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3章 探望伤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3章 探望伤员

此时远在běi jing的段祺瑞倒是陷入了麻烦之中,他是有心整治王茂如,然而无力北上,因为民国消停了一阵的党争再一次响起了,不出意外,还是民党率先发难。民党是不管你东北如何如何打,咱们争的就是zhong yāng,至于地方,无暇也无能为力,但是zhong yāng大义,咱们得争一争,而这个源头关于就是《临时约法》是否恢复。 段祺瑞在王茂如的协助之下,赶走了张勋,当上了民国大总理,而后迫使王茂如负气率兵离开běi jing返回黑龙江省。皖系自己组建军队,实力大涨,自然也气焰嚣张起来。段祺瑞对于国会怨念极深,黎元洪将他免职就出于国会的挑唆,因此zhèng fu一重组,段祺瑞对于恢复国会就一直爱搭不惜理。 他不爱搭理,有人爱搭理啊,1917年7月17ri,孙中山率舰队由上海出发,奔赴广州,同时电邀国会议员南下组成非常国会。1917年8月1ri,国会非常会议在广州开幕,选举孙中山为海陆军大元帅,陆荣廷、唐继尧为元帅。而与此同时,王茂如在哈尔滨发动第二次收复中东铁路战争。当孙中山发表临时大总统就职演说的时候,王茂如的军队长驱直入,进入哈尔滨与红俄白俄发生战斗。 段祺瑞此时才意识到国会这东西固然不重要,但是不可不要,于是连忙召集国会议员重组过会,但是国会议员不足,段祺瑞只好自己补充议员重建国会。由于新的国会议员多为安徽与福建两省支持皖系势力,俗称安福系国会。民国出现两个政权并立,严重影响了国内的安定,而两个政权自然是不可能共存的。即使美国南北zhèng fu对立最终也是依靠站增进行统一,更何况自古就有大一统思想的中国。不管是段祺瑞zhèng fu还是孙中山的临时zhèng fu,都想着尽快消灭对手。 虽然王茂如与俄国冲突,但他毕竟是支持zhong yāngzhèng fu。并没有干涉或者想要越权,因此在王茂如发表黑龙江省将继续坚持以段祺瑞为核心的zhong yāng领导宣言之后,段祺瑞对东北发生的冲突视而不见。整个zhèng fu都成了哑巴。出于某种目的,南方临时zhèng fu也并未对哈尔滨之战有任何意见和建议,国家两个zhèng fu。但是两个zhèng fu居然对一个地方武装与发生的武装冲突视而未见,可真是民国一大景观了,段祺瑞也不嚷嚷着让王茂如出兵欧洲了。 南北对哈尔滨之战不再发表言论,但是不代表南北达成一致,该打的还得打。为了标榜自己才是唯一合法zhèng fu,孙中山于是在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第二天,发起了维护《临时约法》的护法战争,史称南北之战——当然,跟美国的南北战争没得比的。首先这南北之战虽然是两大势力交战,但是这两大势力之外。还有其他不弱于他们的地方势力,都在观望着。8月2ri,海军总长程璧光和海军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率舰队从吴淞到广州,并发表‘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宣言。正式发动护法战争。 虽然护法战争是孙中山挑起来的,但是真正打仗的倒不是孙中山,而是桂系陆荣廷和滇系唐继尧,但是呢,陆荣廷和唐继尧又是谁会不容,见面吹胡子瞪眼的。这唐继尧的出身和陆荣廷的出身相差太大。陆荣廷土匪胡子出身,学没上过几天,纯粹靠着一棒子兄弟拼杀到现在。而唐继尧是秀才出身,ri本士官毕业,而后辅佐“南蔡锷”最终接了蔡锷的衣钵成为滇系老大。因此唐继尧看不起陆荣廷,而陆荣廷也看不起唐继尧这个“千年老二”,蔡锷死了,你尊孙中山为老大——还是老二。 好么,护法战争还没开始,差点内部打起来。 当然,护法战争不是说打就打的,两方都在蓄力,准备给对手一击,因此他们谁也不去得罪王茂如这个二杆子,招惹俄国人,死定了你! 女子别动队长官吴秋月受了重伤,住在原中东路俄国医院现哈尔滨第一军医院内,王茂如借着探望伤兵的时候,来到吴秋月身边。吴秋月已经醒了,伤口虽然中弹在腹部,却因为距离太近,子弹只是shè穿了她的肚子造成的是贯穿伤,做完手术之后只能静养。看到王茂如进来,还带着一把花,吴秋月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李二丫捂着嘴笑着跑出去,还顺道把马良张毅伟给拉了出来。 王茂如对她是有些头疼的,他又不是傻子,身边女人从不缺少,对于吴秋月的心思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对于强盗出身的她,王茂如还真是没有那种男女的想法,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说。军中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吴秋月,都被她给无情的拒绝了,跟着自己四年以来,别人纷纷升官加爵,倒是她只是一个女子大队的队长,也从未担任过任何要职,除了保护王茂如的家眷,就是保护女护士了。但是吴秋月从来没有抱怨过,只是在被调离司令部的时候,发了火,坚决不同意,参谋们当人更不是傻子,于是吴秋月一直留在王茂如身边。 有的时候,一个人在你身边久了,就会让人感觉不到,吴秋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时常出现在王茂如的身边,就像一个路人甲一样,但是要是没了她,却也不习惯。只是,习惯是习惯,喜欢是喜欢了,王茂如没办法却说自己随意接受女孩的追求——前提是吴秋月明说。 可是人家没有说过,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自己,王茂如怎么去拒绝她?那不是自作多情,自讨没趣吗?再说,凭着吴秋月一张伶牙俐齿的嘴,自己非得被她给说到地下去。男上司和女下属,有的时候不像是男上司和男下属一样绝对的级别关系。这也是军队中虽然有女兵,但是女军官很少的原因,为了让之军政系统紊乱。 他拿着花,是前世的一种探望病人的习惯,可是没想着这个时代拿着一把花送给别人,尤其是一个未婚女xing,是什么意思。放在床头,王茂如问道:“吴队长,你还好吧。” “恩。”吴秋月回答的气若游丝,主要还是害羞导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送花,王茂如你也太大胆了。 不顾她小声无力的回应,倒是让王茂如以为她还没好呢,叹气道:“没想到你伤的这么重,真是……真是对不住了。” “没什么。”吴秋月觉得自己的脸一定跟猴屁股一样红,忙把脸转过了去。故意不看王茂如。 王茂如也不知道说什么,不过倒是很正式地说:“这样,你好好休息,唉,我不打扰了。”说着站了起来,便向外走。 吴秋月急了,坐了起来,喊道:“你给我站住。” 王茂如愣了一下,回过头来,见她jing神抖擞,“吴队长,你……莫不是回光返照了?” “你才是回光返照!”吴秋月怒道,“那啥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拿走你的花,我看着膈应。” 王茂如愣了一下,忽然笑着又板着脸说:“作为你的上司,我这是关心你。” “不用。”吴秋月道,“我是病人,是休假期间,上司管不着。” “唉,跟吃了枪药似的。”王茂如还是走了回来,坐在床边,道:“你啊你改不了土匪脾气,对了,非常感谢你舍命相救。” 吴秋月忙说:“我那时救的是黑龙江督军,我们陆军大帅,不是为了救你个人,你要记住啊,别误会了。” “误会?”王茂如奇道,“误会什么?” “我……”吴秋月吃瘪,撅着嘴不说话了,转过头去。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这样,你既然为救我而受伤的,我不能对不起你,要不然我们俩就……” 吴秋月耳根子都红了,心说哎呀,羞死人了…… “我们俩就结拜为异xing兄妹吧!”王茂如说道。 吴秋月一脚踹了过去,怒吼道:“给老娘滚出去!” 很显然,吴秋月这个女下属对上司是极为不尊重的,当然,她也有这个特权,谁让军队中女xing比例太小,而且吴秋月再怎么说也是原来级别的,当初跟着盖天久来投奔王茂如的胡子头领之中,如今属她的级别最低,官衔最小,但是资历足够。好吧,也可以说,是王茂如纵容的结果。这也反映了王茂如的一个缺点,对女人心太软。出了病房,王茂如觉得这次来白来了,怎么还把自己的派头都丢了呢?这女人——还真是比敌人难对付,当然前提是他先把她当做女人来看。 此时的俄国国内矛盾已经非常严重了,二月革命之后,俄国迅速分化为两个zhèng fu原属zhèng fu的杜马与彼德格勒苏维埃争夺zhèng fu领导权,双方最后和解,决定成立一个临时zhèng fu。但是政权的争夺在任何地方都是非常残酷和绝对的,以列宁和托洛茨基为首的苏维埃zhèng fu和以佩佩利亚耶夫为首的资产阶级zhèng fu迅速分化。军队也因此而分化,大批同情沙皇的沙皇支持军官同情者被苏维埃士兵枪杀,其家属也被投入监狱或者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