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3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3)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3章 第二次收复中东路(3)

. 此时的红俄剩余部队数量依旧众多,但大多数都是铁路工人组成,战斗力不强,之前也被俘虏过,投降倒也是习惯了。大家知道自己没做过伤害中国百姓的事儿,也不怕秋后算账。根据以往经验,投降了还能有酒有肉吃得饱穿得暖,不用躲在肮脏的充满了尸体的战壕里等死,纷纷举起手出来投降。 而那些杀害过中国百姓的红俄反倒是不敢投降,誓死抵抗到底。当然,也有很大的原因是苏维埃工农兵中政治指导员的宣传,俄罗斯人不能投降,一定要抵抗到底,战斗到底。 但由于苏维埃组织初立,军队中政治指导员的权力非常小,并且人数也非常少,他们的劝阻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反倒是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一天时间,赵增福的第二师接纳了三千红俄士兵和一千多俄国难民。 至于李品仙的第一师,由于李品仙把火撒在了俄国人身上,导致了该师只接受到五百个老幼俄国人,jing壮的俄国人都被李品仙这广西佬给偷偷地下令弄死了。 段祺瑞自然不允许东北出乱子,更不允许刚刚立了大功恢复共和的王茂如胡来,他代表北洋zhèng fu连忙下令要求王茂如立即撤兵返回,并且jing告说王茂如如果不撤兵则立即撤职查办。 接了电报之后王茂如也跟他顶牛,将电报往地下一甩。说:“汝可为国之大贼乎?某带兵收复中东路,汝背后若是插yin刀,某必定打到běi jing去,打倒中华民族之千古罪人。”并要求将他的回话作为通电全国发布。 一句国之大贼,中华民族之千古罪人,弄得段祺瑞穷词了,的确。王茂如做的事非常过瘾,并且很提升民族士气。段祺瑞在暗地里也伸出大拇指,说王茂如敢想敢做。敢作敢当,只是这捅的篓子太大了,这不是对俄宣战吗?上次说的借口好。是由于俄国人发出请求兵入哈尔滨,可这次呢?连一个理由也乱七八糟,说保护哈尔滨各国侨民和中国公民?哪有你这么保护的? 能够打击北洋zhèng fu的,都似乎民党的好朋友,孙文在上海发表支持王茂如的通电,也间接地帮助了王茂如——俗话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敌人,当初王茂如支持袁世凯的时候,孙文大骂王茂如是袁世凯的一条小狼狗。如今王茂如跟总理不对付,孙文又说王茂如是国之栋梁,国家脊柱了。所以政客的话不能信,政客讲话承诺,其实跟婊子说“你真棒”有的一拼。那是一种需要而已。 见恩师段祺瑞被王茂如一句话噎了回去,长吁短叹英雄气短,国务院秘书长陆军次长徐树铮还是决定将一些消息告诉给他,便低声说道:“恩师不要生气,这个惹是生非的王老师,恐怕是命不久矣。” “什么意思?”段祺瑞吓了一跳。 徐树铮冷笑一声。道:“说起来此事要是成了的话,恩师就有了十四万军队了啊。” 段祺瑞惊讶不已,问道:“如何?你倒是越说我越糊涂了,怎么有了十四万军队?” 徐树铮yin险笑道:“这还多亏了是张雨亭这张胡子给的消息。” “嗯?”段祺瑞指着北边,“张作霖,张老嘎达?” “是啊,要说狠,还是张胡子狠,这王老师啊终究是北大的老师出身,处理事情和手下不够狠,有些人对他不满啊。这些人还掌握了一定的情报,如果这情报让别人知道了,恐怕……”徐树铮摇摇头,冷笑一声,“恐怕事情有所转机啊。.” 段祺瑞想了想摇头道:“又铮,不可如此,王秀盛乃国之栋梁。” “国之栋梁还是国之大贼,尚未可知也,中国好不容易min zhu统一,若他乃又一袁皇帝如何?”徐树铮劝道,“恩师,你没看到么,这王老师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翻版袁皇帝,而且他比袁皇帝最强的一点就是,他有钱,他不用因为钱去求ri本人。”徐树铮见段祺瑞沉思,心说恩师还是太慈祥了,这王茂如不除,将来谁还会听zhong yāng的?便道:“若是武力统一全国,这王秀盛就是最大阻碍!很有可能等他翅膀硬了之后,反叛zhong yāng啊!恩师!” 段祺瑞长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徐树铮心有所悟,再一次yin笑起来。 此时的沈阳城中,奉天督军府(后改为大帅府)内,杨宇霆对张作霖笑道:“雨帅,大事成了。” 张作霖哈哈一笑,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徐又铮真干了?” 杨宇霆咧着嘴,道:“徐又铮还以为咱们是东北人是傻子呢,哈哈哈,咱就给他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到底谁得利。然后再把真相一公布,黑龙江陆军必定对zhong yāng怀恨在心,到时候雨帅再出面打着为秀帅报仇,东北自治的名义,黑龙江十四万陆军,尽归雨帅啊。” 张作霖敲着大烟袋大笑道:“好,好,好,邻葛,这件事你办得好,若是我拿了十四万黑龙江陆军,你就是黑龙江督军!” 杨宇霆忙敬礼道:“愿为大帅贡献毕生,保张家江山。” 张作霖很是喜欢他这个马屁,保张家江山,对啊,这东北是老张家的。 当段祺瑞在唏嘘的时候,浑然不知别人算计自己的王茂如又给了哈尔滨的俄国人一记重拳,中将师长任元星率领他辖下的黑龙江陆军第三师两ri内绕过哈尔滨进入吉林,将驻守在吉林省五常县的吉军高士滨部第三旅缴械,并从背后阶段了中东铁路东路段和南路段。 原来王茂如下令第三师向吉林方面借道,从五常从背后绕了过去,将哈尔滨市内俄国人的援军切断,并且彻底将他们的退路也切断了,中东铁路全线瘫痪。 但是借道一事却遭到了吉林督军孟恩远的反对,他先是下令第二师师长高凤城(虽然打仗不行,但屡屡升迁)前去阻截黑龙江陆军,但是高凤城一听,大叫:“妈呀,我要跟王小子打仗?”吓得屁滚尿流称病不敢出来,他可是听人说了,人家王茂如的军队是兵强马壮纪律森严,一个师两万多人,他这第二师还是以原来的旅扩编而成,才八千多人,跟人家一个旅一样多人,怎么打?再说了,高凤城心说老舅你不讲究,高士滨还是我弟弟呢,你让他当第一师师长,让我当个扩编的第二师师长,明显是不重视我,我才不干呢。于是高凤城佯装称病坚决不出,孟恩远也没了办法,便下令主力第一师师长高士滨前往五常县拦截黑龙江军队。 但是高士滨也不想打,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对方的实力,自己一个师一万人,人家黑龙江陆军一个师两万二千人,这怎么打?但是督军的命令又不得不执行,于是派了一个旅去五常县做做样子,假装耀武扬威一番,暗中借道给人家。这第一是第一旅旅长成明想想自己的部队不就是去演戏糊弄督军的吗?那自己还去什么五常“指挥战斗”,五常县那地方还得翻山越岭的,还不如在长chun府好好享受享受,演戏而已嘛。 却不想任元星早就接到王茂如的指示,进了五常县便将吉军第一师第一旅给缴械,。吉军副旅长程晓明还真以为借道呢,却不想自己被无情地缴械了,哭喊着跑回长chun府告诉了旅长。 将吉军缴械之后,任元星也没有为难吉军,都是友军,并且任元星的任务是截断铁路,绕道攻击俄军,又不是打吉林,便让他们老老实实在军营中就行,只是军火给搬走了。 听到副旅长程晓明报告,吉军第一师第一旅的旅长成明大怒,本来说好的借道,你们倒好,真不讲究居然缴了我们的械。 他本来在长chun府著名大ji院ji院天下缘中抽大烟打麻将呢,一气之下踹烦了桌子,喊道:“妈了巴子的,欺负老子好骗吗?”对程晓明说:“你去报告给师长,我去跟那姓任的王八蛋理论理论去。” 旅长成明骑马赶到了五常县城,嚷嚷着要见任元星。任元星是小字辈,自然对着成明恭敬起来,笑说这是误会误会,怪只怪郭布罗.龙庆旅长手下都是少数民族骑兵,不懂规矩,这事儿已经出了自然得上报给秀帅,请秀帅早早定夺,也请成旅长稍安勿躁。 成明怒道:“你们不讲究,不讲究啊,我顶着大帅的压力接到给你们还这么对我,你让我怎么信你们的话?待我回去好好向师长禀报!”说完便要离开五常,可是想想自己的军队被缴械了,自己这么回去不得挨骂啊,便溜达回到军营,发现除了门口站岗的变成了黑龙江陆军之外,里面的人正在喝酒吃肉玩sè子打麻将。 里面下级军官见到成旅长来了,连忙报告说黑龙江陆军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让大家在军营中别出来就行,不耽误吃穿喝,有身上带钱的还把大烟也整上了。成明心想,得,我回去肯定挨骂,不如在军营中做做样子,再说在军中吃穿喝抽玩也不耽误,于是便进了军营和军士一起打麻将,还交了当地ji女进来给兄弟们开开荤。 没想到他的这番作为,倒是让这些吉军兄弟们很是感动一番,看看咱们旅长,宁可陪着咱们在战俘营,还自己掏钱弄一群娘们给咱们过瘾,多好的旅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