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1章 诛九族(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1章 诛九族(求月票)

这里是山东省济南城。 作为行动小组长的乔堪英带着手下四个成员住进了一间小旅店内,佯装为山西来的土财主,到山东购买一批布匹贩卖回山西。而后乔堪英派遣手下打听到王佳全家中位置,这一番折腾用了两天的时间,终于获取了位置。 当晚,乔堪英立即调查了王家,王佳全家里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他的父亲早年是从高密讨饭来到济南,后来拜了一个木匠为师父做学徒,学成之后在师傅的撮合下娶了当地一户小户人家的女儿算是落地生根了,靠着给人做木匠养活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王佳全是他的二儿子,也是最有出息的儿子。 乔堪英手下的狗尾巴卷三千古奇功 第321章 诛九族(求月票)说:“这家里的人并不复杂,老夫妻两个,老大夫妻两个和他的一对儿女,老三刚刚结婚,还没有子女,老四还没有结婚。两个女儿一个已经嫁人,一个嫁给本地人,另一个倒是嫁到了泰安去了,颇为麻烦。还有一个麻烦就是他家老大王佳友是本地的泼皮,手下还有几个混混,影响虽然不大,但是常年在街头巷尾偷鸡摸狗厮混,倒也是一件麻烦的事儿。” 乔堪英摇头,道:“这倒不是麻烦的,最麻烦的是这个嫁出去的女儿,怎么样才能让他全家在一起,然后……”他握紧了拳头,狠狠地说:“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另一代号为狗爪子的特工说道:“我有个想法,既然王佳全大哥是混混。何不制造一起意外,让他死掉,全家人奔丧……如此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乔堪英道:“好,狗爪子,狗牙,你们两个去办,一天内。能不能办到?” 狗爪子笑道:“太容易办到了,我查到这个叫做王佳友的平ri在东门养了一个小老婆叫做翠红,原来卷三千古奇功 第321章 诛九族(求月票)是济南莉香院的小ji女。也算是小红牌。至于包养大红牌ji女,王佳友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能力,他没这个钱。翠红的事儿。王家知不知道我们还没查到,毕竟两天时间太有限。济南城的同事们平ri里也没有太注意过这个人。” 乔堪英点点头,笑了起来,话说在济南的情报机关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办事效率却不差。 一ri之后,王佳友一大早从东门的翠红家门口一出来,便被人一斧头砍在了脖子上,大出血之后全身痉挛了喷血不到五秒便断了气。翠红听到外面响动,便在里面喊道:“王老大啊,你干啥咧?一大早上咣当个啥咧?”穿戴好之后。翠红扭着小蛮腰颠着小脚一步一扭走到门口,见到死尸之后当下惊慌失措立即尖叫起来。 她的惨叫声立即吸引 大批市民和jing察,当然对于山东督军王怀庆而言,这件事不值得他去关注。而对于王家,这就是天大的事情。王家上下九口人只觉得天快塌了下来。王家最小的弟弟王佳林摸着眼泪,趁着大伙忙着商量如何办丧事偷偷地跑了出去,来到电报局看看左右没人,立即跑过去说:“我想发电报给大连,多少钱?” 两天之后,王家的两个女儿带着家人也奔丧回到了济南城。一家人见面悲从中来,王佳友虽然踢瞎子骂哑巴扒老太太裤衩子,踹寡妇门刨绝户坟,但他也并未杀过人犯过大罪,属于那种泼皮无赖却罪不至死,没想到这次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家,被人砍死在小妾家门口。王佳友的老婆嚎啕大哭,揪着翠红头发一阵踢打,骂她是扫把星,王佳林也气愤地上去踢打,被邻居连忙上去拦住扭打在一起的人,那翠红也是红肿着眼睛被赶了出来,背个行李卷一毛钱都没拿到,只得从cāo就业再去做皮肉生意。 几天之后,化装成讨饭人的王佳友潜回了济南,王家最有出息的是他,但是王家的主心骨还是老大王佳友,这么多年来,王佳友虽然是混子,但是他对家人却是非常尽心尽力,王佳全这么多年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王佳全坑蒙拐骗弄来的,要是但凭他爹给人家做木匠,怎能养得活六个孩子。王佳全和他哥哥的感情非常好,听到哥哥被仇家砍死在家门口,他不顾ri本安全顾问横井一郎的反对,执意回家报仇。 他是害怕王茂如报仇,听ri本人说从黑龙江来了一些人整ri徘徊在他所住的旅馆周围,但是由于ri本人保护严密苦无下手机会。听到大哥的死,他先是怀疑了一下,但是显然大哥的死让他失去了理智。王佳全寻找机会逃了出去,乘难民船返回山东并第一时间回到济南。 推开大门,家里就是灵堂,大哥的灵牌立在大厅正zhong yāng,门口的王佳林扶住了二哥,哽咽道:“二哥,大哥他……死得冤呢。” “谁杀的大哥。”王佳全冷冷地问。 “jing察也没有查到。”三弟王家山说。 “他娘的。”王佳全恶狠狠地说道,“让我查到的话,我非得杀了他不可。”随后他看了看老父老母以及姐姐姐夫们,晚上休息的时候,还去大嫂那里好生安慰了一翻。 乔堪英,狗尾巴,狗爪子,狗牙,狗耳朵以及情报处济南站的十几个特工已经潜伏到了王家周围,放下望远镜的乔堪英惊诧地说:“没想到这王家这次聚得这么全。” “那今天行动么?”狗尾巴问。 “行动,我怕明天一出灵,这些人就散了,咱们就有该忙了。”乔堪英笑道,挥了一下手,道:“狗爪子,你们在外围,随时监视防止有人逃跑,狗耳朵,你负责监控周围,并负责撤退,狗尾巴负责收尾,狗牙,你负责行动,记住,这个王佳全是军官,可能持有武器,而枪声会引起jing察出来和邻居的恐慌,所以真个行动一定要快!快!快!” “是!” 狗牙带着人人靠近王家,周围的狗机jing地叫了起来,当然,济南城中的狗时常会狂吠,也是属于正常。狗牙让手下将准备好的肉包子扔了进去,那王家的狗见到,贪吃地吃了下去,不一会儿便麻翻在地。几个人这才进了屋,一个个都拿着刀,狗牙对准的是王佳全的屋子。 王佳全自从出卖本来王茂如之后,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他整ri都在担心被杀,担心有人害自己,当然,他的担心是必要的,因为当初说给他好处的张作霖没有兑现诺言,而国务院的人也失去了联络,他只能无奈地投靠ri本人,然而ri本人却没有想好怎么利用他。王佳全为了让自己更加具有利用价值,不得不将地图分别藏起来,时而拿出来献给ri本人,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换取ri本人的保护。 今天,王佳全同样焦躁不安,外面的狗叫了几声之后忽然不叫了,就让他有些担心,他把枪拿了出来,走到门口,通过窗子向外看去,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叹了口气,回到床上,还是怎么都睡不着。 狗牙走到他的门口,听到里面的动静,心想这些可麻烦了,王佳全没有睡觉,这怎么办。 此时,前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有个不慎的情报处兄弟杀人的时候,惊动了小孩儿,那人一狠心,cāo起了刀将小孩捅死,因为没有来得及捂嘴,这小孩儿临死之前惨叫一声,惊动了院子。 王佳全跳下了床,急忙推开门喊道:“怎么回事儿……” 一直到放在了他的脖子上,狗牙说道:“王中校,久仰大名了。” “要钱是不是?要多少钱,我给,不要伤害我和我家人。”王佳全举起手说。 狗牙嘿嘿一笑,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不是强盗,我们是秀帅的人。” 王佳全冷汗下来了,是秀帅的人,居然是秀帅的人…… “你知道中华龙组吗?我们就是龙组的人,专门铲除你这种背主求荣的叛徒。”狗牙冷冷地说。 王佳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忙为家人求饶道:“我死不足惜,但是求你们放过我的家人,我侄子侄女还小,我三弟才结婚,我大姐的儿子也才六岁,你们可不可以放过我的家人。” 狗牙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嘲笑道:“你让秀帅很失望,秀帅给你下达的是一级追杀令,你知道什么是一级追杀令吗?” “不知道。” “一级追杀令,就是指,不单单你要死,你全家上下一十六口都要死。”狗牙说完,刀向后一抹,王佳全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大动脉不断地涌出血来,他的意识逐渐不再清醒。为了防止他没死透,狗牙蹲下之后又抬起他的下巴,从喉结向上用利刃捅了进去,感觉一直扎在小脑的位置,这才放心他四头,拔出匕首,用王佳全的衣服擦干净,放回身上。 民国六年九月二十五ri,济南府,王家一十六口惨遭灭门,无一幸免,从六十老夫老母道三个月的婴儿,均遭毒手。 一级追杀令,诛九族,其残忍程度可见一斑。 得知王佳全以及他全家的死之后,王茂如略微叹了一口气,说:“这个人,也算是重情重义的汉子,死了还真可惜了,唉,我还是太仁慈了啊。”报告的罗浩一阵恶寒,您这还是善良啊,那我们就是菩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