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2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2)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2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2)

然后,李品仙犯了第二个错误,那就是他的第二梯队派遣的是第十二旅魏成林所部。这支部队有三分之一是由受过俄国人欺辱殴打的中国赴俄国铁道工人士兵组成。要说第十一旅土匪出身,属于有便宜就占,对老毛子是不打白不打,那第十二旅对老毛子就是彻彻底底的仇恨了。 好么,第十二旅刚一过江,李品仙就得到许正义的报告说自己的部队打疯了,许多连队都失去联络了。 听到报告的李品仙气得够呛,大骂了许正义一顿,要求许正义立即整队,不允许贪功冒进。前个消息还没消化掉呢,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又接到了魏成林的信息,他的第十二旅也打疯了,卷三千古奇功 第302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2)见着老毛子就杀,比他么的第十一旅打的还狠。第十一旅那帮土匪胡子还知道抓俘虏呢,却不想第十二旅的帮铁路工人是直接见老毛子就全杀了。 俄国人什么时候如此不济,不经打了? 事实上,抵挡中队的是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工农兵,都是临时拉起来的远东铁路工人,其中还有很多中国工人,一见到中队进入,并且跟他们战斗,当先第一个就投降了,连带着身边的老毛子也投降。而且中队弹药充足,蓄势待发,每个班都配置了一支s1轻机枪,这种持续火力的轻机枪在战场上,尤其是城市攻坚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苏维埃红俄中由士兵组成的主力部队,反而在攻打白俄的战斗中,损失惨重。 王茂如等两支部队杀得难解难分之际,再一次杀回到了哈尔滨,不能不说是一次冒险,一次赌博,索xing这次又赢了。 第一师的两支部队一进哈尔滨。便各自都打疯了,上下指挥都失去了联络,两支部队的长官连忙收拢士兵。重新卷三千古奇功 第302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2)整合。只是这第一天的渡江战役打得太疯了,弹药充足火力强大的中队以营,连。排,班为单位,在中国老板姓的帮助之下,一下子占领了半个哈尔滨。 俄国红白两方的早就对黑龙江军队王茂如能否有所判断,但却没想到的是,他的军队会一下子打得这么靠前。 谁没有反应过来,不管是红的还是白的,双方对一天之内半个哈尔滨陷落一时之间没了主意。第一师的突然袭击的确是给俄国人一个重大打击,两方人马还在交火呢,身后半个哈尔滨就没了。 和孟恩远部吉军不同的是。王茂如部装备jing良,士气高昂,尤其是哈尔滨市民踊跃支持参与,黑龙江陆军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岂能不胜。 但是过瘾归过瘾了。军队太兴奋却也乱了套了。 也许是冲的太靠前了,让第一师成了乱军,进了哈尔滨ri之后追着老毛子打枪,毫无组织毫无头绪,李品仙急得不行,这下子糟了。连忙拉拢部队。 “砰砰砰!” 街头,一队中国士兵冲了过去,击毙几个俄国人,一个脸上有些黝黑的排长喊道:“他娘的,乱套了,还有几个跟我呢?” “不知道啊。”有士兵回答道。 “这都不知道,妈的,报数,我第一个。” “二!” “三!” “四!” …… “二十一!” “没了吗?”排长问。 “没了。” 排长气呼呼地喊道,“妈了个巴子的,一个排三十八个,怎么他娘的丢了这么多人,都死哪去了?”瞪大眼睛看了看,忽然指着几个士兵问道:“你们是我们排的吗?” “报告排长,俺们不是,俺们跟丢大部队了。”几个其他连队的士兵哭丧着脸说道。 “,老子的兵估计也你们这德xing,不知道丢哪了。”排长抱怨道,远方传来枪声,排长伸着耳朵,听到是莫西甘纳,即水连珠步枪的枪声和e1式步枪特有的砰砰声交织,叫道:“,那边,兄弟们,俄国人跟咱们干呢,给老子上刺刀,过去。” “是。”二十个弟兄喊道。 排长领着人,沿着枪声小步跑过去,见到十几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外国人正在和另外十几个穿黑sè军装的黑龙江陆军士兵对shè。 “轰!轰!轰!” 中国士兵扔过去一排手榴弹,压制住了白人士兵的步枪,正要起身冲锋,那边白人士兵也不甘示弱,不顾伤痛起身shè击,将中国士兵又压制回去。 排长拉过来一个看似激灵的年轻士兵,喊道:“你,过去跟他们说,等会儿咱们从后面包抄,让他们别误伤了咱们。”想了一下又说,“,等一会儿咱们用刺刀挑了他们,让他们也上来。” “是。”这士兵立即绕开跑回友军阵中报信去了。 排长回头说道:“你们还有多少手榴弹?” “报告排长,咱们一共还有四十二个。”老兵回答道,“几乎一人俩手榴弹。” “妈的,等一会尔咱们悄悄地靠近,一人一个手榴弹,炸响之后立即跟老子冲,上去用刺刀挑了老毛子,知道不知道?”排长厉声道。 “知道了。” “走!”排长道。 二十多个中国士兵悄悄地从后面围了上来,而俄国兵和前方的中国兵仍在对shè,忽然对面中国兵不shè击了,俄国人立即乌拉乌拉地叫喊起来,仿佛得胜一般。 排长见和老毛子近了,已经足够手榴弹抛掷距离了,回头冲手下们先向上伸伸大拇指,然后向下伸伸大拇指,意思是扔手榴弹了。大家纷纷拿出胸前挂着的一发手榴弹,见排长准备好,都准备好,排长拉线,扔,大家一起拉线扔了过去,然后集体躲在墙体后面。此时就听到“轰轰轰”连续爆炸声,也不知道想了多少声,排长高喊:“老毛子,我ri你姥姥!”端着刺刀迎着硝烟冲了上去,二十个士兵高喊:“ri你姥姥!”跟着排长冲过去,不过却见到一副惨状遍地的情景,十几个老毛子不是被炸得四碎,便是被炸晕了,还有的清醒过来刚要起身,身前几把刺刀同时刺中,死的不能再死。 “,看看有没有没死的,多刺几次,刺哪呢?她娘的腿儿,刺老毛子几巴干啥,刺心脏。”排长一边叮嘱一边骂道,手也不含糊,将死去的老毛子多刺了几遍,听到脚步声,大家立即短期刺刀望过去,原来对面的中国士兵也冲了上来。排长喊道:“来晚了,兄弟们。” “葛二蛋,是你啊,你小子。”一个军官跳了过来,一拳打在排长的肩膀上。 排长葛二蛋仔细看了看,惊喜道:“连长,是你啊,你还没死啊。”还了一拳。 “去你大爷的,你死了我都不会死。”连长笑道,见到老乡兼属下,怎能不高兴,又踢了一脚。 “连长,咱连兄弟们呢?”葛二蛋问。 “别提了,都他妈打散了,你们跟着我吧,路上遇到的都拉过来,知道不知道?”连长喊道。 “知道了!”两伙儿士兵加起来三十几个人,倒是不小的力量,幸亏大家子弹带得多,还足够应付接下来的战斗。 战斗乱了,从入城开始,李品仙没想到会一路势如破竹,以至于士兵冲得太猛,各部乱匆匆的联络不上彼此。 不过幸好,在接下来的两天之后,大部分士兵还是找到了上级部队,尤其是第一师最jing锐的第一旅渡江之后在哈尔滨设立了师部大本营之后,两支打疯了的部队的人知道了自己的上级在哪,迅速归拢。 而当八月二ri,第二师进入哈尔滨之后,情况更加好转了。 第二师师长赵增福以严厉治军,进入哈尔滨之后沿路收拢中国士兵,接收战俘,并且给与继续反抗的俄国人予以无情的歼灭。 当然李品仙向赵增福恳求说,一定不要告诉秀帅自己初期乱套的情况,赵增福笑说:“我不会说的,不过你自己跟大帅说吧,这事儿别瞒着大帅,他这人是你就算是做得再错,只要你心里装着他,就不会怪你。但是要是瞒着他,有好果子吃了。” “我知道。”王茂如的xing格,李品仙自然是知道的,有这样的长官是幸运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只要你忠心,不管你做错什么了,都会保护你,不幸的是,你一旦有私心,那等待的绝对是无情的裁决。李品仙连忙发电,向王茂如报告战斗情况,并将自己最开始因为追击俄国人而导致的混乱详细说明了。果真如李品仙所料到的一样,王茂如没指责什么,只是让他尽快收拢部队,占领中东路西线,遇到俄国人,不管哪方面阻止,全部屠杀殆尽。 李品仙接到指令之后全身一冷,屠杀殆尽,跟消灭不一样,说明不需要俘虏啊。算了,大帅下令,照办就是了,于是收拢第一师之后,李品仙迅速派遣士兵攻击中东路沿线,很快将中东路沿线各个据点攻了下来,并且将驻守在此的俄国人全部枪毙。 此时的混乱,给了王茂如这个民族主义分子一个天赐良机,在中国的俄国人太多了,不管是红俄还是白俄,老毛子嘛,死一个少一个。 八月四ri,从渡江开始只用了四天的时间,红俄和白俄被黑龙江陆军第一师和第二师压缩在哈尔滨极小的空间内,由于吃穿补给以及弹药的不足,导致大批红俄投降。哈尔滨郊区全部解放,市区百分之八十地区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