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08章 惹不起的女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08章 惹不起的女人

这时候几个卫兵听到里面韩医生“啊”地叫声连忙跑了进来,乔三棒刚要拦住,被吴秋月一脚踹翻,吴秋月什么功夫,乔三棒虽然也是河北沧州武林世家出身,但是怎能比得了吴秋月这女土匪头子,当初多少官府通缉却没人敢抓的女大王。一进门,吴秋月便问道:“怎么了?韩医生怎么了?” 王茂如看过去,知道原来是负责保护战地医院的女子别动队大队长吴秋月,心说好几天不见,穿上这身军装的她倒是更加jing神了。 只见那吴秋月先是看看王茂如,才问韩金香,说:“韩医生,是不是有人图谋不轨?” 王茂如立即说道:“喂喂喂,吴大队长,别指着和尚骂秃子行不行?你直接问我不就得了嘛,还有人图谋不轨。” 乔三棒马良等人忍不住乐了起来,吴秋月也憋着笑故意板着脸说:“那可说不准,娶了四个老婆的人不会不会再动歪心思。我可是负责保护整个医院安全的,谁要是想占我们姐妹的便宜,要看看我手中的鞭子答应不答应。” 得,这女人不单单武功厉害,嘴皮子也厉害极了,而且三十岁了,这个年代来说,那就是老处女了,得罪不起啊。王茂如连忙问韩医生说:“开点药吧,看看我用什么药?” 韩金香笑道:“秀帅,你真的不需要什么药啊,你只需要好好地睡一觉就行了。” “好好地睡一觉?”王茂如皱着没有,叹口气。继续固执地说:“那可不行,我不能睡。有没有什么药,我不用睡觉也能改善这头疼?” “你就是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好,才头疼的,没有药,就是大罗金丹也不行。”韩金香道。 王茂如还是在说:“不行不行,还是给我开点什么药吧。” “你这人咋这么拧巴呢。”吴秋月在一旁气道。“你不怕把自己累坏了啊?” “我累坏了不要紧,这场仗胜了才是关键。”王茂如道。 “打仗比什么都重要啊?” “当然。” “那你还娶四个老婆,有那时间多打打仗啊。”吴秋月挖苦道。 “你……”王茂如斗嘴斗不过她。瞪着眼睛用手指着她“你……你……你……” “哼。”吴秋月一扭头,带着女兵们走了。根本理都不理他,王茂如气得够呛,这家伙,还真难治。 “活该嫁不出去。”王茂如腹诽道,回头笑说“吴医生……” “秀帅,我姓韩。”韩金香咯咯笑道。 “对,韩医生,韩医生”王茂如道。“你看我都被吴秋月这母老虎气坏了,韩医生你说说我怎么睡得有效率吧,其实我一天睡四个小时,还都是加起来睡得,有的时候根本就是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然后就醒了。” 韩金香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开一个方子,是我师公冯金封的一个方子,专门治疗失眠失眠不良的。” “好。” 韩金香拿出派克钢笔,在一张白纸上刷刷刷地写下了方子,写好之后叮嘱道:“良药苦口。这药还要趁热喝。” 王茂如接过来方子,看了一下,笑道:“韩医生的字写的真不错,哪像是我啊,写字跟狗爬似的。”又看她的钢笔,觉得眼熟,问:“这钢笔……好像是……派克牌的啊。” 韩金香握着刚摆笑道:“这钢笔啊,还有一番来历呢。” “哦?韩医生你说说。”王茂如左右无事便问道。 韩金香道:“说起来,这个钢笔的来历还跟秀帅你有关系。” “啊?我可不记得我给过你。”王茂如呵呵一笑。 韩金香道:“秀帅你自然没有给过我了,给我钢笔的是参谋部测绘处的王处长,他跟秀帅你一样,这些ri子一直在忙,没有休息好。不过王处长比秀帅你会休息,他请了假,说是头疼,其实就是想偷两天懒而已。咯咯咯,秀帅,你看看,你把神经绷得紧紧的,你的下属都神经绷得紧紧的,迟早要出事呢。还好人家王处长懂得休息,不像你,直到头疼了还想吃药坚持。” 王茂如一拍大腿,道:“哦,原来如此,我说嘛,这王佳全酒量不至于啊,原来是偷懒,啊哈哈,没事儿,仗达到现在了,测绘处的人也不需要出面了,该休息休息了。不行,我的去看看他去。” “秀帅,你可别说我说的哦。”韩金香说道。 “好的。”王茂如呵呵一笑,道:“韩医生,谢谢你提醒我啊,我会注意自己的休息的,也会注意别人的休息的。” 从韩医生这里出来,又见到了吴秋月,王茂如想让开来着,但是一想自己毕竟是督军大人,怎能怕一个女子,便迎着吴秋月走过去。 “干啥?”走进了之后,吴秋月问道。 “哦……”王茂如哪知道干嘛,被她这么一问,反倒是不知所措了,脑筋急转,板着脸道:“见到长官不得敬礼啊?” 吴秋月瞥了一下嘴,举起右手,敬了一个礼,道:“秀帅。” “嗯,很好,很jing神嘛小鬼。”王茂如见她吃瘪,大为高兴,转身要走,吴秋月却道:“秀帅,我记得条例中有这么一条规定,敬军礼之后,长官必须回礼,你还没回礼呢。”王茂如叹了口气,回身,恶狠狠地回了一个军礼,然后感到很丢人地走了。吴秋月等一众女兵咯咯地笑了起来,传来了银铃一般的笑声,只让副官们感到这帮女人还真厉害,连督军都不怕。 不过除了战地医院的门,王茂如倒是笑了,不禁说道:“这老娘们,惹不起啊。” “秀帅,你不会是……中意上她了吧?”马良插话问。 王茂如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喊道:“你他娘的再说这么可怕的事儿,我就把你扔进辎重连喂猪。” 坐上汽车,王茂如忽然想到了假装称病实则偷懒的王佳全,晒然一笑,吩咐司机说:“去参谋部宿舍,去看看王佳全。这小子,偷懒还得了。”自己便笑了起来,说:“还有这种奇葩。”王茂如的车队来到参谋部宿舍,倒是让许多人感到奇怪,秀帅来宿舍干嘛来了。 王佳全先是听到了汽车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了一群士兵的脚步声和其他人说话的声音,说大帅来了。他立即跳到窗口,心惊胆战地看过去,见到王茂如的汽车和前后思量保护的卡车,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枪,枪,对,我要找到枪,我不能死,我不能被抓,不,我还是不能死。他的心里呼喊着,翻箱倒柜,找到放在怀里,心说不能被抓到,被抓到就会被折磨致死,我不能被抓到,我宁可开枪自杀。就这样心情忐忑,听到了敲门声,惊得站起来,颤抖的声音说:“你……你……” “王佳全,开门,你个臭小子干嘛呢。”王茂如在外面喊道。 王佳全连忙打开门,见王茂如站在门口,声音还是有些颤栗地说:“这半天不开门,是不是金屋藏娇了啊?” “没,没……” 见他绵连通红,王茂如呵呵一笑,随便坐在椅子上,看他还愣愣地站着,说:“得了,我知道你请假为了休息,休息不出去玩玩,困在家里什么意思啊。” “大帅您……” 王茂如道:“你们测绘处比较辛苦,我了解,战前你们做的工作比任何人都多,这段时间你们都累坏了吧。我特准你三天假期,好好休息休息。” “谢大帅。”王佳全说道。 王茂如点点头,说:“你倒是坐下啊,站着干嘛,不累啊?”王佳全坐了下来,王茂如笑说:“对了,你送给韩医生钢笔了?” “啊?”王佳全心里担心着被发现自己当叛徒呢,被他这么一问,不知怎么回答。 王茂如见他尴尬住,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你小子是想追求韩医生,是不是?”见王佳全无言以对,便自以为是地说:“这个好办,等一切事了,我给你说媒,当你的媒人如何?”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小子眼光好,韩医生是别说是野战医院,就是卫生处也是一枝huā,你小子想要追求啊,得加紧一点。我能帮你做媒,但是不能帮你追女孩啊,想让人家接受你,还得需要你自身努力。” 王佳全心里微微触动,百味掺杂,低头说:“大帅,我……我想说……。” “什么?” 不能说,不能说!王佳全心里暗示自己,牙齿压着嘴唇终于说:“我一定好好努力。” 王茂如笑得弯了腰,拍着椅子边,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小子,你好好努力跟我说什么,这话你要对韩医生说啊。”站起来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好了,我回去了,今天就是看看你,不错,不过我也批评你啊,偷jiān耍赖可不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记住了没?” “是。”王佳全立即回道。 王茂如点点头淡淡地一笑,看了一下四周,说:“你宿舍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真是军人楷模。”然后便带着手下走了,留下王佳全坐在床边默默地发起了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