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96章 出尽风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96章 出尽风头

王茂如也知道时间紧迫,于是说道:“今天我将把你正式介绍给所有人,你是我王秀盛的四夫人,赶紧化妆,我要你出席今晚的告别晚宴。” 好么,刚刚自杀未遂的智雅,这下忙了起来,找衣服,化妆,还把王茂如推了出去说自己要好好化妆不给王茂如丢脸。王茂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女人啊,前一秒要死要活的,后一秒指不定她要做什么呢。 四个夫人的衣着也是让宾客赞赏的地方,每个人的衣着都不一样,显露四种迥然不同的风情来。大夫人九公主乌兰图雅穿着白sè的蒙古裙装,脚上穿着小皮靴,圆圆的苹果脸大大的眼睛,举手投足之间草原女儿的豪卷三千古奇功 第296章 出尽风头情大气豁达毕露无遗。二夫人玉琢穿着的是洋装,她本身就是混血儿,穿着白sè的西洋女装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公主一般,具有西方人立体的五官和东方美人的神韵,两种风情在她身上萦绕出致命的吸引力。三夫人玉蝉穿着一件蓝sè的改良版旗袍,这旗袍本来就特别显露身材,而玉蝉的丰盈身姿配以她如同黛玉葬花一般楚楚可怜的风情,很是让所有嘉宾称赞不已。四夫人王智雅穿着传统ri本女式和服,但是在王茂如强烈的反对之下,轻妆淡抹总相宜,良好的家教修养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如果说四个夫人之中,谁看上去最像是贵妇。毫无疑问智雅的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地显露着豪门的气质,不愧是河田家的女儿。 王茂如的四个妻子将所有嘉宾们羡慕够呛,不禁感慨这世界还真是不公平,那美国驻哈尔滨领事罗德?詹姆斯走到王茂如面前。充满羡慕地用英语说:“王,你真是一个幸运的男人,一个男人只要拥有这四个天使其中之一,就已经是天底下最幸运卷三千古奇功 第296章 出尽风头的人了,没想到你拥有四个这样的天使。我很羡慕你们东方的一夫多妻制,尤其是贵国,只要男人足够强大,就可以拥有足够多的妻子。”西方人讲话向来很直接。赞美别人的老婆还是一种礼貌和修养,同时也是拉近彼此关系的方式。当然,如果不了解这种文化的人肯定会闹出笑话来,以为这洋鬼子看上自己老婆。 王茂如哈哈一笑。cāo着英语回答道:“詹姆斯领事,据我所知,贵国犹他州的摩门教中同样提倡一夫多妻制,所以一夫多妻制也并非东方独有。詹姆斯领事,不知道你信奉的是那种宗教呢?你认为。摩门教这条教义如何?” 詹姆斯摇头,道:“我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并非摩门教徒,我信仰上帝。上帝规定一个男人只能迎娶一个女人为妻子。至于摩门教,在欧洲被斥为邪教而遭到驱逐流放。也只有在zi youmin zhu的美国才能生存。” 王茂如道:“您说得对,美国式的zi you和min zhu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成就。法国人创造了zi you和min zhu,但是美国人让人知道什么叫做zi you和min zhu。为了伟大的zi you和min zhu,伟大的美国先贤,华盛顿,富兰克林,杰斐逊,干杯。” 詹姆斯举杯赞叹道:“同样为了博学的您,干杯。” 不管是政客,军人,学者,士绅,此刻此间纷纷对王茂如钦佩起来,看一个男人,除了地位,就要看他的女人,一是质量,二是数量。有的人老婆多则多矣,但质量素质太差难以拿的出手,就像张作霖一般,五个老婆,大老婆是个东北老太太,四老婆还出家当了尼姑。而张宗昌老婆更是多,但没有一个拿得出手带得出来。因此从老婆的质量上看来,王茂如的追求就明显比他们搞一个档次不止。看看人家娶得都是什么?公主,混血儿,ri本贵族女儿,其他军阀娶什么人?除了从小指定婚配之外,大多数都是戏子,要么是街上看到那家小户女儿长得漂亮抢来的。 其实就王茂如而言,面对四个老婆比面对强大的对手要难多了,四个女人怎么相处也是让他头疼的事儿。只是在今天的场合中,四个老婆都表现得非常得体,玉琢和玉蝉虽然从小是小户人家佣人出身,但是也有学有样,尤其是身旁坐着一个好的学习榜样智雅,举手投足都是两人模仿的对象。两人学了半天也学不来,不禁有些失落。王茂如的目光看过来,忍不住笑了,智雅从小经过了多少礼仪的培训,才养成了举手投足之间优雅的气质,两人为了不被人看不起出身非要学习人家的,却也学不会,反倒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便放下酒杯走了过来,在玉琢和玉蝉耳边小声说:“你们不要学了,爷喜欢的就是你们身上的灵气,不用学智雅,智雅有她的气质,你们有你们的气质,是不是?玉琢你的美艳盖过全场,玉蝉你的楚楚动人更是打动所有男人的心,你们不需要学的,知道吗?” 得到王茂如的夸奖,两人脸sè红润起来,玉琢高兴地笑说:“爷,我们真的这么优秀?” “非常非常非常优秀。”王茂如夸张地肯定道,玉蝉低头抿嘴笑起来。 王茂如坐在智雅身边,问道:“智雅,对不起啊,还没有来得及问你这些ri子的苦楚,就需要你来给我做女伴,辛苦了。” 智雅摇头,淡淡地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从此以后我是你的人了,一切都以秀盛君为中心。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天地一合人才会幸福。只是不知道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我担心他。” “不要担心,胡嬷嬷在照顾。”王茂如道,那边有人走了过来,是高士滨。 高士滨也是孟恩远的外甥,在另一个外甥高凤城不堪重用职下,孟恩远提拔了陆军大学出身的参谋高士滨,并委以重任。高士滨迎娶了五公主乌仁图娅(曙光),原本孟恩远想利用他的关系向东蒙发展,但被王茂如给结和了。 不过总还好,这样一来,两人成了连襟关系。 高士滨这次来拜访,也是接受了孟恩远的意思向他试探,既然是连襟,王茂如自然是笑脸相迎走过去。 “尚武将军。”高士滨跟孟恩远一样也是天津人,一口天津话,说起来倒是很有喜感。 “别叫尚武将军,叫我秀盛吧,我也不叫你别的,显得咱俩多疏远啊,是不是姐夫?”王茂如笑道,指着正在和乌兰图雅有说有笑的一个同样穿着蒙古族女装的少妇,问:“那是五姐吧?上次结婚我记得……现在发福了啊,哈哈。” “女人生了孩子,身材都会胖一些。”高士滨笑道,“半年前刚给我高家添了个大胖小子,这次也借着机会回娘家看看。” “恭喜姐夫,恭喜姐夫了。”王茂如作揖笑道。 “秀盛,其实,我有事要问。”高士滨忽然正sè道。 王茂如抬起手,摆了摆手,说:“姐夫,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样吧,就会之后,咱俩单独聊聊,你看怎么样?” “好,这样最好。”高士滨点头道。 王茂如频频行走于宾客之间,向大家致敬致谢,走到ri本关东军代表一行人前,忙说:“中村总督,您的到来让此间蓬荜生辉啊,我希望您能够多住一些时ri,不知中村总督意下如何?” 中村觉晃着脑袋,道:“谢谢尚武将军的好意,可是我已经老了,该到了退休的时候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中村雄次郎中将,下一任的关东总督。参加完你的阅兵参观,回去之后就该换班了。” “中将阁下,您好。”王茂如向他点头示好道。 中村雄次郎站起来鞠躬敬礼道:“你好,尚武将军,中国战神。” 王茂如忙道:“得到下任总督这样的称赞,秀盛诚惶诚恐啊。” 中村雄次郎举杯笑道:“配得起,当然配得起,尚武将军无论从战绩还是从学问来讲,都是支那第一人。” 王茂如听到他说支那这个词,笑容立即变为尴尬,心里咯噔一声,满是怨气,脸上干笑了一下,不动声sè地说道:“中村将军,都督,你们慢慢享用,我去那边招呼一下客人。” 虽然没表露出来生气,但王茂如的态度显而易见,他走开之后,中村觉微微一笑对中村雄次郎问道:“中村,这次感觉怎么样?” “秀盛君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中村雄次郎立即笑了起来,“我只是在言语之间试探了一下,他就生气了,看来隐忍度是不足的。不能忍下来人所不能忍之苦难,难以成大事。” “这么说来,你不打算支持他了?”中村觉问。 “恰恰相反。”中村雄次郎哈哈大笑,“我反倒要支持他,这样的人,有个xing,有xing格,有能力,就像是支那西楚霸王一样。我反倒不喜欢无论我们怎样试探都隐忍的张雨亭君,他太能忍了,忍下来屈辱,但是怀揣着仇恨。我从张雨亭君的眼中看到了我不喜欢的东西。” “什么?” 中村雄次郎冷冷地说道:“张雨亭君的眼中,充满了仇恨,张作霖,是一个比王茂如更加难以对付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