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86章 张勋进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6章 张勋进京

卷三千古奇功 第286章 张勋进京天津的百姓见到了一群穿黑军服头戴黑sè钢盔士兵满大街追赶穿黑sè〖jing〗察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奇特景观,倒是乐得站在房上,高喊:“介边,那经擦(〖jing〗察)崽子藏介边里了!”好嘛,百姓早就对〖jing〗察不满了,赶上军队打〖jing〗察,自然是帮起了军队。 江朝宗回到总统府,风尘仆仆,先是把自己形容得多么英雄,什么以一敌百,以一敌千,就差说自己拿一杆破枪能打下来飞机了,到最后说可惜王茂如带领好几万参战军,都是想要去欧洲打仗的,太他妈狠了,自己这才憾负对手。周遭知道他的,岂能不心里大骂无耻,谁不知道你的能耐,这么多年,何曾打过一仗?你若是能打过北尚武,那我就是如来佛祖了。不过大家倒也没有拆穿他的谎言,黎元洪早年也是旅长,自然知道这江朝宗的话里漏洞百出,败就是败了,还胡扯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茂如抵达天津之后,亲戚前往段祺瑞公馆拜访,并说明一定要迫使黎元洪收回成命,否则武力逼迫其下野。段祺瑞大为感动,握着王茂如的手说道:“秀盛当为我北洋干将,北洋后继有人啊。”眼见王茂如如此支持段祺瑞,众人难免将他归为皖系一伙儿。 其实说他归为皖系的话,倒也不差什么,王茂如最早是受到段祺瑞的表彰,这才做到尚武将军一职。其后也是在段祺瑞的支持下高升,后来投靠袁克定才开始与之决裂。但是袁世凯死后,王茂如先是支持段祺瑞做〖总〗理,而后又支持他对德宣战,如今公然带兵逼迫大总统,段祺瑞心中自然有数,说道:“以后。北边的事,就全委托给你了。” 的了段祺瑞的保证,王茂如高兴不已。段祺瑞的意思很明了,很清晰,他支持自己在东北称王了。段祺瑞虽然是陆军总长。但是手上没有士兵,有兵的是手下将领,王茂如携带参战军到来,倒是让他有了指挥的军队。 段祺瑞高兴了,黎元洪就哭了,完了,难不保,在混世魔王王茂如的冲动下,自己是第一个被手下人掀翻的总统啊。正在黎元洪愁眉苦脸的时候,一封电报救了他。原来是长江巡阅使张勋发来救援信,说要带兵勤王,支持黎元洪。张勋的鞭子军可算是百战jing兵了,王茂如的参战军虽然武器jing炼,但是成军时间毕竟还短。哪能抵得住张勋的老北洋。黎元洪立即破涕为笑,给张勋发电,着令他立即入京,匡扶时局,挽回大局。 王茂如兵入天津的之后,却没有即刻带兵入京。他等着呢,等着张勋入京呢。因为王茂如这只蝴蝶的逼迫,张勋应该比历史上更早入京了吧。在天津的时候,得知许兰洲在此担任国术馆馆长,李景林也同时协助,于是赶紧拜访老将。虽然是曾经的对手,但许兰洲毕竟是前辈。 许兰洲没想到王茂如回来拜访他,连忙迎接,说道:“秀帅前来,芝田不胜荣幸啊,天津国术馆蓬荜生辉,哈哈哈。”于是便带着他参观了一下天津的国术馆,却见李书文在给弟子讲解,便对许兰洲笑道:“老爷子还在嫉恨我那一枪之仇?” 许兰洲哈哈大笑,道:“李师傅早就忘记了。” 李书文见事王茂如,便让弟子们散去吧,带着几个爱徒走来,抱拳说:“秀帅,别来无恙。” “老英雄仍旧是老当益壮啊。”王茂如夸奖道。 李书文哈哈一笑,引用典故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大家笑了起来,许兰洲便介绍起来这国术馆中人,如今天津租界〖中〗国是最繁华之所在,天津国术馆中的人才也是聚集了全国国术jing英,许兰洲一一介绍,有河北第一八极大师孙禄堂,武当宋唯一,大侠杜心武,韩慕侠等人。这些一个个身负故事传奇的人,如今能在天津国术馆中见到,当真是一生幸事。王茂如与之交谈武艺交流,说起南北大盗高二,岂料到韩慕侠说他曾经与之交手过,当时还小负于对手,这南北大盗武艺高超,只是最近五年失踪了。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他只是洗白了,如今做了官军,在我黑龙江陆军担任武官一职,已经跟我有四年了。”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绿林上著名的南北大盗跟了他了,又联想到许多绿林高手失踪,估计也是投奔了眼前这位王督军了。 稍后王茂如请诸位前辈再出山,孙禄堂代表大家拒绝了王茂如的好意,说道:“秀帅的好意,我们一些人心领了,只是我们年纪大了,不能随军东征西讨,而且我们愿意将国术发扬广大,扬我国威。因此大家才不顾一切,建立这个国术馆。不过秀帅如此看得起我们这些武人,以后若是秀帅有什么差遣,我们愿意全力以赴。” 其他武林前辈也纷纷拒绝进入军队,大家年纪也大了,对于仕途看的不那么重了,倒是想好好的把国术发扬光大。倒是许兰洲说道:“我虽然不再出山,但是愿意推荐一个人,就是李景林,他如今跟着我,的确是浪费人才,若是秀帅看得起,便让他跟你回到军队之中吧。” 王茂如高兴道:“我正需要芳宸兄这样的大将啊。”李景林虽然做参谋不行,但是他做将领却是很猛的,这样的猛将配以参谋配合,也是一员虎将啊。李景林对于投奔王茂如没有任何不适应,毕竟他败得心服口服,跟许兰洲在天津一年多,尽了下属的责任了。王茂如委任李景林暂时为参战军第一师参谋官,辅佐祝永泉。虽然老英雄们不想入仕,但是他们的徒子徒孙未必不想,老英雄孙禄堂把自己的小徒孙白子清送了过来,这白子清也是个习武天才,生得英俊潇洒,长得跟后世的那个台湾的小帅哥吴尊很像。王茂如一问,好家伙,这小子练得童子功,心说幸亏是孙禄堂的徒孙,而且练的是童子功,要不然但凭这幅长相得祸害多少民国少女。 张勋接到了黎元洪的电报之后大喜,立即率领手下军纪恶劣的五千鞭子军北上,乘坐火车快速驶来,不过跑到běi jing之前,却不走了,非要黎元洪解散国会和解散京津jing备司令部。黎元洪riri担惊受怕王茂如的大军会攻打běi jing,于是只好听了张勋的话先撤掉了王士珍、江朝宗和陈光远的职。可是解散国会不是一件小事,这事干了之后,黎元洪的骂名就背定了,但偏偏张勋以此为要挟,这前后狼后有虎,黎元洪选择信任张勋这位老将了。但是代〖总〗理伍廷芳不愿意签解散国会协议,让别人担任,谁敢干这事儿?祖宗都得背上骂名。 倒是一个人忽然站出来,说要替大总统分忧,这人就是战败又被撤职的江朝宗了,黎元洪是病急烂乱投医了,竟然下令任命江朝宗为国务〖总〗理,令江朝宗解散国会。 国会解散之后,一些督军纷纷取消du li,唯独王茂如,非得要求段祺瑞担任〖总〗理,大军赖着天津不走了,黎元洪再一次惴惴不安起来,电邀王茂如进京共商国是。王茂如回应道:“我若进京,要么带兵而入,要么陪同段〖总〗理而入,否则免谈。”每ri与段祺瑞,徐树铮,〖ri〗本参谋斋藤佐夫等,由于天津名流交流,正恰巧袁世凯时期前代替〖总〗理朱启钤等人也避居与天津租界,梁士诒,杨士琦等人也隐居于此,一时之间,天津竟然无比热闹。 因王茂如年轻得志扶摇直上,为段祺瑞重视,也成了各方拉拢的对象。凑巧朱启钤五女朱湄筠十二岁生ri,邀请几个好友来朱家庆一下生ri,共同聊聊天说说时局。段祺瑞欣然答应,王茂如也点头认可,张奎安也从běi jing回来,王茂如便带着张奎安去拜访。 朱启钤家有八个女儿,号称朱家八风,其中以二女儿主淇筠三年前嫁给章士钊之子章以吴为人称颂,但是三女儿朱淞筠却是靠丑闻出名。朱淞筠年轻貌美,在袁世凯做皇帝之前,朱启钤又身兼重任,因此希望能够娶她的人不在少数。后来她自己选择一位丈夫,姓毛,上海《时报》有人便挖苦她,写了一篇《朱三与汽车》的文章,说běi jing社会称朱三小姐谓交际界之huā,全国上下都知道她的芳名,这位小姐风流倜傥,艳事争传,足以倾倒一时“愿为东床客者颇不乏人”。面对众多追求者,朱三小姐左右为难,想了一个办法。她与众多追求者相约,自己驾汽车疾驰,追求者自后跑步追逐,谁能追上三小姐的汽车,她便会嫁给谁。 一时之间“yu把东亚变西欧,到处闻人说〖自〗由。一辆汽车灯市口,朱三小姐出风头。”这首诗把朱三小姐的风流写尽无疑,朱淞筠由此出名了。不过朱淞筠与毛先生的婚姻也不长久,结婚一年便离了婚,感情没了,两人相互吵架拌嘴,便离了婚。虽然离婚这件事自古以来就有,但是〖自〗由恋爱,自己离婚,这件事倒是惹得街头巷尾小报刊登八卦。不过报纸虽然说百般诋毁朱淞筠,却并非真的是朱淞筠如何不好,而是出于政治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