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292章 大阅兵(1)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292章 大阅兵(1)

. 陆陆续续的受到复函,一些人不能来参加倒是派遣代表参加,一些人会亲自前来,甚至ri本都督中村觉也准备过来参观一下中国士兵,霍尔瓦特同样也应邀而来,段祺瑞则委派此处的靳云鹏做zhong yāng代表,张作霖,孟恩远,姜桂题,田中玉都是亲自前来。..作为老师,此时担任广东督军的朱庆澜也亲自回到了东北齐齐哈尔,也来给王茂如凑面子,并且还带了大批广东民党的高官等,如汪jing卫胡汉民等。 每当嘉宾到来,王茂如都要前去迎接,同时这也增大了他的危险,不得已,第七jing卫进驻齐齐哈尔城戒严取代了jing察的任务。唐绍仪,徐鼐霖也成了接待人,总之这王茂如的阅兵计划虽然仓促,但是却没有料想到引发的效果这样大。尤其是ri本关东州代表团的到来,更是让人猜测王茂如与ri本方面的关系,是否又是另一个袁世凯。 7月7ri之前,北方各个军阀头头和士绅名流陆续汇聚于齐齐哈尔,黑龙江省以及北方各省的百姓士绅也纷纷来到齐齐哈尔,前来参加这次由王茂如举办的阅兵仪式。这时候的民国名流,你要是没有接收到黑龙江陆军阅兵邀请函,你都不好意思说说自己是名流。原本段祺瑞没想过这么多,只是委任靳云鹏做代表,却不料这今天报纸上报道的都似乎黑龙江陆军阅兵。 当然,有人说是王茂如太过招摇。显得有些过于高调了,招惹了běi jingzhèng fu的霉头,没看到人家běi jingzhèng fu这次只是派了一个闲职的靳云鹏过去嘛。 一时之间,报纸上各家说法层出不穷,只是黑龙江因为限制报纸发行,只有三家报纸,对于外界的嘴仗却是全然不加理会的。 为了争抢到第一手资料和报道。全国各地记者蜂拥而至,一时之间齐齐哈尔热闹无比,各大小旅馆都住满了人。第七jing卫旅接管了保安工作。齐齐哈尔仿佛如临大敌一般,此刻真的成了军管。大街上,每隔五百米便站着一个班的士兵。好家伙,这几天齐齐哈尔倒是治安前所未有的良好。第七jing卫旅驻守内城,学生师也没闲着,驻守外围,将整个齐齐哈尔保护得固若金汤。 当然,客人越多,黑龙江省的官员们越是高兴,咱们这个最北边的省份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这么受到全国瞩目过。那全国的数百家报社记者接近一千人了,纷纷来到此处采访。采访不到王茂如,采访别人也行啊。于是这些穿着西装的官员们纷纷在报纸上讲话,说起王茂如担任督军之后全省的面貌改变,那真是……ri新月异啊。然后一顿胡说八道,第二天报纸上就会出现他的名字。这下好了,出名了。 王茂如一一接待来宾,只等着七月七ri这一天阅兵。 幸好的是,七月七ri这一天风和ri丽万里无云,整个天空瓦蓝瓦蓝的,很适合阅兵。准备了好久。终于到了这一天,不单单是王茂如兴奋,百姓也是兴奋,记者更是兴奋。 齐齐哈尔议会前的zi you广场占地三十二公顷,平时看上去很是空旷,但是此刻却站满了参加阅兵的人,坐在省议会三楼嘉宾台上的数百位嘉宾一眼看过去,人海竟然看不到尽头,足足有十万群众了吧。这不仅令许多西方记者瞠目结舌,中国居然有这么多人,一个极为偏远的北方省份,居然就这么多人,那中国得有多少人啊。正在想着呢,等着呢,忽然听到天上一阵响声,抬头望过去,赫然见到五架飞机chéng rén字形飞过,吓了一跳,倒是引得zi you广场上数十万百姓欢声雷动。 “中村,接下来你的这位对手,不简单啊,你可有心里准备?”即将离任的关东总督中村觉皱着眉,对即将代替自己位置的新任总督中村雄次郎说道。 “前辈,我一直不同意参谋本部关于支持王秀盛君决定。”中村雄次郎说道,“一个强大的满洲,不符合帝国的利益,我一定会证明参谋本部的方案是错误的。” 中村觉点点头,道:“是啊,满洲绝对不能统一,只有满洲陷入混战,我们才能够逐步蚕食,伺机占领满洲。现在机会很难得啊,欧洲战乱不休,我们将大有可为啊。” 中村雄次郎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们现在出兵占领满洲怎么样?” 中村觉摇头苦笑道:“天皇不会同意的,参谋本部的人思考的不单单是我们关东军的利益。”他指着远处正在与人交流的白人领事,说:“这些白人,在瓜分中国利益上是决不允许我们一口吃下满洲的。” 各国代表议论纷纷,这中国百姓是在是太多了,简直像是蝼蚁窝一般,密密麻麻望不到边的人民,为什么却那么软弱可欺呢?难道他们真的这么软弱可欺吗?大家心里不确定了,霍尔瓦特心中很忐忑,中国人越强大,他越不安,而且他要面对的对手不仅仅有中国人,还有那些该死的布尔什维克。 坐在靳云鹏身边的是徐树铮派来的观察使张四衡,虽然没有什么能力,但是似乎徐树铮这个人不需要他身边的人多有能力,因此这善于拍马屁的安徽老乡便成了徐树铮的助理兼观察使。张四衡出身寒苦,倒也晓得做人的道理,这靳云鹏虽然在皖系中失势却也还是皖系大佬,一脸赔笑道:“翼公(靳云鹏字翼青),你怎么看?” 靳云鹏对着张四衡很是反感,便道:“什么怎么看?” “这王尚武(王茂如号尚武将军)可是嚣张得不得了啊。”张四衡撇嘴道,他是徐树铮的人,自然对这王茂如没什么好感,这次来的目的一是观察黑龙江陆军的阅兵回去之后写出一份报告,二就是探查各方意思,徐树铮很是怀疑王茂如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来搞一次耀武扬威的阅兵仪式,岂不闻树大招风?张四衡又舔着脸笑问道:“翼公,您怎么看?” “你烦不烦?”靳云鹏指着下方,没好气地说道:“看阅兵,少废话,我跟你这徐树铮的走狗不是一路人。”倒是惹得其他北洋代表哈哈嘲笑,作为儿女亲家张作霖在一旁也高喊道:“翼青老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做狗也有尊严的。”张四衡脸sè大窘,满面通红,尴尬地说道:“翼公真是xing情中人,您好自为之吧,这次回去不知zhèng fu里还有没有你的位置了。”靳云鹏冷哼一声,道:“徐树铮卑鄙小人,养的狗也不行。” 一旁姜桂题老将军耳朵有点背了,问:“翼青啊,你说啥?” “老帅,我说啊,如今zhèng fu乌烟瘴气啊。”靳云鹏在姜桂题耳边喊道,倒是让许多人更是笑起来。 陆陆续续的嘉宾到来就坐,都是民国的名人,相互打招呼示好,尤其是见到ri本关东军代表一行人,大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张作霖眨了眨小眼睛,向土井市之进看去,土井冲他笑了笑,摇摇头,张作霖笑呵呵地点点头,一转身,脸sèyin沉的可怕。 时间一到,黑龙江督军王茂如,黑龙江陆军副参谋长祝永泉,黑龙江空军参谋长罗海泉,黑龙江省长唐绍仪,黑龙江议会议长徐鼐霖,在上午十点的时候,正式登上了议会大厦四楼观台,主持人何如飞此时在喇叭前,看了看表,向王茂如示意,王茂如点点头,何如飞对手下挥了一下手,有人立即拉上电闸,广场上的喇叭忽然响起了声音。 “肃静,肃静!” 一百四十八个喇叭,树立在广场上和广场周围,能够将主席台上的讲话传到任何角落,何如飞的声音霎时间响起,吓得站在广场的人一跳,纷纷让开喇叭,这东西太震耳yu聋了。 “黑龙江陆军大阅兵,正式开始,现在,由黑龙江督军,尚武将军王茂如,为大家讲话,鼓掌欢迎!”何如飞道。 一个人鼓掌产生一个声音,一百个人鼓掌产生一片声音,十几万人的掌声呢?这些人的掌声几乎将天地都惊动了,嘉宾台的闪光灯也趁机拍照,十几万群众的集会场面真是宏伟壮大啊。用电影记录的金秀山泪流满面,这特么才叫做壮观,一辈子这一次就足够了,这有多少群众演员啊。 王茂如走到主席台的话筒前,四排话筒,能够将他的声音传到zi you广场和寿山大道的任何角落中。 “今天,是民国六年七月七ri,是一个伟大的ri子,七年前,中华民国在大总统袁世凯的努力之下,正式成立了,今天,我们将沿着大总统的足迹,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努力奋斗!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诸君,请共同努力,共同战斗,生死与共!”王茂如的开场白很是响亮,摄人心魄。(诸位请看张学良关于ri本发动九一八演讲,介孩子是不是抽大烟抽多了,说话语无伦次的) “战斗!” “战斗!” “战斗!”在群众之中的托,立即高声齐呼起来,其他百姓同样被此间情绪感染,尤其是青年学生们,更是神情激动地高呼起来,起初还是托为主力再喊,到了后来联想到中国的苦难,竟然有很多百姓一边喊一边哭起来。情绪宣泄,是的,他们在宣泄彼此的情绪,百姓们心里知道国弱受欺,时不时的痛骂,总将受欺负的情绪压抑在心中。洋人是大爷,洋人最大,可是这种情绪总是需要宣泄出来的。王茂如的一席话,让大家找到了情绪宣泄口,几个老人都哭了,更何况青年学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