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2章 拯救俄国王室任务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2章 拯救俄国王室任务

其实王茂如哪有时间理会王佳全的死活,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早晚都得死,不是被自己的儿女杀死,就是被张作霖杀死,他也心知这件事要是没有张作霖在幕后cāo纵黑手,王佳全肯定没这个胆子出卖自己。欢迎来到阅读 王茂如没有怪张作霖,两人四年前是兄弟朋友,四年之后,已然成了生死对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用些计谋无可厚非,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了。王茂如让情报处副处长李木鱼去办件事,在沈阳城,制造中国士兵屠杀ri本士兵的事件,让ri本人和张作霖去闹吧,李木鱼听到这个任务,大为兴奋,这挑拨离间可是好事儿啊,自己得去干,别人还真别跟他抢。 王茂如已经有意无意地培养李木鱼做第二个罗浩,只有一个罗浩和一个情报处,将来权力太大,就如同明朝时的锦衣卫一样,需要一个东厂去制衡,而自己的这个“东厂”,毫无疑问肯定的有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担当主管。李木鱼就是这样的人选,他比起罗浩来,个人生活仿佛一个圣徒一般,没有任何追求,单纯为了理想,为了复兴民族主义的理想而活着,为了这个梦想,他可以付出一切,抛弃一切。 当王佳全得到哥哥王家友被杀的消息的时候,沈阳城也发生了一件冲突,一个ri本兵调戏中国女孩,被路过的二十七师士兵给打死,之后这二十七师士兵丢了军装武器跑了。这件事惹怒了ri本人,二十几个ri本关东军士兵带着枪跑到二十七师驻地要求归还凶手。二十七师也不是懦夫。硬气地与之对峙,不过也不知谁是谁最先动的手,枪响之后,又一个ri本人中弹身亡。 这下ri本人火了,在军营门口与二十七师士兵打了起来,毕竟中国士兵人多,而且还是自己地头上。二十几个ri本兵,被打死十几个,其余的带着伤跑了。 这件事被称为“九一五事件”。二十七师士兵以二死七伤的代价,打得ri本人十四死九伤,堪称中ri之间小规模战斗中的大胜了。 当然。二十七师士兵们得意洋洋,奉天督军张作霖得知消息之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连连叫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坏事儿了,坏事儿了啊!” 且不说张作霖和ri本人怎么交涉,王茂如在哈尔滨联军指挥部这边叫来了第十师师长别列维尔杰,他在俄国的时候担任的是少将,到了王茂如这里被王茂如授予中将军衔。 别列维尔杰一看就是那种英俊的款款绅士,如果他不是来做将军。而是做一名艺术家,那他一定会迷倒很多少女,当然,就算是他做了将军,他在远东的情妇也不计其数。 “上将阁下。您好。”别列维尔杰说。 王茂如会半吊子英语,会一些法语,也会一些德语,但是却学不会这卷着舌头说话的俄语,不过俄国人盘踞东北多年,找个信得过的翻译还是很好找的。尤其是二串子(混血)也挺多的,他们的汉语和俄语说的都地道。 “请坐,别列维尔杰中将。”通过翻译,王茂如微笑着说,露出和煦的笑容,非常具有迷惑xing。他是个政客,一个将军,当然,他更是一位演员,用生命去演戏的演员。 “不知道总指挥阁下叫我来,有什么事呢?”别列维尔杰问道。 王茂如摸着小胡子,说道:“安德烈,你的名字是叫安德烈?查尾科夫?亚历山大?别列维尔杰吧?” “是的将军。” “我直接喊你的名字安德烈,你介意吗?” “不,我很高兴指挥官阁下这样称呼我,在俄国,只有朋友之间才这样称呼。”别列维尔杰鞠躬笑道,他的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俄国贵族的气派,比起王茂如这个暴发户来说,大腕范儿专业多了。 王茂如点点头,道:“安德烈,我想知道你忠诚于谁?” 别列维尔杰沉声一会儿,半响才回复说道:“指挥官阁下,我是一个职业军人,如今我们是您的雇佣兵,自然忠于您。” 王茂如冷笑,摇头道:“不不不,我觉得不是,你是忠于你的皇帝的吧,你们的小爸爸尼古拉二世,是不是?你之所以选择投降,是因为你明知道继续战斗下去一定会败亡,而且会将长chun城内的一万多名俄国百姓连累,于是你才明智地选择了投降。而且,你还在寻找机会回到俄国,帮助你的皇帝,是不是?” 别列维尔杰微笑着,自信满满地说:“如果我们想要回去,一定会向您提交报告,不会不辞而别。” “我相信,你们即使离开,也会潇洒地离开。”王茂如躺在沙发上,拿起雪茄,问道:“来一根吧,虽然不是古巴哈瓦那雪茄,但是产自菲律宾,味道也还可以。” 别列维尔杰潇洒而又熟悉地点燃了雪茄,优雅地吸着,无不透露着贵族风范,这一点别人还真学不来。 王茂如好奇道:“你曾经担任过俄国宫廷教师,我想知道你是教授什么的教师?” 别列维尔杰淡淡地说道:“礼仪,宫廷礼仪。” “怪不得,”王茂如点点头,“怪不得这么能装。”翻译不知道怎么翻译“能装”这个词,无助地看着王茂如,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这句话不用翻译,翻译他也不知道。”又对别列维尔杰说道:“安德烈,这样,其实我得到一个消息,你们的皇帝皇后和王子公主现在处境非常危险,俄罗斯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尽快处死尼古拉一家人,他们认为,俄国如今的分裂全是因为俄国zhèng fu对尼古拉心存希望,希望俄国有朝一ri再一次成为帝国。这一点布尔什维克不能接受,他们决定通过一场政变争夺俄国的行政权,而且即将处死俄皇一家人。” 别列维尔杰愤怒地站了起来,道:“不,这些该死的劣等人,下贱的布尔什维克。” 王茂如走过去,真诚——至少是表面非常真诚地说:“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找一些人,至少要一百个人,组成拯救沙皇部队,现在立即回到莫斯科,将沙皇一家人,当然,至少要救出一个人,决不能让布尔什维克把他们都杀死。否则,俄罗斯帝国就再也回不来了。” 别列维尔杰坚定地说道:“好的,不,这是您在帮助我们俄罗斯帝国,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王茂如心说你要感谢我的不仅仅这一点呢,我还帮着你们消灭了将来在远东层出不穷的游击队呢,可怜我做好人好事,居然没人表扬,还真是……憋屈啊。怪不得有句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感情好人都是憋屈死的。算了,事实上这件事也没法解释,谁会相信自己是穿越的呢,帮了白俄,他们也感受不到自己的用心良苦。 不过别列维尔杰还是有些怀疑,不觉得皱起了眉头,问道:“现在伟大的俄国zhèng fu仍旧尊崇沙皇一家人,他们仍然居住在东宫,似乎并没有……” 王茂如举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首先,我得到的这个是最绝密的秘密情报,属于最高等级。”他对着别列维尔杰的眼睛,认真地说:“你不要管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你应该知道苏维埃有一支苏维埃中国工兵团,直属于乌里扬诺夫,也就是列宁,他们的责任就是肃清苏维埃内部对于他的反对声音。” 别列维尔杰很是惊讶,问道:“苏维埃内部反对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王茂如笑道:“苏维埃内部事实上分为很多小团体,但毫无疑问都团结在列宁周围,而跟我的内线传来的消息,如今列宁身体非常差,他属于梅毒晚期了。苏维埃内部强硬派一直希望清洗俄国皇室,但是这个决定已经在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中基本通过。安德烈,你要相信,你拯救的不单单是俄国皇室,你拯救的还是俄国,俄罗斯帝国六百年王朝。” “是。”尽管怀疑,别列维尔杰还是选择相信了总指挥王茂如,退出之后他忽然感到一丝丝冷意,王茂如的情报系统已经能够从俄国内部最神秘的苏维埃,保密最严格的军事委员会中获取最高秘密,这简直太可怕了。他忽然想到了哈尔滨之战,王茂如两次兵入哈尔滨,几乎长驱直入,这其中情报系统不知道做了多大的贡献了。那么自己身边是否有王茂如的人呢,他有点不敢想象了,最令人恐惧的就是那不知何时出现的危机。 别列维尔杰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对着自己,这双眼睛就是王茂如的双眼,虽然他每一次见到王茂如的时候,他都是在笑着,可是却不知道这笑充满了何种yin谋。他打了一个冷颤,赶紧组织起营救队。 营救队的队长是他的好朋友雅克维肖申科,他也是俄罗斯贵族出身,曾经是别列维尔杰的学生,比他小两岁。作为别列维尔杰的参谋长,雅克维肖申科掌握了第十师最jing锐的一支部队,军团长近卫队。当别列维尔杰把拯救俄皇的计划说给雅克维肖申科的时候,他也怀疑起来,然而两人商量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执行王茂如的命令。但是雅克维肖申科也有自己的打算,作为俄皇的忠实信徒,他既怀疑俄国临时zhèng fu能否保护俄皇,又怀疑王茂如的yin谋,他决定将俄皇解救到美国。 在接受了王茂如的资助之后,雅克维肖申科率领一支由一百五十人俄国士兵和五十个中国士兵组成的拯救队踏上了开往莫斯科的列车。