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4章第二次收复中东路(4)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4章第二次收复中东路(4)

吉军第一师第一旅副旅长程晓明跑到长chun府找到高士滨报告,高士滨可是也刚刚得到王茂如的消息,笑说这是既然是误会就算了。王茂如立即礼送吉军返回,这才平息事端。其实高士滨也在看,要是王茂如足够强大,说不定他还真会做出点什么举动。老舅虽然资历足够,但是老舅孟恩远的发展太有限了,王茂如说让他当大总统,别说孟恩远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就是高士滨等手下也不敢相信。 与吉军解决矛盾显然没有耽误任元星的攻击计划,刚一缴械吉军之后任元星已经调集好了军队下令猛攻哈尔滨红俄部。这也是成明来到五常县反倒是没发现多少黑龙江陆军士卷三千古奇功 第304章第二次收复中东路(4)兵的原因,都调到前线去了。 红俄即苏维埃工农兵,他们粮食武器弹药都奇缺,不缺少的就是人,但是人越多,反倒是越拖累。 在飞机,大炮,汽车的集体配合攻击下,任元星所部第三师一路冲锋,尤其是第三师第九旅骑兵,旅长郭布罗龙庆亲自上阵,带队骑马率领四千骑兵进入哈尔滨城郊,亲手将红俄仅有的四百哥萨克骑兵歼灭,将红俄的反抗消灭殆尽。 这四百哥萨克骑兵师红俄的最后一根神经,红俄的司令官留金的心头肉,却不想被〖中〗国骑兵给杀了个干干净净,红俄最后还是崩溃了。 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8月7ri即王茂如发起第二次中东路之战的一周之后,弹尽粮绝的苏维埃俄军并没有选择自杀xing冲锋(ri军万岁冲锋),经集体研究决定投降,希望所部红俄军队转道返回俄国支援国内战争。但总司令留金自杀身亡,苏维埃〖革〗命委员会〖主〗席斯拉文宣布向第三师正式投降,不足九千弹尽粮已经绝饿着肚子三天的卷三千古奇功 第304章第二次收复中东路(4)红俄士兵听到命了之后,垂头丧气地放下武器走出战壕投降。 与此同时白俄方面霍尔瓦特的中东铁路司令部外战斗依旧在继续。由于中东铁路司令部坚固异常,甚至连重炮都足以抵挡,因此攻克司令部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而霍尔瓦特是一个铁杆的大俄罗斯沙皇俄国主义者。他绝不会向〖中〗国,中华民族这种“劣等民族”投降。虽然他的指挥部只有两千人了,先是被红俄围困。如今又被〖中〗国人围困,但是司令部内弹药粮食充足,足以等到海参崴的海军司令部的支援。 八月六ri,在红俄投降的前一天,王茂如亲自率领费朝贵第六师南下抵达呼兰县。 八月七ri,斯拉文在呼兰想王茂如递送投降书,呼兰,这个美丽富饶的松huā江畔美丽的土地,注定要被后世的人记住。 接受了红俄投降之后,中东路之战其实其一阶段已经完成。接下来的第二阶段任务更加繁重了,那就是如何面对国际上的压力。 王茂如住在司令部内,吃在司令部内,他最近一直失眠,睡不着觉。他是担心,因为历史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记忆范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创造历史。而人对于未知的世界,才是恐怖的源泉。他现在就面临着一个未知的未来,而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未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这一刻,他也足足等了六年,六年啊。 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被蒋方震见到,故意笑说:“怎么,害怕了,秀帅?”俩人本来就是朋友,六年前在běi jing的时候就已经认识,说话倒也是无所禁忌,浙江人和东北人xing格虽然不一样,但是却正好互补了,王茂如又是冲动大胆,蒋方震却谨慎盘算,配合的倒是相得益彰。 王茂如对蒋方震的人品很是放心,这是一个恪尽职守的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当然,蒋方震也有野心,只是他的的野心不是争权夺利算计别人,而是为中华之强大而努力。 “谁说不是呢,还真有点儿。”王茂如吐着雪茄烟圈说道,还递过去一根,蒋方震连忙摆摆手说:“这个真不行,劲儿太大,味儿太冲了。”长期居住在北方,蒋方震的浙江口音中居然还带了běi jing味儿,逗得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你这口音可以,咱俩可以说相声了。” “你这家伙,还有心思开玩笑。”蒋方震苦笑道。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等吧,等吧,这都打了十天了,我盯着běi jingzhèng fu的压力,也不知里面怎样了。” 蒋方震问道:“咱们这儿是下棋的,至于棋子怎么杀,还得看他们了。” 哈尔滨道里区,这里是〖中〗国大街(后世的〖中〗央大街),这里正在持续着战斗,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第四师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周围坚决地还击着〖中〗队。 “他妈了个巴子的。”第一师第十一旅旅部内,许正义气得不行,骂道:“一个教堂,才多少人,打不下来?” “旅座,那里面有白俄的一个营和红俄的两个连,还有周围赶过来的俄罗斯人,一共一千多人呢。”年轻的中尉见习参谋赵宝昌道。 “我去他大爷的,白俄和红俄怎么搞一块了?”许正义怒道“这俩不是死敌吗?” 赵宝昌无奈地说:“这件事还是咱们的人的错。” “咦?咋回事儿?” 赵宝昌道:“这教堂就相当于俄国人的庙一样,咱们的人打得太狠,用迫击炮把人家的教堂炸塌了一半,本来两伙人还相互提防呢,现在倒好了,两伙人合在一起了,跟咱们死磕了。” “妈了个巴子的,信教的都不是好东西。”许正义郁闷道,得,不用说了,又是自己的手下那帮子土匪打的太high了,每次都是这样,渡江的时候如此,这次还是如此。赵增福的第二师负责包围攻占俄国中东铁路司令部,任元星第三师负责攻占苏维埃工农兵军营,而犯了错的李品仙第一师只能清剿哈尔滨内其他地区的俄人。 这许正义的胡子旅也不知道是命好还是命不好,别人遇到的最后的部分俄国反抗军都是最多一个连,他倒好,一遇就是一个营一个营的。 前方的战斗还在持续,俄国人这时候不是为别的争执,他们倒是为了宗教而战了,俄国人的反抗让许正义感到难办,士兵们冲了几次除了增加双方的死亡数量之外,没有任何好处。这么打不是办法,许正义头疼起来。这时候手下的团长外号飞天好的尚志库跑来,说:“旅座,旅座,找到个好东西诶。” “咋了,啥好东西?”许正义道。 “柴油,妈了个b的,两百多桶柴油。”尚志库〖兴〗奋地说道。 许正义一下子跳了起来,问道:“咋整的?你搁哪偷来的?” “旅座,啥叫俺偷的啊,这是没收的,从一帮印度傻逼那没收的。”尚志库得意洋洋地说。 许正义皱眉,问:“咋个意思?啥印度傻逼?” “不知道,好像是什么船舶仓库什么的,不管了,里面只有印度人,估计没啥后手,都让我给料理了。放心,就算是事儿后有人查,也会以为是老毛子的乱兵干的。”尚志库眨着眼睛,邀功似的说道。 “你可真行啊你。”许正义乐了“够无耻,够无耻。对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赶紧想办法把柴油桶扔进教堂去,烧死那帮老毛子王八蛋。” “得咧,你等着我啊旅座。”尚志库高兴地去执行命令了,许正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不过又想不起来了,倒是赵宝昌提醒道:“印度人没有能耐开航运公司,估计是英国人在这人倒卖柴油的。不过没事儿,我看飞天好干的听麻溜,抢东西还不忘栽赃陷害一番。” 原来是这里,王茂如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虽然难免,但是却尽量不要伤害他们的xing命,这飞天好可真是好啊,直接把人家全公司的人都给宰了。得,这小子倒是作案老手,还栽赃给俄国人,真不愧是劫道的出身。 且说这飞天好尚志库带着那两百个柴油桶过去了,也是难办,老毛子火力很猛,冲不过去啊,怎么把柴油桶扔过去呢?而且那帮老毛子居高临下,这圣索菲亚教堂几十多米高呢,靠近都没法靠近,周围全是〖广〗场。这也是至今为止难以攻克教堂的原因。 硝烟弥漫着天际,哈尔滨倒处残垣断壁,盛夏的哈尔滨ri内本来气温就偏高,这些天以来哈尔滨就没有下雨,土建筑物遇着火便着。俄国人修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却是个例外,该教堂是由俄国建筑师克亚西科夫主持设计。样体为砖石结构,建筑平面呈希腊十字方式布置。建筑面积721平方米。整个教堂分成四层,计划中高度53,35米。圣.索菲亚教堂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始建国土一九零七年三月,是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修建的随军教堂。一九一二年改建成砖木结构教堂,之后圣.索菲亚教堂进行第数次加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