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299章 司令部改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99章 司令部改制

卷三千古奇功第299章司令部改制 孟恩远被激怒了,有人被激怒之后会奋起反抗,有人被激怒则是自残,这孟恩远毫无疑问,属于……后者。[]他立即命令,士兵后撤,扬言不管了,看你们哈尔滨没有我孟恩远压制,会不会乱起来。好嘛,跟过家家的小孩儿生气一般,还撒手不管了。这也难怪,孟恩远虽然是将军,但是他是属于撒手将军。他是天津南郊人,早年在袁世凯小站练兵的时候还算勉强勤于军事,后来因为派了慈禧马匹受到重用。被提携为标统(相当于团长),而后一路顺风顺水升迁,竟然让他做到了吉林督军。可以说,从小站练兵开始,孟恩远没有指挥或参加过任何一场战斗,几年前怂恿外甥高凤城挑衅王茂如,还被仅是边防旅的王茂如打了个落花流水。 俄国人一发怒,型军阀孟恩远立即怂了,发表个负起一般的通电,说自己不管了。他不管好,他不管有人管,这人就是王茂如。 话说哈尔滨百姓虽然对于王茂如两进两出哈尔滨有些不满,但毕竟王茂如带给他们的安全感远远大于那个“拾簪将军”孟恩远,至少人家军队进入过哈尔滨,还在哈尔滨枪决了以往欺辱过中国百姓的俄军,算是铁血硬气的汉子。可是你孟恩远,被霍尔瓦特一封电报,吓得退去三十里,这是什么意思啊。于是哈尔滨士绅们又跑到齐齐哈尔来想王茂如求助来了。 此时王茂如暂时也没有空去理会哈尔滨,他重整了军队系统,将如今ri益增多的部门重新整合。王茂如的司令部原有八大处,之后升为十二大处,之后又增加了几个部门。这就造成了各个部门的交叉,从而司令部部门杂乱。再者来说,每一个部门都要向他负责,也弄得他有些头大。[]因此王茂如宣布黑龙江陆军司令部改制,改制为司令部四总部负责制,即总参谋部,总安全部,总后勤部,总军务部。 总参谋部下属作战处、军训处、测绘处、管理处、译电处。 总安全部下属情报处、译电处、军法处、保卫处、监察处, 总后勤部下属财务处、军需处、交通处、物资处、建设处、卫生处。 总军务部下属安置处、军官处、宣传处、审评处,档案处。 当王茂如宣布之后。浦继倒是早就知道。而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这可怎么回事儿?但是也没有人反对,王茂如的手下是知道秀帅的xing格的,做事不允许有更改,而信赖的军官更是不敢反对。很快。在司令部的军制整改得意实施,而且整改之后的司令部更有效率。 首先,黑龙江陆军总司令毫无疑问是王茂如,以他为核心建立起的这一支部队,是不需要副手的,也没有人能担当的料副手。虽然蒋方震有这个能力,却没有这个资历。而相识盖天久这样的老资历,却没有能力。最终是的李德林有能力,有资历。却压不住下面的人。因此总司令副司令,全都是王茂如一个人。 当然了,总参谋部长,即总参谋长则是蒋方震,副总参谋长是祝永泉,这两个人是师徒关系。蒋方震没有野心,祝永泉跟他老师一模一样也没有什么野心,王茂如放心倒是把这第一要职部门交给他们。四个部长都是配以两个副手,副总参谋长除了祝永泉外,还有郭松龄,这郭松龄一直以来倒也是没有出任何差错,人说他脑后有反骨,王茂如此时是看不出来的。[]因此在重新安排的时候,郭松龄也被委以重任,至少此时,郭松龄表现出对王茂如的忠诚赢得了王茂如的信任。 总安全部的重要xing不言而喻,非重要之人,非忠心之人不能担任,王茂如特地将李德林掉了回来,担任总安全部长,即总安全长,副总安全长的人选是罗浩和朱怀龙,这三个人一个忠臣,一个情报经验丰富,一个执行军法森严,倒也是相得益彰。 总后勤部长是一直以来低调的米少柏,米少柏在王茂如的军中属于那种不说话,只办事儿,从来不掺合任何争端的人,而且对于后勤的管理也是兢兢业业。总后勤副部长之一则是韩麟chun,同样韩麟chun还兼任着东北第一兵工厂的总办一职。另一位总后勤副部长是管理财务的赵佳诚,在王茂如的安排职下,赵佳诚顺利地卸任了财政厅长的官职,为王茂如一心一意打理起军队来。 最后一个部门则是总军务部,部长是何如飞,副部长牛德禄和浦继,其中浦继具体管理的就是宣传,除此之外不涉及到总军务部的任何管理,因此对于浦继这个出身于前朝小贵族家庭的旗人,军务部人并无反对。权力三分之后,总有人要有牺牲,王茂如虽然牺牲了浦继,倒也是保护了他,不至于他受到排挤,毕竟在别人看来,浦继就是靠拍马屁上位的。 总司令部四部权力极大,管辖黑龙江所有陆军的军饷,军衔,调动,升迁,人事任命等待。其实此举完全将旧军阀与现代军队隔分开来,也成为了民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军队。当然,司令部四总之外,du li受总司令王茂如指挥的还有三个部门,即何安定的宪兵总队,罗海泉的空军,以及任国栋的水jing总队。 黑龙江陆军发展到至今,已经有了十五个步兵旅和一个陆军师,为了简化,王茂如也开始了将陆军进行整合管理,整合之后将拥有六个陆军师。此刻驻防在呼兰的第一旅(原李德林部),第十一旅(胡子旅许正义部),第十二旅(魏成林部),合并为黑龙江陆军第一师,师长李品仙(原第五旅旅长),参谋长李景林。 此刻驻防在萨尔图的第二旅(任元星部),第五旅(李品仙部),第十旅(刘健部)合并组建为黑龙江陆军第二师,师长赵增福(原第三旅旅长),参谋长姜登选。 驻防在呼伦贝尔的第三旅(赵增福部),第九旅(郭布罗.龙庆部)与第十三旅(卢方部)合并为黑龙江陆军第三师,师长任元星(原第二旅旅长),参谋长刘健(原第十旅旅长)。 驻防在扎兰屯的第四旅(盖天久部)与第十四旅(杜宝三部)、第六旅(张奎武部)合并为黑龙江陆军第四师,师长宫小旗(原第八旅旅长),参谋长刘哲(原第十一旅副旅长)。 驻防齐齐哈尔的第七旅(jing卫旅)、第八旅(宫小旗部)、第十五旅(汲金纯降部)合并为黑龙江陆军第五师,师长盖天久(原第四旅旅长),参谋长魏东龄。 驻防齐齐哈尔的参战军学生师为暂编黑龙江陆军第六师,所部改为第十六旅(刘植达部)、第十七旅(孙子仲部)、第十八旅(马三刀部),师长费朝贵,参谋长毛子平。 这么大规模的人事调动,让整个黑龙江陆军有些慌乱了起来,号称王茂如的五虎上将之中,李德林高升进入总司令部,任元星,赵增福,李品仙,宫小旗四个人虽然高升为师长,然而却调离了原部队,另外两名高升的是老资历的盖天久,以及新晋得宠的费朝贵。说起来费朝贵倒也不是突然得宠,他和李品仙一样是是模范团的老人,只是一直以来在别人更有才能的各位压着,王茂如让他暂代学生师师长之后,费朝贵的才能才得以施展。 王茂如从民国二年开始带兵,一直到今民国六年,前后五年时间,这些军官一直跟在他身边,然而有些军官在某些位置上却坐得太久,如李品仙赵增福李德林等一直以来手下的兵将都是那些人,为了防止这些人养成拥兵自重的派系,王茂如也是煞费苦心。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不能保证这些人在一个位置久了,会不会被手下鼓动而起来逼迫王茂如起来。这调动也属于正常,每个人也都升了官,还顺顺利利地把权力重新分派了。 当然也有不满的人,如王佳全这位能力平平却也是跟着王茂如一起打天下的老臣子,在这次改制分派之中只担任了总参谋部测绘处处长,自然是不乐意。看老兄弟们一个个都身居高官,或者手握重兵,曾经担任过辎重总部门长官的他心里不满起来,本来想联合其他人与他一起反对大帅的决定,可惜他找错了人,他找到的是李品仙。都是出身于模范团,李品仙虽然高升为第一师师长,但丢了手中最jing锐的第五旅指挥权。王佳全以为李品仙会不满,岂料到李品仙将他大骂一顿,然后扬言将他送到秀帅那里。 王佳全立即痛哭流涕,表示自己绝无反意,肯定李品仙看在往ri交情的份上放过兄弟一把,自己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老老实实地做测绘处长。李品仙看在同样是团系(模范团出身)的人,叹了口气,便苦口婆心劝了他一番,说不再计较了。可王佳全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他知道王茂如的对手不是孟恩远而是张作霖,于是派自己最亲近的家仆带着书信,前往沈阳去找张作霖,准备暗里地投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