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4章 孟恩远的选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4章 孟恩远的选择

1917年5月1ri,米留科夫向协约国各国zhèng fu发出照会,声称俄国遵守沙皇zhèng fu签订的各种条约,要把世界大战进行到“胜利结束”。5月3、4ri,在布尔什维克的号召下,彼得格勒工人、士兵举行示威游行,抗议临时zhèng fu的帝国主义政策。临时zhèng fu被迫撤换了米留科夫和古契科夫的职务。7月1ri,临时zhèng fu在前线发动进攻,遭到惨败。俄国临时zhèng fu要求前线士兵继续攻击德国,但是俄国临时zhèng fu又一次遭到德队的重击,前线大多数士兵不愿继续作战,因此俄国zhèng fu反倒遭到德奥联军的包围,三十万俄军士兵被俘。 1917年7月16ri,彼得格卷三千古奇功 第314章 孟恩远的选择勒再次爆发工人、士兵的示威游行,并有转入武装起义的趋势。 1917年7月17ri,临时zhèng fu出动军队,屠杀示威人群,死伤达400多人,同时大肆逮捕和杀害布尔什维克,封闭苏维埃《真理报》,解除赤卫队武装。接着下令通缉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被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篡夺了领导权的苏维埃已经成了临时zhèng fu的附属物。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结束。7月21ri,克伦斯基代替李沃夫任临时zhèng fu总理。8月6ri,成立了以克伦斯基为首的第二届(临时联合)zhèng fu。其主要成员为立宪min zhu党人、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俄军总司令科尔尼洛夫发动军队对苏维埃工农兵发动攻击,俄国陷入混乱之中。 由此。也不难理解,身在远东的俄国外阿穆尔军区军官的迷茫,到底听从哪个zhèng fu,到底该支持哪个zhèng fu,临时zhèng fu从一开始就矛盾不断,而地方地区中双方两派战乱不休。王茂如的放蛇计划,将远东红俄力量几乎全部吸引到哈尔滨。与霍尔瓦卷三千古奇功 第314章 孟恩远的选择特等白俄作战,避免了一个麻烦,那就是遍布远东的苏维埃游击队的产生。 王茂如瞒过了所有人。下了一个赌注,这个赌注成了,他就简介地帮助了白俄。肃清了远东地区所有后患,失败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当苏维埃获得武器之后,立即组织起一支接近两万人的半职业办民兵的苏维埃军队——当然,这些人,都必须是布尔什维克或者是布尔什维克支持者组成,历史上张作霖解除了大约四千人的布尔什维克红俄士兵,但是更多的布尔什维克化整为零,潜伏在远东,组建起了一支又一支红俄游击队,与后来的干涉军持续不断的作战交火大家他们的后勤。让干涉军和白俄的后方没有一天安宁——虽然后来红军也是游击战专家,但红俄才是游击战的鼻祖。他们用游击战,拖出了干涉军二十万军队,让整个远东每ri都出于恐怖之中。 这个赌注,王茂如暂时不知道自己是输。是赢,历史上的四千布尔什维克,如今变成了两万,而且是两万稚嫩的没有经验的半职业办民兵部队,在与白俄冲突之中,由王茂如一手导演的双残战术。最终只有三千红俄活了下来的。红俄在远东的实力,几乎被一举荡平。 当然,白俄也不好过,但是白俄损失相对来说少一些,白俄是职业军人组成,战斗力远比红俄强大。 “很好,很好。”王茂如一抽着雪茄,一边眯着眼睛想着这一场豪赌,跟历史的豪赌。现在看不出自己是输了还是赢了,但王茂如觉得,自己不管这一场豪赌是输还是赢,自己都是大玩家了,不用再眼巴巴地看着历史,无能为力了。 身后身前骑兵和汽车一直在保护着,车队行进的不快,王茂如是怕死的,后世张作霖的死给了他很大的yin影,因此他对自己的安全格外看重。张作霖死了,还有个纨绔子弟张学良继承衣钵,但是自己要是挂了,两个儿子王宗鼎和王宗孚都才两岁,怎么继承衣钵他怕死,所以他带了一个旅来到吉林府。 此时的吉林督军孟恩远也有些为难了,王茂如说来是做客的,实则是逼迫的,他倒是想干掉王茂如,可是实力不行啊,自己加起来只有两万多人,人家一个师就两万多人,而且人家是六个师,再加上jing察部队,护林部队,水jing部队、民兵巡防队等等十四万兵力,冠绝东四省了。 怎么打?打了之后,恐怕他的某个手下立即就以报仇的旗帜来追杀自己。 孟恩远还是把心腹高士滨叫来,说道:“芜儒啊,你怎么看?” 高士滨心里微微一叹,越是面对王茂如,越是感到无比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仿佛泰山压顶一般,其实,他心里有些认可王茂如提出的建议,就是让孟恩远去做都督,自己一介文人,自然去做总理,而王茂如喜欢带兵,那就继续当他的全国兵马大元帅好了,三全其美多好。他知道,孟恩远最放不下的,就是军权,虽然老舅出身于小商小贩(早年买鱼虾的天津渔民),但这么多年一直风生水起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手中有军队。王茂如支持他做总统的前提,一定是掌握军队,而这也是孟恩远和王茂如的矛盾点。 “老舅,就看你想不想做大总统了。”高士滨道,其实他心里有了主意。 孟恩远苦笑了起来,大总统谁不想做,可是自己行么?他是小商贩出身,做任何事情都先想好本钱利钱才做,谁不想做大总统谁是王八蛋,可是自己真的能吗?人贵有自知之明,孟恩远就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高士滨见他表情颓废,道:“老舅,机会只有一次,如今看来,南北大战开战在即,zhèng fu无暇顾及东北,而东北如今已经是王茂如一家独大之势。段祺瑞对王茂如收回中东铁路都置若罔闻,更何况占领吉林了。” “他敢——”孟恩远怒道,“凭什么?有什么名义?他得师出有名才行吧。” 高士滨一脸苦涩,道:“师出有名?你看他打许兰洲的时候,有什么名义了没?不还是打了之后才说原因的,假模假样的,占领了黑龙江之后,běi jingzhèng fu非但没有惩罚,反倒是嘉奖了他。等他们打完吉林,在弄个名义——老舅,你忘记了,那张奎安在běi jing的时候一直和张作霖的手下袁金铠在诬告你支持复辟吗?” 孟恩远心中一寒,支持复辟是他做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并非毫无证据,他还亲自跑去了běi jing支持张勋,可惜,复辟只成功了八天不到,张勋就被王茂如的一个师干净利落地打下去了。说起来要不是段祺瑞拦着,照顾各方利益,běi jing都被王茂如一个人占去了。他是高调进京,但是偷着跑回来的,高士滨是知道这件事,当初还反对过。可惜自己当时以为全国的军阀都跟自己一样,心怀旧国呢,唉,一声败笔啊。 他左右走了几步,忽然问:“跟张作霖合作如何?” “前门驱狼后门引虎而已。”高士滨道。 孟恩远惊道:“吉军竟然如此……”也难怪,他是一个商贩出身的军人,靠的是拍马屁上去的,而他的手下大将要么是土匪出身,要么是自己的亲戚子侄,打仗肯定是不行的,人家王茂如呢,手下的军队全都是军校毕业,清一sè职业军人,而且军队武器jing良,士兵军饷十足,战死战伤抚恤优厚,各个争当用命。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谁厉害。 高士滨又道:“老舅,这王秀盛之所以让您当总统,我觉得他还是自己知道自己的资历和影响力,远远不如你。” “你细细说来。”孟恩远道。 高士滨分析说:“王秀盛崛起于民国初年,初投奔袁克定,帮助袁克定组建模范团,后自己组建一营战士,名为一营实则一团士兵。该营士兵从班长以上全是军官和正规毕业军校生,不久之后入河南剿灭白狼立了大功,为袁世凯重视,重点培养扶持。后因贡献飞机有功,并且请愿驻守边疆,得一旅战士,这才发的家。从民国初年到现在,六年时间,他有一节平头百姓成为了一省督军,升迁速度之快前所未闻,但是他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升迁太快了,根基太浅。而老舅你,历经前朝数十年战争,民国开始您就是上将,到了如今,您仍旧是北洋系统中仅有的元老之一。其实,老舅你做大总统,资历足够,而王秀盛想要更上一层楼,必须得到你的帮助,借您的名气,他才能号令诸侯。” 孟恩远捋着胡子,有些意动起来,是啊,我孟恩远凭什么不能当总统呢?当初我跟你段祺瑞也是平起平坐的——孟恩远大概忘记了,不管是段祺瑞,冯国璋,还是曹锟王士珍,谁都没看的其他,袁世凯看得起他是因为他能见风使舵,当初慈禧看得起他是因为他能拍马屁。孟恩远有些飘飘然起来,说道:“好,设宴款待王秀盛,要是他支持我当大总统,哼哼,我就支持这个黑吉联军。” 高士滨也很高兴,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当总理的,只要自己放下军权,王茂如必定支持自己去做那总理之人选。 人有野心是好的,可是陷入妄想就不对了,当初袁世凯就败在此处了,那段祺瑞也败在此处了,如今孟恩远也要陷入此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