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0章 伤亡惨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0章 伤亡惨重

为了这次偷袭,哥萨克骑兵们都没有骑战马,虽然没了战马但是身材高大的他们跑的也非常迅速,加上天黑,他们穿的黑龙江陆军军装还都是黑sè,很利于掩盖。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为了防止袭营,通常王茂如会命令jing卫团的人在周围设置一圈拌雷,这些都是近卫士兵们做的,王佳全等军官不涉及到布雷的任务。 因此一个哥萨克不小心正好踢中了拌雷上的线,轰地一下,拌雷炸开了。炸弹的碎片将四个哥萨克炸倒在地,同时爆炸声也将对面的中国jing卫惊醒,探照灯一下子打了过来,哥萨克暴露了。 谢利米诺夫 大喊一声:“该死的中国人,这点情报居然没有,俄罗斯勇士们,还有二十米,给我杀光黄种人!” “乌拉!”哥萨克们端着枪,挥舞着马刀冲了上去。 顿时,枪声响成一片,遭到突然袭击的指挥部内,jing卫们也端着枪进行反击。但是这群俄国人悍不畏死,遇到机枪的时候,他们顶起自己同伴的尸体冲了上来,近身之后与中队进行肉搏。俄国人不要命打法顿时将中国士兵们的气势给比了下去。谢利米诺夫指挥若定,嘴角露出冷笑,招呼手下跟他一起奔到王茂如的宿舍去,但是里面有人向外shè击,两个想要进去的俄国人被子弹shè中倒在门口,听起来枪声是自动手枪,不好进攻啊。 “混蛋,给我烧了它。”谢利米诺夫高喊道。于是一些手下士兵立即将房子点着,发出一阵笑声。 卫队队长商元青此时带着卫队冲了过来,率领收拢起来的士兵与俄国人展开了战斗,仗着自动火力和手榴弹,顶住了俄国人的进攻。俄国人四处放火,一处小型军火库很快被点着,发生了爆炸。而在指挥部旁边就是野战医院。女子别动队大队长吴秋月本来已经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此听到指挥部又是爆炸又是枪声,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叫道:“不好!有人袭击大营!秀帅有危险!”紧急吹哨子,此时出来的有二十几个女兵,而后又有四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女兵陆续跑了出来。吴秋月喊道:“敌人袭击总部大营,跟我一起营救秀帅,立即出发。” “是。” 吴秋月的部队支援来的也很快,从俄国人后面冲了上来,将俄国人内外夹攻起来,局势立即对俄国人不利了。同时,学生师的援军也赶到了,加入了攻击之中。只是天sè太黑,敌我混淆,打得乱七八糟。谢利米诺夫高喊道:“烧掉。杀掉,然后撤退。” 几个冲向指挥部的俄国士兵又被打死了,但是房子已经燃起大火,里面的几个人也连连咳嗽起来,俄国人又不知从哪弄到了一桶汽油。扔了进去。王茂如的指挥部发生了爆炸,里面的人惨叫起来,忽然听到里面枪声四起,一会儿工夫,没了声音。 “他自杀了。”谢利米诺夫感慨一声之后,喊道:“敌酋被我们杀死了。立即撤退!向西南,撤退!” 俄国人的袭营来的蹊跷,他们绕开了外围的严密防线潜入到呼兰县城附近,依仗着突然和悍勇冲进了指挥部,放火烧毁了大部分的帐篷和临时营房,一袭得手之后立即撤退,毫不拖泥带水,展现出了非常高的军事素质。但是商元青对他们紧追不舍,三百个哥萨克,到谢利米诺夫下令撤退的时候已经只有一百多人。外围的女子别动队和学生师第六师的援军也疯了,要是大帅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可都别活了。 尤其是吴秋月,瞪红了眼睛,双手两把匣子炮左右开弓,不顾流弹飞矢一门心思冲上前,她的女子别动队自然不能让队长一个人冒险,同样勇敢地跟在她身后,居然吴秋月穿了过去,将四十几个俄国人留了下来。女子别动队的勇敢显然刺激了其他战士,他们也是为了拯救司令部,积极地冲了上去,那留下来没有来得及撤退的俄国人很快被杀死。 “秀帅,秀帅!”吴秋月显然知道这座熊熊燃烧的房子是王茂如的指挥中心,却见到此时的惨烈,不禁嚎啕大哭起来,“王茂如,你……你不能死啊。”说着她就要冲进去,连忙被手下姐妹拦住。“别拉着我,救王茂如要紧,你们别拦着我。” 她哭喊道。 “队长,不行啊,火太大了,里面怕是没有活人了。”一个姐妹虽不忍心却不能不说,“队长,你清醒一下。” “不,绝不会的。”吴秋月指着房子说,“他不会死的,他是属猫的,有九条命。” 另一个姐妹忽然叫道:“队长,你中枪了,你别动,你中枪了。” 而此时呼兰城内的刘家大院,也被城外的震天的枪声吓到,王茂如放下酒杯,道:“怎么回事儿?” “报告!是指挥部那边传来的枪声。”马良立即喊道。 王茂如皱了一下眉头,与蒋方震两人眼神对视,不约而同地说:“袭营!” 这酒是喝不成了,连忙组织军队回去,不过此时身边只有一个连的卫兵,王茂如还是先去了第六师,参谋长毛子平见到王茂如安然无恙,惊喜道:“师长亲自率兵过去支援了。” “怎回事儿?”王茂如问。 “是俄国人,也不知怎么搞的,他们一个营的敢死队,这么一大批人马,居然绕开了外围三道严密的防线。”毛子平奇怪道,“我觉得此事蹊跷,一定有问题。” 蒋方震心有余悸地说道:“有问题是肯定的,但是幸好今天晚上款待呼兰本地乡绅,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王茂如点点头,道:“组织一下,我们回去,我看看指挥部怎么了。” 等王茂如回到指挥部的时候,见到两个跪在地上大哭的人,一个是吴秋月,另一个是商元青,费朝贵等军官也黯然伤神的时候,突然见到王茂如jing神抖擞地出现,还带着大批士兵,顿时不知作何表情。 “我没事儿,损失怎么样?”王茂如冷静地说道。 “你没死?”吴秋月一下子跳了起来,跑过来摸了一下他的脸,“是热的,真没死……太好了……”大悲之后的大喜让她一下子软倒,被王茂如一把拉在怀里,奇道:“怎么回事?” 吴秋月的姐妹李二丫说:“大姐看到你的指挥部房子被烧了,还从里面抬出来十具尸体,以为你……秀帅,你是真的不知道大姐的心吗?”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没时间扯这个,商元青,你大爷的,损失怎么样?” 商元青一脸眼泪和鼻涕,高大的个子,跑过来的时候脚都软了,哽咽道:“损失尚未可知,还在统计,歼敌二百人左右,我军损失三百多人……” “三百多人!”王茂如将吴秋月递给李二丫,怒道:“怎么死这么多人?我司令部才多少人,死了三百多人!” “大多都是jing卫,因为突然袭击,一时不备,还有一些是在帐篷里被烧死的。”商元青道。 “该死的,你是怎么当这个卫队长的,还有,商建威呢?商建威呢?”王茂如喊道。 商元青咬着嘴唇,指着王茂如指挥房间门口那一排十个黑漆漆的尸体,哽咽道:“在那吧,不知道是哪个了,他跟我说今天跟参谋们学点东西,以后下军队带队……”那烧死的十个人,不是通信官就是副官要么是参谋官,王茂如悲痛yu绝,全身颤抖走过去,泪水忍不住留了下来。 “老毛子,你姥姥!”王茂如忽然一声怒吼道。 这次袭营,王茂如很幸运地不在司令部内,但是指挥中心却也遭到了几乎毁灭xing的打击,一大批军官被杀,指挥部损失惨重,尤其是参谋部更是损失惨重,被杀死了二十一个年轻的参谋军官,这些本来都是jing英和栋梁,是王茂如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一夜之间损失殆尽,怎能不让王茂如痛彻心扉。倒是毛子平的提醒让王茂如jing觉起来,呼兰城周围五道防线,外围三道,内部两道防线,很显然,俄国人硬闯两道内部防线,最终以重大伤亡代价冲进了指挥部,但是为什么外围三道防线一点消息也没有?如果说一条jing戒线玩忽职守也就罢了,难道三条防线都玩忽职守。 而稍后,安全部副部长罗浩亲自报告,这一伙儿偷袭的俄国人非常贼猾,从外围三道防线的最薄弱处下手,并且消灭了明哨暗哨之后进入的。同时罗浩也认为一定是有军官率领,因为有些关卡看起来是被人突然一下子近距离夺下来,士兵们甚至没有来得及拔枪shè击。 一定有一个大家熟悉的高官成了叛徒,并且亲自带队。 次ri,王茂如将指挥部移到了呼兰县城内,坐在新的指挥中心中,他抽着烟皱起眉头,下面是各个军官站定一排,他冷冷地问道:“昨天牺牲的军官情况统计出来了吗?罗浩,你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