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16章 东北王孟恩远(求月票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16章 东北王孟恩远(求月票啊)

当王茂如与孟恩远联合成为黑吉联军之后,孟恩远意气风发骑着高大头大,带着一众手下来到哈尔滨。根据王茂如的建议,吉省效仿黑龙江省分成六个州,分别是滨江州,包括哈尔滨市、阿城县、双城县、宾县,其他五州则是吉长州,合江州,东宁州,安吉州,宝饶州,设滨江州哈尔滨市为黑吉联省中心,设两省联军司令部,即原中东铁路司令部。 孟恩远大马金刀地坐在原来霍尔瓦特所坐的虎皮沙发上,长方形的桌子左右两边分别站坐着文武高官,左起第一位王茂如,之后是蒋方震,高士滨,何如飞,李德林,米少柏,郭松龄,韩麟chun,费朝贵,右起第一位是黑龙江省长唐绍仪,之后是吉林省长郭宗熙,黑龙江省议长徐鼐霖,滨江州州长李鸿谟,俞桂芳,张奎安,戴彰勋,张朝墉,蹇赞录。 孟恩远是chun风得意马蹄疾,看看手下真是文武俱全了,不禁暗自得意,道:“秀盛啊,咱们黑吉联军这就算成了,这个打仗的事呢,我交给你,至于zhèng fu和官场上的事儿,就交给我了。” “是。”王茂如站起来朗声答道。 “坐,坐,站着干嘛。”孟恩远憨笑压了压手,道:“咱们这次会议是黑吉联省第一次军政大会,以后大家都是一个槽子里吃饭的兄弟,相互之间么,总会生疏一些,但是以后呢有什么误会有什么争执。或者过去有什么怨恨。有什么仇,都统统忘了吧。咱们北边是老毛子俄国人,东边是ri本人,西边呢,是蒙古鞑子,南边有毅军有奉军,一个个都是狼子野心。我们只能拧成一股绳,从此之后,大家就是一个人,拼。一起拼,富贵,一起富贵。” “好。”王茂如先拍手叫道,众人连忙一起拍手。 孟恩远笑得嘴都裂到了耳根了。这黑吉联军说上去自己是头,但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是交了兵权,得了政权和名望,不过只要他在一天,这黑吉联省大都督的名字就是他,外人如今一提起东北王,说的就是他孟恩远,不是别人。 东北王,是我孟恩远! 民国六年九月一ri。黑吉联省会议召开,并正式对外宣布通电,黑吉联省只为自保,防止其他武装干涉,尤其是东北众多的土匪胡子和流窜的俄国流浪士兵。黑吉联省大都督由孟恩远,黑吉联军副总司令兼总指挥王茂如,至此,孟恩远成为名不副实的东北王。此事遭到段祺瑞的断然拒绝,不过此时段祺瑞召集陷入了麻烦。 原来他为了对德宣战,自练三个陆军师。向ri本人借款一千万元,而此时大总统孙文很恰合时宜地发起了护法运动,派兵北上。 但凡北伐或者是南征,主战场必定是湖南——话说这从民国初年开始,民国每年都在打仗。每次打仗,湖南都是主战场。湖南多出大将。倒也是这兵祸给闹得。想一想这湖南天天打仗,南军北上招兵湖南,北军南下招兵湖南,湖南人打得仗比全国任何其他省都多。湖南人怎么可能学不会打仗,而且湖南人本来就彪悍,古有无湘不成军一说。 这次,还是湖南先打起来。 打仗是需要钱的,段祺瑞调兵遣将也需要钱的,大总统冯国璋的直系人马按兵不动,段祺瑞只能依靠皖系人马,但是却遭到重击,刚一打湖南就给丢了。好嘛,没钱,什么都干不成。段祺瑞只好向ri本借款,不过前次的一千万元刚刚到账,就被分掉了,没办法,段祺瑞支撑起这个皖系也是要钱的,没钱谁认你是老大?于是为了镇压南方叛乱,段祺瑞只好又跟ri本人借款,这次借了两千万ri元。 这前后三千万ri元,可不是小数目,加上中ri之间的矛盾,中国人民从上到下对ri本人恨之入骨,段祺瑞跟ri本人借款,正好给冯国璋一个机会。直系的人也不都是赳赳武夫,立即想出来一个招,将段祺瑞向ri本人借款一事透露给报社。除了黑吉两省,中国其他省份并未实行新闻管制办法,因此段祺瑞借款的消息风声一走漏,立即引起全国上下的轩然大波。 南方临时zhèng fu更是借此发挥,宣称护法运动是为了反殖民的战争,南方护法军也趁着这股风打了好几个大胜仗,段祺瑞狼狈不堪。不过此时大总统冯国璋妻子病逝,冯国璋难过之极,请假留在家中为亡妻守灵。尽管段祺瑞名声一下子被搞臭了,但是北洋zhèng fu能主事儿的冯国璋请假,所以还得靠着段祺瑞主持zhong yāng。 南方护法,北方孟恩远称霸东北,段祺瑞南北两边应接不暇,这前一次王茂如引发的祸事也不小,各国领事大使纷纷要求段祺瑞平息北方,并且要求保护本国侨民安全。尤其是俄国大使库朋斯齐(原沙俄帝国驻中国大使)扬言若不归还中东铁路赔偿俄国损失,俄国将对中国用兵。 当然,库朋斯齐的话不可全信又不可不信,俄国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乱着呢,zhèng fu内部你打我我打你,听说又打起来了,哪有jing力顾及。不过也不可不信,一旦俄国结束内乱,对中国用兵就惨了。但这中东铁路如今归了黑吉联省大都督孟恩远,想要平息俄国的愤怒,先得让孟恩远把中东铁路交还出来。当然,段祺瑞和徐树铮也值明白,事情的关键不在孟恩远,而在王茂如,这小子可是个混世魔王啊。不好办啊,段祺瑞长吁短叹道,还得自己有兵才行。 哈尔滨举行了一天的庆祝“收复哈尔滨”活动,市民舞龙舞狮,放起了烟花爆竹,当然光庆祝也不行,也得给市民发发好处。大都督府门口,医院门口,各个学校门口,jing察所门口,纷纷建立起国民发放站,任何国民只要接受国民身份证,宣誓效忠黑吉联省zhèng fu,就能得到五斤面粉。别的不说,这五斤面粉可是实在货,这年月按着手印画个押就能得五斤面粉,这种好事儿哪找去。 新zhèng fu的好处就是,你承认新zhèng fu,你就能得好处,这就是比原zhèng fu好啊,新zhèng fu发钱,旧zhèng fu要钱,连字儿都不认识的老百姓哪懂得大道理,谁给他们好处谁就是好zhèng fu。孟大都督跟以前也不同了,不是为了赚钱而做都督了,现在他一门心思想当大总统。东北王已经当上了,大总统还远吗? 孟恩远如今在大都督府中是逍遥快活了,当期了甩手掌柜,天天陪着几个夫人练字儿画画,尤其是练自己的名字,这以后当大总统了,不得倒处题字签名吗?至于外面的事儿,都交给王茂如了,如今就等着他给自己打江山了。有人帮自己打江山,自己坐享其成,这好事儿哪找去,孟恩远如今可真是吃嘛嘛香了,连大烟膏都抽的更带劲了,也没有人再提他复辟的丑事儿了。 此时,满洲里仍旧战云密布,第四师和第五师奋力抵抗着俄军的攻击,俄军以一个陆军师的规模向满洲里发起攻击,本以为一天之内既可以攻下满洲里,却不想对面中队装备jing良,配备大量自动武器,手榴弹,并且还有飞机助阵。王茂如是初次尝到了飞机作战的甜头,当第二次收复中东路之战结束之后,立即将空军派往呼伦贝尔由宫小旗指挥。空军大队长历汝燕数次起飞轰炸,让俄军措不及防,而空军累积经验,总结出来一套战术来,更加打得俄军人心惶惶,时时刻刻担心天上扔炸弹。 飞机并不是第一次用于作战,俄国人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事实上俄国也有飞机,只是俄国人认为飞机只能作为侦查使用,但是欧战开始之后,飞机技术改进导致了战争模式的变化。只是俄国人非常无奈的是,他们没有钱来进行飞机的升级和继续投入,在前线,俄国人两个人一支枪比比皆是,更别提飞机了。这种情况在远东就体现的更加具体,当远东还没有飞机被使用的时候,中国人率先将轰炸用在了战争中。 可以说,空军的飞机轰炸,让俄国人屡屡吃苦头。 宫小旗的趁机派遣骑兵包抄,击溃俄军哥萨克骑兵谢苗诺夫所部,迫使俄军由攻转守。经过一个月的艰苦作战,宫小旗与盖天久这对儿老友搭档终于将俄军彻底赶出了中国。当然,根据王茂如的命令,他们并没有越境追敌,至此满洲里战役结束。由于满洲里之战之中,中队处于防守方,并且武器方面并不逊于俄国,甚至超过俄国。同时,士兵人数也是俄军的三倍有余,因此获胜并不难理解。同时早在半个月前,哈尔滨解放,也给满洲里的第四第五两个师提升了士气。 满洲里之战结束,黑龙江境内彻底由中队掌握,同时黑龙江境内的所有金矿全部被收回,俄国人也全都被打入监狱,或送去矿山。 “报告。” 王茂如抬起头,见到是李品仙,他怎么不在前线回来干嘛,道:“你怎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