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1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1)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1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1)

. 然而当王茂如准备收服哈尔滨的时候,段祺瑞与大总统冯国璋的běi jingzhèng fu于八月一ri正式向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宣战,废除中德、中奥条约,段祺瑞以陆军总长下令,令黑龙江督军王茂如即刻任命为中国参战军总司令,黑龙江路军改编为中国参战军,于八月十五ri赶赴天津,乘坐ri本航运公司轮船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并抵达法国法国马赛市,进入欧洲战场。 王茂如傻眼了,千算万算,没算到段祺瑞会给他致命一击,让他此时赴欧洲,如此关键时刻去欧洲,那吉林怎么办?哈尔滨怎么办?这还怎么打?准备这些时ri,不就是为再一次占领中东路,占领哈尔滨吗?怎么你段祺瑞这时候给我下令呢。王茂如气的砸坏了三个价值不菲的花瓶,在司令部大骂段祺瑞不地道。 蒋方震苦笑道:“这估计不是段祺瑞的意思,而是徐树铮的意思,整个陆军部,也就徐树铮这小扇子能想出这么一招来。”说着苦笑了一下,道:“我也没料到陆军部会这么做。” 王茂如在司令部踌躇不已,参谋们也一个个脸sè难看,这时候李品仙和赵增福发电报,说哈尔滨双方已经有逐渐停火的趋势,如果再不进入,机会难得,万望司令下达命令。 “要我说就打!别管什么了,这时候怎能手软啊大帅!”上校参谋郭松龄在一旁叫道。他负责的是军训处,自从得了三万归国工人之后,这三万工人即成了补充兵源,王茂如的军队如此扩军,也正因为郭松龄在军训处的得力表现。.他倒是个主战派,这这时候也需要一些声音。 蒋方震苦笑了一下,道:“打是能打。可是要是战斗持续了,坚持到十五号出发不了怎么办?难道再一次宣布du li?那样就是叛国了啊。” 郭松龄道:“这怎么能算是叛国,顶多是不听命令。再说了,南方的几个督军,哪个听段祺瑞的话?zhong yāngzhèng fu就是这样。只会欺负听话的,谁要是不听话,他一点招也没有。” 祝永泉在一旁点头,道:“茂宸是话粗理不粗,要我说,先将他们一局,如何?咱们先把中东路打下来,看zhong yāngzhèng fu怎么说。” 蒋方震道:“岂能这么说,难道你忘记当初,秀帅的口号了吗?调兵入欧洲。大帅可是在全国人民面前说过的,军中许多人都是奔着大帅此点来的。让大帅此时不去欧洲,大帅当如何面对全国,如何面对那些因为此点投奔而来的学生、军官?” 王茂如也是一脸的为难,打开世界地图。看看东北,又看看欧洲,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都有道理啊。” 此时译电处军官忙走进来,喊道:“报告。”大家看过去。军官说道:“陆军总长下令由陆军次长徐树铮组建参战军第二军团,由徐树铮担任参战军第二军团总司令,下辖参战军第七师师长曲同丰,参战军第八师师长马良,参战军第九师陈文运,于河南,直隶,安徽,山东招兵组建,并在此敦促我参战军第一军团立即将参战军人数,装备,番号上报国务院。” 大家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地问道:“这段祺瑞哪来的钱?” 段祺瑞这届zhèng fu和前几届zhèng fu最大的不同就是,丫没钱!虽然他组建了自己的交通系,也称为新交通系,主要人员有交通总长兼交通银行行长曹汝霖,中华汇业银行行长陆宗舆,通商银行行长章宗祥,司法总长林长民(他大部分是皖系,倒不是交通系的要人,林徽因的老子),不过肃然有这么多银行,但银行也要开门做生意的啊,要有人存钱。.这军阀混战,百姓们手中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放在家里,在房子下挖一个坑藏洞里更安全。这军阀混战来混战去的,谁知道这银行会不会倒闭。因此银行虽多,却不赚钱。真正赚钱的是关税的余税,也就是关税中扣除庚子赔款的部分,外国会交还给中国zhèng fu。 别说外国人蛮横,庚子赔款拖垮了大清,至少人家有的时候守信用,虽然国家总关税多了,但中国的关税每年都一定,因此这余税也很多。西方各国倒是没有将余税私吞,很守合同的交还给zhèng fu……是běi jingzhèng fu,至于南方孙中山成立的非常国会,担任非常大总统,外国zhèng fu是不承认的了。 可是这点钱发当军费都费劲,更别说增加军队了,所以zhong yāng穷,地方便就地敛财,也成了民国一景,这也是为何军阀混战的愿意。zhong yāng养不起兵,地方自己养,自己养的兵,自然听自己的。而zhong yāng能指挥的兵,自然就是拿zhong yāng军饷的了。王茂如之所以不属于皖系,就是因为王茂如的军费自筹,他是几乎掏空了老本来养兵了。 参谋们商量来商量去,最终也没有个决定,不过这就是参谋的作用,只负责提供建议和欣喜,大家都看着王茂如,等待他的决定。 王茂如抽完了半根的雪茄,叹了口气,将剩余雪茄熄灭,冲大家笑了起来,笑得大家毛骨悚然的,心说秀帅这是嘛意思啊。 “打,,临走之前,给我把中东路和哈尔滨,吉林尽收囊中,这次咱们派去欧洲的是第四师和第六师,但是一二三五师,干掉俄国佬,拿下吉林省。”王茂如站起来,道:“我相信我的手下能够完成,赴欧作战的话……总指挥交给宫小旗吧。” “是!” 参谋部指令下达之后,各部门运作起来,尤其是王茂如一句“打”,三军用用命,各种命令源源不断发往部队。 第一师在呼兰县松花江北岸驻防整军二十天有余,早已整装待发只等命令了。 “出击!” 呼兰,黑龙江陆军第一师司令部内萧瑟一片,拿到电令,李品仙站起来,手下军官,参谋长李景林,第一旅旅长赵庆,第十一旅旅长徐正义,第十二旅旅长魏成林,骑兵营长胡云山,机炮营营长张镶武,补充团团长郭布罗.荣海(龙庆的侄子),见到师座起身,也纷纷站了起来。 李品仙微微一笑,举着电令,道:“大帅令!”顿了一下,道:“即刻逮捕中东路沿线俄战区所有俄国,并进军哈尔滨,配合第二师镇压俄国人,占领中东路,占领哈尔滨。” “是!” 信心是一支军队的灵魂,第一次收复中东路之顺利,并且枪毙大批俄国人,让军队不在惧怕俄国人。他们也是一个脑袋两条腿,就是长得高点,眼睛大点,鼻子高点,被大伙儿围起来的时候也吓得跪地上求饶。老毛子也会跪在中国人面前求饶,这起初让很多士兵愕然,生在这个时代,见惯了趾高气昂的洋人,却没见过跪地求饶的洋人。越是自卑的人,爆发起来越是强烈,中国人向来如此。 大炮的轰鸣声和士兵的喊杀声响彻哈尔滨,可是让李品仙措手不及的是,他手下士兵打得太狠了,第一天便千条渔船横渡松花江。生活在松花江上的渔民们,不顾危险为士兵们渡江掌船。而那边的老毛子早已经人困马乏,尤其是红俄的苏维埃工农兵,有一半人是曾经被释放的俘虏,早就领教了黑龙江陆军的疯狂报复,若是真的抵抗,事后一定会被杀死。这些人扔了武器(枪,木棍,刀等)便跑了,任凭政治指导员枪杀几个逃兵都不管用。真正抵抗的反倒是那些从其他地方跑来参加红俄军队的士兵们。 但是因为火力的原因,这些红俄士兵们嗷嗷叫喊着拿着枪冲锋的场面并没有吓坏中国士兵,渡了松花江之后,第一师士兵不紧不慢地组织起来。那高喊乌拉的红俄士兵冲过来的时候,高军衔的军官就地组织攻击,支援友军,而河对岸的中国炮兵也给予支援。尤其是让俄国人头痛的是,中国士兵居然派遣飞机,虽然飞机上发的是俄文的劝降书,却也让俄国人几乎崩溃——事实证明了这个年代的飞机在巷战中暂时还起不到什么作用。但s1轻机枪和手榴弹的的确确是给了红俄士兵们极大的打击,同时也镇住了自己。 中国士兵的武器更加先进,时期高昂,最重要的是——都吃饱喝足来的,临走的时候,军水壶中装的不是水,而是酒。明显是喝高了的黑龙江士兵一见这老毛子怎么这么不抗揍,好,痛打落水狗。于是嗷嗷的撒丫子追去,这下可好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防线,自己给扔了,去追老毛子了。 渡江过去的黑龙江陆军第一师第十一旅立即上下组织失去了联系,大家进了哈尔滨城内,几乎杀疯了。这也难怪,尚未渡江的第一旅是步兵jing锐,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另一个主力旅第十二旅是原参战军第二师分化出来的,主要人员除了招收的农民就是王茂如截获的从俄国逃回来的修铁路工人。李品仙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他以为许正义的胡子旅生存技能极强,能够立即在江南(松花江以南,即哈尔滨市区)站稳脚跟,却没想着这些胡子们更喜欢顺风仗,好嘛,见到俄国人抱头逃窜,早就忘记了军纪,撒丫子痛打落水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