了,道:“现在我就委任第一路军,李品仙担任第一路军总指挥,下辖第二,第五,第八,第十旅。参谋部制定计划,豪夺吉林省。” 蒋方震仍旧是苦瓜脸,大帅这是要逆天吗?擅动兵戈,难不保会引发东四省内战啊,便劝道:“大帅。是否考虑到了奉天方面的反应呢?奉天督军张作霖所图非小,若是咱们动手,他可能联手孟恩远对付我方,这就不利了。” 王茂如点头,道:“你说得对,这样吧。任命李德林为第二路军总指挥,率领第一旅,第十一旅,第十二旅驻扎呼兰,随时准备支援第一路军。具体计划,调动,你们参谋部要做一个计划,还有,在齐齐哈尔组建第三路军,由你做第三路总指挥,下辖第四旅、第六旅、第七旅、第十三旅,负责jing戒黑龙江省安全。任命赵增福为第四路总指挥,下辖第三旅、第九骑兵旅,呼伦城练兵处即刻组建第十四步兵旅,委任原第三旅副旅长杜宝三为第十四步兵旅旅长,归赵增福指挥。” “是!”魏东龄接到指令,立即记了下来。 蒋方震只能报以苦笑,得了,咱大帅这消停才一个月,又要闹腾了。“大帅,难道不阅兵了吗?”他忙问。 王茂如道:“阅兵嘛……看来要延后了,因为之前我忽略了一件千古要事啊!” “千古要事?” 王茂如点点头,心说你们自然是不知道,那就是张勋复辟嘛,谁会想到,张勋这个长江巡阅使,鞭子军头头,会荒唐到复辟。要是他复辟的对象是袁世凯也就罢了,偏偏是满清小皇帝,真是可怜可悲,失败的下场是注定的啊。而且他绝不会对蒋方震说,他带这学生师去天津的目的,就是图一个再造共和的美名的,驱赶张勋,再造共和。 段祺瑞,不好意思,我要抢你的功劳了。 整顿学生师之后,委任祝永泉担任学生师参谋长,毛子平担任参谋官,费朝贵为副师长,刘植达,孙子仲,马三刀为学生师三个步兵旅旅长,随后立即乘坐火车出发。出发前,王茂如对蒋方震说道:“百里兄,按照计划行事,家里都交给你了。” 尽管蒋方震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他的计划,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还是严肃地说:“秀帅,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中。我给你看好家,就不会丢了一草一木一砖一土!” 王茂如哈哈大笑,一甩斗篷,回身而去。 火车笛声响起,一万多年轻的士兵,背着步枪轻机枪,头戴新铸的黑sè钢盔,每人腰间挂着十颗手榴弹,带着一百二十发子弹,身背雨衣,行军被,工兵铲,踏上欧战的征途。 图经沈阳城的时候,张作霖亲自前来送别,握着王茂如的手说:“没想到,秀盛老弟你真去欧洲啊,一群白鬼,你可要小心一些啊。” 王茂如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他肯定开心死了,自己一走,东北的局势就开始对他有利了。王茂如笑道:“出兵欧洲,是我从小的梦想,小时候欧洲流浪,发誓要带兵马踏欧罗巴,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你说是不是,雨亭大哥?” “那是,那是。”张作霖哈哈大笑,道:“有钱有势有权,不显摆显摆,那是王八蛋,哈哈哈,我老张也这么得瑟过。”忽然见杨宇霆匆匆忙忙地跑来,站在一旁yu言又止,张作霖道:“说,秀盛老弟不是外人。” 杨宇霆道:“汤旅长……汤旅长杀了两个jing察。” “什么?汤二虎杀了两个jing察?”张作霖勃然大怒。 “是。”杨宇霆道,“汤旅长的司务长去街上买菜和jing察发生矛盾,被jing察抓了起来,汤旅长的双枪将刘景双去jing察局大闹一场,毙了两个jing察,咋了jing察所。” 张作霖一拍脑门子,苦道:“这个汤二虎啊,太过分了,他妈了个巴子的,还有刘双枪,这小王八蛋手黑着呢,能乱开枪吗?” “他不是乱开枪,他是杀鸡儆猴,给jing察长王永江看呢。”杨宇霆分析道。 张作霖很是无奈,这汤玉麟和王永江的矛盾不单是奉军上下皆知,就连东四省也是众人皆知,汤玉麟的个xing向来是风里来雨里去,大大咧咧,不喜欢谁,那绝对是要说出来。他有些类似于商元青,这种人是猛将,忠心不二,但是xing格却执着爱惹事,而且惹事惹得还不是小事儿。张作霖想王茂如告辞道:“老弟,我得走了,二虎他……唉。” “阁臣兄只是脾气嚣张,但是他始终是终于大哥你的,宽心一些,多劝劝,老兄弟了嘛。”王茂如劝道。 张作霖苦笑道:“秀盛老弟,老哥哥倒是佩服你啊,年纪轻轻治军却极有方法,老哥哥这点要向你学习了。” 王茂如能说什么,张作霖的这些兄弟都是跟他一起当胡子当土匪起家的,与自己的手下都是军官不一样,张作霖的手下更多的是土匪脾气,猛则猛矣,有时候过了头,连老张的面子也不给。 北有王茂如带兵南下支持段祺瑞,南友倪嗣冲起兵北上,黎元洪绰绰不安,他手下都是jing察部队,那有什么战斗力,而且武器奇缺,各省一,连关税都没有了。黎元洪害怕王茂如和倪嗣冲直接给他来个逼宫之举,连忙找手下幕僚商议如何解决。这倪嗣冲倒还好打发,只需要请段祺瑞出山就可以,但是这王茂如可一头吃不饱的狼崽子。当初他手下兵出湖南,打得黔军丢盔弃甲,跟俄国护路队打了一仗,干掉护路队几千人,首次代表中人战胜白人,更被说外蒙如今对他特服服帖帖的了。他来干什么?真的是要赴欧作战?怎么打发他呢? 黎元洪幕僚们正在想着,便听到了个坏消息,王茂如的参战军第一师刚刚抵达直隶,遭遇江朝宗的部队,打了一仗,江朝宗组建的临时戍卫队丢盔弃甲跑回běi jing城,两千人打仗只是死了三四十人,其余的全被生擒了。 学生组成的部队就是这样,斗志昂扬,而江朝宗的人马原来可是jing察,手持jing棍盾牌执勤查案的jing察,遇到一群不要命的学生组成的军队,哪能地当得知这一群下山猛虎。 当初与俄国人冲突,王茂如派遣了所有军队,唯独没有派遣学生兵,一来是害怕他们经验不足,二来是蓄力。这不,江朝宗的部队刚刚在火车站拦阻一下,准备仗着自己北洋老人训斥一番,哪成想王茂如直接挥手对手下说:“去,生擒之!” 学生兵们嗷嗷叫喊着,端着带刺刀的枪冲了上去,见人多便是手榴弹扔过去,那轻机枪是一边跑一边扫shè,中了子弹蹲下来包扎一下立即冲上来,浑不怕死。 jing察部队那经历过这个,一个个都吓傻了,带学生兵冲近身之后,更是完了,那学生兵或三人一组或两人一组,上来就是一个透心凉,前面一排六十多个jing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扎死了。江朝宗不好,立即骑马就跑,其余jing察们就像是被追赶的鸭子一般,让学生兵追赶得四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