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1章 一级追杀令株连九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1章 一级追杀令株连九族

. “指挥部中幸存有军官有六十四人,其中十七人属于参谋部,二十人属于安全部,九人属于总务部,剩下的十八人属于总后勤部。总军务部死伤最为惨重,九个人都受了重伤,不过这六十四个人中有四个人因为请假不在军营。”罗浩说道。 “请假的都是谁?”王茂如冷冷地问。 “分别是总参谋部的测绘处处长王佳全,参谋处军官何平,总后勤部物资处军官黄焕海,以及空军研究所军官王德跃。”罗浩说,“其中王佳全休假,但是昨ri半夜才返回,嫌疑最大。何平是吃坏了肚子,在野战医院住院,这一点医院护士可以作证。黄焕海昨天喝花酒喝多了,一夜未醒来,对于昨夜之事并不知晓,他昨晚叫了三个ji女,青楼的ji女门可以作证。至于王德跃,昨晚去了飞行大队,根据他的口述,他是想到了一个点子可以改进飞机xing能,因此才从昨天上午就留在飞行大队研究一夜。” 王茂如锁眉,说:“先把王佳全带来。” “属下已经派人去请他们四个人来了。”罗浩说道。 “嗯。”王茂如点头,看向商元青,商元青说道:“昨晚捕杀俄国人军官,并且最终在苗家堡乱坟岗找到了他们的据点,但是他们逃亡了科尔沁。属下已经派遣近卫队骑兵前去追捕,一定将所有袭击者一网打尽。昨晚一共击毙二百二十三个俄国人和十七个非我军士兵,根据调查这些人应该是属于俄国人雇佣的中国土匪。有人已经认出,这些人应该是辽北胡子云遮天的手下,但是云遮天不知所踪。我指挥部死伤军官三百七十七人,死亡二百八十人,重伤三十七人,其余人轻伤受伤正在接受治疗。三百七十七人之中,总部军官八十二人。其余人是近卫队士兵和第六师jing卫团士兵。” 王茂如痛得咬牙切齿,这些都是jing锐啊,都是jing锐啊。尤其是八十二个军官,这让他的总部几乎损失殆尽了,再一次让他心痛起来。八十二个军官,那是八十二个军官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八十二个军官就这样血洒战场了,甚至痛煞我也! “哈尔滨完全攻克没有?”王茂如问道。 “几乎完全攻克。”副官马良报告说。 王茂如冷声道:“给赵增福发报,今天ri落之前,俄军不攻克,他就回家种地吧。” “是。” 王茂如挥挥手,疲倦加上伤心地说道:“你们下去吧。”见所有人下去之后,蒋方震坐在椅子上拿起香烟。郁闷地吸起烟来,王茂如苦闷道:“百里兄,我……”嘴唇抖着,却不知说什么了。 蒋方震也是一脸苦涩,道:“损失太大了。元气大伤啊。” “怎么办?怎么办?八十二个军官啊,这里面既有咱们自己培养出来的,也有从其他军队挖来的,可就这么被俄国人一搞……唉!”王茂如一拳砸在桌子上,桌上的水缸跳了起来,水洒了一桌子。殷湿了桌上的几落书。他掏出手帕,茫然地擦拭了起来,也不知是在擦水,还是在擦书,只是手上不做点什么委实不知自己该怎么办了。 蒋方震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秀盛,稍安勿躁,安心,安下心来,安下心来。你是主心骨,即便再如何,你不能倒下,兄弟们都看着你呢。” 王茂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可是我痛心啊,我痛心啊!” “我了解,八十二个军官,我的学生就占了一半啊。.”蒋方震神sè黯然地说。 两人抽着烟,也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蒋方震忽然说道:“对了,那个吴秋月的女子……” “嗯,怎么?” “是不是对你有意思?”蒋方震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王茂如…… “这都什么时候,百里兄还跟我开这种玩笑。”王茂如说。 蒋方震道:“我这可不是开玩笑,我听说昨天晚上吴队长听到司令部传来枪声就集合了队伍,只带着六十多个女兵就冲来了,一路一马当先就是为了救你,甚至连腹部中枪了都不知道,知道你出现了才昏倒。还说对你没意思?没意思会这样,听她们说,吴队长见你的房间着了火,二话不说就要冲进去,幸好被人拦住了。” 王茂如咂了咂嘴,默不作声。 蒋方震指着他,说道:“于情于理你也该去看看去吧,我听她姐妹李二丫说,她好像是一开始就中意你了,跟了你好几年,是不是?” 王茂如道:“百里兄,你怎么当期了《东周刊》记者了?能不能聊点别的?对了,骑兵卫队长商元青的弟商建威怎么样了?找到他的尸体了吗?” “找到了。”蒋方震悲伤道,“这商建威就在是个尸体之中,唉,说来也可惜,他前些ri子还央求我,想要去牙克石士官学员学习指挥,想出来带队不想再在卫队中了。我也同意了,还说特地给他开后门,等打完这一仗送他进去学习。我就先让他道参谋部跟参谋们学习学习,没想到唉……也是我害了他。” “你也别妄自菲薄,都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王茂如反过来安慰他说道。 “这真怪我。”蒋方震悲伤地说,“要不是我极力支持,或者建议他学习一段时间,他也不会被烧死在指挥中心。” “要怪只能怪俄国人,老毛子,多杀几个老毛子给商建威报仇吧,对了,商元青咋样?”王茂如问。 蒋方震道:“他经过这事儿之后情绪很低落,不过也稳重了不少,商建威的死让他成长不少。他还知道打报告,请示说要上前线,要是以前肯定会直接跑过来跟你说去前线报仇,是吧。” 王茂如点点头,道:“倒是成熟不少,也该放出去重用一下,就怕他这是一时之间,以后还会再犯头脑不清醒的毛病。” 这时候罗浩慌忙地跑了过来,报告说:“王佳全不在,他跑了,测绘处还少了黑龙江陆军布防图和东北第一兵工厂施工图,以及江防计划表。” “啪!”王茂如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怒道:“告诉龙组,不惜一切代价,将王佳全杀死,并且——发出一级追杀令,将王佳全全家斩首!” “一级追杀令?”罗浩奇怪王茂如创造的这个词,因为王茂如从来没有说过。 王茂如道:“对,一级追杀令,不单要追杀这个混蛋,他的家人,他的爹娘兄弟姐妹妻子妻子的兄弟姐妹父母,都他妈给他陪葬!” 这不就是株连九族嘛,罗浩也不敢说别的,只回答道:“是,保证执行。”便离开了,蒋方震想要劝,却也无从开口,三百多条人命,怎么求的了口,这王佳全全家的xing命都抵不上他们。 1917年8月13ri下午五点,哈尔滨最后一处俄军据点,中东铁路司令部被攻克,在赵增福的疯狂命令下,由红俄战俘组成的敢死队身上带着步枪和手榴弹,以血肉之躯配合黑龙江陆军的大炮,终于在付出重大代价之后,攻克据点。远东第四兵团司令伊尔喀什夫带领一些军官卫兵,带着重伤的霍尔瓦特,突围而出,逃向长chun。但是被半路上的中队消灭,伊尔喀什夫被击毙,重伤的霍尔瓦特被俘。 由于王茂如的严苛命令,赵增福不得不用上了人海战术,尤其是前面用红俄的敢死队冲上去,后面用大炮将混战的对手炸死,要不是用的是红俄的战俘,前线士兵非得哗变不可。当然,死的都是红俄的人,虽然从人道上是罪恶了一些,有点反人类的嫌疑,但是对于第二师而言,这也是减少伤亡的最好的方法。 王茂如委任赵增福为哈尔滨防区总司令,负责清剿哈尔滨内的所有俄国人余孽,并且给他还下了一个秘密电令,将所有反抗的余孽格杀勿论,任何支持俄国人的中国人也均在此列,窝藏,收藏,协助俄军的人,格杀勿论。 当然,帮助俄国人的人毕竟是少数,一部分有爱心的国人帮助了俄国伤兵,但是立即在强大的政治宣传下被邻居告发,不单单俄国人被枪毙,连那户好人也被枪决了。人们常说,好人没好报,有的时候,尤其是战乱的时候,也真是如此。 被枪毙的好人家,生前可能是邻居眼中的好人,但是此时反倒死后被骂汉jiān。所以说,民众是盲目的,也是迷茫的,这戴汉jiān帽子的民族大义之下,谁还敢收留俄国人,有些人家还主动把俄国人给绑起来交给黑龙江陆军。当然,这其中有很多人错误地把其他国家的人当成俄国人给绑起来,倒是闹了许多误会。在中国百姓眼中,外国人金发碧眼都一个样子,哪能区分开英国,德国人,法国人,美国人还是俄国人。 王茂如对待敌人是残忍的,第二次收复中东铁路之战,他出动四个师九万余人,而俄军方面苏维埃红俄初期不足两万余人,白俄军队八千余人。但是在真正的收复哈尔滨之前,红俄白俄双方已经损失惨重,甚至红俄的jing锐力量已经折戟在中东铁路司令部前,因此王茂如倒是捡了一个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