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97章 一醉定吉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97章 一醉定吉林

卷三千古奇功第297章一醉定吉林 宴会结束之后,王茂如一一送走宾客,留下了高士滨。王茂如拉着他的手,道:“姐夫,走,咱俩好好喝一顿。”将高士滨带到单独雅阁之后,王茂如又道:“姐夫,咱们俩可是亲戚啊,有什么个人的话都好说,但是有些国家大事儿却没办法。” 高士滨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道:“秀盛,你是明白人,我就不客气了,我代表的是吉林督军,我的老舅孟恩远,也代表了吉林百姓。” 王茂如点点头,笑着举杯道:“来,喝一杯。”才说,“孟督军……不,老舅,老舅是怎么想的?” “老舅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想撇开亲戚关系打,还是想咱们两方和平相处?”高士滨问。 王茂如思考了一番,道:“姐夫,我想问一下,老舅是想一辈子窝在吉林做一个督军,还是想做大总统?” “什么意思?”高士滨一下子惊得将筷子跌落在地上,他想到过王茂如会说各种理由攻击吉林,却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这完全超过了高士滨的预计之外。 “大总统之位。”王茂如淡淡地一笑,举杯,“姐夫,喝一杯,走一个。” 高士滨被动的喝了一杯酒,忙追问:“秀盛,你不要开玩笑,老舅怎么当总统?” 王茂如放下杯子,笑起来,说:“老舅怎么不能当总统?”他站起来,手指指着上面,道:“袁世凯北洋的人。当了总统,黎元洪……算是北洋的人。当了总统,冯国璋北洋的人,当了总统,老舅呢?是不是北洋的人?” “是。” “不单是北洋的人,还是北洋的老人!”王茂如像是喝醉了一般,道:“既然是北洋的老人,怎么没有机会当这个民国大总统?有我,有你,有咱连襟两个的支持为何老舅不能当大总统?”坐在高士滨身边,王茂如搂着他的肩膀。笑道:“姐夫。你觉得这种合作,比起其他合作方式如何?以后老舅当总统,我当总理,你当陆军总长!有一句话叫做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王茂如怎么发家?全是因为兄弟的帮衬,我知道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我要争霸全国,要做到段祺瑞的那个位置,我要是不前进,他们怎么办?他们也要前进,他们也不想一辈子苦守在寒冷的北方,你说是不是?” 高士滨点头说是,王茂如又仿佛醉了一般说道:“我不能停下脚步,一旦我停下脚步。我的身后,就立即有人会推翻我,所以我不得不继续向前,向上,做到更高的位置。吉林,是挡在我面前的一块大石头。我不拿下吉林,自己就要被推翻,姐夫,我苦哇!你可知道我的痛苦?”高士滨摇头苦笑起来,王茂如拍了一下桌子,道:“所以,你跟老舅说一下,我支持他当总统,只要他跟我合作,咱们是亲戚,我不会骗你们。你们帮着我,做东北王,我才能帮着老舅让他做中国大总统啊。咱们合作不是我吞并你们,而是合作,两方合作,双方共赢而已。相信你也见到了我的军事实力,可以说,我要是想打吉林,早就打下来了。就是因为姐夫你和老舅这层亲戚关系,我才按兵不动啊。”说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高士滨苦笑起来,叹了口气,向人招呼道:“王督军醉了,你们送他回去。”魏东龄赶紧过来和其他副官架着王茂如离开,送到车里之后,王茂如突然张开眼睛,倒是吓了大家一跳,魏东龄道:“合着大帅你没醉啊。” “醉?”王茂如哈哈一笑,道:“醉,要分场合和地点,这时候不能醉啊。” 魏东龄笑道:“大帅,你这一装醉,可能醉出个吉林来啊。”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要是孟恩远贪心的话,这个吉林,我是一定拿到手了!怕就怕他胆小如鼠,不敢啊。” 魏东龄又问:“大帅,今天晚上,您住哪?” “去看看我的二儿子。”王茂如道,“去智雅那里,明天得安排智雅进督军府住下。” 魏东龄建议道:“大帅,我觉得,你要是想四夫人搬进去,今晚就得回家把其他三位夫人说好,否则以后……夫人们吵架可就不好了,大帅有您头疼的。” “你说的有道理。”王茂如点头,“不过呢,还是去智雅那里,我欠她们的啊。” 孟恩远没有睡,他岁数大了缺少睡眠,捋着胡子听着一个说先生单独给他讲隋唐演义,要是平时讲故事,这说先生平时讲故事讲到就停下讨赏钱,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北洋上将怎敢停下来。这讲评也丢了酒肆之中的味道,孟恩远听得也没了劲,挥了挥手,道:“去,去,都下去。” 俞桂芳忙道:“怎么了,将军,听得不舒服?” “这可没了当初在茶馆中的味道了啊。”孟恩远叹道。 “这些人在将军面前一个个吓得都屁滚尿流,哪敢说了。”俞桂芳拍马屁道。 孟恩远哈哈一笑,随后又叹了口气,道:“植远啊,今天的阅兵你看到了,介猴崽子够狠啊。” “是。” “这王秀盛,兵锋难挡啊。”孟恩远虽然三十九岁当兵,靠着溜须拍马一路官运亨通做到了吉林督军的位置,却也并非完全草包一个,他看得出来,和自己的军队相比,这王茂如兵多,将广,装备好,气势足,还比自己钱多,无论从哪一点来看如今的吉军也远远抵不住王茂如的全力一扑。别说全力一扑,王茂如就是分出一半兵来,吉军也挡不住啊。 这才是孟恩远今天睡不着的原因,俞桂芳同样叹了一口气,道:“尚武将军。尚武将军啊……”随后无奈道,“学生也不知道怎么说。这尚武将军,是一匹狼啊。” “介寺(是)一匹饿狼,从草原来的饿狼啊。”孟恩远接下去话说道,也不知是在对俞桂芳说还是在自言自语。 此时秘长戴彰勋带着高士滨回来,两人神sè有异,孟恩远将两人神情不对,忙问:“如何?王茂如是打是和?” 高士滨轻轻吁了一口气,道:“这王茂如不简单啊。” “你倒是说句痛快话啊。”俞桂芳在一旁急道。 “他说要推举老舅你当大总统。” “啊?”孟恩远和俞桂芳,包括一直不说话的滨江道尹李鸿谟惊呼道,然后大家齐整整的看着孟恩远。孟恩远哭笑不得用天津话道:“你们看我作嘛呀?” “老舅。咱之前定的计策,都没用,他一招没接。”高士滨道。 实际上秘长兼军务处长戴彰勋是孟恩远的智囊,不过他的身体一向不好,这次也是拖着带病之躯陪同孟恩远一行人来到齐齐哈尔。目的是近距离观察一下王茂如这个崛起于呼伦贝尔的野心家。孟恩远看看他,戴彰勋想想,说:“将军怎么想?” 孟恩远苦笑道:“我能怎么想,我嘛都想不起来啊,介王茂如挺有想法啊。我现在脑子一片浆糊,别问我,要么要你们干嘛地啊,给我想,使劲地想。”又道:“芜儒。你好好跟我们学学,你都跟王秀盛怎么说的,包括吃什么喝什么说什么话,一字一句不要错了,都说出来。” 这高士滨也是从参谋一步一步升迁上来的,口述能力和记忆能力非常好。于是将此经过一字一句讲出来,大家分析起来,听到最后大家心凉了半截。以王茂如的个xing,路过新民府的时候硬生生地吞了二十八师一个旅,běi jing也不敢说什么。这王茂如借口说手下人逼迫自己非得打吉林,那就说明他早就做好这个准备了,自己这边还啥都没准备呢。孟恩远问戴彰勋道:“颂唐,咱们的弹药储备怎样?” “将军,您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戴彰勋苦笑问。 “真话。” “真话就是,要是跟黑龙江军队打一个月没有问题,但是要是打超过一个月零一天,咱们就没弹药了。”戴彰勋道,“咱们是前有王茂如,后有张作霖,前有狼后有虎,唉……现在跟谁都不能打,跟张作霖打,王茂如在后面肯定率军占领吉林。跟王茂如打,张作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就算是不跟他们打,难不保这两人合计起来瓜分吉林啊。” 孟恩远气道:“没有zhong yāng的命令,他们敢动手!还敢造反不成?” “别人不行,王茂如行啊。”戴彰勋叹息道,“他哪次不是打完了之后再弄个借口,袁大总统在的时候老老实实的,袁大总统不在了,你看他这几年做的事,哪件事是zhong yāng允许的了?占黑龙江,打老毛子,打张勋,吞并二十八师一个旅,要真等zhong yāng允许,他王茂如也不会被有今ri之成就了。” 且不说今夜无人入睡,王茂如走进了小院,听到胡嬷嬷说:“四夫人,二公子真乖啊,不哭不闹的,以后一定有出息。” “谢谢胡嬷嬷的照顾。”智雅说道,她的汉语如今说的跟ri语一样好,正经的běi jing官话,比běi jing人说的都正规。 “四夫人这是哪里话,俺这辈子就是伺候人的命哦,能伺候二公子也是俺的福分。您不知道,多少人想在督军府做事,俺这次能伺候二公子,可是八辈子的造化哦。将来啊,咱老爷成了皇帝,二公子就是王爷啊。”胡嬷嬷胡说八道,这老太太也是从前朝过来的,习惯了有皇帝了,如今没了皇帝心里还得按上一个未来皇帝人选,自然王茂如就成了这个皇帝的必然之人,她又说道:“弄不好啊,咱二公子就是皇太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