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贪狼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三章 贪狼星

第三章贪狼星 这叫王茂如的年轻人,老家是东北的,东北生产稻米,东北一季的大米比起南方的两季三季稻米,味道好太多了。他看中这一点之后,先是捣腾起东北的大米来南方卖给那些中产阶级和高档饭店,后来看到别人把苏北大米当东北大米卖,也学着掺和苏北大米,生意一度做的很红火。再之后,弄点东北大米,几乎全是苏北大米,再到加工厂,往大米中掺点香油和sè素,吃起来比纯正东北大米还香美,让他大发一阵。 有钱了,第二任长得跟妖jing一样的女也马出现了,让他一度在人面前风光好一阵。不过坏事总有报,与他合作的一个东北一个大米厂商涉嫌黑社会垄断米源和一系列犯罪行为,被抓起来枪决了。 王茂如自觉地这造假大米是害人的东西,最终还是会有人来惩罚自己的,于是跟手下交代了一些,便揣着钱跑到了泰国他的一个发小那里躲了半年。这第二任妖jing女见他跑路了,马以更快的速度了别人的床。 王茂如在泰国待着半年利用手中的钱做起了中泰之间的丝巾批发生意,还交了个泰国女,他觉得泰国妹比中国妹清纯多了,不那么势力,一心一意的跟着他,感慨之下安安心心地在泰国生活了一段时间。 然而,在资本主义那种国家面对琳琅满目的诱惑,堕落是必然的。在泰国的香艳之都芭提雅,王茂如又和当地黑帮产生冲突,只好到其它南亚国家流浪,流浪了一年他有些累了,与其在国外这么流浪,还不如回国自首,安安心心地做个人,出狱之后照顾照顾老父老母。 然而回国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被通缉,白白跑出去两年时间,而他留在南方的掺假大米生意,居然红火的不得了,成了那个苏北小镇的支柱产业,他去那小镇的时候,还受到当地领导隆重欢迎。 真是一场闹剧,让他哭笑不得,不过可能是心境不同了,做这种毁人害人的假大米生意让他良心过不去,便将产业卖给了二把手,剩下的钱,给当地学校新盖了校舍,新买了学生接送车,还留下三百万当做教育基金专门给孩子们吃穿的保证。 做这些,全都是买个心安和补偿,没想到一个卖假大米的,成了当地最大最著名的慈善家,还被颁发了中华十大慈善奖,这让那些九八洪水中死去的战士情何以堪。王茂如没脸去领奖,他回到了老家东北。 父母老迈了,他便在东北老家陪着父母,年老的父母见他一个人,忙着给他相亲,让他赶紧结婚,好让他们抱孙子。王茂如实在对结婚不感兴趣,不过听到同学说他留在泰国的女在他走后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并还在等他的消息,还是把泰国女和儿子接到国内,算是完成了二老的心愿。当地有车队听说王茂如挺能混的,便让他押运队长,专门跟着长途车。 老实了一段时间,王茂如也觉得无所事事便答应了他们,带队押运,还跟当初大学认识的佳木斯哥们买了几把走私进来的俄用手枪。一次去四川长途车由于道路年久失修导致翻车,让他受了伤,他让车队回去自己留在四川养伤。 在四川疗伤的时候,他一次走在街,遇到了一个老和尚,观他的面向说他是贪狼星之命一生波折却有帝王之气,虽坎坷却有能断水移山之能。王茂如笑说你们这些骗子就爱说人们爱听的话,我还浑身王八之气呢,和尚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有一串佛珠赐予你,它能助你一臂之力。 王茂如养好了伤,回到老家,孩子一周岁,他大摆酒宴,醉的一塌糊涂。 回到卧室,只见佛珠发光,吓了他一跳,听到冥冥中的声音说,你命太硬乃贪狼星,本应是一个当改朝换代的命,生在哪个时代都会掀起血雨腥风,本朝天下太平阳寿未尽,你本不该生活在这里,还是让你去你该去的时代,三天之后,你带着东西,佛珠会送你去一百年前。 王茂如吓了酒醒了,感到不可思议,又是疑神疑鬼,心说自己平生做了太多亏心事,是不是老天爷要惩罚自己,又有些不相信。这时候佛珠又一次亮了起来,那冥冥中的声音又道,去你该去的地方,三ri之后,你将去一百年前,做你该做的一切。 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失魂落魄,自己真是做亏心事太多,得罪天了,于是便买了一堆东西,又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两千多万交给二老。对他们说自己在南方得罪了仇家,这些钱先给你们,你们带好孙子和儿媳妇。看着妻子哭泣的脸,心生愧疚,自己当初追着小泰妹的时候只是因为她漂亮,以为自己离开泰国之后她也会像前两任女一样势力地离开,没想到她还会给自己生了个儿子,坚持等自己回去。 有些心软,但是想到了自己的天命,或者命中注定自己不能享受这些了。妻子哭着说,你一定要回来,咱们第二个孩子等着你起名字,王茂如很诧异,自己又有一个孩子了,点头,说自己会回来的。二老哭着说留这钱什么用,要钱当初就不要你这小兔崽子了,王茂如更加黯然。 他开着越野车,在车中载满了一些商品,独自一个人到了沙漠。不知道去的是什么地方,但是载满了商品总是没有错的,尤其是女人商品,不管在哪里都是赚钱的。 三天一过,果真佛珠应验了,他坐在车中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竟然变换起来,一切都在倒退,太阳从西向东,雨水从地飞向天空,草木由腐烂变得壮大,又变得嫩绿,又变成幼苗,一切都在后退,只有他和他的越野车正常。 世界退了几个小时,一切静止下来,他把车子和一切藏好,带着随身从俄国走私进来的马卡罗夫手枪和两百多发子弹,一路打听在知道居然自己身在běi jing,现在是民国元年,1912年。 就在三个月前,大清宣统皇帝退位了,民国也成立了,běi jing城中那些遗老遗少哭得死去活来,而一些新派的人锣鼓鞭炮齐鸣,两方人还私下里打过几架。běi jing城原来的的九门提督府,现在改叫京师步兵统领衙门倒是抓了不少人,不过抓了也放了,两方都各打五十大板,谁也没得罪。这步兵统领叫乌珍,是满人,身份还是正蓝旗副都统,但如今袁世凯当了总统,步兵衙门掌权的是参谋官江朝宗,这江朝宗长着是袁世凯亲信处处打压乌珍,气的乌珍病倒。江朝宗小人得志,随看不起遗老遗少,却更是看不起革命党。看他们闹得欢,便乐的看他们斗来斗去,反正抓到了,你们还得赎人,一个人十块大洋,步兵衙门有打牙祭的外劳。 渐渐地,两方人都感觉不对了,这打来打去,两方人谁都没得势,倒是每天去步兵衙门捞人花了不少银子,这才不闹了。袁世凯得知闹事被江朝宗巧妙化解,顿时更是重视起他来。加年初,由南方革命党要求袁世凯到南京担任临时大总统而引发的第三镇兵变,江朝宗镇压兵变有功,早有声音传出江朝宗将不久升官的消息。 两个月前,袁世凯在běi jing天坛,原来皇帝加冕的地方,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君王统治。中国也由封建主义社会,正式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上一篇   第二章 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