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0章 投奔尚武将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0章 投奔尚武将军

《命运交响曲》结束,此时听到了声音一个人的讲话声,是尚武将军王茂如,站在zi you广场前的省议会阅兵台,朗声说道:“今天,是民国六年七月七ri,是一个伟大的ri子,七年前,中华民国在大总统袁世凯的努力之下,正式成立了,今天,我们将沿着大总统的足迹,继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努力奋斗!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诸君,请共同努力,共同战斗,生死与共……” 铿锵有力的声音激荡在电影厅内,引得观影的人再一次激动得鼓掌,而后升国旗奏国歌,大家纷纷起身,许多人从未这么正式庄重地看过升国旗,更多的人居然是第一次听到过国歌是什么。 “……百姓们,你们是军队的衣食父母。我王茂如在此代替黑龙江所有军人,向你们保证,我们中人将会以生命保护你们的安全。”王茂如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人们的耳中,大家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中人,保护百姓。 坊间传闻,尚武将军王茂如是岳飞岳爷爷转世,听到此话,简直声声入肺直沁人心,中国居然有如此军人,居然有如此军人。他不是岳爷爷转世,他就是岳爷爷啊,那支黑sè军装jing神抖擞的军队就是冻死不拆房的岳家军啊。 而在高楼上拍摄十数万群众的时候大家这才被深深震撼了,中国人何其多也。之后,几十支部队纷纷正步走过。挺胸抬头,骄傲的表情永远显示出倔强与顽强,并透露着强大的自信。在军队行进的时候,悲壮的鼓乐响起,人们仔细听着,却不知道这慑人心魄的音乐是什么,这是王茂如特地挑选的《布兰诗歌》中的命运女神(希特勒特别喜欢这首曲子。谣传并以此作为ss装甲师进行曲,然而德军中并没有ss装甲师这个编制,实则应为元首装甲师之歌《ss lassh panzer i》。1998年德国era乐队改编为《the mass》收录于《弥撒》中。原意赞美救世主。) 音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那气势恢宏的乐章让人沉醉,这段音乐是王茂如建议。由副官马良的父亲音乐家马云山,是一位留学德国的清朝选派生,原本学习的是军事,与唐绍仪同龄,可惜马老先生对军事不感兴趣,沉醉于音乐海洋中,归国之后希望将祖国传统音节整理成系统,培养的马良从小也热爱音乐。也恰恰因为马云山老先生痴迷于音乐,当王茂如希望找到《布兰诗歌》这首曲子的时候,马良建议让问问他的父亲。马云山亲自用钢琴将《布兰诗歌》演奏出来。让王茂如大为惊讶,并将此曲用于配乐。 一段音乐,将电影完美的烘托出来,使得电影迭起,这实际上并不算是一部电影。它是一部纪录片而已,记录了王茂如指挥军队进行第一次收复中东路之战和齐齐哈尔大阅兵,并且最后将学生师的英武姿态刻画的淋漓尽致。最后十分钟,则是王茂如的讲话,他仍旧穿着制服,jing神抖擞。身后是几幅地图。王茂如并不属于演讲家,但是他做过老师,演讲,尤其擅长煽情煽动人民。这几幅地图是元朝地图,明朝地图,大清地图,民国地图,并将中国被占据的土地一一画了出来,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中国丢失了多少土地,每一块土地他都换算成了běi jing城的面积,丢了外东北,相当于丢了八百个běi jing城那么大的地方。 电影快到结尾的时候,画面中王茂如热泪盈眶深情款款地说道:“这是我们的祖国,这是我们的家园,我宣誓,我将用我的生命来守护我的家园,我将用我的生命来守护我的同胞。我想读出我的一首诗,诗的名字就叫做《家园》: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深爱这这片土地。” 好吧,这个爱作秀的,爱表演的王茂如,又一次成为了焦点,没有人比他懂得炒作,没有人比他知道这个时代的局限xing,也没有人比他更能煽动人心。 电影最后的王茂如骑在马上率领骑兵们万马奔腾的画面,再一次深深地震慑人心,让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掌声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 激动的少年冯尹彬手都拍肿了,妹妹冯凯彬被人群的情绪所感染,拍着手,小声说:“哥,哥,咱什么时候回家?” 正说着呢,只见一个少年窜到了台上,高喊:“尚武将军万岁!中华民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尚武将军万岁,中华民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 次ri的报纸上,咱们王茂如的声音此起彼伏,伴随着王茂如收复哈尔滨,并“功成身退”做孟恩远的二把手,这部电影再度将王茂如的影响力燃烧起来,同时,作为黑吉联省司令部军务部下属宣传处直接投资的高领电影,甚至一度赔本做生意,也要把这部电影在全国推广开来。 宣传战实在是太重要了,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民党是最擅长利用这一点,但是他们却从不知道,宣传也是一场战争。他们以为掌握了舆论工具,却不想王茂如这个从后世来的人,只用了一个电影,便将民族呼声投shè到自己身上。 大量青年涌向黑吉两省来。 冯尹彬回家之后,也不说话,电影院热血之后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在熟悉他的妹妹冯凯彬的眼中这就不对了,老哥怎么可能安静下来,她时时刻刻观察他在做什么。忽然有一天发现,冯尹彬不见了,书桌上留了一封信,说自己要投军,投到尚武将军名下,做一名真正的军人。 冯凯彬连忙拿着书信去找三爷爷冯国璋,冯国璋端详了书信,反倒是笑了,淡淡地说:“丫头啊,别担心你哥,要是龙呢,他去东北可能就飞起来了,要是虫呢,他去也没有用。” “三爷爷,他当兵您不担心吗?”冯凯彬问道。 “担心,但是他去当兵,总比跟现在běi jing城里的纨绔子弟抽大烟逛窑子强多了。”冯国璋又不糊涂,孩子惯着是惯着,但是他也知道留在京城的这些官宦人家的子弟,除了斗心眼外只会玩乐,根本没有一个人成器的。他自己的儿孙就很不成器,现在二哥这一股看起来冯尹彬倒是个人才,如果真的在外历练成龙,冯氏家族也会后继有人了。 事实上,虎父犬子比比皆是,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比起段祺瑞、冯国璋、曹锟、袁世凯的儿子来还强了许多,冯国璋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儿子们的确是没有继承他的骁勇和智谋,只学到了一些京城风流习气。 冯尹彬一个人背着行李包,包里装着白面饼,来到火车站,准备购买车票要去齐齐哈尔,售票员问:“你也是跑关东的?” “是啊。” “小小年纪志气不小啊。”售票员赞道,又说:“要是去黑龙江吉林定居的话,不用在这儿排队,那边有专列,专门从移民专列,车票半价。” 冯尹彬沿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那边有许多人正在登记注册,而且人数明显比这边多,很是惊讶,道:“怪不得这边人这么少,还以为去东北的人少呢。” “怎么可能少呢。”售票员笑道,“人多着呢,尤其是王将军收复了哈尔滨和东北铁路之后,去王将军那里的人更多了。谁叫王将军的地盘上最安全呢,一个土匪胡子都没有,三年还免地税种地。你是不知道,那边土地富得流油啊。”售票员见后面来人了,便说:“对了,提醒你一句啊,因为现在去黑龙江吉林的人太多了,那边黑吉移民厅驻京办办理签证时间至少得两天。你要是今天想走只能在我这儿买全价,要是不在乎钱的话,今天就可以走。要是省这点钱,就得等两天,去排号去吧。” “我现在就走。”冯尹彬道,地过去钱买了一张车票,而且还是贵宾票,有座位那种。等了一个小时之后,上了过车,从běi jing先去天津,然后从天津过山海关到沈阳,然后就到了王将军的地盘长chun了。 如今的长chun,看起来就像一座国际化城市,王茂如将所有俄罗斯裔都安置在长chun居住,长chun看上去就像是外国一样,四万多白人和十万多黄种人住在这里。冯尹彬坐了六天的火车,实在是受不了了,下了车还感觉到天旋地转。 长chun是一座移民城市,确切的说,是一座移民最多的城市,这里的俄罗斯城比起中国的其他地方大得多,而且城中你可以看到许多颇具特sè的俄罗斯ji院,餐馆,酒吧。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一排排俄罗斯人坐着,与周边的中国工人一般,等着雇主雇佣干活。 这一切的一切,让冯尹彬大感与众不同,白人,居然和中国人地位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