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89章 王茂如起兵讨张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89章 王茂如起兵讨张勋

卷三千古奇功第289章王茂如起兵讨张勋 有投机钻营、攀龙附凤之人,想在这大变局中削尖脑袋钻进去,捞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偏偏张勋有一条规定。他的选人、用人的标准以辫子评判。 民国已六年,不仅百姓,连清室王公贵戚都已剪发,谁脑后还拖着那根猪尾巴。 于是,弄虚作假者应运而生。找一根假辫子戴上,甚至就是剪下老婆、小妾的辫子,暗暗缝在叫做“纬斗”的清廷朝冠之上,希图蒙混过关。不光是辫子,连朝服也成了稀缺之物。那几ri,做官服的裁缝大发其财,ri夜加班也难以完工。无奈之下,有人竟跑到梨园去租戏装蒙事。 紫禁城门前投帖问安的骤然多了起来。那看守大门的守卫恍惚之间也把自己当成了大内禁军,趾高气扬,耀武扬武。内务部司长王扬滨、欧阳溥存也去递折请安。守门的问他们什么职务。王扬滨、欧阳溥存不敢抬头,低声下气地说:“前内务部司长。”守门的竟厉声叱曰:“司长不过掌印郎中,五品官耳!够不上请安。”将他们赶了出去。 时张勋的侄子张弼延,张敏斋也反对张勋复辟,被张勋大骂赶出了家,跑到了天津,正巧段祺瑞马厂誓师,遍观王茂如手下军队,兵强马壮jing神抖擞,万多军队面面看不到边际一般,两人不禁长叹一声:“叔叔危险矣。” 张勋复辟有功,宣统皇帝亲封他为忠勇亲王。回到家中。张勋向老婆曹氏炫耀,施施然面有骄sè。曹氏倒是深明大义,大骂张勋无良。她说,民国待你不为不厚,今冒天下之大不韪,你就是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为子孙后代想想!今天皇上虽封你为忠勇亲王。恐怕将来你就要成为平肩王了。张勋不解,问妇何为平肩王?曹氏答曰:你将来首领必不保。一刀将你的头颅砍了去,你的脖子不就与两肩一字平了吗!张勋“呸、呸”几声。算是吐走了晦气。他是个惧内之人,只得咽下这口怨气。 张勋复辟成功之后,任命万绳栻、胡嗣瑗为内阁阁丞。雷震chun为陆军尚,梁敦彦为外务部尚,张震芳为度支部尚,王士珍为参谋部大臣,朱家宝为民政部尚,徐世昌、康有为担任弼德院院长,自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 黎元洪坐在总统府之中,后悔不已,完了,自己一世英名。被张勋毁于一旦了,他请的不是救兵,而是灾星啊。张勋还准备请他来担任内阁大臣,黎元洪哪敢啊,连忙带着两个心腹化妆跑到东交民巷法国医院之中避祸去了。 段祺瑞在天津得知消息之后。连夜召集梁启超,徐树铮,王茂如等人商议讨张大计。和历史上不同的是,历史上段祺瑞此时手下一兵一将也没有,只得跑去陈光远的兵营中亲自说服陈光远,但这次不一样了。段祺瑞召集王茂如之后。天津外围一万六千参战军立即嗷嗷叫战,振聋发聩,那陈光远的jing察部队吓得连忙主动跑过来要参加讨张大军。 梁启超执笔发布讨张檄文,其后冯国璋,孙文,陆荣廷纷纷附应一致反对复辟,段祺瑞于是在天津马厂,组建共和军自任总司令,慷慨誓师。马厂誓师时段祺瑞与冯国璋共同陈述张勋八大罪状,随后段祺瑞任命王茂如为东路军司令,曹锟为西路军司令,统称为讨逆军,共同征讨张勋。 王茂如接到命令之后,手下一个师三个旅一万六千人,由有前段时间俘虏组成的两千辎重,共计一万八千人,汽车一百辆,立即出动兵发běi jing。 张勋派遣干将率领一千临时组建的原八旗士兵到廊坊准备截住王茂如的讨逆军东路军,岂料到王茂如素来是兵贵神速,张寻的人刚刚走出běi jing城没多远,就得知王茂如打下了廊坊,一路赶来了,这帮八旗大爷们立即一哄而散,相互哭喊道:“北尚武来了,北尚武来了,大家跑啊,老毛子都打不过他!”可怜的营长看着数千手下一换而散,丢盔弃甲,yu哭无泪,慌忙向张勋报告去了。 王茂如前锋部队刘植达参战军第一师第一旅首战告捷,也不知道配合别人一下,领着部队继续往里面冲,气得另外两个旅长马三刀和孙子仲大骂刘植达贪得无厌。刘植达横扫障碍,竟然两ri之内直下běi jing城,抵达外围的时候,但见许多鞭子扔在地上,学生师士兵拿着鞭子哈哈大笑,刘植达命令士兵暂时停止进攻,等待后续大军。半ri之后,王茂如率领大军便来到了běi jing城下。 望着běi jing城高大的城墙,王茂如仰天长啸,道:“běi jing,我这次是带兵来的!”随后却不着急进攻běi jing城,而是下令士兵占领běi jing南苑军营,并且尽收了南苑航校,二十四架各类飞机。王茂如命令南苑飞机全部出动,没个飞机带着两个手榴弹,扔到张勋军中。虽然作用不大,但是这是民国首次有飞机直接战斗,倒是创了中国的空战历史了。南苑航校的师生军官们早就对复辟不满,得到王茂如的命令之后,立即开动轰炸。虽然手榴弹威力不大,但是却吓得张勋部队胆战心惊。那小皇帝和皇宫里的太后宫女太监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吓得不行了,还有个老太监被吓死,一个宫女吓得失足跌落后花园淹死了。 běi jing城之战还没有正式开打,张勋所部已经人心惶惶了。 王茂如兵逼běi jing城的同事,讨逆军曹锟领衔的西路军也一路势如破竹,从石门杀来,领军的还是曹锟手下大将吴佩孚。只是吴佩孚哪有王茂如的军队快速,他们是跑着去的,王茂如军队是开着车去的,这行程上就差了一天,交通工具上又差了一天。王茂如之所以没有打běi jing城,倒是多半在等待曹锟的部队。 两ri之后西路军抵达běi jing,一个从东向西打,一个从西向东打,张勋只有五千人部队,哪能抵得住东西夹攻。张勋连忙要求士兵聚集在内城,屯并天坛,台南门,景山,东西华门,南河沿处,准备决一死战。 眼瞅着已经是秋后的蚂蚱,张勋仍旧要死硬到底,那些复辟的分子纷纷见时局不妙赶紧跑,张震芳,雷震chun两人弃了官出京趁着混乱逃生,在丰台被讨逆军陈光远部拿下。参与复辟的奉系老大哥冯德麟潜逃出去,却被王茂如手下马三刀部擒住了。到了六月三十号,讨逆军集结好兵力,分为四部,冯玉祥,吴佩孚,王茂如,张纪祥攻击天坛,zhong yāng公园等地。 讨逆军兵力加起来攻击八万大军,就是踩也把辫子军踩死了,这一仗打得好不热闹,其中王茂如和张勋的军队最好辨认,一个是全黑sè军装头戴钢盔身背行军背包,一个是头戴前清的白sè圆帽头戴大辫子,其余部队都是灰sè军装大盖帽,混在一起倒是不好辨认。 四路军队,数王茂如的学生师作战最猛,悍不畏死,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嗷嗷直叫,喊着:“再造共和,还我祖国!”的口号,冲上去,三五人为一组,或掩护,或进攻,往往有时候遭到伏击,剩了最后一人也死战不退,常常一个士兵俘获好几个鞭子军。这人有理想的时候,战斗起来气战斗力就远远大于其他混饭吃的北洋士兵,见王茂如军队勇猛,其余人也不得不让开路给他们去冲。 这一冲不好,前锋刘植达部冲的太猛了,直接冲进了皇宫里,只吓得小皇帝嗷嗷大哭,两个皇后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索xing学生军素质较高,没有发生霍乱宫闱的事儿,只是把持住了皇宫,将大内侍卫和宫女丫鬟太监等驱赶到一处,另外不允许其他军队进入皇宫。王茂如赶到的时候,奇怪刘植达这小子干毛要围上皇宫,只见刘植达赶走手下,周边只有王茂如的近卫军官,便拉着王茂如走向龙椅,说:“大帅,你坐,你坐坐。” “你大爷的,你这是要给我来个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啊,滚犊子,别扯没用的。”王茂如给了他一脚,不过下脚很轻,刘植达哈哈大跳跳开,说:“皇帝人人都能做得,凭啥咱们家大帅不能做。” 祝永泉苦劝道:“达子,慎言,这事不好让人知道,否则对大帅不利。” 王茂如也指着刘植达鼻子骂道:“你这臭小子,害死我啊你想。”领着军官们走出正殿,见到头上那“太和殿”三个字,笑了起来,自言自语说:“这地方的确是块风水宝地啊。” “是呗,以后大帅你当皇帝。”刘植达凑在他耳边说道,王茂如瞪了他一眼,刘植达赶紧溜到一边去了。 孙子仲的学生师第三旅攻击的方向是zhong yāng公园,不过冯玉祥的第十六混成旅倒是抢先一步,攻下来zhong yāng公园。孙子仲身边的是参谋毛子平,此时建议军队应该去抢占军械库银行什么的,打仗不重要,这běi jing谁打下来,咱们大帅的功劳都不能少,但是东西让人抢走了咱们可就不占便宜了。孙子仲也是一介武夫,对王茂如同样很是崇拜忠诚,一想毛子平的建议不错,连忙率军往回打,人家部队都往前冲,只有孙子仲的部队往回打,路过的友军纷纷惊奇。缺不了想孙子仲的部队占了陆军部军械司和交通银行,并且将交通部巡路队给缴械了。那巡路队是隶属于交通部的武装,先是属于旧交通系梁士诒的,后来梁士诒倒台,留在交通系之中,属于保护津浦路的油水部队。这一部本来战斗力不行,虽然装备齐全,但是一个个都是生在富贵人家,眼看张勋强大,便投了张勋,讨逆军强大,便投了讨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