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5章 黑吉联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5章 黑吉联省

1917年8月24ri,王茂如由第六师第十七旅孙子仲部护送,来到吉林省吉林府,并受到孟恩远热情款待,吉林方面各个重要人士都出息欢迎仪式,那以前与王茂如有宿怨的高凤城也端着酒杯,笑呵呵地赔礼道歉说:“以前是二哥的不对,早知道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呢……”高凤城在家排行老二,高士滨在家中排行老四,高士滨和王茂如是连襟,叫一声二哥合情合理。 王茂如于是赔礼道歉说:“二哥,你不怪我最好了,哪有那么多客套,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你说是不是?”宴会开的很开心,王茂如对大家侃侃而谈,说起未来东北的发展,说起各位的前途,将大家都夸奖成国之栋梁,是不爱听好话,纷纷称赞起王茂如北尚武的勇敢来。 这些都是前戏,真正的则是商讨黑吉联军,此时就要看孟恩远的态度了。 次ri的时候,真正的肉戏来了,孟恩远和王茂如两个人,躺在督军府后的厢房之中,抽起了大烟。外面细雨蒙蒙,难得东北会有这种细雨,东北的雨一向是来得快来得急,但是去得也快。 孟恩远习惯了每天抽三袋子大烟膏,王茂如是不会,不过也不妨碍他半躺在床边,靠着枕头抽雪茄,两个人都不说话。抽了一袋子大烟膏之后,孟恩远jing神了,伸伸懒腰。道:“秀盛啊,你可是真心让我做大总统的?” 王茂如放下雪茄,道:“秀盛也想做大总统。” 孟恩远瞪起眼睛,喝道:“你是耍我吗?”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老舅稍安勿躁,秀盛想做大总统之心不假,但是秀盛要做大总统。得二十年之后,所以……老舅,麻烦你委屈一下。做二十年的大总统如何?不,只要老舅你活着一天,就做一天大总统。如何?” 孟恩远指着他的鼻子笑起来,道:“你这小子,吓我一跳。” 王茂如大笑起来,“我今年三十二岁,哪有做总统的资历啊,怎么也得五十岁以上。” “唉,我今年六十岁了,六十岁了啊。”孟恩远唏嘘感慨不已,“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花甲,人生七十古来稀。二十年大总统?我怎能获得到八十岁哦。” 王茂如拍马屁道:“老舅身体健康,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活到一百岁没有问题。” 孟恩远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倒真是个猴崽子,猴jing猴jing的,怪不得六年时间创下一片基业,难得。难得,若是放在隋末,估计就是李世民那样的人啊。” 王茂如道:“老舅夸奖了。”又真诚地说:“老舅,这么说吧,民国的大总统相当于古代的皇帝了,人一辈子有几次做皇帝的?若干年后,人们会说,袁世凯做过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做过民国大总统,冯国璋做过民国大总统,当然,南方的孙文也做过二窜子大总统,可是您呢?谁会记得吉林督军?您坐大总统,我做兵马大元帅,咱们两全其美,叔侄二人齐心合力,把民国握在咱们的手中!”他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句地诱惑道。 孟恩远问道:“若是联合,你将如何来处理吉军?” 王茂如道:“吉军还是交给老舅的人,我不动半分半毫,如何?吉军效仿我们黑龙江陆军,组成一个三旅大师,而不是如今这种二旅小师,这样听起来好像是部队少了,但是战斗力增强了。师长人选,还是姐夫高士滨,如何?” 孟恩远躺在床上,又抽起了一袋子大烟,慢慢地思考起来,他是做生意出身的,自然要考虑前后买卖合不合算。人生七十古来稀,是啊,有几个人能活到七十呢?自己今年都六十一了,六十一岁了,若是再不争一争这个大总统,以后真没机会了。可以说,自己是活一天少一天的人了,只是若是段祺瑞还在zhong yāng,自己永远没有机会。 机会,只有王茂如才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这机会要不要呢?要了,自己做总统,不要……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想一想,王茂如为什么不打自己,不打吉林?对了,他的确是资历太浅了,他需要一个年纪大资历高的,顶在头上做自己的大佬,而这个人最好还是自己的亲戚,自己理所当然地就成了这个最佳人选。也就是说,王茂如让自己做大总统,是真心实意的。 孟恩远一拍巴掌,叫道:“好,我同意了。” 王茂如笑了起来,心道:“我猜想你这老头就不会拒绝,做大总统,能受得了这份诱惑才怪,尤其是你都快入土的人了,更是迫切希望了。” 1917年8月26ri,吉林督军孟恩远,黑龙江督军王茂如联合发表通电,从今ri起,黑龙江省与吉林省组成黑吉联军,联军的主要责任是防备远东地区的战乱,并镇压土匪胡子,打击犯罪,让东北人民共享和平。黑吉联军总司令由孟恩远担任,王茂如担任副司令兼总指挥,总参谋长由蒋方震担任。吉林陆军第一师第二师合并为黑吉联军第七师,师长高士滨,参谋长戴彰勋,改编后第七师由联军第十九旅(旅长高凤城)、第二十旅(旅长卢永贵)、第二十一旅(旅长成明)组成,军饷军备由参谋总部统一发放,不再由吉林省zhèng fu筹集,并且军费依旧发放到每个士兵在华族银行的银行帐头上,不再发放到军官手中,再由军官节流发放。这一举动,让吉军士兵立即欢欣雀跃起来。 为了掌控吉军,王茂如从学生师第六师中抽调jing干文化高的士兵调入第七师做士官,抓起了最底层的士兵的控制权。同时王茂如在吉林再一次招兵,并加入郭松龄组建的两个补充旅组建了联军第八师和第九师。 而由于王茂如解放哈尔滨,收复中东路东路段,忽然让吉林百姓爱国热情高涨起来,踊跃报名参军。很快,两个战斗力非常……弱的第八师和第九师组建起来了,王茂如委任原jing卫旅第七旅旅长王其垣担任第八师师长,总后勤部副部长韩麟chun担任第八师参谋长,云锁住担任第二十二旅旅长,任国栋担任第二十三旅旅长,商元青担任第二十四旅旅长。第九师师长由张奎武担任,参谋长刘健,巴英额任第二十五旅旅长,霍殿阁任第二十六旅旅长,巴特尔任第二十七旅旅长。当然,第八师和第九师兵,武器,都不满员,并且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王茂如下令他们驻防吉林府。 随后王茂如命令高士滨第七师由东向西向长chun府靠近,费朝贵第六师与李品仙第一师沿着中东铁路南路段靠近长chun府,任元星第三师沿中东铁路东路段向绥芬河靠近。 黑吉联军的组建扩张事实上最让张作霖顿时措手不及,他刚刚在ri本人的帮助之下匆忙建立起四个师的武装,却不想,王茂如一两句话,几句半忽悠,居然让孟恩远心甘情愿地把兵权让了出来,这简直…… “孟大茶壶疯了吗!”张作霖怒吼道,倒是摔碎了所有瓶瓶罐罐,气得不行,怎么每一次都比王茂如慢了半拍,每一次都慢半拍,,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雨帅……息怒啊。”杨宇霆懦懦地说。 “妈了个巴子的,这孟大茶壶是吃了什么东西,持大烟吃多了吗?把脑子吃坏了?”张作霖怒道,“他要是不想要吉林了,给我啊,给我,我给他几百万大洋,妈了个巴子的!”他的身边,张作相,吴俊升,张景惠,阚朝玺,袁金铠,王永江,孙烈臣等三十几位文武将领一一在列。雨帅的确是怒了,他潜心发展,却不想王茂如一下子抛出来一个黑吉联军,得了孟恩远的援助。,他王茂如一下子实力膨胀到了十八万军队。 “邻葛,有多少能作战的人马?”张作霖问。 杨宇霆起座道:“两个师外加四个du li旅两个骑兵旅八万人马。” “再扩兵。”张作霖下令道。 王之江忙道:“雨帅,恐怕财政难为,月前扩兵已然耗尽财力,今年省内收入百分之九十都花在军费开销上了,在这么下去恐怕……。” “说。” “恐怕财政崩溃。”王之江道。 张作霖急的直跺脚,道:“邻葛,那个……那小子叫什么来着?” “王佳全。” “对,王佳全,在哪呢?” “现在在大连。” 张作霖想了想,道:“交给王茂如。” “啊?” 袁金铠忙道:“雨帅,这……恐怕是不妥吧。” “怎么不妥,”张作霖冷笑道,“人,和他交涉的人是徐树铮的人,又不是我的人。” “您的意思是……” 张作霖冷笑了两声,断然道:“你们都是我的生死兄弟,实话不瞒着你们,这一次咱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这东北,决不能交给外省人,决不能交给从外面来的人。”他开始打起了乡土牌,吩咐袁金铠道:“洁珊,你去cāo办一下,说王茂如是外省人,不是东北人,不能让外省人占着东北。” 袁金铠应声,道是,又说:“这王佳全怎么交给他,王佳全已经投靠ri本人了。” “知道他住在哪吗?” “知道,大连ri本大东藩国际宾馆,ri本人重兵把守。” “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王小胡子,卖给他一个人情。”张作霖故作大方说道,“这卖主求荣的家伙,实在是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