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0章 隔岸观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0章 隔岸观火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0章 隔岸观火王茂如并非不敢插手哈尔滨之争,而是黑龙江陆军改革实在是需要休养整备,新的指挥系统和新的军官体系需要融合。王茂如在第一次收复中东路之战后期就意识到了军队旅级管理的不足之处。 而且他是督军,手下这么多军队,不可能每一级都管到,这军队改制是必然之举。当时他曾经做过两个尝试,一是改为师,二是改为军,经过参谋部的建议之后,以军的人数,将军队指挥级别最大设为师级。 王茂如的一个师是三个旅,一个旅八千到六千,因此这一个师就两万余人,跟〖ri〗本的一个师团一样了,远远比国内的一个卷三千古奇功 第300章 隔岸观火师人数多得多。而且王茂如认为,即使到了将来,两万人的规模的师级指挥,也足以对抗任何对手了。而至于军级单位,王茂如对手下说军级单位是临时组建,并且名称也临时命名,以后军队以师为最大单位。 由于〖ri〗本抗议,从美国运送军火到〖中〗国越来越困难了。王茂如的兵工厂制造子弹不容易,尽管韩麟chun费劲心血,如今的子弹产量只能达到每天五千粒,这样下来,一个月才十五万万粒。虽然ri方代表对此表示极大的热情,并对王茂如说:“尚武将军,您的兵工厂,已经是〖中〗国兵工厂之最,每年居然能生产出一百八十万粒子弹。” 可是这子弹制造与其说是制造车间。不如说是组装车间。因为除了子弹壳是自己生产,弹头和火药以及底火都是〖ri〗本人,而由于王茂如的军队中步枪的口径都是7.7毫米,〖ri〗本人还不得不特地为他生产这种弹头,从而似的子弹弹头的费用加大。 当然,为了应对这种局面,王茂如要求韩麟chun研制代替铜卷三千古奇功 第300章 隔岸观火质弹头的其他金属,如铁和铅的混合弹头。作为理科男,王茂如此时倒是显示出自己的博学一方面来,这不需要什么资料。简直张口就来,上过初中的人都知道,铜的密度是介于钢铁和铅之间的,〖中〗国缺乏铜。但是〖中〗国不缺乏铁和铅,如果采用这两种金属做成的合金,代替铜制弹头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节约呢?他问了韩麟chun,韩麟chun听后立即摇头说道:“技术难度太大,而且用铅做弹头,太歹毒了。铅是有毒金属,用了铅,被shè中子弹的人会引发血液中毒,太歹毒了。” 王茂如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们军工部门的作用就是研究如何更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不要管歹毒与否,只要能达到目的,任何手段都是被允许的。” 韩麟chun只得报以苦笑。 王茂如又问:“你知不知道二踢脚?” “二踢脚?”韩麟chun都怕了这位秀帅了,一天一个想法,脑袋里不知道藏了多少个念头,要是去搞发明正好,不过当大帅,还插手军工,就有点让人头疼了。 “对,二踢脚。南方人叫高升。” “知道,小时候放过。”韩麟chun道。 王茂如立即叫道:“诶呀,你知道就好,这样,吧二踢脚放进一个铁桶中。然后用触发器激发,二踢脚是不是就变成了一个武器?”韩麟chun皱起了眉头。这倒是没想过,王茂如笑了起来,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找部门试一试,咱们这种二踢脚的制造材料当然不能用硬纸了,换成炮弹壳。” 韩麟chun笑道:“大帅,你是想说制作迫击炮吧?” “不是。”王茂如立即否定道“我要你做的这东西,叫做火箭炮。” “火箭炮?”韩麟chun被这名字吸引主了。 王茂如立即拿过来画笔,三下五除二……当然,他只在电视中看过,也在图片上看过,至于原理嘛,他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还以为是二踢脚插进了铁管中就可以发shè。画完了之后,王茂如道:“这火箭炮嘛,shè程可以不需要那么远,二百米就行,能不能做到?” 韩麟chun苦瓜着脸“二踢脚啊,大号的二踢脚,可以吧。” “必须可以,我就指望着这种武器当神兵利刃呢。”王茂如哈哈大笑,很是为自己的piáo窃感到高兴,见韩麟chun陷入沉思,便带着手下离开了,一面打扰到他。韩麟chun倒是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这大帅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啊,也罢,大号二踢脚而已嘛,也不用军工了,找一些烟huā爆竹作坊的老师傅们来就行了。 回到司令部之后,祝永泉立即报告了一个好消息,哈尔滨打起来了。 和历史上不一样的是,由于有了王茂如的暗中资助,远东工农苏维埃委员会拥有枪支一万八千多支,人数达到两万人,其中有一半是投诚的士兵,他们纷纷从各处跑来,联合了中东铁路工人,由留金做为总司令,组建工农苏维埃〖革〗命军四个军团,把守住了哈尔滨各个要路口,而哈尔滨的〖中〗国工人似乎也闹了起来,跟着他们闹起〖革〗命,霍尔瓦特比历史上还狼狈不堪。他手上只有四千多人,还要面临着物资缺少的困境。 两方的立场不同,各自组建了自己的zhèng fu,一个是远东苏维埃zhèng fu,一个是俄国远东临时zhèng fu,不但是哪个势力,似乎都忘记了,他们脚下的土地是〖中〗国领土。 7月10ri,就在王如发布黑龙江陆军改制的第二天,苏维埃工农兵与俄国临时zhèng fu士兵发生了冲突,事件的缘由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了一个女人。原来两伙俄国人同时看中了一个〖中〗国女孩,都要抢回去,结果大打出手,临时zhèng fu的人少,吃了亏,于是拿出枪来,乒乓开了几枪。当场打死了四个苏维埃士兵。这下捅了马蜂窝。两方本来就相互看不顺眼,这条引线终于将哈尔滨火药桶引爆了。 苏维埃工农兵总司令留金立即命令四个军团立即向霍尔瓦特发起攻击,并且派遣阿尔古斯前往黑龙江,寻求支援。 王茂如想让中东路这潭浑水更浑,当得知留金的两万苏维埃四天内没有攻破中东路司令部的时候,很是开心,心说你们继续打,继续打啊。至于死了多少老毛子,他是不在乎的,你们死你们的。绝种了才好。阿尔古斯寻求帮助,王茂如也没有完全不理会,他出了一个条件让阿尔古斯没法答应,即他可以支持苏维埃zhèng fu。支持布尔什维克,但是,他要收回中东路,收回被沙俄侵占的〖中〗国领土。 阿尔古斯哪有这个权力,而且他被王茂如的敲诈惹怒了,怒吼道:“苏维埃不需要你们的勒索,我们一定会战胜敌人。” 王茂如冷笑着请他出去了。 哈尔滨的战斗还在持续,从7月10ri到7月27ri,俄国人做到了,战斗到底。战斗到死的jing神,两种主义的对抗,让哈尔滨流血了。而支持双方的人也源源不断地赶来,令王茂如赶到吃惊的是,支援苏维埃的居然是〖中〗国工人,这〖中〗国工人凑哪辈子热闹啊。而且打到7月22ri的时候,居然是一个〖中〗国工人团几乎冲进了中东铁路司令部,而俄国人的苏维埃工农兵居然休整起来。 王茂如不仅为这些天真的〖中〗国工人感到悲哀,但是běi jingzhèng fu此时此刻,却没有理会发生在〖中〗国的这种冲突。只有吉林督军孟恩远,眼看哈尔滨实在不成话,派遣了高士滨的第一师前往哈尔滨,在哈尔滨道外,与苏维埃工农兵发生了战斗。 孟恩远的士兵也是北洋嫡系。实际上战斗力不弱,但是面对俄国人的时候心里弱了三分。被悍不畏死的苏维埃俄国工农兵给赶跑了。实际上苏维埃士兵们,大部分手中子弹已经没了。不过孟恩远却间接地支援了他们部分子弹和补给,让得知了消息的王茂如大为吐血,心说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连忙电告孟恩远,万不要惹火烧身,让俄国人自相残杀好了。 大概是各国都看不下去了,纷纷给北洋zhèng fu施加压力,要求北洋zhèng fu调停争端,而有的zhèng fu直接组织了侨民武装队,例如〖ri〗本,他们派遣部分南满护路队队员进入哈尔滨ri侨区,组建了一支一千人的武装队,保护在哈尔滨内的侨民。 俄国临时zhèng fu为了得到各国zhèng fu承认,决定继续对德宣战,于1917年7月1ri在西南战线上对德发起进攻,然而,不凑巧的是,德军休养生息了几个月之后,将俄国人打得大败,反倒被德国人俘虏十几万士兵。 1917年七月,俄国爆发苏维埃zhèng fu与俄国临时zhèng fu最严重的冲突,即七月流血冲突,而在东方,爆发了哈尔滨之乱。七月流血冲突之中,俄国布尔什维克遭到临时zhèng fu武装〖镇〗压,损失惨重。而在哈尔滨之乱中,由于布什尔维克掌握了部分武装,并有组织地组建了军队,导致局面向着苏维埃有利方面转变。 而哈尔滨之乱也给俄国西线以jing示,只有将枪杆子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 1917年七月二十五ri,黑龙江陆军六个师重整完毕,调整军衔简章人事任命等等,并重新进行行政规划。同时王茂如命令,在呼兰的李品仙黑龙江陆军第一师与驻防在萨尔图的赵增福黑龙江陆军第二师发好半个月的战斗基数弹药,准备随时出发。 此时,黑龙江陆军和白俄红俄的矛盾也逐渐加深起来,因为不断有哈尔滨市民逃向黑龙江,受到黑龙江陆军士兵的保护,而一些无辜的俄国百姓也不敢留在哈尔滨,纷纷逃到黑龙江寻求庇护。他们和追捕的俄国红白两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但是在中俄双方的控制下,没有将矛盾扩大化。然而士兵们早已经摩拳擦掌,又由于得了上头的按时,早已经跃跃yu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